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699|回复: 0

[短篇] 「OS」少年行/柒米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6-6-23 00:54:24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

姓名:柒米
出生年月:1985年10月18日
星座:天秤座
Overture工作室签约原创创作者
《南风》、《最美文》等杂志专栏作家



那会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午夜的文档上,他敲下一行字:无关爱情。




作品:少年行
文案:柒米「from Overture Studio 」


1


松落来到麻花镇的时候, 四周空旷昏暗, 时值晚秋,天空正下着一场毛绒细雨。有些风呼啸而过,卷跑街道几只白色塑料袋。小镇附近栽种着古老的梧桐树,似乎很久没修剪过,也没有人来打理。宽大的树叶子掉落下来,摇摇晃晃,最终狠狠砸落在路面,发出“卡嚓卡嚓”的声响。


是这样寂寥的夜。

松落想,冬天很快就来临了。

他的全身家当只有一只背包, 因为惆怅,脚步反而显得休闲。这在匆促的行人眼里,他倒是个落拓少年,双手插袋,不打伞,也似无所牵挂。他只是在夜色底下缓慢穿行,像一只蜗牛,漫步在自己的无声世界里。

松落心里清楚,他必须在今晚找到住处,否则只能流落街头。



于次日清晨,。

LISA打开花店的门,发现门口蹲坐着一个少年。

松落一夜未眠,他不幸错过了旅馆最后一间房间。这时的他脸色苍白,头顶积着一层白砂糖般的雨丝,指间夹着一节香烟。清晨的雾气、混合着隔夜的寒气,连同他指间萦绕的白色烟雾,像一圈神秘的光环将他包裹。听到脚步声,松落抬起头来,露出迷惘的眼神和烟身一样洁白纤细的颈。

一个漂亮少年。

LISA有点吃惊,见他不说话,便径自拎了垃圾往街角走去。她从不主动和陌生人搭话,即使她也诚认,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对她很吸引。

回来的时候,他还蹲在原地,像一块坚定的石头。对视片刻,他笑了起来。那是一种略带倦意、清淡而温和的笑。浓郁的雾气正在散开,太阳升起来,照映出少年清晰的轮廓。LISA想起昨晚刚买的宣纸,干净,直白,如同少年此时的模样。LISA觉得安心,于是也回赠了他一个友好的微笑。

落榻旅馆的时候,松落手里多了一张名片。

那是卖花女孩给他的。

隐约地,掌心传来她微薄的体温,以及,花香的气息。

带着一身疲惫,他躺倒在洁白的床榻沉沉睡去。

                                    
2

很快,松落就找到了住所。

那是一所40多平方的单身公寓。房子座落在山畔,四周环绕着红花绿树,家具一应俱全,推开窗户可见远处的风景,阳台宽敞明亮,房东甚至还慷慨地送给他一张书桌和休闲椅。

布置好住所,松落开始了他的创作生活。

一个人的生活或许是寂寞的吧。

然而,他到底是不愿意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再见LISA的时候,她正与朋友们一起。松落只是进去咖啡馆打包一杯咖啡,无意发现一张熟悉的脸。他上前打招呼,LISA惊叫起来,眼里浮泛出光彩,她就像那个刚吃完糖果的孩童,洋溢着难以言说的欢喜甜蜜。寒喧之后,她邀请松落参加了他们的生日派对。

松落受到了大家的一致欢迎。座间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生日的是另一个叫安琪的女孩,明显她很不开心,大家忙着安慰开导她。松落一开始有些拘谨,相反LISA表现很活跃,努力调节气氛,将生日会气氛推到了高潮。半夜的时候,大家都随着音乐疯狂起来,有人高歌狂舞,有情侣玩起接吻游戏,LISA趁乱将蛋糕砸在他脸上,松落反应过来,也毫不客气抹了她一脸。

那晚大家尽兴而归。

萧瑟的夜色里,松落感觉一双眼睛向自己看来。

如同明明灭灭的烛光。松落没有回头。


3


被爱是一件幸福的事。

松落只是害怕爱情。这只有得到爱,又失去爱的人才明白。

安琪与LISA是闺蜜。但闺蜜也会发生争吵,也会有攀比心理,会羡慕对方比自己拥有更漂亮的裙子、化妆品,更会妒忌对方比自己得到更多男性倾慕的目光。


是的,LISA和安琪相互友爱,又暗中较量着。

她们享受这种小小的虚荣心,又从不揭穿彼此。

与此同时,她们爱上了松落。

LISA爱上初见时他的模样,他抽烟的样子旁若无人,遥远而忧伤,像古代里落魄的书生。安琪则爱上他的沉默,他在人群里的局措,这令她爱心大发,这或出于女性的温柔、怜悯,令他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像个孩子,需要被好好保护。


一开始他们当然只是普通朋友。

女孩们都懂得调节生活,一到夜里会手挽手出门散步,去小镇的酒馆和咖啡馆串门。小镇向来安静,只到到周末时候才喧哗起来,待游人散尽,小镇就像上了年纪的老人,石板路面扔满果皮、塑料盒子、易拉惯和纸袋,像它密密麻麻的皱纹。然而它的内核终究是朴素平静的。松落完成稿子后,会出门找家餐馆吃饭,偶尔碰到她们,会大方过去说“嗨,”,然后加入她们的聊天。LISA生性活跃,见到熟人会跑过去打招呼,好像总对这个世界怀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满足感。安琪则总像心怀心事,默默行走在中间,像一位姐姐。

松落仍然能感觉到那道目光。温柔的,腼腆的,湖水般沉静光亮。然而他更愿意与LISA接近,LISA像几年前的自己,眼里总有无尽的欣喜,她心无城府的举止令他觉得舒适自在。他想,如果可以,他愿意像兄长一样守护她。

这或许类似爱情,但他知道自己不会如初恋一样去爱了。

关于过往谁也不提。

安琪也一样。认识松落时她刚刚失恋。她在松落身上寻找到了同类感。孤独,不擅言辞,不喜爱热闹,这或也出于天性骄傲。然而,她不知道对松落更多的是同情还是爱情。她只能跟LISA诉说,一边纠结着嚷嚷:“怎么办,怎么办?”LISA马上给她一个友爱的拥抱:“想爱就去爱吧,亲爱的,我永远支持你!”


LISA知道自己口是心非。只是松落不进一步表示,她也乐得做墙头草。


4


打破局面的是安琪。

那晚大家沿着河边散步。安琪说:“有什么心事大家都说出来吧。”说完,安琪认真看看松落,松落则看向LISA,LISA发觉得自己被注视,故意将视线投向前方的路灯,装出一副神游太空的模样。松落看见她眼里游离散漫的光,尤如窥见自己内心的可耻,突然觉得难过起来。

LISA是聪明的,她可以无视当前这场审判。

但,松落做不到。

“你,有话对我说吗?”松落终于还是开口了。这句话是对着LISAR说的,松落的口吻和表情极其严肃,那是努力挣扎之后的勇敢面对。这令LISA觉得害怕。她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隧用手指了指安琪。松落叹了一口气,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他不喜欢夹在两个女生之间,明显LISA把他当皮球踢给了安琪。他也清楚,他要的爱情,并非如此。


夜晚寂静得像一块铅块。

三个人各怀心事。


“对不起,我也没有什么要说的。”松落最后回答了安琪。他当然知道这很残忍,但出这道题的人何尝不是?一切都不是爱情,一切也不可能再是友情。这句话脱口而出,他明白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5
  

松落在次年春天离开了麻花镇。

他的离开如同他的到来一样,没有告知任何人。

之后的小镇又进驻了新一拔人马。艺术家,商人,在市区工作的小白领,各种三教九流,小镇在日渐繁华的同时也开始失去它的朴素平静。


关于名叫松落的少年,很少人知道他的来历。有人说他是个没落的富二代,有人说他是为情所伤的少年,有人说他只是暂时跑来隐居的旅人。总之,他人眼里是个古怪少年,他脸上长期挂着与众不同的表情,时而淡漠,时而温柔,喜欢离群索居,热衷写作以及与猫狗对话,与其说他热爱生活,倒不如说他只爱风景,而不是人群与爱情。


LISA和安琪仍然做回闺蜜。

只是,LISA再没有经营花店,而是跑去了市区图书馆工作。

她当然记得,在她十九岁那年遇见一个特别的少年。因为不肯与之坦然相对,因而失去了他。

那晚她的QQ签名档改成了:再也回不去了,但我仍相信爱情。

整理图书的时候,她有时会想起那个爱读写的少年。她或许会记得很久,或许很快会忘记。到底还年轻,她还会面对更多新鲜的人事。即使她的难过并不比安琪少,但她只想过好现在的生活,比如,挣钱买高级化妆品,享受更多男孩的追捧爱慕,再比如,继续她和安琪十多年的友谊。

她清楚自己是自私的,但这又有什么错呢?

每个少女心里都住着一个小妖,她只不想轻易被驯服。


她隐约看见自己的未来,她和安琪都会结婚生子,过起俗世烟火的生活。

与此同时,松落正背着背包行走在南方。那是一座春暖花开的岛屿,那里有更多的流浪猫与旅人,他觉得自己忘记了很多事,新的环境令他豁然开朗,在南方崭新的天空下,他心怀感激,开始着手书写另一个故事。


那会是什么样的故事呢?

午夜的文档上,他敲下一行字:无关爱情。


松落的内心重获了平静。




「全文完」

封面.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