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2325|回复: 32

[中篇] 献给我的贝尔小姐

[复制链接]
尔雅 ( 园丁 )     发表于 2010-10-16 21:52: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尔雅 于 2010-10-16 22:06 编辑



献给我亲爱的贝尔小姐。谢幕。2010年10月16日。尔雅亲笔。



      有些事不是说忘记就能忘记的,当我回忆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是那一颗火红的火龙果,看客是刀,当然并不是帮我褪去外衣,外衣是我自己褪去,而刀是用来把我分裂成块。

      很奇怪的是,在这过程中,我企图逃避,这是十分没有安全感的事情,是那么的赤裸而真实,但结束后,我却释然,很快乐,前所未有。



      四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只是婴儿变为儿童,儿童变为少年的模样。对于一个女孩,一个二十岁的女孩来说,或许是蜕变成一个女人的过程,被迫或是自愿,都是不可能忘记的事。

      我是果果,曾有个女孩抓住我的手腕说过“如果可以重来,我的第一次希望是和你做。”这并不是多好听的情话,却是我这辈子最心满意足的时刻。



      父亲曾说过人生的起起落落就像是正弦曲线,可是你永远都算不准什么时候是上升,什么时候是坠落,这并不像数字那般精确。




     尔尔背着卡通的粉色旅行包,站在车站,身后是大包小包的父母,这是站在十几岁的尾巴上的尔尔第一次离开家乡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当然父母是不放心的跟了过来。坐了半天多的火车,整个人在车上冷的身体僵掉,清晨跑到厕所里换了干净的衣物,强打起精神保持着微笑。

     随着第一班接送新生的大巴来到了新的校区,学姐们热情的介绍着学校的事情,这里是国家二级保护区,山的另一边是丹顶鹤的栖息地,操场的边缘经常会有胖墩墩的小绵羊,这都深深吸引着小城市来的尔尔,不自觉的眼睛亮了起来,疲累都已经消退了。



     父母忙前忙后的帮着尔尔办理好入学手续,领了寝室物品和军训的服装。尔尔的寝室在顶层六楼,一个寝室总共六个女生,果果是其中一个。进去后,爸爸去打水,洗毛巾擦拭桌子柜子。妈妈爬到床铺上忙着整理好床被。

     尔尔是个害羞的女孩子,只是与爸妈言语,还并不敢主动与室友打招呼。收拾的干干净净后,尔尔随着父母亲去城市的繁华地带游玩,一路上都像只雀跃的小鸟一样,跳来跳去的。玩累了就一起回了学校周边,父母说要找个宾馆住一晚,第二天一早便离开。尔尔跟在父母的身后,不想回学校,回到那个全是陌生的地方。

     那天晚上,尔尔同母亲睡在一起,晚上枕着母亲的脖颈睡的香甜。可是时间的脚步总是那么快,第二日来的那么快,这次是真的要分别了。

     父母把尔尔送到学校门口,招着手让尔尔进去,尔尔带着执着的笑容,远送父母的离开。在校门的栏杆处一点点消失的父母的背影,瞬间感觉那么的苍老无力。楼宇挡住了视线,父母的身影不见了。尔尔转过身向背,缓慢的蹲下来抱着自己哭泣起来,似要把整颗心都扯了去。



     接踵而至的生活,是忙碌而慌乱的,像是有一万匹骏马驰骋而过,得得的马蹄声响彻整个世界,由不得人思前想后。军训的每一天,尔尔都要打个把小时电话跟妈妈汇报情况,第三天校报上刊登了尔尔写的军训诗歌,尔尔兴奋的像只小兔子一样与妈妈分享,电话里笑声不绝于耳。

     小肆是尔尔的第一个朋友,那日,尔尔站在窗台前发呆,想念着父母又要落泪。小肆咯咯的笑起来,声音铃声一般悦耳。“尔尔,你像只红了眼的小兔子。”尔尔也跟着笑起来,眼睛弯成漂亮的弧线,睫毛颤颤的。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的睫毛可以随着笑声颤抖起来,可爱极了。



     尔尔是个玻璃娃娃,剔透,需要有人精心的照顾,她会发出光来。尔尔经常跟在小肆身后,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也变得活泼起来,和人的交流也渐渐多了起来。但是对于感情还是干净的一张白纸一样,没有人在上面写过任何字迹。



     一日清晨,尔尔在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拿起来就在那喊“这是谁的?”,大家起哄的笑起来,催着尔尔赶紧拆开来看看。尔尔打开了卡片,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三个字“给尔尔”,简单的不像话。打开盒子,里面是一个玻璃球纸镇,一按下按钮,里面是满世界的大雪。尔尔想起了家乡的大雪,哭的成了泪人,其他人便不敢再多说话。

     日后,尔尔经常会收到一些小礼物,只是还是如第一次一样,附带简单的一张白色卡片,上面写着“给尔尔”,便再无其他。尔尔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来自于民风保守的小城市的尔尔,对于这些并不知道是追求者的心意,只当是好意的朋友送的礼物,大家也肯定有收到,不知晓自己的特别。



     每天的生活还是很简单,每到了傍晚六时,尔尔就到楼下的电话亭给父母打电话,她的睫毛还是会随着笑声颤抖,单纯快乐的像个天使。后来买了手机,尔尔就每日抱着手机跟父母聊天,短信也不会发。

     尔尔是小个子的女生,夏天烈日下,小肆会走在尔尔的前面帮她遮挡阳光,尔尔就慢慢跟着。这一日的日光不算长,太阳不太热烈,尔尔一个人从图书馆看完书后踏着清风的脚步忽而转过池塘,投下一颗石子在平静的湖面上,不想却打扰到了别人。“想和我比赛打水漂么?”一个面容清爽又精致的男孩突然从草丛中站起来,吓得尔尔往后踉跄了一步。“哦,啊,好啊。”尔尔语无伦次的强作镇定。



     于是两个人开始在草丛里寻找起适合会打出很多水漂的石子,记得儿时总是在家乡清澈的小河边找扁平的石子侧着身子寻找技巧,这个对于尔尔并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尔尔小时经常跟着大哥哥在河边玩耍,像个小男孩一样,可以从两米多高的墙头往下跳;可以到处寻找七星瓢虫,把它们装进小小的火柴盒里比赛谁抓住的瓢虫数量多;在河边看守着蛇出没,等待着男孩子拿着棍子去把它们捉起来;又或者走上两个小时的路程去小镇上带回满铅笔盒的彩色玻璃弹珠……现在尔尔也总是拿着一颗弹珠在阳光下看的着迷,好像其中有她整个童年的世界。

     比赛开始,尔尔先开始丢石子,发挥不得意,只打了三个水漂,石子就灰沉沉的落入了水中。男孩在旁边勇气满满的样子,尔尔握着手指,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好似把这当成一次认真的考试一样。男孩第一轮发挥稍微比尔尔好一点,四个,男孩冲着尔尔笑笑,不胜得意。后来慢慢的,比赛开始进入了白热化,该用这个词语形容么,就是有点紧张,两个人不分上下。尔尔一下子打出了八个,兴奋的跳起来,这一个下午发挥最好的一次。男孩看着女孩,拍拍手说到:“甘拜下风”,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尔尔的睫毛在阳光的闪烁下颤抖着。



     赤青是尔尔的第二个朋友,尔尔只是把他当作朋友看待,而且是第一个男生朋友,却不知道在赤青的心里,尔尔是他心爱的女孩。他们会一起逛街,三个人,尔尔,小肆,赤青,小肆开始刻意的回避这种三人游的状态,心里知道赤青对尔尔的情谊。而在她的心想,赤青也是很适合照顾尔尔的那个人,那些细心的小礼物,小肆知道都是赤青的杰作。小肆只是偶尔看到了赤青的笔迹便可知晓,迟钝的尔尔却还是收着那样的礼物,满脸的疑惑。

     大二的冬天,开始流行织围巾,尔尔心想着父亲,开始赶起这个潮流。每天晚上熄灯后还点着小蜡烛没日没夜的织着,像只勤劳的小蜜蜂。刚好赶上圣诞节前织完,这天赤青把尔尔叫到楼下来,尔尔刚好要去寄围巾回去,拿着袋子就跑到楼下去。抬脸就问“有事情找我么?”,赤青看着尔尔冻的红扑扑的小脸,也不做什么铺垫,拿出一双白色的手套递到尔尔的面前,“喏,送你。”这是第一次,赤青不是匿名的赠送。尔尔看着递到面前的手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受,觉得自己好像也应该送给赤青点什么,总认为应该礼尚往来。赤青一把捉住尔尔的手腕,细心的给尔尔带上,拍拍她的脑袋说“傻姑娘。”尔尔从袋子里拿出本是给父亲的围巾帮赤青围上整理好,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笑的灿烂,“这个,送你。”赤青感动的一时语塞,“尔尔,我喜欢你。”尔尔装作大人的样子拍拍赤青的肩膀,“傻小孩,我也喜欢你呀。”

     尔尔总是在这方面很迟钝,不知道这是赤青酝酿多久的表白,赤青也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以为这是尔尔答应了做自己的女友,幸福的蹦跳着回到宿舍就大声宣布自己有女朋友了。



     往后的时光,赤青和尔尔还是经常一起打羽毛球,一起逛街,一起吃饭,互相关心,做着赤青认为情侣之间该做的事情,做着尔尔认为朋友之间正常的交往行为。赤青也偶尔会捉住尔尔的手指,牵着尔尔过马路或是在校园散步,尔尔却一直认为这就像儿时在幼儿园里和小朋友的牵手是一个性质,全然无关乎于爱情。

     大二很快就结束了,暑假,赤青坚持要跟尔尔回到她的家乡去看下,想去看看她生活成长的地方,去追寻自己错过的尔尔的小女孩的时期。在火车上,尔尔累了就靠着椅背睡觉,赤青一夜无眠,想着尔尔每次回家都是这样的辛苦,腰都坐的酸痛,真是心疼尔尔,小心翼翼的把尔尔的脑袋放到自己的脖颈里。尔尔晚上说着梦话,叫妈妈,眼泪就掉了下来,流进赤青的脖子里面,让人心疼的不得了。这两年来,有多少个夜晚,尔尔是这样哭泣着过来的呢?



     到了C城,下了车倒了三次公交车到了尔尔家里,赤青帮尔尔把行李送到家,阿姨热情的招呼着赤青在家里吃饭,到了晚上,赤青坚持要去找宾馆住下,尔尔的妈妈也没有再执意的留他住在家里。晚上,尔尔爬到妈妈的身边,轻轻的闭上眼睛,看似累坏了的样子。

     妈妈开口问起赤青的事情,“那个男孩,是我们小尔尔的男朋友吧,妈妈的好女儿,男朋友也是这么的帅气。”尔尔连忙否认,“啊?不是不是,妈妈,他是我的好朋友。”“不止如此吧,我看那男孩看你的表情,满含着爱意,我们女儿有这样的人照顾真好。”“不是不是,妈妈,不要开我玩笑啦。尔尔要永远和妈妈在一起,才不要找男朋友呢。”“呵呵。”妈妈笑着,以为是女儿害羞才这样,紧紧的搂着尔尔,尔尔在妈妈怀中睡的香甜。两年过去了,尔尔还是回到家里才会找到这样一份安全感,家庭带给她的安全感。



     好景总是不长,大三开学的时间很快到来,尔尔和赤青回到了久违的学校,倒是心事增添了几番,因为妈妈那一席话,尔尔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了赤青。他约她出来,她总是不见。



     一日,姨妈突然来到尔尔的面前便要带尔尔回去,说家里出了很大的事情。尔尔那时在宿舍里捧着玻璃纸镇出神的看着,听了这样的消息后纸镇从尔尔的手中滑落了下来,尔尔慌乱的蹲下来捡那些碎掉的纸镇,扎破了手,血液和玻璃球中的水混在一起,稀释成鲜红的颜色,触目惊心。

     随即阿姨买了机票要带尔尔尽快回去,这是尔尔人生第一次坐飞机,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看着渐渐飞上高空中,窗外是触手可及的绵绵的云气,尔尔愣在那,完全没了当初幻想坐飞机时的浪漫。下了飞机,打车赶往了当地的医院,尔尔发了疯似得奔下车,阿姨在后面怎么追都追不上。病房这时很是热闹,医生护士小跑着进入病房,尔尔瞬间腿软了下来,跪倒在门外的走廊上,眼神空洞。

     里面机器长鸣的声音充满尔尔的世界,她什么都看不到了,整个人开始下坠下坠,坠落到了世界的最底层。阿姨架起跪在地上的尔尔往病房里带,母亲哭倒在病床前,父亲安静的躺在那,护士卸掉了装在父亲脸上的呼吸机,尔尔像是突然充上了电一样,冲过去喊着,“不要拿掉不要拿掉,爸爸还要靠这个呼吸,你看爸爸还在呼吸。”发了疯似地叫喊着“爸爸,爸爸,爸爸,……”。

     护士和医生拉尔尔坐在旁边的座椅上,给尔尔打了一剂镇定剂,尔尔小声的念着,“爸爸,你起来跟我说话啊,你看看尔尔的脸啊,爸爸,不要跟尔尔玩游戏了,尔尔长大了,尔尔在这呢,爸爸看看尔尔啊……”说着说着便渐渐失去了意识,镇定剂开始起到了作用。



------------------------------------
You'll find me by the wayside where you left me.
尔雅 ( 园丁 )     发表于 2010-10-16 21:52: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尔雅 于 2010-10-16 23:22 编辑

-------------------------------


      父亲的尸体运回来了家里,按照家里的习俗,爸爸的尸体要在房间中放置七天,就是所谓的头七,然后再办一个简单的丧礼,给亲友祭拜,再运去火化场火化。尔尔就日日夜夜守在爸爸的身边,看着爸爸的脸会天真的笑起来,一会又会哭起来,不肯吃饭不肯睡觉,就一直守在棺木的旁边看着永远沉睡下去的爸爸,一声一声的叫着“爸爸”。

     妈妈则病倒在床上,其他的事情全都由亲属在帮忙做着。亲属过来褪去爸爸手上的戒指,要送去爸爸的老家保管,这是家里的习俗。尔尔像是中了邪一样,拼命地阻拦,一直哭着求大人们要他们送回来。叔叔做主同意了尔尔的要求,戒指在送往老家的火车上徒留了一路又送了回来,尔尔握在手里将手往心里送,像是要把戒指装进心里一样。

     火化的那天,尔尔坐在去往火葬场的车里,手上被大人们塞上了一盒子的纸钱,说是要一路洒着纸钱一路给爸爸指引,这样归去的人的灵魂才会跟上车子不会迷路,不会变成孤魂野鬼。尔尔紧张的看着路,一边大把的洒下纸钱,叫着爸爸,生怕一不小心就弄丢了爸爸的灵魂。

     爸爸的尸体被化好妆推进火炉的时候,尔尔又发了疯似地扑过去,想要和爸爸一起燃烧在火海中,小叔抱着尔尔,妈妈在旁边泣不成声,整个家庭还有亲属们的脸都变成了死灰死灰的颜色。



     一个家庭的男人不在这个世上了,这个家就变得支离破碎,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再有什么意义。过了些时日,父亲的葬礼顺利的进行完毕,尔尔不得已又要回去学校继续过再也没有爸爸的生活。

     尔尔再也不会笑了,睫毛也开始不再颤抖。整个人比以前更加的水灵起来,好像就是一个的泪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散掉或是蒸发一样。



     我在这时进入了尔尔的生活中,看着她每日发呆或是以泪洗面,心里难受极了,但只有静默的陪伴着她才是实际的。晚上醒来看到尔尔不在床上,总会吓得我整颗心悬在半空中,悄悄的下床铺走过长长的走廊,总会在走廊的尽头的栏杆旁找到尔尔,她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冬日这样冷只穿了身棉布睡衣,发呆着看着玻璃墙面外,脸颊上有干掉的泪痕,霎时让我觉得她的灵魂被整个抽离了一般。我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把她拦过来轻轻抱着,希望能让她温暖些。我们就这样一夜夜的坐在这冰冷的地板上,看着窗外。

     她在想着父亲,而我满脑子只有她。



     尔尔开始酗酒,每日下课总会买上一袋子的啤酒跑到草坪那里做着喝,我看着尔尔这样,心像是被人拿着刀子剜一样,不停地滴着血,几近崩溃。

     一日下午,阳光出奇的灿烂,尔尔又一次在草坪上酗酒,一瓶接着一瓶,好像要把自己前二十年的人生整个的泡在酒罐里,让它沉浸沉浸。尔尔的皮肤细致如华,眯着眼睛靠在我的肩膀上笑着,睫毛颤抖了起来。

     随后尔尔的心跳开始乱了节拍,两片冰冷的嘴唇附着在尔尔的唇上,尔尔像是小孩子一样,开始往前凑,她喜欢极了这样冰凉的唇。我的舌头轻启开尔尔的牙齿,开始和她的缠绕在一起,夹杂着啤酒的气味。尔尔却不停的朝我靠近,胸脯顶着我的胸摩擦着,我的全身开始灼热了起来,我反身将尔尔压在了下面,拨开了尔尔的一颗纽扣,手顺势握住了尔尔美好圆润的胸,她的胸线美极了,像两颗珠圆玉润的桃子。我开始慌乱的抚摸着尔尔,她的皮肤是那样细滑的诱惑着我,我的每个细胞都在为她跳动。

     “你在做什么?”一个女生大叫了起来,拉起尔尔的手臂将尔尔牵了起来,将自己的衣服给尔尔披上,转身带着尔尔离开。是小肆。我在草坪上愣坐着,不知该如何。小肆给尔尔盖好了棉被,回来找到了我,我还在啤酒瓶中间坐着,浑身烫热,有尔尔的味道。“果果,尔尔和你不一样。”说完了这句,她转身就走开了。“是啊,尔尔和我不一样。”我这样念着。心里告诉自己,尔尔是因为丧父太过于难过才这样依赖于我,快点清醒过来,尔尔不是我的。只是,我爱尔尔。



     我开始远离尔尔的世界,不再想打扰她,跟老师申请离开了学校的宿舍在外面租房子一个人住,下了课就尽快的离开,不给自己机会多看尔尔一眼。

     尔尔却像是发了疯一样,每日在我租的房子外面徘徊等待,等到深夜等不到人就会离开,我到家后就不再出去,晚饭也不吃。这样持续了一个月,我忍了一个月,不冲到楼下去抱住尔尔跟她说爱她,窗外就不再看到她的身影了。这样也罢。



     我以为这样只是因为尔尔放弃了我,放弃了她认为对我的爱恋,我却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尔尔开始约会学校的男生,我经常会看到他们在校园里面接吻,男生的手放在尔尔的胸部,贪婪而享受的游移着。尔尔则会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又沉浸在和他们的吻中,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她总是会看我一眼,那眼神中充满了恨意。尔尔换了好多男朋友,好像她的身边是谁都不重要,只要能和他们接吻拥抱恋爱都是好的,都不用再沉浸在酒精中每日以泪洗面。

     我心痛的无以复加,只能不去想尔尔的脸庞,还有那漂亮的颤抖着的睫毛,还有她柔软的唇,这时又会是在和谁亲吻着。我开始瘦了下来,脸颊都凹陷了进去,头发长长了,刘海深深的遮住了眉眼。



     男孩站在班级门口等待着尔尔下课,是一身朋克的打扮,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流里流气的抽着烟,流氓的模样。尔尔笑嘻嘻的跟小肆说让小肆帮忙掩护,今晚上不回宿舍了,好像是故意让我听到一样,调皮的眨下眼睛。小肆长长的叹气,也不好管着尔尔。

     下了课,尔尔随男生离开,我看到那男生的手下流的放在尔尔的腰间,慢慢的滑下去摸着尔尔的屁股,一阵恶心,我跑到厕所里吐了起来,小肆扶着我的肩把我送到了医院,急性肠胃炎,晚上只能在这里挂水了。“果果,对不起。”小肆低着头说。“没事,我没事,我只是担心尔尔,她会被骗的。”我激动的说着就流出眼泪来。“如果当初,我不反对你和尔尔在一起,那现在尔尔不会变成这个样子,你不知道,她打扮的很妖艳的出去,会化很浓的妆,回来时浑身的酒味,唱着歌脱掉高跟鞋,口红都化在脸上,那样有多狼狈。我拍着她的背看着她把那些酒水全都吐出来,就知道她每天饭都不吃只是喝酒。这样有多难过,赤青他,他比我还要难过千百倍,而你,比我们俩加起来的痛还要再多好多好多倍……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对不起你们……”小肆泣不成声,我坐起来用挂着水的手拍着她的背,血液充斥着血管,多希望这是一个抽血的机器,将我全身的血液都抽了去,让我变成干尸,变得不再为活着而活着。



     第二天,回到学校上课,尔尔却没有来,不管再怎样喝酒玩闹,她从来都会好好的来上课,成绩也始终是第一名。这样小肆和我都担心了起来,我们把赤青叫来,满大街发了疯的寻找,完全没有方向。我们疲累的走了很多很多条街,酒吧舞厅之类的地方也闯进去寻找,最后都被赶了出来。大家一起找到凌晨,又回去学校,等到上课前几分钟,尔尔走了进来,又恢复了以前的打扮,干净的像个天使,我瞬间晃神,觉得以前的尔尔又回来了。

     也确实这样,尔尔又变得很乖很乖,每天的生活都在宿舍食堂阅览室之间徘徊,只是不再与任何人说话。我慌了,拉住尔尔的手臂想要跟她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只是含泪看我,停了一下就转身离开。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尔尔变成这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遇到了很不好的事情,我不敢往那方面想,但是猜的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半个月后,那个流里流气的男孩又出现在了班级门口,他并没有等待,而是进来就拉着尔尔的手臂带她离开。我和小肆跟了出去。那男孩拉着尔尔的手臂把她带到了草坪那边,就是我和尔尔亲吻的那个草坪那里,鬼使神差的是,我竟然愣住了神,那次之后,我再也不敢经过这个地方,怕自己会不受控制的跑到尔尔面前抱着她亲吻她要她。

     我听不到他们在争执什么,只是小肆突然拍我的背,我抬头看到那男孩拿着一把刀指着尔尔,我瞬间就像是被谁推了一把一样冲到了尔尔的面前,对那男生大喊,“你要是敢伤害尔尔,我就跟你同归于尽。”那男孩也变得凶狠起来,拿着刀像我逼近。“告诉你,夏尔尔,你让我变得不是个男人,我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好啊,我现在的人生都毁了,我们就同归于尽啊,同归于尽。”他拿着刀刺了过来,我挡在了尔尔的身前,我看着血液从自己的腹部流出来,尔尔用手按住了我流血的地方,那男孩被到来的保安擒住,刀子掉在了草坪上,上面是我的血液,流进了草坪里,和那绿色映衬的多好看,在阳光下是那么的干净。尔尔着急的留着泪,拉着小肆的手说,“怎么办呀怎么办呀怎么办呀……”,小肆打电话叫了救护车来,又跑去校医务室去叫医生来止血,我按着尔尔的手笑了,安慰着她,“尔尔,没事的,我不会有事的,你别哭别哭,你看,尔尔哭起来就不漂亮了。”尔尔用另一只手捉住我的手腕看着我的眼睛哭着说,“如果可以重来,我的第一次希望是和你做。”然后两片嘴唇附上了我冰凉的唇,我在她的亲吻中幸福的从血液中开出花来,渐渐的因为流血过多失去了意识。


(完)

-------------------------
You'll find me by the wayside where you left m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尔雅 ( 园丁 )     发表于 2010-10-16 21:54:51 |显示全部楼层
囧。。为什么主题帖有字数限制。。
You'll find me by the wayside where you left m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16 22:02:26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的好看些吧。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初年积木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16 22:25:57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呢。尔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蓝依依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0-16 23:13:51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尔雅
我生活我创造,我的开心由我掌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尔雅 ( 园丁 )     发表于 2010-10-16 23:27:2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初年积木

嗯。。加油。
不过话说给我加油干嘛。。
这不是连载,结束了的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尔雅 ( 园丁 )     发表于 2010-10-16 23:28:0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蓝依依

= =嗯 加油。。
我还是不知道都给我加油干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尔雅 ( 园丁 )     发表于 2010-10-16 23:29:0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苏景。

不连载不连载。。幸好结束了。
我还有一个连载要更新,这个再连载我就不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17 10:51:37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说限制字数的原因是想让你连载。

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初年积木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17 20:55:2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尔雅


    尔雅嘞。呵呵。好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8 09:30:0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尔雅


    服务器问题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一尘寒舍 ( 半岛达人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1-8-15 23:16:05 |显示全部楼层
尘归尘。
谨守本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下1 ( 水手 )     发表于 2011-8-16 10:14:04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没了呢,小说很好看,希望能连载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尔雅 ( 园丁 )     发表于 2011-8-16 11:17:2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天下1

额。。可是这个已经结束了,短篇而已,不是长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