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3389|回复: 41

[连载] 南(#39更新)

  [复制链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6 10:25:09 |显示全部楼层
 (删除线内为一零年旧版)

  世界永远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随着时间变换它的模样,然后你睁开眼睛去看,哦,这个世界变了,变得无情,变得冷漠。

  你也许会保持怀疑,说,世界上存在着真情,这是空洞的世界里的滋养品。

  果真是这样吗?

  嘿,孩子,这里不是世界上最高的山峰,不过也不是很矮,向着南的方向看去,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

  就是我身后的方向,你看见了什么?

  我看见,一片夕阳。

  ----------序

  第一部分

  灯火辉煌的大街,车水马龙。

  “别着凉了,这件衣服给你,今儿就不送你回去了,我先走了,路上小心。”

  他说罢,便匆匆的离开。

  面前的咖啡,在冷冷的雨夜里,冒着稀疏的热气。

  她脱下那件大衣,面容冰冷,没人知道她高兴与否,也没有有可能找到半点有能够证明她高兴与否的证据的迹象。

  半掩的竹帘下,一张细白的脸凝固着望向对面一幢大楼的转角。

  “小姐,能否与你共坐一桌说说话。”

  说这话的人,是一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穿着一袭晚礼服,礼服在店里淡黄色的照射下显得略有破旧,但却不失整洁端庄。

  “随便。”女子亦没过多回应,只是用舌尖简单的抿一下有些干裂的嘴唇。

  男子抽出椅子坐下,脸上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在等人?”男子望了眼女子,说。

  “没有。”

  “先生,请问您需要点什么?”服务员欠身问道。

  “拉菲。”。

  这段时间,女子一言不发,依旧是望着窗外。

  男子微微抿了一口,接着说:

  “海宁这座城市最有名的,是都市感,它能给人带来紧迫感。”说罢也又噎了一口酒,而又意味深长的说,“而在这里,等待,令人煎熬。”

  “我懒得跟你这种无聊的男人说话!”

  “三千块。”

  女子扭过头来,仔细端详着面前的这位年轻男子,眼神,带着温柔的凄厉。

  “你在要挟我?”

  “哦,不,我说这瓶酒。拉菲贵的让人吃惊。”

  “那你也敢点。”

  “说两句实话,我兜里只装了三千零二十块,三千块的拉菲,二十块留着回家打车。”

  “你真的对红酒,一无所知。这瓶的年份,”女人端起瓶子指着角落的数字,“你看好了没有?”

  男人仔细的看了一眼,然后用右手搓了一下额头,说:

  “我想我知道我要破产了。这玩笑开大了。”

  女人品了一口红酒,说:

  “为了消除你的疑虑,这瓶远超三千块的拉菲我来付。”

  “十分感谢,尽管你这么说,可我现在还是头疼。我无意间注意到了一点,你左手中指中间有凹陷,应该是戒指的痕迹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你居然注意到了它,我很惊讶。”

  “惊讶什么?”

  “一个男人注意到了这点,而这个男人,我恰好,似曾相识。”

  气氛冷寂到可怕,男子面若冰霜。

  “先生,请允许我向您推荐我们点的情人节套餐‘真爱永存’……”

  “谢谢,如有需要我会按下服务铃。”男子打断了服务员的介绍。

  “好的,先生,祝你们能够在本酒店度过一个温馨的夜晚。”服务员欠身说过后,抱着标准的笑容离开。

  “似曾相识什么意思?”

  “我认识一个男人,他长的跟你很像,可后来他死了。没想到你跟他长得这么像。”

  “额,我想长得什么样子这个事情还是交给我父母办比较好,或者是哪一个整容公司。我只是来消遣的,现在我并不适合呆在这里。”男子收起了摊在桌面上的手,准备离开。

  “等一下。”女子扭过了头,正视这面前的这位男子。

  “小姐你,要问我什么?”

  “今天是什么日子?”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

  “那么,你认为我身边没有个男人,居然在情人节,这样的日子在这里喝咖啡,你不觉得奇怪?”

  “不。我为什么要奇怪?或许他只是个懒家伙喜欢迟到而已。”

  “这件大衣,是我哥哥的,我骗他说我在等人。”

  “让他进来吧。”

  时间此时不经意的顿了一下,女子的哥哥从男子身后不远处的栏板后走向他们。

  男子脸上的表情依然镇定。

  他走到女子面前,说:“是他,但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女子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

  “真的是他?他是立风?”

  “跟我昨晚见到的名字一样。”男子脱下身上的大衣,递给了他。

  “昨晚见到的名字?”

  “是你让我这么说的,可是戏还没演到那里,很是遗憾。记得跟她讲清楚吧,我演砸了,你的钱有机会再还给你,或者当我的小费估计你这样的大款也毫不计较。但值得肯定的是,我要了一瓶你肯定不敢要的拉菲。”

  他无奈的摇摇头,笑了一下,转身便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当中。

  “3052,结账。”

  男人大声喊道。
猜你喜欢 : 读过《南(#39更新)》的人也读了——
阿森纳赢得七年来首座冠军奖杯 1/1
做出能让自己吃的进去的菜 1/1
赚到人生中第一份超过3000元的薪水 1/1
我一定要帮她分忧! 99/100
我爱她 1/1
我爱谁? 1/1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16 13:58:11 |显示全部楼层
某天听到朋友抱怨。

海宁的人怎么那么多额。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禾苗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16 14:04:10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后续。。。。
要相信岁月给得起你时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6 14:39:3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苏景。


    哈哈,我不是海宁的,只是小说地点放在了浙江海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6 14:39:5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钇悠


    ......别着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16 14:47:4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王海洺


    我知道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禾苗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17 12:08:0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王海洺


    恩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7 15:20:22 |显示全部楼层
南湖大街与往日一样,车水马龙,霓虹灯参差不齐而又各自饶有规则的闪烁,而这些也却只是在一个安静的夜晚才会显得更有风致,带有几丝微风,气氛稍微能小小感染一下生活在这个城市的小资们,或是一对对的情侣缠绵的说着情话,试图给它添加一些喧嚣的色彩,但却无济于事,因为,夜晚的气息早已渗入这个城市的骨髓,包括微微冰冷的空气。
  “你说,为什么?”白雨一边漫无心思的走着,一边念叨。
  “或许是真的忘了吧,我也不清楚,明明一场葬礼过去,可我又偏偏在那里找到了他。”淅硕接过白雨手里笨重的外衣说。
  “淅,我只是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女孩,我只希望能找到一个爱我的男人,可是我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上天在折磨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现在,我们只能冷静了,一切已经发生了,想办法融进现在的生活吧。我可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事情办砸了还让你这样是我的错误,也许,是该安静的想想了,老同学。”淅硕带上背兜里的鸭嘴帽,双手向两边一摊,做出无能为力的表情。
  “Taxi.”白雨无奈的叫了一辆出租车,随即消失在这幅夜色里。
  淅硕目送她离开后,也转身向回走,手里的饮料被他随手甩进了道边的果皮箱。
  “一瓶青岛。”
   蓝羽酒吧里响起了清脆的铃声,很明显是需求服务的声音,眼前的男子脸上早已变得有些发黑,脚下的十多个酒瓶似乎也说明了这一点,而男子还在不停的将酒慢慢推进酒杯里,颤抖的动作更像是一个发烧很久的病人。
  “先生,你已经不能再喝了......”
  “谢谢!”服务员勤恳的声音被男子高声打断,服务员看了看,无奈的将酒瓶放在了桌子上,摇摇头,拿起手中的计数器,按下了对应的数目。
  “你不能再喝了......”
  “走开!”男子怒吼道,拿起酒瓶,准备砸过去,却突然停了下来,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不是别人,他是立风。
  “结账。”淅硕微笑着,随即弯着腰跑向右手边的洗手间。
  “你倒是真不能喝,刚刚居然吐成那个样子。”立风说。
  “还不是因为你,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你,她受了多少苦我不是跟你讲过了么,你就不能——不能假装你什么都知道让她能快乐幸福的生活?啊?你明白么?”淅硕拉住了立风,语重心长的说。
  “我可学不会你那海量一般的肚子却因为十几瓶啤酒吐成那个样子,还有,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让我无端的对一个女孩儿说那些话,我们彼此都难为。”
  淅硕看着眼前的立风,又气又恨,可是这倔强的性格,却跟当年那个立风如出一辙,淅硕眼眶却也不知不觉湿润起来,眼泪也没能止住,最后他退了几步,瘫坐在道边的马路沿上,泣不成声。
  立风突然拉起淅硕。
  “去哪儿?”
  “走,我陪你喝酒。”
  不知过了多久,地上已经是歪歪斜斜的倒了几排啤酒瓶,两人一人手里拿着一瓶酒,歪歪斜斜的走着,淅硕向酒吧的柜台上拍了二百块钱,然后两人肩被肩的晃晃悠悠走出酒吧,最后又直接摔倒在草丛里,好久也都不动弹。
  “喂,你小子够仗义。”
  “废话你,你让我也这么难受,这你欠我的,酒钱我不还了。”
  “谁他丫的让你还了?哥今儿高兴,哥今儿高兴!”
  “去,注意你的措辞,我可比你大,叫哥!”
  “接着陪我喝,我就叫你哥!”
  “没问题,来!!”
  一瓶酒下去,两人坐起来,走到马路边上,借着夜晚的凉风醒酒。
  “淅硕,我知道你喝不醉,我想说些话,不过你可得把嘴风给我把严了。”
  “好,说吧,我们从今天开始就是兄弟,什么话就尽管说。”
  “白雨小姐还真是漂亮,真的,我感觉我见过她,但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
  “那你到底有没有出车祸啊?”淅硕搂着立风的肩膀,在他耳边说。
  “什么车祸啊?我不知道,不过,我确实是从病房里出来的,可能真是车祸。“
  “那那葬礼!!!”淅硕大声说。
  “我可不知道那么多事儿,知道了比不知道要好得多,不是么?哈哈......”
  “你他妈一男人,你要对你深爱的女人负责!”淅硕对着天空大喊道,话语与从楼宇间反射回来的回声重叠在一起,划破了夜的宁静。
  两人坐在一起,默不出声,周围静得出奇,没有一丝声响。
  “我从明天开始,跟白雨交往,让我兄弟放心,也或者能让我想起什么事儿来,要是真的有过去,那我就该承担,像个男人,要是没有,你再请我喝一顿,我把这些都忘了,OK?”
  淅硕握着立风的手,说不出一句话来。
阿森纳赢得七年来首座冠军奖杯 1/1
做出能让自己吃的进去的菜 1/1
赚到人生中第一份超过3000元的薪水 1/1
我一定要帮她分忧! 99/100
我爱她 1/1
我爱谁? 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8 09:33:14 |显示全部楼层
“喂,你在干什么?”淅硕端着手掌看着立风问道。
“你喜欢玩滑板么?”立风捡起刚刚从家里拿出的滑板,温柔的端详着。
“你以为我们这是去玩?我告诉你,你可答应我了,你给我正经点儿,别让她以为你在耍她。”淅硕火冒三丈,拎着立风的外衣说。
“我需要跟你说原因么?”
“需要。”
“那,这滑板是我唯一剩下来的以前的东西,或许能让她想起什么来。”
“恩...”淅硕的眼神突然有些呆滞。
“出发咯。”
“立风,你个臭小子总不会准备踏着滑板去吧?”
“我不介意你站在后面。”立风左脚一蹬,滑板随着他飞出好远。
“喂喂,你个臭小子,喂喂...”
“这就是小雨经常在的地方,不过她从来没告诉我来做什么,而我来也从来都没找到她过。”
立风仔细的绕着四周看了一圈,然后眼神就突然凝视在这硕大的密室右侧的舞台上,这儿已经荒废掉,舞台上落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一层浮灰飘在舞台上面,肃杀的可怕。
“这是什么舞台?怎么感觉怪怪的?”立风的眼神显然还停留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不过那里应该没有人在,我想你应该关注一下这些还没有被搬走的东西,或者是某个角落。”淅硕拿起立风的滑板,递给了他。
“淅硕,我猜,她在上面。”立风接过滑板,对他说,然后一脚蹬起来,滑板随着他带有回声的脚步飞奔起来,淅硕也只是站在那里,默不作声。
立风滑到了左侧,然后从一个角落登上了舞台,舞台的形状很奇特,是那种现代不算风行的T字型舞台,但这样的T字显得无比的别扭,而且浪费了很大的空间,如果是当做走秀模特用的话,那T字的走秀路线就过于短,如果是做跳舞的舞台的话,却也因为长狭的条形而只能做踢踏用。不过事实也证明,它已经不会再被使用。
立风一步一步的走着,思索着些什么,烟尘被卷起好高,但立风却毫无知觉。
“白雨。”
立风终究还是在T字台的末尾找到了她。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在这儿。”白雨从已经发绿的凳子上出现在立风的视野里。
“感觉而已。”
“如何感觉?我相信这个地方没有人能找到。””
“舞台上满是石子,不过有被踩碎的一些痕迹,所以我知道,你在这儿。”
“你来做什么?”
“白雨小姐,我想......跟你谈朋友。”
“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走吧。”
“那个人叫立风,跟我一样的名字,一样的相貌,不过他三年前去世了,这些是淅硕告诉我的。”
“那又怎么样?就算你是他,你也一样忘了我们之前的点点滴滴。”
“可我还记得这个。”立风拿出身后的滑板,说,“你还记得它么?”
“你走吧。”白雨冷冷的说,然后回到那张凳子上,继续凝思。
立风走下了舞台,踏上滑板,离开了这块舞台。
与立风不同的是,淅硕的表情里,只有惊讶。
立风坐在马路边上的台阶上,低着头,默不作声。
“立风,你已经做到我们的约定了,我不会再跟你生气了,兄弟。”
“你走吧。”
“立风,这天已经暗下来了,要下雨了,赶快回去吧。”
“你走吧。”
淅硕刚想说些什么,却又欲言又止,双手插在大衣兜里,独自突兀在这个大街上,然后慢慢消失。
不一会儿的时间,大雨倾盆而至,一个男人坐在马路边上的台阶上,泪流满面,夹杂着雨水流入口中,而他却毫无知觉,突然,他的眼神晃过了一串黄色的东西,他捡起来看,一串葵花花瓣上,刻下的字都是一样的,虽然被雨水打湿了,可他还是依稀辨认出上面的字,立风,你快回来,立风,我们回家。
立风表情复杂,眼睛又模糊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他用手揉了揉眼睛,突然感觉到一种温暖,他站起身,发现身边的雨水停止了,而他的面前,白雨微笑着看着她。
“立风,我们,回家吧。”

淅硕沿着大路向回走,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淅硕用一贯安详的语句问道。
“你来一下。”电话里的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
淅硕的脸上乌云密布。

淅硕按照以往一样的脚步走向301办公室的时候,身旁的一只大手按在了淅硕的肩上。淅硕本能的颤抖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是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男人。他点点头,对淅硕说:
“老板的吩咐,到隔壁的302房间。电话联络。多有不便请见谅。”
淅硕礼貌的回敬了一下,他把手从兜里抽出来,一块口香糖掉落在地上。
“真是为了我们的事儿努力的人,居然只能用这个来清洁。”
男人鄙夷的笑了一下,打开了302的门,把淅硕一把推了进去。


画面中一个肥硕的男人倚靠在办公室的摇椅上,两脚搭在办公桌上,全然不顾桌上放着的白皮文件,他带着黑色的墨镜,望着天花板,不时的咳一声,用桌上的纸包起吐出的痰,之后随手向后扔掉,纸并没有落进垃圾框里,而是打到了框后落到旁边的地板上,而他也不管不顾,自己唱着自己的小调儿。
正在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男子傲慢的按下了接听键。
“一切顺利?”
“好,如果事情办好了,那天看见的,所有的,都是你的。”
“呵呵,我一直都很相信你,淅硕,三年前的事情能够成功,你可是首要功臣,要不是你,我还真就不能到今天这个地步,继续下去,小心别暴露了。”
“我就喜欢听这样的话,很好,去吧,我等你的消息。”
男子按下了电话,脸上写上了很拥挤的笑。
电话那头的人长叹了一口气,他瘫坐在地上,头埋在双腿之间,良久没了回应。
走廊里传来带有节奏感的脚步声,他听得一清二楚,身体甚至有些颤抖,那人并没有打开他的房门,而是转身去了隔壁的房间。
“老大,你信得过那小子么?”
男子把烟蒂按进了烟灰缸,然后慢吞吞的说:“不——”
“这事儿对您可十分重要,需不需要我....”
“年轻人的事儿你办不好,不如让他试试,反正,离期限还有三个月,不时的打点他一下。放心。”
“知道了,老大。”他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踏出了房间。
他感觉自己呆在一个密室里。
突然门上传来沉重的叩门声,他又开始剧烈的颤抖,桌上的玻璃杯被他直接震到了地上,摔得粉碎,他看着身边碎掉的杯子,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等待着审判。
男子并没有进入房间,直接在门外说,小子,你听见了我们的谈话了吧,你够聪明,刚才的话也都听见了,我也不多说,你别自以为是,要知道你无法抗衡,专注做你的事情,做了什么,结果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这是最后一次。
男子没有听见房间里的回应,笑了一下,然后就走开了。
他直到听见脚步声越来越小直到几乎消失了才把双手放下来,去收拾里面碎掉的茶杯。然后他擦掉脸上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按下了服务铃。

隔壁房间,男子按下一串号码。
刚刚被他叫来打开反锁的房门的服务员转身进了隔壁的房间。
他沉重的叹了叹气,然后打开了房门,离开了房间。

平台末端。
“立风,下次可不准这么哭鼻子哦,男人有泪不轻弹啊。”白雨一边走一边说。
“我......我跟你坦白了吧,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因为这滑板是我唯一留下来的三年前的东西,而淅硕又说我们以前曾经深爱过,我就下决心来找你。”
“不过能找到那种地方的人,也就只有你了。”
“是因为你故意踩碎了原本很大的石子,那些石子不是一下子就能踩碎的。”
“那是因为我想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缘分,要是立风就一定会注意到的。”
白雨说这话时候,满脸的幸福感。
“显然没有,我在你面前说不出半句情话。”
“立风,你知道么,其实三年前,你也一样没有说过。”
“什么?”
“那个倔强的立风啊,直到离开我的前一天,都没有说过爱我。”
立风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也不说。”
白雨停下来看着立风,温柔的笑起来。
“白雨,把伞向你那边打点儿吧。你的右肩都湿透了。”
“你刚刚都被大雨淋坏了,你要多打一些。”
“白雨,不许不听话,再不听话我可就不饶你了。”
“你想怎么样啊?哈哈哈...“
“好啊......不听我的......”立风一手抓紧白雨的手腕,一边抱住白雨,白雨一边笑一边推搡,不经意间把雨伞掉在了地上,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开怀大笑起来。
“咦,白雨,他...是不是淅硕啊?”立风指着对面打着伞西装革履的人说。
白雨看了看,说:“是的,我确定。”
“我没见过他穿的这么正式过。”
“而且他到现在好像也没有固定的工作,总是休息。”
“淅硕!淅——硕——”立风扯开嗓子呼喊他,他听见了,走了过来。
“硕儿,找到工作了啊?”立风首先开了话匣。
“没有,我相中了一个国企的管理,今天去面试而已,还不知道有没有过。”
“我相信你能成功的,兄弟!”
“像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大帅哥有哪个老板不要呢?要不然艳红怎么会喜欢你啊...”白雨一手托着下巴,一边点头微笑着说。
“啊哦,有情况??”
“好了,不跟你们废话了,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淅硕指着手里的公文包,然后就乘出租消失了。
“你发没发现他今天脸色很白?”
“估计是压力压的把。”
“白雨。”
“恩?”
“把伞捡起来吧,我们都要成落汤鸡了。”
“不,我喜欢。”
“你喜欢我可不喜欢。”立风捡起伞来,打在白雨的头上。白雨又幸福的笑起来。
墙角的男人拿起手机,迅速的按下了一些数字,然后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迅速消失在视野中。
阿森纳赢得七年来首座冠军奖杯 1/1
做出能让自己吃的进去的菜 1/1
赚到人生中第一份超过3000元的薪水 1/1
我一定要帮她分忧! 99/100
我爱她 1/1
我爱谁? 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9 19:07:16 |显示全部楼层
视线慢慢推至近角,男人依然就坐在原先的摄像头下的301房间里。
“突然——多了一个人。”男子啜了一口烟,突然将它吐进烟灰槽里,而又啐了一口。房间里鸦雀无声。
“我也不清楚,我会尽量查清楚的——”
毫无回应,男子突然停下了刚刚的话,转而说。
“放心,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还有一个月的时间,道高一尺,魔也可以高一丈......”
“你当然不担心,事情办砸了你可以拍拍屁股走人,拿我当垫背。不过,你有一样东西在我这里。”
“你原本就不用多此一举,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他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张崭新的报纸,拍在桌面上,然后慢慢推到面前的男子面前。
两人微笑着扬起了头。

轮到周末的时候,立风早起去晨练,回来的路上看见了熟悉的报亭,他熟练的打开绿色的门钻了进去。
“哟,小伙子你又来了啊。”
“是啊,自从我毕业后就再没来过了,大爷你居然还记得我,真是不容易,怎么样,孙女儿高考得还不错吧?”
“什么不错啊,小丫头根本就没达到我的理想底线,就考了一个一本。”
“大爷你也别苛求小孩儿了,毕竟也是一本啊。以后不也有饭吃。”
“我孙女要有你一半好,我就知足咯。今儿要买什么啊,小伙子?”
“其实就是来看看大爷你身体是不是还硬朗,看起来还不错。”
“那是,不像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整天就窝在电脑前面墨迹来墨迹去的,那东西有啥看头,你看看这报纸,多有怀旧意义,才一两块钱,又不是拿不起...”
大爷随手拿起一张清晨播报的报纸笑着说。
“大爷,这张报纸我买了。”随后夺走了大爷手里的那张报纸,扔下了十块钱。
“哎,小伙子,这报纸就一块钱,哎——”

立风回来后怒气冲冲的一脚踹开了房门,对着刚刚起床的还未梳妆的白雨说:
“你伪装得很好么,我都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立风,你在说什么?”
“白雨小姐,九州集团董事长。”
“你是假的,我从来都没有认识过白雨,我现在也不相信淅硕,是他百般引诱我的,让我跟你交往......”
“够了!”白雨用不大但却尖厉的声音结束了争吵,然后转身甩开房门扬长而去。
“哎...喂,立风,你们两个怎么了?说吵就吵啊?”淅硕跑了出来问道,脸上的肥皂沫还未来得及洗掉。
“你看看报纸。”立风把报纸摔倒了淅硕的怀里,淅硕看了一眼,惊愕的说:
“立......立风,九州原先是你......你父亲的公司......”
镜头颠倒了九十度,天边的云彩被夕阳染成血红,足像一场燃烧着云朵的荒火。


一家地下台球厅的包间里。
“今天夜里,除掉白雨,动作要干净利落,以免对我们不利。”
一间很有氛围的台球厅内室被头上昏黄的灯光染成浅黄色,包括头上的烟雾。
“老大不必客气,都是道上的人,看货付款。”男子习惯性的把那箱东西推了回去,随手拿起桌面上的啤酒,一口便喝得干干净净。

接下来是三个连续的画面。
301房间里,助手将大屏幕缓缓放落,然后按下了播放键。老板端着头安详的看着,像是要睡着了一样。

一个女子,穿着风衣走出楼道口,拿出钥匙,准备去开轿车的门。
男子的两只手指优雅的扣下了扳机。
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如果他拿到过继股份,我们就会被裁员。”
“董事长今早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
“那该怎么办啊......”
众人七嘴八舌时,一个厚重的声音从屋子的角落传来。
“把她,顶上去。”

“别丧心病狂了,你得不到超过40%的股份,无法就任董事长的。”
“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而且,她还签署了同美国柯伦公司的新一轮融资计划......”

“看起来我们的计划失败了啊...”
老板突然醒了过来,微微用力的瞪了一眼屏幕,然后摔着门出了房间。


“淅硕,你去哪儿了?”
   当淅硕抱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的时候,艳梅站在他的面前。
   艳梅说不得漂亮,但诸多以黄金分割为界限的分布却让她在平凡中暴露出了无与伦比的美丽。
   “哦,去招聘会了。”淅硕抱着慵懒的声音说。
   “你再说一遍。”艳梅的声音低到了极点。
   “去那家招聘会啊,早晨出门前跟你说过啊。
   “你还在骗我。”
   “嗯?”
   “哪有去招聘会儿的会粗心大意把手机丢在家里的?”
   “啊呀,就是忘了吗,怎么像审问犯人一样。”
   “还有,你手机上有来电话,是招聘人员确认你放弃机会的电话。”艳梅将电话摆在他的面前,说,“告诉我,淅硕,怎么回事儿?”
   一双嘴唇在空气中不停的震动。
   两行眼泪从他的眼中滑落。
  
   
   “你可不可以别傻了!”艳梅捂住他的嘴说。
   “笨蛋,你回美国,什么没有?你何必弄成现在这样?你别做下去了,这会让他们恨你一辈子的,你到老了都不能心安。”
   “我是男人,我有头脑,我相信自己,我这样做自有我的道理。今天对你说的够多了,记住不要向外说,否则对你会有危险。”
   “淅硕!”艳梅大声喊住要离开的淅硕。
   淅硕顿了一下脚步,摇了摇头,又大步的离开了。
   他看不到她眼里的泪水。
   她也看不到。
   街角建筑物后的两个男人相继点了点头,其中一个拿出了装了消音器的来复枪。
   后面一双大手按在了他们的肩上,两人回过头来。
   “头儿,这个女人知道了。”
   “不要浪费子弹,鲁莽的后果会很严重,很可能会让淅硕的情绪变化而跟我们鱼死网破,还有,美国那边有什么消息?”
   “探子的信息,他们用一个简单的法律漏洞暂时冻结了淅成明的行动。”
   “该让淅硕回美国去做一下政权的交接了,哈哈,内忧外患的EMS可没那么多机会给他。”
   “但是,老大,筹码在哪儿?”
   “当然是——这个女人。去调查她的资料。”
   “知道了。”
   “现在该怎么做,知道吧?”
   “知道,软禁。”
   “好。”
   男人转身走向巷尾,开着宝马在另一条路上扬长而去。
   两个家伙会心的点点头,两人向相反的方向各自离开。
   只剩一片空旷的土地。
阿森纳赢得七年来首座冠军奖杯 1/1
做出能让自己吃的进去的菜 1/1
赚到人生中第一份超过3000元的薪水 1/1
我一定要帮她分忧! 99/100
我爱她 1/1
我爱谁? 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19 21:01:02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我看到这里,都不知道你想要表达的是虾米……= =
我只是觉得,像某个人的风格,但那个人的名字,又捕捉不到……憋屈呀~
不过,感情描写的还是比较细腻的……大哥,你让我见识到,原来男人也可以描写细腻的感情呀~唉唉,我是不是应该向你学习学习了~~~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9 21:31:3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莲烬


    自成一体就好...别学我...

    我的小说属于你不看全不明白我要干吗一样,就跟你的《娼女》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9 21:32:4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莲烬


    自成一体就好...别学我...

    我的小说属于你不看全不明白我要干吗一样,就跟你的《娼女》一样。

    其实也不算,我属于本身就是文风很软的家伙,表达什么也不是很明朗,比较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19 21:40:3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王海洺


    哇塞……那我就看完好了~~~反正只要不是很隐晦就行了……我看你也不像是写那种变态的东西的人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0-19 23:13:2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莲烬


    不会有任何压抑之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