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729|回复: 9

[分享] 野玫瑰长在何方

[复制链接]
隐藏在仁慈 ( 邮差 )     发表于 2010-9-13 00:23: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藏在仁慈 于 2010-9-13 00:24 编辑




野玫瑰长在何方

他们叫我野玫瑰
但我的名字是Elisa Day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样叫我
因为我的名字是Elisa Day

1.
我想这是我一直的样子。
照镜子,玫瑰色的唇反射着柔和的亮光,头发披散下来,鬼魅的迷乱。我的脚趾磨擦着冰凉的地板,没有声响。
房子里唯一的声响是在转动的CD机,都是我熟悉的声音,妖娆的,平静的,死亡的舞步。
我在想一个男人的模样,忧伤的眼神,英俊的面容,一双温柔的手,可以拭去我脸上的泪。我会爱他,像爱着死亡一样爱他,也许为了他,我会停止我的绝望。
墙上的画,是布拉格黄昏的样子。
我爱的人可以牵着我的手,陪我去布拉格,去看夕阳下的教堂,给我一个安静的吻,让我同时间一起灰飞烟灭。
又一场幻觉。
我死在布拉格最美丽的夕阳下。

那些男人叫我野玫瑰,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叫我,他们说我美丽,妖艳,就像玫瑰。我和他们跳舞,零乱的舞步,疯狂的笑。他们说你真美。

每一夜我都在黎明前睡去,安抚过我的黑夜以后。

我等那个男人来,等幻觉清晰起来。
第一天见到,我就知道她是唯一
当她看着我的眼睛并且微笑
她的嘴唇是玫瑰的颜色
那些长在河边的玫瑰,血红的,野气的

2.
我为什么会如此昏昏沉沉,酒精在体内开始燃烧,晕眩。
我醒来的时候最先听到了一阵歌声,那么熟悉的旋律,每夜每夜孤独的时候陪伴我的声音。红色的地板,像一大片一大片的血在我的脚下蔓延。
如此的相象。
抬头蓦然看见了画,是我无数次梦里见到的布拉格的夕阳。

他的主人,他们的主人,是谁?是谁?

虚掩的门,我轻轻叩响,无人应答。
一种很不安分的直觉在我的身体里开始蔓延,我推开门,是一个女人。

她轻轻的微笑,眼里是掩饰不住的疲惫和忧伤。浓黑色的头发垂在她的脸颊旁,庸懒而暧昧。她的唇是玫瑰的颜色,那样红,那样明亮。

我知道我爱上她了。
是的,我爱她,我嗅得到玫瑰的芳香和爱的气味,一丝一丝地在空气中弥漫。

“我爱你。”我说。
当他敲响我的门走进房间
在他坚定的拥抱中我的战栗平息了
他将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他用手轻轻
擦去从我脸上滑落的泪水

3.
他就那么站在我的面前了。
我幻觉中的那个男人,忧伤的眼神,英俊的面容。
我不知所措,无法言语,只得静静地微笑,我不知我的微笑是否美丽,是否优雅。
我的头发遮住了视线,隐约看着这个男人,他脸上的纹路,一丝一毫,那么清晰,我知道是真实的。
他的目光划过我的眼角的一刹那,我的身体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我爱他。
我确信我爱上他了。
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已经爱上了幻觉中的他。

“我爱你。”他说,他看着我的眼睛。
我忍不住开始发抖,我不知道自己是激动,还是恐惧。
我能感觉到湿润的液体从脸颊上滑过,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流泪,只是它在慢慢下坠,轻盈的,飞舞。
他伸出手,轻轻的擦掉我的眼泪。
他抚着我的肩,紧紧的抱住了我。
他在我耳边不停的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最终,我失掉了所有的力气,连发抖的力气都没有,**在他的肩膀上。

我轻轻地说:“我也爱你。”
第二天我带给她一朵花
她比所有我见过的女人都要美丽
我说:“你是否知道何处的野玫瑰长得
如此甜美,粉红,和自由?”

4.
离开她以后,我不断地想念着玫瑰的颜色,粉红而炽烈。
她是怎样的一个女人,我不知道她的年龄,不了解她的家庭。

我爱她。只是因为我们听同样的曲子,喜欢同样的夕阳,还因为,他玫瑰色的唇。
可是,为什么我却不敢去触碰。
她太美了,那些玫瑰色那么完美,是我的恐惧。

清晨的时候我去到河边,灰色的迷雾中那些野玫瑰开得格外耀眼,婀娜多姿。我想摘下这些带给她看,她就像这些玫瑰,艳丽,野气。
在我的手弯下去的一瞬间,玫瑰的花瓣好像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我被那些刺划破了手指。在我抬起头的瞬间,一大片一大片的红色在我的眼底蔓延,就像她家里红色的地板,那些玫瑰似乎都在愤怒地望着我。
于是我带着这一朵花,匆匆走开了。
我无法继续下去,那些完美的红色,只给我无边的恐惧。

我把花给她。
我问她:“你知不知道何处的野玫瑰长得如此甜美,鲜红和自由?”
她摇摇头。
明天我带你去看,看那些和你一样美丽的玫瑰。

第二天他带来一朵孤独的红玫瑰
说:“你是否愿意把你的失落和悲伤交给我?”
我点点头
他说:“如果我指给你看那些玫瑰你是否会跟着我来?”

5.
我仍然从镜中阅读自己玫瑰色的唇,等着我爱的人。
我那么爱他,谁不会爱上一个和自己幻觉中一模一样的人。他那么真实,那么完美。
红色的冰冷的地板,就象在燃烧的静默之火,美丽而绝望。

他站在我面前。
我看到了他手里的一朵玫瑰花,孤零零的一枝,娇艳而脆弱。

他说:“你愿意把你的失落和悲伤交给我么?”
他把那朵花轻轻的放在我手里,对我说:“你们一样美丽而脆弱。”

他错了,我并不脆弱,只是逃避。

我想起了他们总是叫我野玫瑰,一声一声的呼唤。
我不叫野玫瑰,我的名字是Elisa Day。那是我,那玫瑰不是我。

他们总是弄错,他们以为幻觉是真实的。
我不是野玫瑰,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在拥有爱情的女人。

我抬起头对他微笑。
我对他说,我的名字是Elisa Day。
他说,我想叫你野玫瑰,因为你和他们一样。

不一样,你们只是掉入了另一场幻觉罢了。
我的幻觉真实了,你的现实却开始虚幻。

他说:“如果我指给你看那些玫瑰你是否会跟着我来?”
我会的。
我想告诉你,他们是花,我是女人。我们,不一样。
第三天他带我去了那条河边
让我看那些玫瑰然后我们接吻
我最后听到的是一句呢喃
当他手里拿着一块石头笑着站在我上面

6.
他说带我去河边的。天还未亮的时候我们就出发了。
他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在清晨的大雾中行走,让我想起了布拉格的清晨,我和我的爱人也会牵着手走路。
我停下来,问他:“有一天我们去布拉格好么?你也这样牵着我走路好么?”
他没有说话,但我能感觉到他在笑。
他说好。

他停下来,抬起手。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片血一样的红色,那么鲜艳,就像家里的地板。
我的身体不知为何轻微的颤抖了一下,我转过身去看着他。
他的眼里明明灭灭,是我无法捉摸的光芒。
他抱着我,这样的雾中这一切更像是场幻觉,他低下头吻我。很轻很轻的吻,却让我感觉到了彻骨的寒冷,有什么东西一瞬间扎进了我的体内,不疼,却格外的冰凉。
我一把推开他,终于看清楚是一把利剑,已经进入的我的身体。

我没有一点痛的感觉,我看着他,轻轻地对他微笑。
在我就要倒下去的一瞬间,他抱住了我。
他轻轻的抚摸着我的嘴唇,一边感叹:“你真的很美,你为什么这么美?”

他抱起我,抱我放在河堤上。
我能感觉到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流失,他们流出来,和那些血红的玫瑰混在一起,美艳绝伦。
“为什么。”我笑着问他。其实我是知道答案的。
故事从一开始,就是一场幻觉。

7.
我带她去看那些野玫瑰,我要让她知道,到底那里的玫瑰开得最美丽。
我拉着她的手,她的手那么冰冷。
她是个美丽的让我想用全部的爱来心疼的女人。

她说想和我去布拉格,去走夕阳下的广场。
我转过身去,雾遮去了她的面容,我只看得到她玫瑰色的唇。
这一瞬间又让我忍不住颤抖起来,这些玫瑰色,带个我的恐惧已经远远胜过了爱。

我看到了那片野玫瑰,一大片的血红。
我指给她看,她的眼里只有疑惑和爱。
我抱着她,吻她,从衣服里掏出匕首,一刀刺了下去。我的身体一瞬间仿佛被点燃了,那血红的液体沾染了我的手,那么温暖。
亲爱的,对不起。

她推开我,片刻,对我微笑。

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而这爱,让我恐惧。

我抱着她,轻轻地触碰她玫瑰色的唇,你真的很美,你为什么这么美。
我只是害怕,我只是太爱你。

她的血蔓延开,就像这一大片的玫瑰花。

她问我为什么。
我说:“我爱你,我想让你死在我的怀里。”
这样,我觉得很温暖,不会再有恐惧。

“记得我为什么带你来么?”
“你想让我知道何处的玫瑰长得最甜美,鲜红,野气……”
“那你现在知道么?”
她似乎已经失去了力气,只是摇摇头。

我低下头吻她。
最美的玫瑰,开在你的唇间。

最后一天我带她到野玫瑰生长的地方
她躺在河堤上,连风也轻飘得不敢惊动她
当我向她吻别,我说“美的归宿终将是死亡”
我种了一朵玫瑰在她唇间。





They call me The wild rose
他们叫我野玫瑰
But my name was Elisa Day
但我的名字叫做elisa day
Why they call me it I do not know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叫我
For my name was Elisa Day
因为我的名字叫做elisa day
From the first day I saw I knew she was the one
第一天见到,我就知道她是唯一
As she stared in my eyes and smiled
当她看见我的眼睛并且微笑
For her lips were the colour of the roses
她的嘴唇是玫瑰的颜色
That grew down the river, all bloody and wild
那些长在河边的玫瑰,血红的,野气的
When he knocked on my door and entered the room
当他敲响我的门走进房间
My trembling subsided in his sure embrace
在他坚定的拥抱中的战栗平息了
He would be my first man, and with a careful hand
他将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他用手轻轻
He wiped at the tears that ran down my face
擦去从我脸上滑落的泪水
They call me The wild rose
他们叫我野玫瑰
But my name was Elisa Day
但我的名字叫做elisa day
Why they call me it I do not know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叫我
For my name was Elisa Day
因为我的名字叫做elisa day
On the second day I brought her a flower
第二天我带给她一朵花
She was more beautiful than any woman I’d seen
她比我所有曾见过的女人都要美丽
I said, “Do you know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我说:“你是否知道何处的野玫瑰长得
So sweet and scarlet and free?”
如此甜美、鲜红和自由?”
On the second day he came with a single red rose
第二天他带来一朵孤独的红玫瑰
Said: “Will you give me your loss and your sorrow?”
说:“你是否愿意把你的失落和悲伤交给我?”
I nodded my head, as I lay on the bed
我点头,在床上躺下
He said, “If I show you the roses will you follow?”
他说:“如果我指给你看那些玫瑰你是否会跟着我来?”
They call me The wild rose
他们叫我野玫瑰
But my name was Elisa Day
但我的名字叫做elisa day
Why they call me it I do not know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叫我
For my name was Elisa Day
因为我的名字叫做elisa day
the third day he took me to the river
第三天他带我去了那条河边
He showed me the roses and we kissed
让我看那些玫瑰然后我们接吻
And the last thing I heard was a muttered word
我最后听到的一句呢喃
As he stood smiling above me with a rock in his fist
当他手里拿着一块石头笑着站在我上面
On the last day I took her where the wild roses grow
最后一天我带她到野玫瑰生长的地方
And she lay on the bank, the wind light as a thief
她躺在河堤上,连风也轻飘得不敢惊动她
As I kissed her goodbye, I said, “All beauty must die”
当我向 她吻别,我说“美的归宿终是死亡”
And lent down and planted a rose between her teeth
我种了一朵玫瑰在她的唇间
They call me The wild rose
他们叫我野玫瑰
But my name was Elisa Day
但我的名字叫做elisa day
Why they call me it I do not know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叫我
For my name was Elisa Day
因为我的名字叫做elisa day
猜你喜欢 : 读过《野玫瑰长在何方》的人也读了——
两个灵魂一个躯体一个是堕落一个是超越都在一个躯体里融合着。。。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3 07:52:00 |显示全部楼层
用死亡的鲜血灌溉和生长的花。

所以美得这样绝望窒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3 07:52:21 |显示全部楼层
是自由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ummer ( 水手 )     发表于 2010-9-13 23:37:07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伤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4 00:05:35 |显示全部楼层
太美。

让人恐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木美子 ( 邮差 )     发表于 2010-9-14 13:42:47 |显示全部楼层
太爱而恐惧失去、
死亡成了自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社区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14 23:03:36 |显示全部楼层
我指着给她看,她眼里只有疑惑和爱。

要血浇灌出来的花朵,才异样浓烈与鲜美。
你只爱我对不对
还是你想看我掉眼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5 08:39:15 |显示全部楼层
夜晚的魅惑,和白日的喧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我亲爱的驴 ( 邮差 )     发表于 2010-9-23 23:36:56 |显示全部楼层
舒伯特有首曲子叫《野玫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门! ( 水手 )     发表于 2012-8-27 13:56:51 |显示全部楼层
静谧的天籁,伴随的悠扬的音乐,让我感到一阵一阵一阵的忧郁,只是开头突然而起的琴弦,听出了人性的狂野。

野玫瑰长在何方? 慢的看完1楼的风景,让我想起了”寂寞的山谷里野百合也有春天“,嗯,是春天,野玫瑰应该长在”有春天的心里“。

表示分享过。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