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3114|回复: 0

[记叙] 「OS」蚀鸦/梦囚兮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6-2-13 16:07:46 |显示全部楼层

002YLXxzzy6X5RqRzPB23&690.gif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


姓名:梦囚兮
生日:1990年5月28日
星座:双子座
Overutre工作室签约原创创作者

他的路上开始回忆,情不自禁有些忧伤。他已在这荒原走了几年?是不是早已死了?他突然想到,在还没走进这荒原时他曾有个念想,如果,如果。如果有可能,他会遇到一个让他心动的人,他会爱上他黑色的头发,迷人的眼睛,乖巧的鼻,单薄的唇。会爱上他有些执拗有些固执,自我又可爱的性格,会爱上他说的每一句话,爱上他的笑和泪。会……有可能遇到吗?


作品:蚀鸦
文案:梦囚兮「from Overture Studio 」

成人那天他选择了挑战。
那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冬日,太阳很高,天气晴朗,只是风刮得有些冷罢。就在这样的日子里,陈宇走进了荒芜的平原。满目萧瑟,只有一望无际的白,和龟裂的冻土。
“一只美妙的食物。”一颗枯树上站着一只蚀鸦。它墨绿,冷冷着盯着陈宇。像是块腐肉。

怎么来形容他,这只美妙的食物?用蚀鸦的美食观点来说,他肉质鲜嫩,营养多汁,重点是还很新鲜。嗯,迫不及待地想要享用了。
这时又飞过来几只蚀鸦,它们并排站着。没有说话,却交流着某种神秘的信息。红眼的蚀鸦说:我要他的童年,他的童年有美满的家庭,快乐的伙伴,漂亮的糖果和好玩儿的游戏。嗯,我要把他的童年撕得粉碎,让他痛不欲生。
蓝眼蚀鸦说:我要他的处子之身。他的肉质鲜嫩,正是最可口的年纪,年轻的脸上富含胶原蛋白,是正合我的口味。

绿眼蚀鸦想了想说:那我要他的灵魂。虽然长期受圣灵熏陶,灵魂坚韧不拔,柔软又强大,洁白得没有污点。但,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只要有一个口子就可以。越是美好的,我越喜欢一点一点慢慢地把它撕碎。
几只蚀鸦叽喳尖叫,像末日余音。
梅川伊夫什么都未察觉,只是继续走。他相信有朝一日会穿过这荒芜的冻土平原。日复一日,又日复一日。颂读圣书,日行百里。
平原像有走不完的尽头,这冬日也没有回暖的迹象。只能不停地走,早已迷失。

一日,一个路人告诉他,他的外婆去世了。
那是个慈祥,有些耳背,宽容而令人温暖的老人。在他少不经事时常常庇护着他。她的花园很美,一到了夏天就是他的乐园,有鲜红草莓和金黄的桔。
是有多少年没见过呢,他想着。有些难受。
他的路上开始回忆,情不自禁有些忧伤。他已在这荒原走了几年?是不是早已死了?他突然想到,在还没走进这荒原时他曾有个念想,如果,如果。如果有可能,他会遇到一个让他心动的人,他会爱上他黑色的头发,迷人的眼睛,乖巧的鼻,单薄的唇。会爱上他有些执拗有些固执,自我又可爱的性格,会爱上他说的每一句话,爱上他的笑和泪。会……有可能遇到吗?

如果遇到了,我便相信这就是爱了。我会发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会等,等到他出现在生命里。

他终于遇到,一个潺弱的少年。也是路上行走之人,便结伴而行。一开始并不是在乎的,只是单纯的好感罢。然后怎么就开始迷恋上呢?他也说不上。
是一段很开心的日子。嗯,单纯的陈宇便简单地相信简单地爱了。
“喂,要是走出了荒原就去建设家吧。”
“我会好好工作,建一个像样的花园或者住在森林旁。”
“那时候你就可以做你喜欢的事啦。”
“只要每天能看见你就好开心。”
陈宇如此坚定地信念着,直到这个旅人的一天离开。
他开始有些恍惚,天气还是那么冷,太阳还是那么高,虽然晴朗,却更冷了。
有时候也会有旅人结伴而行,便一起走。奇怪的是并不长久,三天五天,消失的人不会再出现。

这样也好,就如之前一样吧。除了偶尔,会有不安的想念。
走了许久,直到陈宇忘记了日月,他已分不清自己是走了五天,五个月,还是五年。走路成为一种习惯,习惯到丧失了目的地也不曾问为什么。
某年某月,梅川伊夫遇到了一个让他讨厌的长者,他喋喋不休,处处与他作对,把他所认知的圣书之理批判得一文不值。他腐朽,甚至命令他做这做那,毫无自由。那长者就像永生鸦,毫不客气地尾随其后,令人生厌又无法赶走,因为他说——想要离开这地方只有我有办法。
梅川伊夫不得不与他一路,受尽煎熬。
就像只乌鸦,不停啄食着他的耐心和灵魂,让他痛苦不安。
“一定要相信他的话吗?”
“一定……得离开这里吗?”
陈宇开始有些困惑,时不时偷看长者两眼。他老态龙钟,似乎下一秒就会断气。可他声色厉荏,言辞激烈,一旦骂起人来就像爆发的火山。
真希望他哪天就会断气。
可,那为何不选择离开他?

陈宇犹豫不决:是永远迷失在这荒原里,还是继续忍受那老骗子给自己的一个离开的希望?
是离开还是忍耐?是忍耐还是离开?是离开,还是忍耐?他上万次地在心底疑问,而没有答案。
最终,他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死去。倒下了,没人发觉。只有几只蚀鸦围在周围。
没过几天,他被啃蚀干净。蚀鸦们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全文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20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