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2961|回复: 0

[短篇] 「OS」他杀了我妈妈/夏木南生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6-2-11 01:21:00 |显示全部楼层
封面.jpg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

姓名:夏木南生
出生年月:7月19日
星座:巨蟹座
Overture工作室原创创作者
青年作家,出版有《没能死去的夏天》
图书、杂志编辑。
微博:@夏木南生君

猫头鹰坠落了,跌在死亡的泥土上。它的眼泪划过脸上的羽毛,垂入了食尸草的花朵里。
他走近去,拾起那只猫头鹰,看见了它脚上那枚当初结婚时他送给她的戒指。而兔子已经不见了。


作品:他杀了我妈妈
文案:夏木南生「from Overture Studio 」

1.爸爸

他独自吃过晚饭后,打扫了一下院子。夏天的大风将屋后那棵巨大的香樟树刮得像一面歪斜的旗帜。大风一刮就是半日,一些小树枝与变红发黄的老叶子随风落了一庭院。
妻子和儿子去了外婆家,两天过去了还没回来。他不想打电话去催促他们,虽然院子总是没人打扫,他为了让一年到头忙碌的妻子和学业繁重的儿子得以好好休息一阵,宁愿自己动手做好每日的家务。

打扫完院子后,他照例取出墙上那把猎枪,绕过屋后的香樟树朝着后山的森林前去。
打猎的习惯是从祖祖辈辈传来的,这个古老的村庄里,几乎每一户人家都有一杆猎枪,每个男人自小就看着父辈如何将山里的动物带回家里烹享。老鹰、兔子、蛇、果子狸、山鸡……全部出现在锅里碗里。在过去食物匮乏的年代,这些动物牺牲在猎枪下,救活了许多濒死的人。
而如今随着时代变迁,食物也不再匮乏,但捕猎已经成为一种乐趣所在。虽然这种乐趣很残忍。
他热爱这项活动,就像血液里继承了祖辈的DNA。

沿着山路往上,穿过羊肠小道,此时正值傍晚,太阳从圆扑扑的森林后面投来血红色余光,将森林拉出薄薄脆脆的淡黑色影子。鸟兽回巢,正是他捕猎的好时机。那些鸟躲在树丫上一动不动,它们一到夜里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着了黑影子一样灰黑的衣服,像一只寻常的野生之物一般悄悄没入森林。没有谁察觉到危险。

我和妈妈站在一棵女贞树下,看见他从远处慢慢向我们靠近。妈妈飞到最低的枝丫上,飞到他的面前,可是我们不能说话了。而他缓缓地举起了猎枪。

2.我

那些过去的画面我都记得。

爸爸将那只刚刚猎到的猫头鹰和兔子像往常那样挂在墙上那把锋利的铁钩上,尖锐的铁钩刺入兔子皮。他拿起尖刀划开了它的肚子,我知道马上就会看见那些肠子和内脏。我不想再看。
一会儿功夫,那张兔子皮就被他完整地取了下来,他一定会将它贴在墙上,向每一个路过的人炫耀。

有一天,当我意识到什么不对劲的时候,就再也不吃肉了。我长大后,不再怕鬼,不再怕黑,却开始害怕以前不怕的。那些他们吃在嘴里的肉,我能感觉到那只动物的疼痛,好像自己身上的肉被一块块割下来炖煮,嚼食。
秘密就像昙花一样,只在夜里打开。

兔子肉被放在砧板上,剁成了大小一致的血红色小块。锅里放了胡椒、辣椒、姜蒜、花生米、莲子、莲藕、紫菜,还有一只被分尸后的猫头鹰。我妈妈吩咐我往灶台里添柴,她刚刚洗了头头发还没干,只能晾在肩背上,看上去像个披头散发的女巫。

女巫放下菜刀,用勺子在那锅汤里搅拌着,脸上光彩熠熠,好像这锅药水可以起死回生。爸爸在外面抽烟,一边看日历,等待着这锅动植物尸体上桌满足他的胃。这时狗也叫了起来,那只畜生被拴在屋后看守后门,它鼻子很灵,已经闻到锅里飘出的香味,它的叫声很奇怪,是那种呜嗷呜嗷的托得长长的哀嚎,好像在祈求:我要奥我要奥。如果它继续无休止地叫下去,女巫就会拿起一根干柴棍子或一只破鞋,骂骂咧咧地丢向它。然后传来一声惨叫。

3.我和妈妈

那天,外婆的生日就快到了,我和妈妈准备去外婆家为她老人家过生日。
外婆家住得远,也没有临着大路,要去也不方便,只有步行,需要穿过四座山,绕过两个大湖。为了赶上外婆家的午饭时间,一大早天不见亮就起床。
和爸爸交代清楚家里的事情之后,我和妈妈出发了。我们必须穿过后山走捷径。途径后山那片密林时,我们迷路了。由于天色还未大亮,看不太清楚周遭环境,妈妈与我停在路边一块石头边上休息,等待天亮。
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就要一个小时了,天还是没亮。不知是森林太过茂密挡住了光线,还是天气不好。妈妈有些着急了,拉着我继续往前走。她的步子越来越快,我都快跟不上了,我们走了好久,发现还是没走出林子。原来我们一直在绕圈子。
她掏出手机给外婆打电话,没有信号无法接通。只好一直走,尝试不同的路线。当我们试图从一片低矮灌木丛穿过去时,忽然脚下的土地塌陷了。我们一同掉了下去。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无法说话,我变成了一只兔子。妈妈站在我旁边,她也变成了一只动物,一只猫头鹰,要不是它一直站在我身边用惊恐而担忧的眼神望着我,我都不确定它就是我妈妈。我们发现身处一处深深的石坑,一具石棺躺在巨大坑洞的中央,原来我们不小心掉入了一个古墓。古墓四周的石壁上刻满了字,但我不认识那些字。我们可能无法解除身上的诅咒了。

4.爸爸

他独自吃过晚饭后,一时无事可做,拿起扫帚开始打扫庭院。屋后那株巨大的香樟树是爷爷种下的,一年e四季都散发出阵阵香气。其实爷爷希望孩子们喜欢那棵树,可是自他这一代起,没有人再过问过关于这棵树的来历。就算他的儿子也没有。

打扫了院子,他取出挂在墙上的那杆猎枪准备出门狩猎。在去往后山森林的路上,他想了很多事情,最主要的,还是关于小维。小维是他两年前在外工作时遇到的女人,当时与妻子已有了孩子,与小维的恋情他其实也是不想的,只是有太多人是善变的满心欲望的动物,他尤其不能克制这一点。于是就任它发生了。如今,小维在催他向妻子提出离婚,前两天妻子带着孩子去了外婆家,他决定在这几天里为自己做个选择,只是他一向与妻子相处融洽,也疼爱儿子,实在是难以做出决定。

想着想着,已经走入森林深处。在森林里狩猎久了,脚下那些纵横交错的小路,他不用看也知道要走哪一条。刚刚走过一个小路口,便看见前方一棵开满一树白花的女贞树根旁蹲着一只兔子,兔子头上低矮的女贞树丫上一只猫头鹰正圆睁睁地鼓着大眼睛盯着他。他缓缓地举起猎枪,对准了那只猫头鹰。

砰!

一声巨响穿透了整座森林,千山鸟飞绝。这一枪为他做出了选择。
他盯着他妻子惊恐而不知所措的眼睛,甚至都没有犹豫一下。
猫头鹰坠落了,跌在死亡的泥土上。它的眼泪划过脸上的羽毛,垂入了食尸草的花朵里。
他走近去,拾起那只猫头鹰,看见了它脚上那枚当初结婚时他送给她的戒指。而兔子已经不见了。



「全文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20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