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2677|回复: 28

[连载] 鸦片女皇【更新至23楼】

  [复制链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9 18:42:27 |显示全部楼层
高考结束后的第几天忘记了。

事实上根本没有在意。脑袋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人生的关口。我却没有生存的实感。

那一天,太阳在头顶悬挂着。是灰色的吧?想的时候,身边来了一个男人。

啊,那就是KAT。

“喂,玩玩嘛?”

语气轻佻的男人。我没理会他继续往前走。

“喂,你不是很寂寞吗?”

男人跟在我身后喊出这样的话。

身边的人代替我回了头。

“喂,全写在脸上了。”

男人挡在我面前。我看清他的脸。原来是个疯子啊。记得,当时这是第一反应。

这个难看的红毛怪。

我不想起争执,于是绕过他往前走。

我去了平时没去过的酒吧。进去,红毛怪坐在我身边。

“这家店我经常来。你也来吧。”


我不理他。老板问我要什么。

“啤酒就好。”


事实上,我根本不知道啤酒对于我的意义。只是,想体验一下。究竟体验什么也不知道。

我将老板拿上来的啤酒一口气全灌进胃里。

看的红毛怪都傻了。他呆呆的笑起来:“喂,你这么能喝啊?跟我一起喝吧?”


我没兴趣的抽了他一嘴巴。

“别喂喂的叫。”

红毛怪没生气,他用有乐趣的眼睛看着我。

“那你叫什么?”


“莲。”

“啊,我是KAT。猫的英文单词。”

他的模样可和猫相差甚远。

从酒吧里出来后。两个人来到前面的天桥上。

KAT忽然装模作样的说自己有钱。

“喂,真的有吗?”

“啊,算是吧。”

皱着眉头点燃一根烟。廉价的香烟味是辛辣的。

“别抽这种烟。”

“味道很难闻吗?”

我点头。KAT把抽了没两口的烟扔到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

“喂,这样就没事了吧?”

完全照顾我的语气。

我别过头去。夜晚的街道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不是街灯映照的黑色闪现的光芒,而是夜空本身散发的光芒。

“看的到吗?”

我指向天空。

KAT眯起眼睛抬起头。

“什么?”

果然看不到啊。

“是你的烟哪。你个蠢蛋。”

KAT向前探出脑袋。

“没有啊。你骗我?”

我叹了口气。

“你还真是好骗哪。说你自己有钱也是骗人的吧?我们扯平了。”

KAT笑着搂住我。我笑着歪着脑袋看他。第一次被男人抱住的感觉。这个男人并不是我心目中的男人。

“和我一起走吧。”

“啊,不然呢?”

“我就把你推下天桥。”

“真的?你做的到?”

KAT嘟起嘴巴。

“大概做的到吧?”

一副怀疑自己的口气。我扥住他的衣领。

“喂,还是我来吧。等你哪天不高兴了,就让我来做杀人犯吧?”

KAT摆出一副“不是吧”的表情。我抽了他一嘴巴。捂着抽红的脸,KAT用手指掂起我的下巴。

“你果然是我要的女人哪。”

KAT像抱着自己女人的肩膀似的,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嫌恶的看了他一眼。

“会被人误会的。”

“啊,没事。”

这个不要脸的家伙,不会真的以为我和有什么关系吧?

“喂,我不想让别人误会。”

拜他所赐,我被周围经过的人关注了。

这家伙就像什么也没察觉到似的往前走。

“去哪里?”

拐进一条小道。我问他。

“啊,回家喽。”

“你也有家?”

我不禁觉得神奇。

他说:“不要这样嘛。我好歹也是20出头的人了。”

“你多大了?”

他想了想——这也需要思考吗?我对接下来要说出来的年龄抱怀疑态度。

“25了吧?还是24来着?我忘记了。”

我们站在地下室最里面的门前面。

“这里,就是你的家?”

“是啊。怎么了?”

我不免对自己即将遇到的事情有了一些了解。

“没什么。”

他伸手到裤兜里。

啊啊,钥匙呢?哎?好像不见了。”

他咧嘴一笑。我冷汗都出来了。握紧拳头。

“喂,你不会是想强奸我吧?”
我知道问出这种话的自己很丢脸。

他看了我一眼。紧接着大笑起来。

“喂,原来你害怕我强奸你呀?”

我红了脸。

“不是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在逞能。他看得出来。

“喂,我不会强奸你的。放心吧。”

我抬起头的一瞬间,门打开了。

“进去吧。”

“哎?”

我楞了一瞬。点点头先走进去。

没有灯。味道是腐烂。我不忍堵住鼻孔。听到“咔咔”两声,头顶的电灯打开了。

“啊啊,一直没有收拾。不好意思啊。”

我这才看清,自己是在一个垃圾堆一样的地方站着。面对他的不好意思,我无可奈何的笑笑。

“你一直生活在这里?”

KAT给我倒了杯水,递过来。自己叼上一根烟。

“啊,离开家之后就住在这里了。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还不错”。我只是茫然的点点头。

KAT递过来的水被我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我问他:“你要在这里生活多久?”

他想了一会儿,说:“嗯,不知道。结婚之前会一直住在这里吧?”

“结婚之前?”

原来这家伙还有一点是正常的。

KAT挠挠头。

“是啊。我也是男人嘛,自然想跟喜欢的女人干完后,和她结婚啦。”

他看我用很奇怪的眼神看他,问怎么了。

“啊,总觉得,这种话从你嘴巴里说出来很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吗?果然是这样哪。”

好像在之前,有人和我说过一样的话呢。

KAT伸手拿来烟灰缸,把快掉下来的烟灰担进去。

“结婚这种事吧,想是肯定的,但真正实施起来会有一定难度。首先,我没有钱。”

我笑了。

“你刚才不是还说自己有钱呢吗?”

“那只是钓女孩子的手段啦。”

“你以为女孩子都是瞎子吗?”

“难道不是吗?”

“我看你是傻子。”

“无所谓了。怎样都好,最重要的是最后能找个不错的女人结婚。”

我来到他面前,很认真地看着他。

“我可以吗?”

“什么?”

他摆出“不要耍我”的样子。我指指自己的心说。

“喂,我可以吗?没有逗你玩。”

他一副看不起我的样子。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和你结婚?你连做爱都不知道吧?”

“你教我不就好了?”

“哈?我教你?你没说笑吧?”

他盯着我一眨不眨的眼睛,咽了口唾沫。

“喂,我说你不是认真的吧?我不会动你的。”

他受不了我的沉默躲到一旁抽烟去了。

“因为我太小吗?”

“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他烦躁的抓抓头发。吐出一口烟圈。

“也不是不想。就是觉得,感觉可能不对。”

“那算了。”

“为什么?”

他激动的站起来。

“没什么。你不是说感觉不对吗?我也觉得可能会不好。”

“哪里不好了?”

“嗯,说不清楚。”

他赌气似的坐下来。

“喂,你是不是瞧不起我?”

“你说什么呢?”

“不说我也知道。你们不都喜欢那种既有钱又有能力的男人吗?”

“如果你是女人你也喜欢。”

他无话可说却又无法认同的瞪着我。

这表情让我想到了某种不知名的动物。

我揉着他生气的脸。

“喂,我可不是这样的女人。你听好了,不管我以前的名字叫什么,现在遇到你的人是我,是莲。你知道我舍弃了什么吗?你永远也不会知道。哪KAT,如果有一天你爱上我,我就杀了你,知道吗?”

“为什么我爱上你还要杀了我啊?”

“因为我不希望爱自己的男人活下去。”

“你个别扭的女人。”

“你会爱上别扭的女人。”

“我现在就爱上了。”

KAT强烈的拥抱我,如同强奸的亲吻我。

哪,我大概是爱着这样的男人吧。因为是KAT,所以爱着他。多么完美的理由。大概——上床的时候——是疯了吧?






KAT没有正经的工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留了一张纸条就离开的男人,我抱紧盖在身上的被子,上面还有我的味道。不,应该是混合的味道。

KAT那家伙的,应该是。我不知道原因的露出笑,我想我是满足的。地下室不通风,所以即使开窗户也只是徒劳。地下室见不到阳光,内衣潮湿的失去穿上的欲望。

我呆呆的躺在床上懒得动换。

该怎么办?一闪而过的想法。我会怎样吗?我要和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吗?

当时的想法只有这个。我拿过KAT丢掉的烟盒。那家伙有个毛病,什么东西都喜欢乱丢。里面还有两根烟,我叼起一根,四处找寻打火机的身影。

哪里都没有哪。我极其烦躁的扔掉香烟。

幸好,没有点燃。

那会有KAT的味道。我有些怀疑,自己是爱上他了。一个夜晚就能爱上的男人大概也是随随便便就能忘记的人吧?我是在劝说自己的吧?我抽了自己一嘴巴。


下地,走向冰箱。

拉开冰箱门。我笑了。果然还有啤酒呢。

我只喝了一瓶就全身无力的爬回床上。从今天开始做一个真正的女人。是该高兴还是感到耻辱?我变成了女人,这一点是值得高兴的吧?但是将我变成女人的男人是个陌生的家伙。啊啊,会被人笑话的。

家,是回不去的了。我可不想被父亲看到一个被男人侵犯的我,没皮没脸的笑着说“就是上床这么简单”的话。那种话,说不出口啊。

我决定在这里等KAT回来。


下午三点左右。他带着一个奇怪的男人回来了。

我当时光着上身趴在床上哼歌。听见开门声,调高声音喊出歌的最后一句。空气从胸腔喷出的一瞬间,我觉得整个人这一天的晦气都没了。

KAT睁圆眼睛看了我一会儿。他身后跟着那个男人。

光头。

满脸的钉子。

还有,就是,令我着迷的龙图腾。

我根本没在意自己是不是裸体,直直的盯着那个男人看。

KAT来到我身边伸手在我眼前晃晃。

我这才看着他。

“喂,你没回家?”

“废话。回家会死的。”

“一直在这里?”

他问的是以后还是刚才?没询问,直接说了句“是”。

KAT好像很满意这个答案。转过身冲扶住门框的男人说了声“这是莲。怎么样?”

他似乎,把我看作了他的女朋友。介绍的口气也是宣告了这一身份。

我有些紧张,礼貌的点点头。

光头男人晚上留下和我们一起吃饭。其实,就是三个人凑在一起喝啤酒的同时,互相了解一下对方。

他叫陈萧,大家都叫他J。KAT喝多了大喊大叫。没过一会儿就趴在桌子上睡死过去了。我和J一起把他抬到床上。J拍拍手,看着我笑。


“麻烦你了。”

“没关系。”

好像有些尴尬。J说话的方式和他的外形完全联系不到一起。

两个人坐在客厅又喝了两瓶啤酒。J还单身。他说了很多话。不过大多是关于KAT的。

“喂,你还是高中生吗?”

“不是了,已经结束高中生的身份了。”

“啊,那是什么?妓女吗?”

我笑着拿起酒瓶喝了一口。

“才不是呢。还没上大学。”

J点点头。拉了拉身旁的吉他带。

“喂,是莲吗?啊,会唱歌吗?”

“唱歌?啊,不会。”

J撇着嘴吧笑着摇摇头。

“你今天下午不就唱歌了吗?”

我想起KAT回来的时候哼歌的情景,J说的不是那时候吧?

“啊,你是说……”

J打了个响指。

“就是那个。”


我摆出一副“不是这样吧”的表情。用力的摇头否认。

“不是的,我不会唱的。”

J泄气似的看着我,用拜托的语气询问我。


“唱歌吧?可以吗?”


“什么?”


“唱歌。”


“唱什么歌啊?”


“我们的歌。可以吗?”


J在说胡话——我的第一反应。

不过看他认真的表情又不能联想到糊涂那一层面。我也不可能当真。


我重新、郑重的问了他一遍。


“你让我唱什么歌?什么叫我们的歌?”


J笑着开始解释。

“啊,KAT没有给你解释过吧。我们是一个乐队的。因为上一个主唱和我们的意见有些分歧,所以解散了。你呢?愿意来吗?”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代替那个人的位置?”


J重重的点了下头。我向后倒吸一口气。


“别开玩笑了!我做主唱?根本不可能!”


J激动的站起来,跨过桌子的手臂,双手紧紧握住我的手。

“你一定可以的。”

我从这句话找不到自信的力量。


我茫然的点点头。J欢呼的跑进卧室摇晃睡着的KAT。

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不适合自己的事情。


那一瞬间,我似乎看到了自己未来的模样。

难以置信。




就像J说的那样。他拜托KAT一定要将我带到他们经常联系的地下室去。

这里就像一个垃圾站。KAT推开门,J光着上半身背着吉他冲我点头微笑。一股过期方便面的味道迎面而来。我不禁做出呕吐状。


这里的环境还真是比想象中的恶劣呢。可是我没有说明。


J问我:“你会乐器吗?”

我环顾四周,突然听到这一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KAT重复了一遍后,我说:“啊,小学加入过小鼓队。算吗?”

J皱着眉头看了我一会儿,指了指旁边的贝斯问我:“会吗?”

我摇头。KAT解释:“她以前可是乖乖女。”

我瞪了他一眼。J笑着说:“没关系。会唱歌就行了。”

他给了我一张纸,上面是令我头晕脑胀的音符。不过上面有四个大字引起了我的注意。

是,鸦片女皇。

“喂,我喜欢这首歌。”

J拨动琴弦看了我一眼,说:“这首吗?啊,你还没听过呢。”

我晃晃脑袋,握紧拳头。

“J,能让我唱这首歌吗?”

哪,我是在恳求的心情下说出这句话的。J盯了我一会儿,又看看KAT。KAT点点头。J随之点头。露出一副“真受不了你啊”的表情来。我想,我可能成功了。


KAT给不认识谱子的我唱了一遍。然后在没有鼓点的音乐中,在这个肮脏而沉闷的地下室里,我,第一次演唱了属于我的歌曲——鸦片女皇。


下午三点多。回去的路上,KAT忽然问我:“哪,莲,你为什么会喜欢那首歌啊。”

正好遇上十字路口红灯。两个人停下来。我深吸一口气,但还是难以掩饰激动的神色。

“啊,因为那就是我啊。”

KAT的眼神透露出不明白的神色。

我呼出一口气。

“喂,鸦片女皇,不是很酷吗?”

“什么很酷啊。我们不是鸦片女皇。”

KAT闹别扭似的嘟囔起来。

我白了他一眼。

“可我是她。她的名字是莲。”

“我不明白你说的话。我们的乐队是EROS啊。”

“乐队的名字是EROS,可是我EROS的鸦片女皇,不是很酷吗?”

KAT好像明白过来似的露出笑来。他用力勾住我的肩膀。整个人压过来。我被他霸道的搂在怀里走过斑马线。


一路上,KAT一直在笑。


“哪,莲你想做女王吗?”


我想了想,说:“不是很想。”

KAT忽然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做女王吧。做我的女王,可以吗?”


我疑惑他为何会如此热衷这个话题的看着他。


“哪,莲做女王吧。做EROS永远的女王。”

“你在开玩笑吗?”

“没有啊。我想在开玩笑吗?”

KAT狠狠瞪了我一眼。我松了口气。继续往前走,把KAT自己扔在了后面。


走出第十一步的时候,我停下,转身看着背后有些失落的KAT。


我喊道:“哪,KAT!做我的奴隶吧。”



换来的是KAT那一晚的宣泄。我也许,我是说也许——被男人爱着的我,才是最美丽的吧?

KAT让我浑身酸痛无力,做完的时候整个人都松懈下来。我哭了。KAT叼着烟头抹干我的眼泪,他手臂上的龙让我想到了J。

我抓起地上的啤酒瓶将里面仅有的液体倒进胃里。

“哪,J和我在一起有可能吗?”


没理由问出这一句。KAT看着我,过了一会儿吐出一口烟,“啊啊”的叹气。

“没可能吧。那家伙很正常的。”

“正常?”

我不理解不正常的定义。要我说,我现在也很正常。


KAT用我的肉捻灭烟头。

拿开烟头的时候,被烫伤的皮肤突出来似的,我用手指去碰那块肉,有些疼,只是有些。


KAT看我的表情有些怪异。

“喂,不疼吗?”

“啊,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

“我是说,不知道疼不疼。”

我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不知道疼痛的。

KAT充满惊异的眼神直勾勾的看我。我觉得自己像个怪物。

他凑过来,查看我烧焦的皮肤。

“真的不疼吗?”

我点点头。KAT突然转过身从桌子上拿过来一把水果刀,看着我点点头,我回应他似的点头。KAT小心翼翼的下刀。在刀尖触碰皮肤的前一秒,我握住他的手。
KAT抬起头。

“怎么了?”


“要划一个难看的口子吗?”


“嗯,你想怎样?”


“刻下你的名字吧。”

“我的名字?”


“不是KAT的KAT。”


点燃第二根香烟,KAT用刀刺向我的脖子。


“这样可以杀死你吧?”

“你说呢。”

“知道吗,”他拿开刀的一瞬间,我有种释然的感觉,“莲,我第一次这么想杀人呢。”

“我让你有杀人的冲动?”

“是啊。”

他扔开刀子扑倒我。

上方的男人。

汗水。

电线杆。

夏天。

哪,我哭了。

KAT亲吻我。他的手指慢慢攀上我的脖颈。

“这样的你,真的,好难控制。”

“想杀了我?”

“我觉得自己在变疯。”

“我也觉得自己像个疯子。”

我只是,找不到令自己活下去的欲望。

高考结束后,我觉得自己空虚了。

去哪里,变怎样,结果,过程。

我全部不想考虑了。

现在,我能说,我爱着上方掐住我的男人。


“哪,爱我吗?”

KAT没头没脑的问。

我无法说话。

渐渐的,呼吸也困难了。

“啊。”

我只发出一声。KAT松开手。

窗外刮进一阵热风。

“真热哪,这破天。”

抱怨是生活的组成部分。

KAT转头对我笑。


“我爱你。”

我笑着落泪。

如果离开,我大概连爱都会失去。

究竟为什么会失去,自己也不清楚其中的理由。

只是害怕,这么简单而已。


我从后面搂住KAT的腰。


“我们会,一直住在这里吗?”

“啊?会吧。还有一点钱。”

“不是这个,是我们,会一直在这里吗?”

KAT沉默了一会儿。

肩膀叹息。

“会吧。”

“好勉强。”

他苦笑。

“我怕你会离开。”

这样啊。

“我不喜欢开始,只喜欢结束。”

“我也是。所以不经常换女朋友。”

“你交往过几个?”

“两个。”

“我和谁?”

“啊,那女的死了。”

“死了?自杀?”

“不是啊,得病死的。”

我没说话了。

KAT的手跨过我的后颈抓住我的头发,向后猛的一扯。

我的下巴抬高。脸上却带着享受的笑。

KAT看着我的眼睛,说:“喂,原来你是M啊。”

“你不知道吗?”

“嗯,今天才知道。”

“迟钝。”

KAT神秘的说:“我是S哦。”

“你想折磨我?”

“不想。”

思考过后说出来的话。KAT松开手跳下床。

他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啤酒问我喝不喝的时候,我用眼睛瞟了一下旁边的时钟。

“已经这么晚了吗?”

喃喃说了句。


时针指向十。


KAT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惊呼一声连忙抓起地上的衣服,只说了声“麻烦了”就夺门而去。

工作被这家伙忘到九霄云外了。我一边捡起地上的衬衫一边走向客厅。

肚子空碌碌的。也不叫唤。似乎来到这里之后,我就很少感到饥饿。KAT没有多余的钱让我吃饭。而且他也不喜欢吃饭,这跟我的生活有些冲突。他是个只要有香烟啤酒就能存活的废物,而我是爱着废物的垃圾。

冰箱里没有可以填补肚子的食物。我想了想,从里面拽住一瓶啤酒。和KAT在一起,我似乎成了酒鬼,成天泡在啤酒里。身体上都是一股令人生厌的味道。和我很像呢。以前总是喜欢用香水来弥补毫无味道的身体缺陷,却总觉得缺少些什么,现在,总算明白了。

那种东西并不适合我。

平淡的我,暴躁的我。

沉默的我,张扬的我。

未认识KAT之前的我,被KAT占有的我。

我拎着啤酒瓶走到窗边。以前在想,跳下去会飞起来。现在想,跳下去就是一堆烂肉。

我连幻想的本能都丧失了。我没有梦想,也没有理想。我不存在生存价值,也没有死亡的理由。活着是种消磨,死去是种落寞。

想看着谁的心情让我恐慌。我实在找不到能让自己为之奋斗的东西。

时间溜过去。我迷迷糊糊的去见了J。

我看到一个男人在那里站着。

眼镜。白色衬衫。微微开阖的嘴唇。

“啊,莲,你来了?”

J向我招手。我走进去。眼睛一直盯着那个男人看。

J说,他叫clotho。

“你好。”

我莫名其妙的伸出手。Clotho看着我,嘴角挑起不自然的笑意。握住我的手的力量很大。他挑起一边眉毛,说:“知道clotho这个名字的意义吗?”

“哎?”我愣了一下。

他似乎,在等我说出答案。

“啊,是命运之神的意思吗?”

“我就猜你一定知道。你的眼神已经告诉我了。”

“为什么?”

“你在找东西?”

我的心一紧。抽回被他握住的手。

我逃避似的走到J身边。

“能唱歌吗?”

“现在?”

J叼着一根烟问我。

我点头。就是现在,可以吗?

J一副麻烦的表情,看了我一会儿。

clotho在一旁说:“我也想听听。”

我带着些许紧张握紧话筒。

深吸一口气,没有伴奏。我演唱了生命的歌曲。

clotho鼓掌。在演唱结束之前。我停下来。

他问我:“你叫什么?”

“不是说过了吗?”

“你没有说过。”

“莲。”

“喜欢这个名字。你大概是个疯狂的女人吧?”

“为什么?”

“你的歌这样告诉我啊。”

走出J的地下室,我和clotho并肩走在午后的街道。

很多人向我们投来异样的眼光。我们在拐角处停下来。Clotho点燃一根烟。

“原来你也抽烟?”

“啊,不过和KAT不一样。我不喜欢抽烟。”

“clotho是你的真名?”

“你觉得是吗?只是个称呼而已。”

我不说话的看着他的侧脸。文质彬彬的,让我难以将这种人和那个红毛怪联系到一起。

我靠住墙壁,两只手在小腹前交叉。

“喂,你怎么认识KAT的?”

“KAT?谁啊?”

“你不认识他吗?”

clotho摇摇头。

原来他只是J的朋友。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可以说一些特殊的话了。

我鼓起腮帮子,望着天空。

“clotho,你为什么想要知道我的名字?我不是疯狂的女人。”

他凑近我,用那种坏坏的眼神盯着我的眼睛。

“你的血液,不安分了。你看我的时候。”

“那你想怎么做?”

我冷冷的回应他的话。

他挑起我的下巴。腻烦的打量起我来。

“你和KAT在一起会不会很无聊?”

“有吗?”

“看出来了。”

我的脸上真的写了什么吧。的确就像他说的那样。即使和KAT在一起,我也觉得空虚的要命。


我跟着clotho去了他家。很普通的家。他自己生活。井井有条的房间。很干净也很宽敞。

“你平时做些什么?”

“公司职员。”

“什么职员?”

“嗯,你没必要知道。”

他给我倒了一杯水。我接过来的时候说了声“谢谢”。

这和KAT那里就像两个世界。Clotho是我以前生活中的平常人,他不属于KAT的世界。我突然觉得,如果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也许会更让我觉得怀念。

KAT颠覆了我之前所有的价值观。他让我对自己产生迷惑。而clotho,让我拥有一种模糊的误解。


clotho打开电视,体育新闻。Clotho给我的白开水让我难以下咽。他似乎看出我的窘迫,于是问我:“你想喝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


“啤酒。”


想起KAT的嘴脸。意外的,是那张暗夜中摸索爬过来的脸。


clotho皱皱眉头。


“啊,这个,等一下啊。”


“嗯。”

过了一会儿,clotho回来了。拿了两瓶500毫升的啤酒。


“给你。”

递过来。

“谢谢。”

没有起子的我向他抛出求助目光。

clotho打了个响指,从厨房拿来一把起子。

“谢谢。”

我再次说了句。

clotho在我身边坐下来,关上电视。


“喂,你跟KAT在一起只能喝啤酒吗?”

“嗯,是吧。”

我想了一下才说的。不过并不是KAT要求我喝的,当然仔细一想就会发现,他也是从旁观的角度在命令我喝。除了啤酒,KAT那里就没有其他可以喝的东西了。饮料什么的,他基本上杜绝。自来水,没错还有自来水。不过地下室的自来水很臭,根本喝不了。



clotho“啊”了一声点点头。因为对象是我,所以clotho的手里也拿着一瓶啤酒。


“干杯?”

举起啤酒瓶的clotho看着我。


我回应他似的举起手。


碰在一起的啤酒瓶发出清脆的声响。Clotho问我:“和KAT在一起舒服吗?”

“舒服……啊,不知道。”

“很麻烦吧?”

“为什么这么说?”

我觉得,他似乎在隐瞒一些事情。

他的口气这样告诉我。


“嗯,他以前有过女朋友,知道吗?”

知道。

想这么回答。

但是,真正说出口的却是……


“喂,你怎么知道KAT的事情?你认识他的,对吗?”


“是啊。”

“你骗了我。”

“相信男人是你的不对。尤其是我这样的男人。”


说着,名为clotho的男人抓住我的头发向后扯下去,我的脖子不由的弯成不自然的弧度。Clotho的脸在上方,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你会不会欲求不满呢?”

“和KAT在一起吗?”

“是啊。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很寂寞。”

“寂寞吗?真的?”

我怀疑他在骗我。他自己说的,不要相信男人。


clotho之所以会碰我,大概也是因为KAT吧?

他让我脱下衣服。我听话的将身上所有遮掩的东西全部脱下,站在他面前。他远远的看着我的裸体却没多大的兴趣。

“你胸太小了。KAT那家伙能玩的起来?”


“没办法,就这么大了。”


“喂,说的好像很随性嘛。”


“还能怎么样,就这样呗。哪,你玩不玩,不玩我走了。”

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看着clotho没什么欲望的眼睛,我默默捡起地上的衣服。谁想,那家伙一下子冲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扯到半空中。


“你不想走吧?其实你很想让人折磨你。”


“什么?”


“KAT不会折磨你。他没有那个能力。”


我斜睨他的眼睛。


“难道你可以吗?”


挑起我下巴的手,纤细而修长。


“我想试试。能让你痛苦,那感觉一定很奇妙。”


“也许吧,至今,没有令我痛苦的事情。知道吗,我一直不知道痛苦的本质是什么。我也找不到。疼,只是一种触感,对此,我认识不到深层次的意义。”

clotho挑挑眉毛,看着我说:“啊,既然这样的话,我就让你痛苦吧。”


“可以做到吗?”


我到底,是怀着怎样的期望,被clotho捆起来的呢?


这个平常而窄小的房间。


一个正常的人在做不正常的事情。


喂,你弄疼我了。


这才是我应该说的话吧。但是现在,我的嘴巴被臭袜子堵住了。


clotho从抽屉里拿出一根蜡烛点燃后,用火灼烧我的后背,我只感觉些许热度,其余的clotho在我的脸上看不到。他期待我能露出痛苦的表情,但很不幸,我感知不到这种程度的痛楚。


他有些惊异的抓住我的头发向上拽起来。我的下巴咯咯的发颤。


“不疼吗?”


“啊。”


我刚发出这个声音,下巴就重重的砸在地板上。钝痛袭来,我痛的眼泪都快出来了。Clotho看了我一眼,问:“你不是也能感觉到疼吗?”


他松手了。这是骨头的疼痛。我这么解释。


他一点头,后背立刻传来液体滴落的触感。Clotho拿着倾斜的蜡烛,在我的后背上方,将燃烧的蜡烛的蜡油滴在我背上。他问我难受吗。


“嗯,大概吧。”


我这么一说,clotho开始抚摸我的手指。


“这样的手指,我想掰断它。”


我无所谓的口气。


“随你便好了。”


clotho点燃一根烟在旁边的地上坐下。


我的双手被困在后面,难以动弹。脸朝下趴在地板上。因为木质地板的缘故,夏天的身体产生汗液而与木头结合,这种黏糊糊的感觉令我有些烦躁。



clotho没完没了的抽烟,也不说话。


“哪,不做了吗?”


“做什么?”


看来他没有这个兴趣。


“喂,不做松开我好了。”


他没搭理我。伸手过来捏住我的脸。


“说你的名字。”


“不是告诉你了吗?”


“再说一遍。”


“你疯了吗?我不喜欢重复。”


因为不喜欢重复而被这个男人抓住头发拎起来。他把我扔到床上,用多余的绳子勒住我的嘴巴。我闭上眼睛,听到翻箱倒柜的声音于是睁开。他像发疯了似的寻找什么。过了一会儿,他跑回来,他拿来很多大头钉。


我“呜呜”的扭动身体。我的手脚全被绳子捆住,根本逃不了。害怕的同时我又在想,这是什么感觉。或许,本质的我,是期待的吧?


当clotho用第一个大头钉刺进我的肉里的一瞬间,我的脑海空白了。并不是疼,而是觉得很开心。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想到“活着”。只是,看着clotho沉迷的侧脸,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满足。


他在我的腿上钉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的clotho与我合二为一了。因为clotho,所以……


他颓然的坐在一边。我的腿上流出一些血来。并不多,连染红被单的能力都没有。但我却很满足,做到这些的clotho,我看到了比KAT更能令我迷恋的本能。



我呼出一口气。


“知道吗,clotho。我爱KAT,也许是爱着本能。我厌恶那些虚伪的家伙,那些冠冕堂皇的人。他们总喜欢给没有理由的东西冠以名义,总是在做一些难以理解却在情理之中的事情。那些事情令我生厌。我找不到出口,一直都是,所以才会在KAT的世界里沉沦。但我和他终究是不一样的。”


他看着我的腿发呆。过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你和很多女人不一样。”

他忽然想到什么。


“喂,你是处女吗?”


“啊,不是了。“我说,“你在意?”


“不是。你们俩做了?”


“嗯。”


“流血了?”


“是啊。”


“真想看看。”


“看我的血吗?你可以随便看啊。”


“不是这个,是女人第一次流出来的血。躺在血液中的女人,不是很唯美吗?”


“喂,你这样像变态。”

clotho咧嘴一笑。叼起手指间的香烟。


“我本来就是变态。”

含含糊糊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笑起来。动动身体。


“变态先生,可以解开我了吗?”


“啊,等一下。我去拿剪刀。”


clotho起身离开之后,房间空荡起来。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幻境。


海水的味道。


静静的闭上眼睛。Clotho的脚步声临近。


“莲,考虑一下,做我的女人吧。”


“哎?”

我睁开眼睛。Clotho用剪刀剪开我手上的绳子。挣脱束缚的我,两个胳膊酸痛酸痛的。后来clotho问我,和KAT在一起真的开心吗?


我怎么回答的?我的眼睛注视着clotho的胳膊。那里,同样的位置,KAT的龙让我着迷。

还有J。龙的男人。


我坐起来。揉揉被绑红的胳膊。


“clotho,你是神经病吧。”我指着他的胳膊说,“这里,应该有这样的龙。”

我用手指在自己的胳膊上描绘了一条龙的大致轮廓。Clotho挨着我坐下。


“是说KAT吗?”

“我以为你会说J。”


“你和他没有交集。”

“说的也是。”


clotho正色道:“你喜欢刺青?”

“不知道。”


“有拥有刺青的理由吗?”


“这种事情也需要理由吗?”


clotho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后“噗”的笑出声来。


“刺青大概,也是需要理由的吧?”


我瞥了他一眼,冷笑。


“什么嘛。你不是也不确定吗?”


“因为我根本没有拥有过,也不想拥有。”

“刺青,是美好的东西吧?”

恍惚中,看到一只蝴蝶飞过。

我被clotho斜着眼睛盯住。


“怎么了?”

“很奇怪。”


“哪里啊?”


凑近我的脸。毛孔放大百倍。Clotho的样子让我觉得异常压抑。


他抓住我的手臂,轻轻的抚摸汗毛密集的皮肤。


“想在这里刺青?”


“嗯,上面。”

我摸摸左臂上端。

clotho“哦”的点点头。转过身下床。

“你可以走了。”

连走的理由都是他给我的。


我忽然觉得,和这种男人在一起,表面会过上光鲜亮丽的生活,本质却是在地狱中挣扎。Clotho给了我一百块钱让我打的回去。

临走的时候。那家伙把我送到楼下。


关上出租车门的时候。


“别给KAT提起我。”

废话。提起你对我也没有好处。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9 18:44:12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还是说服自己放上了这个故事,我的爱情,我的人生,都改变在那荒诞的三个月……
那个男人,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就算一直说爱我,也不会再回来了,他的爱,流浪于不属于我的世界……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司陌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9 18:57:51 |显示全部楼层
空虚。的空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9 19:02:1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薏苡仁


    我也觉得空虚,但是写的超带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司陌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9 19:34:2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莲烬


    就是。那女的空虚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9 19:42:40 |显示全部楼层
噢。
全文看了一遍。
那一句
上床的时候 我是疯了吧。

感觉带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9 19:43:18 |显示全部楼层
性和爱。

谁排在前面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9 19:45:3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苏景。


   是很带劲啊,对于经历的一切,能如此平静的回忆下来,带劲的不得了呀~~
  先是性,再是爱,我就是这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9 19:47:0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薏苡仁


    那空虚的女人就是我……=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司陌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9 20:48:3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莲烬


    那好吧。
我无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9 21:10:0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薏苡仁


    为啥都是这个样子嘞……= =
    我只是加上了一些修饰……多么接近……额,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拾三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0-9 22:01:28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爆点,一个自虐的女人...

可我还是看到了那三个字:我爱你。
我们都是无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司陌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9 22:19:1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莲烬


    不接近了。我觉得我在看小说、诶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10 10:51:2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拾三


    因为是M,所以自虐~
    碰到一个S,于是被虐……= =
    但真正的爱之后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10 10:52:2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薏苡仁


    额,大概对于我,那也是小说吧?现在想想,怎么都觉得不现实,捏捏自己的脸,也会觉得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