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249|回复: 3

[中篇]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三)

[复制链接]
江独韵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0-4 12:26: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独韵 于 2010-10-4 14:28 编辑

冬天如期而至,果真是一了百了,干干脆脆,所有的所有都沉默了。学校门口樟树的叶子、路边小摊贩的叫卖声、房东阿姨可笑的嘴脸,全都在寒冷肃杀中归于沉寂。那些时间被切割成一段又一段,冷如冰,兀自散乱反反复复播放着某个回忆。
  在这个冬季,我也沉寂了。细数那么多关于自己的事,总归是要找一个时间去整理。马上这个学期就要结束了,我究竟干了些什么事情?
  反复设问,还是找不到答案。突然觉得自己变了,刚刚到城里的时候,厌恶这座城,憎恨这座城,反感这座城真真切切的世态炎凉,但是现在,自己好像被这座城给腐蚀了,慢慢地与这座城市融为一体,再不会去计较那些是是非非,仿佛已经习惯了这一切,并且变得随遇而安起来。就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这座城市的大锅一点一点地升温又一点一点地把我煮透,当我觉醒过来时,已经发现自己是一盘准备上桌的菜了。
  人真的善变啊。而我也许终究会变成和爸妈一样的市井小市民
  整个寒假和寒假之后的一个学期,我都保持着一种不温不火的状态,也不再去网吧了。大伟和毛子对于我的这个举动感到很反常,我只告诉他们一句话:“号被盗了。”剩下的就是沉默着迎接他们的冷嘲热讽。久而久之,大概是他俩觉得我没意思了,就又找了别的同学一起翻墙上网去了。
  我用了一个寒假和一个学期来沉淀我心中的浮躁,平静心中的不安。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位闭关悟禅的僧人,不问世事。
  不过这一年的世事很猛。
  是关于世博会的即将开放。
  Better city,Better life。城市大街小巷都是关于世博会的宣传,还有那些与世博会完全不搭调的产品都纷纷牵强着去与世博会攀关系,仿佛只要是与世博会攀上亲戚的事物都会大红大紫,比如说某风景旅游区的广告:看上海世博,游XX风景名胜区。
  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真是一出又一出的闹剧随着世博园开馆日期的临近而竞相开放。
  原本以为我们这些人与世博会是毫无关系的,却发现还真的有关系啊,真的是不可思议啊!大概是市政府心血来潮,说要旧城改造。而原因,就是因为上海世博会。我们这个小胡同在旧城改造中属于重点改造对象。
  也就是说,我们这里要全部拆了新建一个小区。那些世世代代住在这里的居民,全部都要搬走,搬到哪里去?政府哪管的了这些啊,只是每天派人来动员我们搬走。我不得不佩服政府的工作效率,短短几天功夫,所有的老房子上都被神不知鬼不觉地画上了一个大大的“拆”字。
  爸妈开始苦恼,并且去寻找着新的住所。但是,全城无论是一手房还是二手房的房价在几天之内涨到了一个让爸妈瞠目结舌的价格。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开发商和政府利用“上海世博会即将开放为了维护城市形象而进行旧城改造”这样的借口,来导演了一出“里应外合”。
  我想:每个街坊邻居内心都把这些人骂了个遍吧。爸妈和姐姐却变的异常辛苦,恨不能一天二十四的小时不休息地工作。而我力所能及的就是每天帮她们做好一日三餐,守在桌前等着他们回来吃饭。
  一开始,我只会煮面条,后来听说毛子的爸爸是一个在外烧菜的厨子,毛子自己也会烧几个菜,就向毛子拜师学艺。想不到这家伙除了整天跟着大伟没事找事做以外,还会烧菜,这倒是令我出乎意料。
  还有一件令我出乎意料的事情就是,叔叔的突然到来。
  和那时的情景一样,骑着一辆摩托车,风尘仆仆地样子。沉默着下车,沉默着摘下头盔。叔叔总是沉默着,就像是一个隐忍的隐士。当我去走出门口迎接他时,我仿佛也被叔叔的沉默所传染,并且就像那时候的妈妈一样不知所措。
  叔叔径直走向屋内,我兀自在背后说:“叔叔,家里人都出去工作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哦。”叔叔说,“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晚上七点左右。”我说。
  “哦。”叔叔淡淡地回答。
  “……”
  晚上,爸妈还有姐姐都陆续回来了。饭后,叔叔很神秘得叫爸妈进房间谈事情。姐姐在收拾小饰品准备和我一起去摆夜摊。刚准备出门的时候,妈妈从房间里出来叫出了我:“超超你今天不用和姐姐一起去摆摊了,我们找你有点事情谈谈。”
  “找我?”想不到与我有关,那又会是什么事情呢?我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姐姐,姐姐示意我进屋,自己背着一袋子东西消失在了夜的拐角。
  进屋后,叔叔和我说明了来意,是想叫我和姐姐一起去上海卖小板凳和海宝。
  我说:“既然是和我还有姐姐有关,那刚才为什么不叫住姐姐啊?”
  爸爸说:“你姐姐已经是大人了,我和你妈妈都很放心你姐姐。现在就是担心你,如果你不愿意去,那也没关系。反正我们商量过了,姐姐是一定会和叔叔去上海的。”
  “嗯,让我考虑一下吧。”我说。
  叔叔说:“不急,我明天再走,那你明天再给我答案吧。”
  “哦。”
  其实,我是很想去上海的,想去看看上海的东方明珠塔,看看上海的外滩,上海的金茂大厦,当然还有世博园。但是,我想:这次世博园的开放势必会吸引一大批游客,那时候的上海一定是人满为患。我是一个喜清净的人,讨厌过分的喧嚣和繁华。但是现在不应该考虑个人的因素,这个老房子马上要拆掉了,而爸妈还差钱没有找到住处,这件事情才是事关重要的。如果我也去的话,还可以赚一笔钱来减轻家里的负担。再说姐姐也要去的,这样我就不怕孤单了。对!就是这样!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应该为家里做些什么事情了。
  夜未央,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上海,上海。一个充满诱惑的词,一座充满诱惑的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真想看看上海是怎么让生活更美好的。
  ……
  今天是一个无夏之日,只有密布的阴云。总感觉少了一点不应该少去的东西,就比如说那理所应当出现在我们头顶嚣张的太阳却没有出现,还有那种将要离别的不舍。爸妈欣慰地看着我们,就好像爷爷奶奶欣慰地看着爸妈一样,没有那种所谓的离别伤感,只有几句简简单单的叮嘱,就再也找不到话题。
  爸妈不善言辞,叔叔常常沉默,而姐姐早已习惯,这里大概只有我觉得应该在这样的气氛里来上一曲“离殇”,但我感伤不起来,是因为大家的随意而变得随意了。只有在心中默念:我就要走了,我就要走了。搞的不知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想想又是什么生离死别,为什么这么大惊小怪?罢了罢了。
  今天只有这天气算是符合了吧。
  一路颠簸,车上叔叔和我们交代了几句。总之到了上海之后,是我的一切行动听从姐姐指挥,姐姐的一切行动听从叔叔安排。稍微聊了一下,然后就是漫长的车程,漫长的等待,让我们在时间的消磨中无所适从,无可奈何。
  看着手表上的时间,秒钟愣愣地一摆一摆,心中默念,距离上海近了一秒又近了一秒,不知道自己这样子茫然地数时间,是希望早点到上海还是希望慢点到上海。有一份期待,又有一份畏惧。
  这个时候是最能感觉到时间的流失,那种任凭时间在你呆滞的目光面前流走,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就是一种莫大的煎熬。我原来以为无事可做是很轻松但又很难实现的理想状态,但是当我体会到这种状态的时候,我发现很轻松地无事可做真的是一种很难想象的状态。唯一可以用来消磨时间的手段,就是原生态的睡觉。
  我要淡定,然后淡然地睡觉,在看见东方明珠塔之前,谁也不能叫醒我。
  ……
  “醒醒,快醒醒!”我朦朦胧胧中听见有人隐隐约约在呼唤我。
  我潜意识地回答:“嗯~~”
  “哎呀,快醒醒啊!这都到了!怎么还不醒啊。”
  “嗯?到了?到哪了?”我顿时反应过来,睁开了眼。
  “你自己看啊。”
  我朝窗外看去,林立的高楼都在氤氲的雾气中隐去了自己。那种层数的高楼,比比皆是,还有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到处都是密集的人群。透过玻璃窗,我看见了仅仅是上海的一角,就好像大姑娘进城一样的感觉。那种令人窒息的快节奏,就是与时代接轨的节奏吧,想不到我也能接上一次轨。
  上海,上海。我终于是与你邂逅了呢。
夜景.jpg

  但是车没有停,一直在开,直到开到了一个寂静的郊外才停下。
  叔叔说:“到了。”
  我们跟着叔叔一起下车,进了一间屋子。叔叔和几个陌生男人说了几句话,那几个陌生男人朝我和姐姐笑了笑,姐姐倒是显得很自然而我却觉得别扭。大概是姐姐看得太多形形色色的人,在生命中充当着路人甲的身份。过眼云烟看的太多,表现出一种不符合姐姐这个年龄的淡定表情。姐姐看了看我,对我说:“不要担心。”
  “担心?担心什么?”我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
  姐姐看得出我身处异地的畏生感,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笑了笑:“你还经历得不多,以后会慢慢习惯的。”
  习惯什么?习惯四处漂泊?我不得知。
  叔叔走了过来,看了看我对那些陌生男人说:“这孩子怕生。”
  其中一个陌生男人抽了一口烟,说:“没事。会数钱就行。”
  我看见他抽烟时,手背上的一条长长的伤疤扭曲着,随着不断抬起放下的动作而不停地扭动。那个男人,看见了我,抬起手臂对我比划了一下,歪着嘴说:“小朋友没看见过吧,怎么样?帅气吧。告诉你,这个可是‘条子’弄的。妈的那个条子真狠,小刀就是那么一下……”说着还配上一种恐怖的表情,貌似很难过却又很享受的样子。“然后……”
  叔叔立马上前挡在我的面前说:“别这样。”
  “哈哈,就是玩玩嘛,你担心什么。”男人显得很无所谓。
  叔叔拉着我的手就走。
  叔叔带着我们一起去了一个房间,身后还传来了一群陌生男人放肆的笑声。
  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在一个永远流动扭曲的空间中苟活,身边不断回荡着各种各样的笑声,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惊动灵魂的恐慌。
  我早早从睡梦中醒来,无所适从地趴在窗台看着窗外朦胧的景色。渐渐模糊的路灯,渐渐泛白的柏油马路映着即将黎明就会逝去的寂寞。
  我好无聊啊。
  ……
(未完)
猜你喜欢 : 读过《“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三)》的人也读了——
谁是谁的寂寞?谁又是谁的伤?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4 13:45:26 |显示全部楼层
嗯。内容写得很详尽呢。

只是主题很容易偏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江独韵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0-5 09:43:49 |显示全部楼层
此贴不能沉啊
谁是谁的寂寞?谁又是谁的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0-9 20:04:1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江独韵


    额……为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