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315|回复: 3

[中篇]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二)

[复制链接]
江独韵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0-4 12:24: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江独韵 于 2010-10-4 14:24 编辑

那两个月鸡飞狗跳的日子就这样无厘头地过去了,九月份,我开始上学了。
  学校里生活很惬意。没有城管,没有毒辣的阳光,没人路人鄙夷的眼神更没有妈妈时常回荡在耳边的诉苦。一切都是那么和谐,那么顺其自然,尽管班里那些不面善的同学让我看的不顺眼以及时常残废的座椅让我感觉不爽,但总体来说,肯定比每天打游击战来的舒服。
  不过,少了我这个跟屁虫,不知道姐姐会不会在一个人摆摊无聊时想我?她现在在哪儿摆摊呢?是火车西站那片区,市中心广场那片区,还是天桥那片区?
  现在已经是入秋季节,但是秋老虎频频发威,一点也没有降温的势头。虽说姐姐已经习惯了酷暑高温,但是作为弟弟我还是非常担心姐姐的身体是否吃得消。
  正当我发呆的时候,坐在我前面大伟装过身来看了我一眼又转回去和毛子嘀咕了起来,过了一会,他俩同时转过身看着我。他们就是属于那种不面善让我看得不顺眼的同学。
  大伟一拍我脑门和毛子笑嘻嘻地说:“这家伙八成在想女人呢。”
  “哈哈,是啊是啊!”毛子附和着大伟说道。小身板笑得颤抖起来,好像随时会有散架的危险。
  的确,我是在想女人,这个女人是我的姐姐,但是他俩猥琐的样子,一定是在说我在想“那种”女人。而且我很讨厌别人动手动脚,特别是两个让我不爽的人。他俩的笑声激起我两个月以来堆积以久的怨气不断催生我的战意,我一眼也没有看他俩,“丫的别动手动脚,有什么屁话快说!”
  大伟很随意地说;“还挺神,铭超放学后一起去网吧耍吗?”
  “不去。”
  “这么不给面子啊,是不想去还是不敢去呢?”毛子意味深长地说。
  “谁说我不敢去?就是不想和你们两个去。”我说。
  大伟笑道:“哈哈,怕了,这小子怕了。”毛子又接上:“怕了怕了。”真是夫唱妇随的一对小丑。
  他们这种老套的激将法早就被我看穿。但是因为爸妈一再告诫我不能进网吧而我实在想进去一探究竟的好奇心驱使,我也乐意将计就计。
  “去就去谁怕谁啊。”我说。
  “好!放学后腾网吧见。”大伟一脸阴险,“到时候可别爽约哦。”
  大伟的阴险表情让我觉得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后来顺利地开了台机子没发生什么突发事件,我想:大概是他平时阴险惯了,所以脸上的表情总是自然而然的那样阴险了吧。
  我从没有进过网吧,所以不知道“未成年人禁止入内”,但这家腾网吧居然玩我们进来了,还若无其事般让我们开来了机子,以此我可以判定,这是一家名副其实的黑网吧,因为连网吧里面的墙面都涂上了黑色。
  “真他妈的黑。”我小声嘀咕一句,不巧被网管听到,网管转过身看着我,我连忙说:“这里太黑了,连灯都没有,看都看不清。”
  我的这句话倒是实话实说,网吧里一盏灯都没有,全凭荧屏的光来维持室内的亮度。在这样一个阴暗的环境,我想到了电影里的黑社会基地,每个人身上藏着武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你的背后给你来一下,想到这里我顿时毛骨悚然,环顾四周。
  毛子朝我喊:“铭超这里!”
  我回应一声到毛子和大伟边上坐了下来。面对电脑,我才发现了事情的尴尬——我,不会电脑。
  ……
未命名1.jpg

  那些尴尬的细枝末节真想用一串省略号带过,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终究是学会了使用电脑。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地和大伟毛子一起迷恋起了一款网游——DNF。
  逃课上网开始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原本平淡无奇的生活又多了刺激和兴奋。漫无目的的、毫无目标的日子,变得有所期待,期待自己的人物升到XX级别,拿上稀有武器,穿上昂贵的时装,然后在路上接受其他玩家羡慕崇拜的目光。
  不可否认,我沉迷了。
  那些在现实生活中无法得到的快感在游戏中得到满足,内心的不满全部在最后一刀秒杀Boss后得以宣泄。那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很迷幻很诱惑,就像是那种全身心摆脱所有束缚的自由。
  像我这样的,估计要被“杨叫兽”电击个十天十夜才肯罢休吧。
  同样的,我的成绩开始下降。不过民工学校本来就乱,爸妈也就并没有多大地在意,只是随口叮嘱我几句就去各忙各的了。他们只不过是希望我早点到十八岁然后出去打工减轻家里的负担。和我同班的所有同学的命运几乎都是如此。
  对于这样的家庭来说,读书不过是走走程序,只要认识几个字,加减乘除会算就可以了。而对于自己子女以后的事一概不去考虑,反正以后社会教育的。把一切责任又推还给社会,同时又在抱怨社会的不公,自导自演给自己的子女看从小就潜移默化地告诉自己的子女要仇视这个社会,然后为这个社会培养大批的低素质劳动力去充斥着这个鱼龙混杂的社会更加人心险恶。
  这,就是我们可爱的父母为我们做的事。
  而又是什么导致了我们父母的无知?那就是社会的不公平。
  你看,这就是一个无止境的恶性循环。
  而我作为其中的陪葬者,势必也逃不出命运的轮回。所以,与其在这里听老师在讲台上讲的不知所云,还不如去网吧挥霍一下自己的人生,白日做梦总是可以的吧。
  反正就是这么回事。“反正”已经是我无法逃避的了。不如就像“死猪不怕开水烫”一样,反正我也无所谓了。
  时间也无所谓了,无所谓我们的感慨,轻易地把我们甩在后面,然后笑着回头看我们在后面丑态百出的样子,接着毫无征兆地把我们又带过了一个季节,使我们毫无预料地临来了新的季节。很残酷,就像秋一样。
  秋风吹散了学校门口那颗香樟树上泛黄的叶子,也吹得我的心七零八落的。每天早上门口都会有叶子奄奄一息地飘落在地上,带过风的叹息,静静地躺在地上看着早上来来往往忙碌的人们。
  门卫每天都拿着竹扫把在门口扫啊扫啊,好像扫的不是落叶,是寂寞的心。
  而我却不喜欢秋的苟延残喘,更喜欢冬天的一了百了。可是自从“沉迷”了以后,我对于冬天的喜爱之情就开始动摇了,因为我会想:冬天那么冷,人肯定会变得懒散浑身乏力,衣服又穿得多,那还怎么翻墙啊?那还怎么play computer games?想到这里,我就开始头疼。算了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所以,在真正冬天来临之前,我开始愈加的逃课上网,由于频率太高,导致了一些任课老师教了一学期我的班级还不知道我的存在。当然我是在摸清了班主任的脾气之下,才敢这么为所欲为的。
  那,钱呢?上网的钱呢?
  为了有足够的钱上网,我每天晚上都和姐姐一起去夜市摆摊,经常摆摊到深夜。那些不足的睡眠时间在白天补回来,我的生物钟和我周围的人是完全相反的。有时候我会想:也许我就是个夜行动物,只有夜才适合我,只有夜能有真实的自我。而我的那些忧郁和惆怅一定也是夜赋予给我的,顾城说过: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光明,月的光和分明,就是属于我的“光明”。
  这个秋天,我变得无比惆怅,莫名其妙地惆怅,与众不同的惆怅。究竟是为什么,我也不得知,不过一件事我一定会永远的得知,那时十一月五号。
  我的号被盗了。
  六个字就概括了当天我记忆中仅存事件。当我一遍遍输入账号和密码一遍遍登入还是无法改变这个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情,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号的的确确确确实实实实在在地被盗了。
  我开了三个小时的电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在重复上边的动作,又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去找客服找回号上原有的东西。这怎么可能?
  全国有多少玩家在玩这个游戏,全国又有多少人的号等着被恢复?怎么可能轮得上我?当我的谩骂一股脑地朝电话那头涌去时,那头只给了我一个回应——挂掉了电话。
  大脑一片空白。也就是说,我将近一个学期的风里来雨里去,省吃俭用,不辞辛苦地翻墙,到最后所有的所有,全部都成了水中月镜中花,我的这一却都成了徒劳。
  我看见时光驻足,笑我的无知笑我的傻,那些上网的片段像碎片一样插在了我的时间和记忆中间,成为了一道我无法越过的伤。永远地附在我的身上,嘲笑我至终。
  这是不是命?它毫不犹豫不遗余力地打碎了我妄想的梦,不留余地地将我又拉回到残酷的现实当中,告诉我是永远无法逃避现实的,那些黄粱美梦,只是梦!是梦!
  我是不是已经无法区分梦和现实了?所以命运就来狠狠地提醒了我,使劲地拍我的脑门。
  真的,现实很酷,很残酷!一切定义都已经定义了。
(未完)
猜你喜欢 : 读过《“城市,让生活更美好”(二)》的人也读了——
谁是谁的寂寞?谁又是谁的伤?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4 13:44:34 |显示全部楼层
嗯。生活里很多意外的残酷。

逼得我们必须面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江独韵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0-5 09:42:51 |显示全部楼层
此贴不能沉啊
谁是谁的寂寞?谁又是谁的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木笛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4 08:11:00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现实很酷,很残酷!一切定义都已经定义了。
===========
一个 很坚持 很努力的男孩子
生活方式衡量着我们各自的天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