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1640|回复: 14

[长篇] 《妖后》

  [复制链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3:05:59 |显示全部楼层
《妖后》

楔子

除了名字,我一无所有。
还记得那个女人,将带着厚厚的看上去很暖和的手套的手,放在我头上的情景。
虽然已经过去了大概很多年的样子。可我仍然无法忘却那一天的场景。



“我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路易。”
那个女人这样叫我。我并不认为这是我的名字。可是除此之外,女人没有再用其他的称呼叫过我了。于是,我就自作主张的将此看作姓名来对待。


路易。
真是一个好名字。
叫我路易的女人已经离开这个名为欢乐街的地方很多年了。
时间长的令我难以记住当初的那张被雪覆盖的红彤彤的脸。



女人是我消失已久的母亲。我在那个冬天来到这里。欢乐街的男人接受了我。
那是一个星期五。圣诞节的前夜。男人的手重重的压在我的头上,他看我的眼神让我觉得自己是流浪的猫狗之类的动物。而他是大发慈悲的人类。我低着头。男人摘下手套递给我一杯热水。


“名字?”


“路易。”


男人愣了一瞬。看我喝水的眼神似乎含着“很有趣”的信息。


我紧张的咽下嘴巴里有些发烫的水,眼睛却一刻也不敢放松不敢离开男人的视线。我觉得,只要离开这个男人的视线一寸,自己就会被侵犯。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侵犯,何种意义的侵犯,我什么都不知道。但这种想法却如同磐石一样,坚不可摧的与我全部的松懈较量。



男人的名字叫金。我十二岁的时候,他二十一岁。金说,我们是相反的两个人。年龄就是最好的证人。我没有在意他的话。十二岁的我和二十一的金同床共枕了十年之后,二十二岁的我做了三十一岁的金奇怪的情人。
猜你喜欢 : 读过《《妖后》》的人也读了——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初年积木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2 15:24:21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情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7:31:47 |显示全部楼层
1/蜕皮的糖果


那个想法产生于偶然的一次机遇。
或许是必然,我说不准。




那天晚上,金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人,醉醺醺的摇摆着前所未有的狂妄。金和那个陌生的对我有某种警钟意义的女人一起进了我们经常欢乐的卧室。金似笑非笑的似乎非要看着我怒气冲冲的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狠狠的责骂他一顿——顺便如果能扇那女人一巴掌可能会让他更高兴——才会觉得自己的行为有着意料之中的劲头。
但我,非常不幸的,我只是拿着一盒酸奶,几乎是没有表情的看着金一只手重重的仿佛作秀般的搭在女人的肩膀上,女人画着看起来多余到令人厌恶的艳丽妆容陪着笑的藏在金的庇护的怀抱中,两个人在我的视线中走进卧室。
里面传来女人谄媚般造作的呻吟。我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两只手自然的平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眼睛望着楼房下面一条臭水沟。不自觉的扯了扯嘴角。
咣啷一声。
我循着声音回望。金面无表情的抓着女人的头发,那个女人在金的手底下简直就像一个失去自由的玩偶,拼命的抓紧金的手腕咬牙切齿的咒骂着听不清的语句,我看到金将那个女人拖到我面前,扔掉般的没有半点犹豫。



“不生气吗?”

金挑起一边的眉毛,问我。这话对我就是一句无意义的问候。


我耸耸肩,看了一眼握在手里的酸奶盒。我突发奇想的似乎是为了看到金高兴的脸庞而刻意将里面剩余的酸奶一股脑的倒在匍匐在我面前的女人的头顶上。



哭声。女人失去理智的如同野狗一般的狂吠。
而金,则大笑着拽起我的手臂揽住我的腰身进了卧室。


夜晚在我的汗水中,氨的味道混合着夏天的潮热,带来不一样的高潮。结束之后,我躺在金的身边,金枕着一只手臂,嘴巴上叼着一根香烟漫无追寻的望着大概只有站起来才能触及的、因为潮湿而起皮的、从而与花纹相近的天花板。



金的口吻散漫却不容置疑。头顶上方弥漫着淡淡的廉价香烟味。金夹着香烟的食指和中指分别带着两枚样式古怪的很轻松就能联想到摇滚那方面的戒指。映着窗外照射进来的怜悯般的月光的光泽,有我上翻的眼珠。


金的手放在我头上胡乱的揉来揉去。我的脑袋随着金的力道来回晃悠。嘴巴里的口香糖也嚼的不安稳——很多年的习惯了。一直以来长期没有改变的习惯了。似乎能让金找到依靠的习惯了。从这个举动中,金似乎能感受到久违的温暖和安稳。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7:32:08 |显示全部楼层
胆战心惊……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司我 ( 论坛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13 08:40:59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依旧老道,只是内容有点早熟的意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3 09:23:4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清佑


    应该是早熟的吧?
   对于我来说……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5 19:04:31 |显示全部楼层
“路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好像变了。”

“有吗?”

金点点头。

我漫不经心的拿出无味的沾满口水的口香糖,塞进金的嘴巴里。这也是一个习惯。我喜欢把我用过的东西扔给金。而金也乐意接受。这就好像在别人看来奇怪的要命,但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一件正常的如同常人都会做的事情。



口香糖在金充满烟味的嘴巴里翻滚了半天,被吐到地上的某个角落。金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向后拉扯,我的脖子因为角度的问题和力度的问题而显得突兀,脸孔也因为脖颈人为的弯曲而感到充血的热度。金沉迷于看我一脸痛苦的表情这种无意义的、甚至可以称作大脑屏蔽的无聊事件。为了满足金的生理需求,我必须表现出难过的表情,并且还要适时的发出一些女人应有的叫唤,恳求他放过我。但凭我的印象,每次我说完央求的话之后,得到的不是男人的宽大,而是变本加厉的类似发狂的折磨。



今晚也不例外。我沉默的应对这个男人的一切放肆的行为。原因只有一个,十年前收留一无所有的我的人是他。所以我,通俗意义上的知恩图报也好,似乎这一点并未体现多少,大概我,也沉浸在金爱的抚摸之中吧?



但这种日子,能持续多久,也许是个未知数。但我想,就算只有一天也好,我也许看不到自己和金未来的模样,也不知道分离的那一天会不会突如其来的夺走这一切看似平静的欢乐。可是啊,我能感受到来自金的爱抚。就是这样简单的爱抚。就是这每晚每晚没完没了的被冠以爱情名义的狂风暴雨的爱抚。我快要被这个男人弄的支离破碎了。




我就像感知不到重复所带来的无聊的植物人一样。对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保持默契的缄默。然后接受金对待生活的懦弱和对待我的暴戾形成的鲜明而规矩的痛楚。



他并不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至今我都这样认为。虽然,对于周边的一些人来说,金是个不务正业的有些可怕的家伙。可是我眼里的金,一直很努力,一直一直在为我和他的生活做着自己不愿意做的工作。这样的金,我不会厌恶他。就算所有人都咒骂他、厌弃他,我仍然相信我所认识的金是个能够承担的男人。



他从来不对我说甜言蜜语,也从来不用女人喜欢的手段来可以讨好我。他对我没有一句承诺,也没有一句未来的保障。他不愿多说生活,也不愿在我耳边成天的抱怨什么。金偶尔会反复的说一句话。



“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我只在乎自己做了没有。”



我喜欢说这句话的金叼着短小的烟头望着窗外那条臭水沟的表情。平淡的似乎忘却了一切烦恼。隐忍的目光中透露着一些桀骜。

我想,如果以后不能和金在一起生活到永久,那么我要在离开金之后的日子里找到和金相似的男人,并且尽可能的生活下去。


金抽出搂住我上身的手臂,甩了甩,似乎借此来舒缓一下麻酥酥的神经。我顺势倒在床的另一边,看着金坐起来,脚放在地板上,皱着眉头叼着快要熄灭的烟头,看不出表情的脸孔即便揣测这个家伙的心情也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取下嘴巴上的烟头,金回过头招唤我过去一点。


“嘶嘶”的声音被含在嘴巴里。好像烟花一样的爆炸声。


金光着脚走向厕所。我的嘴巴里含着金抽完的依旧星火不熄的烟头。烟灰的味道有些苦涩,死亡前跳跃的火焰让我的虚荣心在一瞬间放大并且得到了充足的满足。


对火焰来说,我的嘴巴既是地狱。而它的挣扎也让我感到了细微的、来自痛觉的控诉。


金站在卧室门口,转过头,裂开嘴巴、舌头舔着下膛的笑。


“味道不错吧?”

挑起一边的眉毛。金说。

“嗯。”

口腔中充斥的火的味道。无法张口诉说现在的感情,我只有下意识的含混不清的回应着金的挑衅嘴脸。


“好好品尝。”


说着,他拉了下门外的灯绳。一共拉了两下。灯赌气般的闭着眼睛,金无动于衷的甚至听不到一句抱怨的走进黑暗中——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大脑本能的反应令我惊讶不止。我对金的一切行为的理解差不多都是情理之中的预测。我掏出嘴巴里的烟头,拿到距离脸上方大概七厘米处——看不清——光亮的程度不够,还是在焦距之内?我不得而知了。


金从厕所出来之后就钻进了被窝。我抱住金上下来回乱动的、理着板寸的脑袋,把头靠在他头的上面。怀抱着好似婴儿的男人的我,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这宛如梦境的夜晚,我期望不要降临白昼。和金在一起的每一寸时光,我都依恋着带着辛辣味的夜晚。



“路易,明天是你二十二岁生日。打算怎么庆祝?”


金慵懒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感波动。这似乎是一个普通的连一点庆祝意义都不具备的日子。


我揉搓着金的脑袋,来来回回好像宣泄着由这句话带来的不平静的新潮般的举动。金有些不耐烦的抓住我的手腕。


他看着我的眼睛,问:“你打算怎么过?创新一点,还是跟以前一样?”


我闹别扭似的扭过头,不看金嬉皮笑脸貌似是取笑我的幼稚的嘴脸。


平缓的带有叹息意味的话语滑出嘴角。


“随便好了。明天,我大概要出去一趟。我二十二岁了。十年过去了。金,这个日子不是很有意义吗?”


金歪着头,疑惑的看着我。我不想解释,于是抱紧他的头,亲吻他的头顶。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在我的世界中,这样便是全部。



被母亲遗弃的还是少女的我,被这个男人随随便便的收留并且抚养长大。十三岁那年,洗澡的时候,我偶然看到金的身上刻着一个女人的名字。鲜红的如同生命逝去前夕的爆裂的色彩,震撼了我每一个细胞。


那是我的名字,却不是我这个人。金爱着一个名为路易的已经死去的女人——很久很久,长到连他自己都忘记了爱上那个女人的时间。


金是一个专情的男人。我对他来说是一个附属品。或许,收留我也是因为我和那个女人拥有一样的姓名。如果我不是路易,金大概是不会对我产生怜悯之情的吧?


怀里的男人渐渐的发出酣睡的鼻音。我紧搂着这个怀抱着哀伤过往的男人望着露出鱼肚白的天空,没有怨言。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5 19:04:54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写下去了……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初年积木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7 22:27:58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莲。好好生活就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论坛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18 02:10:01 |显示全部楼层
路易,我把我自己的回复删掉了。

抱歉之前没和你知会一声。

但是,是不想提及的名字,呵呵,之前抽风一样的写出来,然后知道自己,其实还是在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刘夏 ( 邮差 )     发表于 2010-9-24 23:12:48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想写小说,却每次都半途而废,
因为自己拙劣的文笔
夫哀莫大过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6 02:57:54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论坛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26 22:20:31 |显示全部楼层
莲烬。

我喜欢这样叫你,虽然看起来生疏不已。

总觉得,叫你莲,或者烬,都好像缺了一点什么东西。



这篇文,让我看到灰暗的色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柢木沐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16 14:58:43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正在看的一篇。还不想说些什么。
莲。其实我很自私,一直只关注你的小说,我看的很慢,而你又写的很多很快,所以我总是可以一直看下去。
我是多么自私,然后我就有一个想法,把每个人的小说归集到一起,方便浏览,方便下载,方便我找到。
是吧,我是自私的吧。
伊人不见,伤心处,却是一人。
一人不知,寂寞时,却是伊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1-16 15:31:0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柢木沐


   这个别再看了,反正也不会有结局什么的
  继续看吧,反正我也不知道跟什么样的人说话,还是写些故事最可靠了
  我,最讨厌小说了,也讨厌看书,看别人的故事,反正我不是什么文学青年,更不喜欢文学
  只是觉得,一个人太无聊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