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2840|回复: 20

[中篇] 分裂的少女

  [复制链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0:40:00 |显示全部楼层
3/
若葳在放假期间和同学约定要聚会。原本是高中时代的友人。经历不长不短的分别,这一次短暂而充满意义的会面。不仅将她心中值得炫耀的、肮脏的心愿展露的如同铺在阳光下的麦子,还令她深深的体会到命运开出来的可耻笑话对人的一生的致命一击。


中午。坐在一家披萨店里吃饭的四个人。若葳去了大连上学,其余的三个人留在北京上大专。几个人聚在一起,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但这些话,若葳一个人在家期待着聚会的时候想要说出来的话,实际上却产生了悖反心理,她不愿将自己更多的暴露在表面的关系之上。她虽然知道即便说出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也只是和朋友们交流一下自己的心态而已。而这种根本无意义的,或者说权当袒露自己不满的方式,令若葳感到由衷的难受。


燕子在一所类似三本学校的地方上大专,一年一万二的学费,比若葳的三本高校还少上四千。但这四千的差距,在若葳看来就是两个世界的分界线。也许根本达不到分界线的层次吧。仅是四千人民币。若葳继续吃东西。


燕子说:“知道吗?我们学校,大三的时候不是要去实习吗?如果没有和公司签约的话,学校就不给毕业证。”


旁边的雨睁圆那双本就大而亮的眼睛,惊讶的说:“什么?不给毕业证?为什么呀?”


燕子耸耸肩。“不知道。谁知道那个学校怎么搞的嘛!当初真不该报那所学校。”


燕子学的是商务英语,但是以他高中时期学习英语的态度,以及她现如今的英语水平,若葳只觉得可笑。当然,可笑的情节之中却不带有嘲笑的意味。因为她不会嘲笑自己。燕子和若葳在对待英语的态度上形成了难得的默契。


若葳一边喝饮料一边回应。“这种学校,当初选择就是错误的。不过这种错误既然已经产生了,就没有必要再去后悔了。”
虽然觉得残酷,但这就是事实。燕子点头,顺便问了一句:“你还写小说吗?”


“是啊。不过一直没什么进展。”若葳最厌烦的问题来到了。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但她内心深处却一直埋怨提出这个问题却表现出一副无辜的燕子。本来就知道,她的所作所为,不过是为了维持自己那仅有的、唯一的、像麦秸一样脆弱的自尊心的一种接近谎言的解释。燕子不理解的、仍旧鼓励的说法,令若葳内心剧烈的动摇起来。她恨不得立马结束这该死的聚会。


但她却露出微笑。“其实也没什么值得关注的。我写小说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愿望而已。也没想过会通过这种途径获得什么。”骗人的话,一方面欺骗别人,以达到实现自我价值的炫耀,另一方也在欺骗着没有任何能力、憧憬着能力的自己。若葳就是如此怯懦而骄傲的女人。


燕子点点头,露出羡慕的笑容。“加油吧。我相信你。”


这令人烦躁的鼓励简直就像作秀一样。


若葳那偏差的、执拗的、充满妒忌的、被自我存在价值燃烧的内心,将这种毫无意义的蠢蠢欲动的鼓励看作是一种带有毁灭性的灾难。
她——燕子一定是认为她——若葳根本没有走出来的可能而做出的理性而礼貌的客套的处理方式。而正是这种让人发狂的礼貌使若葳本就敏感的内心遭受到难以想象的打击。


为何每个人面对她都要说“加油”“相信”的废话呢?为何不直截了当的说出内心的真实想法。
但是,若真的将心中的想法如同倾泻的河流般的告知这个没有多少自信的女人,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女人面临黄河似的辱骂、污蔑、嘲弄的一刻,走向最终自我边缘性质的粉碎。


她总是明了这些话都是由于朋友这重关系而说出来的客气话,却又欺瞒自己的、从这“客气”中吸取到了并不存在的未来的希望。


她是这么说的。“我并不喜欢那些说不尽的哀愁的故事。我觉得那根本就不真实。这个世界就算有那个多值得哀愁的故事,充满诗意的人生,但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到的。而我就是没有经历过。也许我这个年龄应该写属于自己的文字。写青春的故事。但你们想想,我的青春都在学校中度过。每天每天,没日没夜的做卷子、学习,课内的学完,就看课外的,我哪有时间去感受青春的琐屑呀?我也想不明白,那些所谓在青春中应该体会的属于这个年龄的年轻的、忧伤的、明媚的、单纯的心态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欺骗。竟然让青春染上了不透明的类似麻布的东西,让人看不透里面的真实。也许正是因为看不透,所以经历过青春的人又希望自己能把这看不透的、摸不清楚的、自己根本没有心思探求的、充满人生每个角落的哀伤的心情书写下来,这就是青春吧?”


莹儿极度认可的用力点头。“我也不喜欢看那种小说,觉得根本没有什么故事情节。当然这和作者本身的素养和写作水平有关。”


若葳说:“没错。我已经厌恶了这个时代对青春的过分关注。这让我难以找到自己的地位和价值观。让本该属于我的一切都失去了。”


燕子疑惑的目光仿佛在放大自己的浅陋似的,看着若葳那冲动起来的怒火,不由的皱紧眉头。“你失去什么了?”


莹儿在旁边补充了一句:“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你只要学会蛰伏就够了。没有建造世界的能力,咱还没有臣服的权利呀?”


正是因为这种想法像看不见的锁链般的牢牢的套住了若葳的脖子。她才会觉得窒息般的苦痛。这从精神深处所体验到的痛苦慢慢的让整个肉体发出共鸣似的鸣叫,它也在呼唤着痛苦的根源。


若葳能想象的到,生活在炼狱中的莲的精神是多么的悲伤。她用尽力气呼喊,渴望得到拯救,却最终掩埋在这重重的阻碍之中,丧失了呼喊的能力。如果有一天,莲的人格失去了,那么若葳真的会变成莹儿所描述的形象,会跪下来对着天空张开双手,那是真的失去了自尊的女人最后的祈求了。
若葳摇摇头。神情平静的诉说。“那么你们眼中的生活是怎样的呢?是重复毕业之后的工作人生,在工作的人生里寻找生命的另一半,然后成为母亲,抚养下一代?这就是你们全部的人生吗?”


燕子说:“这,有什么错误吗?每个人都进行着这样的生活啊。这才是正常的生活呀。”其他两个人也对此表示赞同。但就是这种无谓的、没有理论依据的、仅凭直觉的赞同,将若葳一直以来坚信的未来摧毁的如同粉末。她从来不希望自己过这种平淡的掩盖疯狂的生活。她骨子里的风骚让她的灵魂在痛苦中挣扎,让她在道德与伦理之中自焚。与其拥有一个时刻会变心的男人,还不如拥有一具只爱自己的尸体。


而生长出这种希望的土壤,是她内心深处所恐惧的背叛情节。这情节,将她懦弱的心理,不敢面对改变的、固步自封的封建思想体现的完美无缺。


这些都是旁人察觉不到的内心变化。


若葳踟蹰着,不知该做何解释。或许当她承认自己在解释的同时,也会被当作一种认可来看待。这是多么浪费感情的一件事啊!也许,真正的幸福就在这令她压抑的平淡之中。但是在这股平淡的风暴之中,隐藏的是可怕而巨大的类似飓风般的压力。她将这种压力看作折磨莲的一种手段,并且以这种压力对莲产生的疼痛而感到莫名的幸福。


折磨她吧!折磨那个令自己痛苦的女人吧!也许莲的存在对若葳来说,是不可或缺的同伴这类的意义,但从某个角度来说,她深切的憎恶着、却又不得不表现出喜爱之意对待这个陪同在身边的女人。


她终于开口了。“也对啊。现在大家都在这样生活,是我自己不懂得满足,是我一直渴望着不一样的人生。难道你们,不觉得这样很无聊吗?工作,谈恋
爱,生活……这些事情堆在一起,不觉得劳累吗?”


“会啊。”燕子说,“但是这样也会充实呀。人不就是为了体验这一切而存在的吗?所以啊,我看你是想的太多了。”


若葳当然明白这正常的、没有一丝一毫别扭之处的、敷衍了事的的生活是多么的真实。她就活在这真实当中。她是个龌龊的、肤浅的、傲慢的女人,她习惯了自我炫耀,即便是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她也能利用想象力,或者找寻未来就会怎样的借口模式,给自己创造出可以虚荣的情景出来。
她越来越相信,自己的失败不是内在的问题,而是外界对她的压迫和驱赶。她的梦想破裂也不再从自己身上寻求破裂的答案,而是将此归结为现实对她的一种勒紧。将她渴望实现的梦想和理想全部浓缩为,你应该做什么、替补谁的空缺的这种充满实用价值的思想。


若葳警惕的看着期待着自己的话的三个人。她轻轻嗓子。“可能吧。我最近也在为今后的工作犯愁呢。关键是,这种提不起劲儿的工作让我觉得浑身没力气。”


莹儿点点头。“是啊,我有时候也这么想来着。如果把自己一直困在一个地方,也会想改变一下。但是这种改变是需要勇气的。我可没有这种挑战的勇气。”


雨也表示同意的点头。“是啊,呆惯了的话就会厌烦,但是也不想去改变。这才是最麻烦的事情呢。”


厌烦之后、改变之前,挣扎的想要蜕变的状态,那种好似被缰绳勒住脖子拖曳在沙地上的从属感,使若葳感到脊背发凉。


那个时候,自己该怎么应对这种突如其来的、情理之中的寂寞呢?这难道就是自己一直害怕的东西吗?还是说,这就是她沉迷于自己的缘由吗?不,一定不是如此简单的事实。若葳想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东西全部诉说出来,但是她没有这个能力。她越来越把握不住自己那猥亵的、平静的、痛苦的、延伸的、行动的内心世界了。


她告别了高中的友人走在回家的道路上。这种世界,人们究竟在做什么?她此时此刻从路旁的橱窗里望见自己失魂落魄的并不美丽却很自然的脸蛋,心想:如果我现在生活在远古时代,没有思想,没有大脑,只与自然融合该有多好。如果达不到这种程度的自由,我可以活在山林之中吗?令我与自己接触,这样不是更简单美好吗?我真的不希望,一分一秒也不希望自己走在这条大道之上。但除了拥有这种想法以外,我还能为自己做什么吗?或许,我真的应该像他们说的那样生活,放下属于自己的梦想,让那玩意儿见鬼去吧。这世界有很多恐怖的事情。但没有一样比得上生存。是的,在我眼里,生存是最恐怖的事情。这就像一场噩梦一样囚禁着我的灵魂,让我看不到光明,让我在这个迷宫里迷失、惨叫,它——不管是谁,就算是生活本身也好,它只会看着我痛苦,看着我难过,看着我悲伤和最后的消亡,对我做出一个理智的评价。这是一个悲观主义者的人生。我落败了。被生活击溃的不成模样。我化为最初的形态,消失在宇宙之中。却又意外的存活下来。也许这世上根本不存在能够满足我的东西。那么,只有死亡了。但是比起简单的死亡,我想挑战自己的极限。


若葳——也可以说莲,都是把骄傲融合在骨髓之中的女人。她就像一个不愿被人嘲弄的、伤害自己的、逞强的玩偶,行进在自己不喜欢的世界里。那样只能得到前所未有的痛苦。而这痛苦与其说是现实给予她的,毋宁说是她从现实中盼望而来的。


如果这具身体的拥有者是莲的话,也许她会获得更强大更美妙更摄人心魄的痛苦本质吧。因为那个女人是愚蠢男人认为神秘的从而想要得到的那种女人,就是这种女人让平凡的自己深受磨难。若葳痛恨分裂成如今这副模样的自己,也厌恶不会急流勇退的、仍旧爱着自己的莲。然而,她最想要抹杀的还是依恋着莲的强势的气势。只有成为莲的一刻,若葳才能找到那遗失已久的面对现在、未来的滑稽的勇气。


大概,现实并未存在于臆想之中。幻想可以和现实相连。但最终接受现实、尝试并享用痛苦的、合二为一的、认清自己的若葳,才是现在走在回家之路上的女人。



(完)
已有 1 人评分岛券 岛章 理由
Soso + 10 + 1 以前的版主呢……

总评分: 岛券 + 10  岛章 + 1   查看全部评分

猜你喜欢 : 读过《分裂的少女》的人也读了——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2 11:17:48 |显示全部楼层
嗯。

是路易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2 11:18:25 |显示全部楼层
不愿成为玩偶。
被人嘲笑愚弄唾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1:27:57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果然有人猜出来嘞~~~
其实,是一种心态,随波逐流和不愿臣服世俗但却无从改变,两种状态~
突破的话,感觉很困难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论坛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12 12:28:31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我也猜到啦、啦啦啦啦

路易这是接着前两篇来的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2:45:18 |显示全部楼层
是啊~~~嘿嘿~~~
这样,这个故事就能完结了~~
咱这也是第一帖喽~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初年积木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2 15:22:20 |显示全部楼层
莲,我也不想骄傲。好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论坛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12 15:50:22 |显示全部楼层
路易路易 小说版靠你啦。

唔,我粉不好意思的叛变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5:52:19 |显示全部楼层
央,不要啦……你不能叛变的说……= ={:3_60:}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5:53:27 |显示全部楼层
骄傲的人比平淡的人更加痛苦,因为他们要维持光鲜亮丽的外表……
就算里面肮脏的如同下水道人鱼的脓包,也依然要美丽动人……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初年积木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2 15:56:2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莲烬


    你说得好腐败,5555{:3_6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论坛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12 15:57:5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初年积木


   嘿嘿,路易说的是一部电影吧。

  下水道里的人鱼。

  好像是这个名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6:07:17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初年积木


    人说,人生就是一个不断攀升的阶段性产生的成就感卓越的物质,成功人士总是这样说~
   然而文艺气息浓重的人又会说,人生不过是一个腐化并且腐化的不算完整的自我救赎的过程……
   然后,我这样的伪文艺又说,你们这些家伙整天说这些有什么用?
   于是,大家都不服气……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2 16:07:5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苏央


    0 0!我表示相当震惊,原来你也看过……那也许是同好啊~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论坛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12 16:17:17 |显示全部楼层
呼呼,路易对不住啦、

小说本来就不是我长项,正好颖宝暂时也没时间管,嘿嘿,我就偷溜过去了。


么么路易,加油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