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261|回复: 0

[中篇] 「DR」轻揉/蒲宁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20-4-20 11:17:01 |显示全部楼层

封面.jpg



站在黑暗的深处 靠近光明的边缘 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责编:顾言笙「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责编:叶涵「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蒲宁
生日:1992年1月19日
星座:摩羯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清新少女升级成清新妈咪
作品:轻柔
文案:蒲宁「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01>秦穆阳



第一次与简宁夏有交集,是在某个深冬的放学后。男生做完值日生的工作,正准备去车棚里取车,却突然听见隔壁生物园里传来的尖锐叫骂声。若是平时对于这样的事件,秦穆阳可是理都不理,甚至眉毛都不会抬一下,谁愿意惹是非上身呢,好奇心太过强烈总会招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一开始最好就不予理会。但,准备离开的时候,脚步却因“宁夏”这两个字而停滞。

这回的好奇心真是想抑制也抑制不住。

不受控制般地朝着生物园的方向迈去,越来越靠近的时候,感觉到闹事者们小小的慌乱。一个女生的声音响起,很是镇定,“慌什么,就算是……”
语句在秦穆阳出现的那一刻戛然而止。

男生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为首的女生带着其他几个伙伴二话不说地离开现场,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风云人物就这样“落荒而逃”了?真让人难以置信。

冬日里的夜幕总是来得比较早,此时的天空仿佛被谁用墨色晕染,四周的光线逐渐暗下来,没有灯光照射的生物园内,一团黑色的人影从地上爬起来。
尽管努力用手护住头部把脸埋在膝盖不让他人看到明显的伤痕,然而一切还是于事无补,该青的地方青,该紫的地方还是一样紫。即使这样狼狈,痛得想哭,宁夏还是咬咬牙不让自己发出半点懦弱的声音。

捡起被丢在一旁的外套,宁夏暗自庆幸,还好还好,穿成这样回去不会被妈妈发现异样,只是……

秦穆阳隔着四五米远的距离看着似乎没什么大碍的女生,原以为听到她的名字不过是自己的错觉所以特地过来看看,没想到……

此前,两人一直过着两条平行线一般永远不会相交的生活,若说交集,这是第一次。

也许是彼此的世界分裂得太远,他是优等生是天之骄子,而她却是差生是被同学们嘲弄讽刺的对象,不要嫌我的划分如此不近人情,这所学校的现实就是如此。

关于男生的种种传闻,数不胜数。各种大大小小学科竞赛的常胜冠军,各种成绩榜单上的第一名。无论是长相气质还是家庭背景性格习惯,似乎都是无可挑剔的天才型人物。

关于女生的种种传闻也数不胜数,不过换成流言来说或者更为贴切。

常常逃课、脾气暴躁、目中无人,甚至还与多个男生发展不正当关系……秦穆阳不明白,一个平凡普通的人身上为何会沾染这么多的是是非非,就如同世人肆意将各种闪耀的光环套在他身上一样,莫名其妙地背负了一些东西,结果只能顶着压力行走,如果可以,那些过分夸大的赞美或者荣耀他都可以不要,谁稀罕那些,秦穆阳都会乖乖地双手奉上。

看着几米之外的女生,脑海里也组织不出想要表达的话,她站起来后也没有对自己的唐突出现有所表示,而是兀自捡起地上的外套然后离开。



02>简宁夏



所有的改变都缘于十七岁那年的暑假。

安静的午后,宁夏趴在房间的地板上昏昏欲睡,就连客厅里传来门铃的响声,女生也只是不耐烦地翻了个身懒得起来开门。

然后……

突然听见母亲的哭声,宁夏迷迷糊糊地醒来,疑惑地走到客厅,却见三个警察欲将父亲带走。

巨大的冲击让女生瞬间清醒过来,急忙冲到门口拦住准备离开的一行人。
究竟发生了什么?父亲今天难得提早下班陪她们母女吃午饭,直到目前为止一切还是正常的,那为什么又会……

“爸!”宁夏大声地质问着,“到底怎么回事?”

女生的眼里写满了焦急,她一向温和待人的父亲,究竟会做出什么既损害人又害己的事情,怎么会,以这样狼狈的姿态被带走呢?

“宁夏……”男人嗫嚅着抬起头来,突然又难堪地把头垂下去。

一旁的警察解释着,“你的父亲涉嫌杀人案,我们需要他配合调查。”

“不可能!”斩钉截铁地否定面前人的说辞,然而下一秒,身体却又被一股力量拉开。

“还请简小姐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调查之后你自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宁夏愣愣地站在原地,父亲还是被带走了。

此后的一整个夏天,心情都是灰色的呢。

此后发生的事情宁夏不想再去回忆。

不知学校里的谁无意中听说了宁夏父亲的事——那时宁夏的父亲已因过失杀人被判无期徒刑,这个消息在一天之内传遍了全校,身为流言中心的宁夏更是成为焦点所在。

“听说了吗?本市头条,平日里性情温良的人竟然杀人了,而杀人犯的女儿竟然就在本校!”
“不是吧!”
“天呐天呐!”
“谁,那个女生是谁?”
……

像这样每天活在各种各样不明意义的眼神和窃窃私语中,就算再怎么坚强也难以持久抵抗吧。回到家,母亲也在叹息平日里要好的邻里竟然在背地里进行不堪的议论,无奈之下,宁夏的母亲决定搬离这个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而宁夏,也理所当然地转学到别校,告别身后那些庞大的是是非非。简宁夏转学之后,人们自然而然地将话题中心移到别处,新的流言产生,旧的流言死去,一切不过是轮回而已,就像现今所处的环境,谁说它和从前有所不同呢,形式改变了,根源还是一样的吧。

无论走到哪里,还是会有流言的存在。而它们的存在,又是简宁夏无法忽视的问题。

转到圣华中学的第一天,正准备放学回家的宁夏突然被路上的陌生女孩叫住。

“喂,那个女的。”

简宁夏兀自匆匆赶路,没有理会身后的声音,自己还是新来的转学生,没有理由第一天就被不相识的人搭讪吧。

“喂,叫你呐!给我停下!”

身后的声音有些气急败坏,宁夏忍不住左看右看,最后发现这条宽阔的校道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走路,于是连忙转身,疑惑地看着叫住她的陌生人。

迎面走来的女孩子宁夏并不认识,可她身后那些“后援团”的气势已让宁夏明白了一些,不过是当下青春偶像剧里都会出现的古惑女代表团。仔细想想,自己刚来新学校没有多久,应该没有道理得罪谁的,可眼前的这个女生分明是无理取闹,一走到她的跟前便扯着她的领口大声质问,“刚才叫你为什么没有停下来?”

气势够足,宁夏想了想,还是如实回答,“我并不知道你叫我。”

“那下次给我记住了!”眼前的女生依旧飞扬跋扈地叫嚣着,令人心生厌恶。

宁夏推开了她的手,冷冷开口,“恕难从命。”

“……”面前的女生显然没有想到她回这么不给面子地直接回绝,不觉恼怒,“在这个学校混就要懂规矩!”

宁夏自顾自地向前走。

“还是回来吧。”另一个女生的声音响起,“惹你的人是林凯又不是她,别乱撒气。”

欲言又止的女生只好忿忿地止住了冲上去干架的冲动,看着简宁夏的单薄背影逐渐消失在落日的余晖里。

一切,并没有结束。



03>秦穆阳



早操前后的楼道,拥挤而嘈杂,秦穆阳一边无奈地在人群中缓缓地移动脚步,一边将视线集中在前方的女生身上。

似乎开始对这个人有着莫名的关注,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女生的脖子后面有一块明显的淤青,也许是在上次的事件中留下的痕迹。秦穆阳偏过头想了下,距离第一次照面已经一个星期有余了吧,然而此后的两个人竟再也没有正面接触过。感觉到是女生在故意避开着自己,却想不透究竟是什么原因。

男生兀自猜测着关于简宁夏的一切,不知不觉间被后面的人推挤着向前涌去,不满地皱了皱眉,再一看却发现自己与女生的距离又近了些。快到一楼的楼梯口时,男生终于站在了女生的身后,犹豫着该如何向对方开口。

一直以来并不是多言的人,在适当的场合说适当的话,总让人觉得得体的同时带上了些疏离感,很多想要告白的女生也因为这个原因而迟迟不敢靠近。秦穆阳在脑海里绕了好几个圈但依然想不到用作开场白的话题,只好一路默默地跟着女生从教学楼的方向走向运动场。

在这个过程里,男生突然发现,简宁夏由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在前行。

什么叫做独行者,似乎从那一刻起有了颇具立体感的定义。身旁不时有三三两两的女生经过,唯独她却是一个寂寞的背影,男生的心里塌下去一块,这并不是同情。

很想开口叫一声她的名字,磨蹭了几秒,后背突然被同伴拍了一下,“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秦穆阳简单地回一个字含混过去,最终还是沮丧地把头低了低。

回想起第一次相遇的那天,看着女生独自走远,秦穆阳还是不放心地推着车在后面小步跟着,真是……越来越婆妈了,不知会不会被当成变态,现在做的事让自己都摸不着头脑。

冬日里的风在进入黑夜的时候越发地凸显它的威力,寒意飘散在空气里。正考虑还要不要继续跟在女生身后,却见前面的人突然转过头来,脚步停住,用手指着其中一个方向,用男生恰好听得清的声音说,“我到家了,谢谢你。”

女生的笑几乎让人难以察觉,即便如此,秦穆阳还是看到了。

因为社团活动的缘故导致今天拖到很晚才解放,松了口气,迈着轻松步子的男生向车棚走去,经过生物园的时候脚步突然停了一停,似乎想确认一下是否有人呆在那里。

真是,最近是怎么了,突然关注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绯闻女主角,且在发现她并不像传闻中那样“问题不断”的时候,就这样倾注了自己的注意力。

也许是因为气息相近的缘故,在她的身上,男生发现了同样的淡淡的冷漠和疏离。



04>简宁夏



麻烦不断,这是宁夏来到学校后的第一天就深刻体会到了的四个字,因为在初来乍到的时候运气不好碰上了心情不佳的问题女之一,所以此后的生活常遭到各种各样来源不明的攻击。不及格的试卷出现在年级公告栏上已是小事,所谓的事态正往严重的方向发展,大概就是指这种明目张胆的挑衅。

“你跟秦穆阳认识?”问话的并不是转学第一天就遇到的无理取闹的女生,而是另一个,似乎是她们这帮问题女的老大黎淑娴。

说实话,任谁看了黎淑娴本人都会怀疑她的名字的可取性,因为无论是横看还是竖看,此女都跟“贤淑”无半点关系。

“不认识。”简宁夏还是一贯的冷冷作风。

“哼,不认识还会帮你解围么。”面前的女生显然是不相信宁夏的话。

宁夏突然地就觉得可笑了,“黎同学不要无端吃醋。”在这个学校,恐怕没有人不知道你喜欢秦穆阳吧。

“不认识最好,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认识他。”黎淑娴冷哼一声,带着她的团队离开了。宁夏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尽管明白她的这句话是讽刺,却还是,不自觉地握紧了手心。

怎么能因为一句话就感到内心被刺痛了呢,自己好像变懦弱了呢。

趁着午休的空挡去图书馆还书,宁夏静静地在书架间穿梭,犹如深海里自由的鱼。

午间的图书馆人不多,宁夏特意挑了这个时段窝在这里。

拿了一本未看完的随笔集,正准备到阅读区找个位置坐下,刚转身,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撞进视线。男生友好地朝自己颔首,“你好。”

“你,你好。”宁夏突然间有些慌乱,忙去扯自己皱皱的衣服下摆。

“喜欢看川端康成的随笔?”男生从书架的最上层抽出一本硬皮书,轻轻地拍了拍上面的灰尘。

“嗯。”宁夏一瞬间有些茫然了,不明白男生为何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只见他将视线从书本的封面移向自己,唇边带着点笑意,正要开口,书架另一端传来的急促脚步声将这一切打断。

“秦穆……”声音在看到宁夏之后突然刹车,黎淑娴饶有趣味地打量着面前的男女生,丝毫没有避让地将原本准备好的话一鼓作气说出来:“秦穆阳,我有事找你。”

男生也在看清来人之后怔了一怔,随即还是很有礼貌地朝宁夏抱歉地点头,跟着黎淑娴走出这一排排长长的书架。

有点怅然若失地看着男生逐渐远去的背影,那未曾说出口的话语究竟是什么,恐怕再也没有机会听一遍了吧。

按照原计划坐在位子上看书,无奈的是怎么也看下去。眼前总是浮现男生那一刹那的微笑表情,还有他抽书的动作,想和她说话之前微微低垂着的眼眸……

怎么了呢,突然就这样对一个人关注起来,而且还是光芒四射的秦穆阳。

女生轻轻地合上书本,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05>秦穆阳



没想到一向以野蛮著称的黎淑娴竟然会找到自己,秦穆阳跟着女生一路来到教学楼最高层的天台。冬日的风呼呼地刮过脸颊,因为爬了不少楼梯的关系,两个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只见女生在天台的中央站定,一脸紧张的模样,让人不觉困惑。

“怎么了吗?”秦穆阳礼貌地表示关切,有什么话非要在顶楼说呢。

“请你”,女生似在犹豫着接下来的话语,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请你离简宁夏远一点吧。”

“……”男生神色复杂地看着面前的女生,说实话,抛开传闻中蛮横无理的大姐大形象,黎淑娴跟一般的女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犹豫了几秒,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为什么?”

“因为,因为……”女生紧张得咬紧了下唇,使得原本就有些古怪的氛围更加诡异。秦穆阳微微皱了皱眉,面前上演的究竟是哪一出,为什么毫无缘由地跟这个女生站在这里?     

有点不耐烦地移了下步子,却被女生误以为他要离开,情急之下,哽在喉咙里的话脱口而出:“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将目光锁在除了我之外的女生那里!”

一时间空气好像凝固了,男生还未从这巨大的冲击中回过神来,新一轮的冲击又汹涌着朝他扑去:“因为一直都很喜欢你,因为一直在意着你,所以我讨厌你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女生突然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意识到似乎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地傻站在原地。

秦穆阳震惊,并不是因为黎淑娴的告白而震惊,而是,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的,竟在不知不觉的时间里对一个人倾注了太多的注意力。

一切真的是那样子的吗?自己的关注真的有那么明显吗?男生无力地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这一个多星期以来相遇的每一次场景:楼道里、走廊上、阳光洒进玻璃窗的图书馆,甚至还包括基本上无人问津的生物园。也许是宁夏没有特别注意,自己的每一次出现并不都是能够换来想要看到的眼神,思及此,秦穆阳才恍然大悟,原来从相遇的最开始,这样的关心就已经注定。

想不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秦穆阳走在回程的路上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也许彼此都是独特的个体,所以对方的一举一动才会引起自己的注意。
隔天,黎淑娴向秦穆阳表白的小道消息就已传遍了整个学校,走在学生较为密集的课间走廊,男生不得不假装坦然地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视线,无奈地叹气。

是谁说过,流言蜚语,就像秋天里的蒲公英,风一吹,便四下散落开去。



06>简宁夏



其实并没有外界说得那么不堪。简宁夏收好刚发下来的成绩单,与上一次相比又进步了不少。满足地松口气,不自觉地在发呆的时候抱紧双臂。

S城的冬天,始终是灰蒙蒙的天气。

温暖的日子能不能快些到来呢?好想好想看一眼盛放的红花羊蹄甲,嗅一嗅潮湿的泥土气息。

放学后被黎淑娴和她的同伙堵在教室里,宁夏轻易地就猜到了原因。能让面前这个女生如此费心的,除了他,就再没其他人了吧。

识相的人看到目前的状况早就一溜烟跑了开去,不一会儿教室里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人。黎淑娴走到宁夏面前,似笑非笑地开口,“你是喜欢秦穆阳的吧?”

宁夏明显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还好我有自知之明。”

不知是肯定还是否定,黎淑娴冷哼一声,“少装蒜,喜欢就是喜欢,承认自己的感情又不费什么劲。”

宁夏偏过头,直视着她的眼睛,“我喜欢谁不喜欢谁,与你无关吧?”

眼看着火药味有逐渐变浓的趋势,黎淑娴身后的“亲友团”里突然冒出一个女生,甩手就给了宁夏响亮的一巴掌。

“你跟谁说话呢放尊重点!”

宁夏一眼就认出来了,她是那个开学第一天就找她找碴儿的女生。冷眼看过去,善于记仇的女生一脸凶巴巴的模样,十足的丑陋。

深呼吸,宁夏开口:“我与秦穆阳并不熟悉,又怎么可能有进一步的非分之想,一切都是你们的无端猜测,这样的无聊把戏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女生几乎是用尽全力愤怒地喊出这一句话,脸涨得通红,目光冷得仿佛能将人冻结成冰。一帮女生从未真正看过宁夏发起飙来的样子,个个都呆站在那里,一时间竟忘了开口反驳。

宁夏抓起抽屉里的书包,再也没说一句话便大步流星地离开。

究竟是怎么了,很久没有这样失控,刚才的自己真的是自己吗?女生茫然地用手捂住双眼,试图让胸腔里的火焰平息。明天的校园里,大概又要多出一条“简宁夏怒吼众女生”的消息吧,不管有完没完,还是得硬着头皮接受。生活不是你“要不要”,而是“不得不”。

在秦穆阳没有闯进自己的生活之前,一切就已经是这样了不是么。
  
周末去探望了好久未见的父亲,宁夏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也不想再去询问关于那个案子的一切消息,自从经过那个残酷的夏天,宁夏觉得自己已经长大。

父亲依旧很瘦,头发干枯、脸色苍白,整个人也愈发显得老态,无精打采的样子。也对,谁在经历牢狱之灾后还会眉开眼笑神采奕奕,若有,想必那个人也离疯子不远了吧。

“照顾好自己,还有你妈妈。”父亲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飘渺,宁夏的心忽然痛得不行。

探过父亲之后照例去超市做兼职,当人偶娃娃。将自己封闭在空气不流通的玩偶衣服里面,或哭或笑都不再惹人注意。

向过往的小孩子们派送宣传用的彩色气球,面对一张张天真无邪的脸庞,似乎很久没有这样发自内心地笑过。

中途休息了一会儿,将自己从玩偶的厚厚布料里解放出来,宁夏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外边的新鲜空气。还好现在是冬天,如果是夏天,恐怕撑不了几分钟便要叫苦连天。到底是凡人,肉体上的折磨无疑是一种痛苦。宁夏笑着和身旁的几个小孩子打闹,专注间竟未发觉已有一道灼人的视线稳稳地落在了自己身上。



07>秦穆阳



如果不是被唠叨的老妈打发出来买待会儿做菜要用生粉,也许他一辈子也看不到这样的一幕:简宁夏一边抱着布偶熊的笨重脑袋,一边同身旁的几个小孩子玩得不亦乐乎。女生脸上的笑容是秦穆阳从未见过的灿烂和甜美,他甚至不敢走近,生怕打扰了那一刻的安宁画面。一直以来都觉得她给人的印象太过阴郁,也许这其中有什么难以开口的往事,他只能这样凭空猜测。今日看见简宁夏阳光灿烂的一面,谁能说他不是赚到了呢。

等他选好东西排完队结完帐出来,那个小熊布偶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孩子们欢快的笑声也早已散在风里。拉高了领口以抵挡那刺骨的寒风,男生缓慢地走在返家的路上。

人和人的遇见、相识,果真是需要运气和缘分的呢。

次日的中午,秦穆阳鬼使神差地再次来到了图书馆。最近他可以说是频繁地出现在这个公共场所,有时候就算是简单地在各个书架间流连,也好过呆在教室里傻傻地发呆吧。可惜的是,她今天似乎又没有来呢。

有意无意地在空气中捕捉她的讯息,就算是流言也罢,剔除不必要的评价和描述,多多少少还是可以获得一些真实信息吧。想要多了解她一点点,却又拘谨得只能从这方面入手。连自己也不禁嘲笑自己,秦穆阳,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

令人头疼的事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存在着,黎淑娴就像一块橡皮糖一般粘在他身边,这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秦穆阳看见糖果就有些痛苦地皱眉。即使再怎么明确地表态我对你没有朋友之外的感情,女生依旧我行我素地充耳不闻,无奈之下,男生只好装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鉴于此,黎淑娴才稍稍有点自觉地主动离开,却不知是不是真的放弃。

这几日温度稍有回升,然而真正的春天却没有那么快来临。秦穆阳抬手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回教室了吧。

今天早上物理老师再次对自己提起市里竞赛的事情,当时想也没想就回绝了,可让那个从教多年的老教师着实吃惊。秦穆阳边走边暗自在心里笑着,挤破脑门都要去参赛的同学多着呢,不如大方一点将这个机会拱手让人,反正自己并不需要这些东西。

就这样把手插在裤袋里缓缓走着,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随便到什么地方逛逛也比呆在他人的关注视线里要强上百倍。正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晃,却见黎淑娴手里拿着包匆匆从不远处走过,下意识地想要避开,后来发现女生并没有看到自己,突然紧张的心情才稍稍平复。不是没有听过那些谣传他和女生正在交往的流言,秦穆阳想不通的是,他和黎淑娴,究竟哪一点比较像情侣?

路过年级排名榜的时候第一次停下来认真看了一遍,全年级600多号人,简宁夏排在200名左右,不算太坏。然而每个人在看这个榜单的时候却是各怀心事,简宁夏心里想的却是,自己与那个人,整整差了200多名,这多多少少让人沮丧。



08>简宁夏



刚刚离开座位从厕所回来的宁夏发现自己的书包不见了,问了人,才知道是黎淑娴拿了去。

究竟为什么你要和我这样作对?宁夏跑到黎淑娴面前找她要书包,对方看也不看她一眼:我忘了把它丢在什么地方。宁夏几乎有冲上去给她一耳光的冲动,既然传言中她已被描述成不讨人喜欢的坏女孩,何不如将这传言变成现实。咬咬牙,女生还是克制了自己冲动的脾气,掉头朝门外走去,没有书包接下来还怎么上课。

校园里所有可以藏匿物品的地方都需仔细地找一遍,女生讲视线锁在这所学校做的最好的绿化带,不知不觉长时间弯下来的脖子有些酸痛。

正头痛着上课时间的临近,男生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在找什么东西吗?”
宁夏惊诧地回头,对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四目相对,有一瞬间空气不再流动。
上课铃声响起的同时,男生从一处花坛里提起一个帆布包,“是你的吗?”
宁夏忙上前接过,“你怎么知道在这里?”
“秘密。”秦穆阳的笑意在那一刻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已经上课了,我们回去吧。”
“嗯。”

宁夏不打算再问他为什么会清楚自己书包的位置,目前来看让人比较头疼的是待会儿回去要面对的老师可是年级有名的“灭绝师太”,落在她手里被痛扁可不是一件小事啊。

与男生在楼道口分别,然后各自朝着各自的班级走去。

原本以为被“灭绝师太”教训是人生中的不幸,出人意料的是今天“灭绝师太”心情大好,于是宁夏幸运地逃过一劫,拍拍胸脯快速地坐回座位上。
书包是找回来了,书也一本不落,但最最重要的日记本却不翼而飞!

沉浸在巨大的打击当中,也顾不得众人的惊讶目光,宁夏急切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向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在秦穆阳拾到书包的地点仿佛翻找企图看见淡蓝封面的硬皮笔记本,宁夏不敢想象,如果有人知道了日记本里的内容,她的生活将会面临怎样的考验。她害怕,害怕秘密被公布于众,若真如此,该怎么面对旁人歧视的眼光。为什么要在自己的生活慢慢改变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意外呢?

次日回到学校,几个月之前的报纸复印件突然就贴满了各个楼层的宣传栏。为了避免老师以及教导主任关于胡乱张贴的追究,许多好事者早在有人检查之前将它们撕了下来相互传阅,报纸头条报道的内容,赫然就是宁夏的父亲过失杀人的消息。

女生茫然地走在长长的走道上,不知为何,今天的异样目光特别的多。

假装无视地回到自己的班级,刚踏进教室,原本热闹的氛围突然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几乎所有在场的人都在同一时刻看向了她。有那么一瞬间,宁夏觉得自己的世界彻底变成了黑色。

不断地提醒着自己要独立,要坚强。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要依赖旁人的肩膀,因为总有那么一天,你必须独自面对前进路上的荆棘与彷徨。不断暗示自己我不在意他人的异样眼光,却还是,在别人用鄙夷的口气提及父亲时,忍不住握紧拳头咆哮,不是的,他不是那样的人。

谁还会相信自己呢,报纸上的白纸黑字,字字如一把锋利的匕首,一下又一下地刺进左心房。也许,痛得久了,就会失去知觉了吧。

为什么要有这么沉重的过去?我明明试着重新来过。



09>秦穆阳&简宁夏



再次看见简宁夏的时候,明显为她的消瘦惊讶了一下,与之前相比,女生的脸上可谓是毫无生气,整个人看上去也愈发地拒人于千里之外,周身散发的冷漠气息更是叫周围的人退避三尺,联想到近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报纸事件,男生断定,她应该就是被这件事情影响了情绪。

早操的路上依旧是一个人在孤独地走着,秦穆阳撇下一边的同伴走到她身边,“好久不见。”

宁夏木木地抬起头看着男生的眼睛,里面有她读不懂的东西。

边走边垂着头,“你也相信吧。”
“嗯?”秦穆阳偏过头去看那无精打采的身影,一时反应不过来她所指何事。
“你也认为杀人犯的孩子是肮脏的么?”
“我不明白。”男生停下了脚步,“你为什么要这么想呢?”
“……”

“我不认为你是肮脏的,宁夏。”秦穆阳郑重其事的声音如暖流一般直抵心里,“同样的,你的父亲也不是。”

咬紧下唇,宁夏站在原地紧盯着面前的男生。

“不要在意那些人伤害你的眼光,宁夏,你只要按照心里面想的去做就可以了。”顿了顿,又再次开口,“我看过那起案件的全程报道,造成你父亲酿成过失有太多太多原因……”至此,男生适时地打住了。伤心的旧事,何必一再重提呢。

“谢谢你。”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感觉心上的压迫轻了一些。

不少人经过这对停下来的男女,认清是秦穆阳和简宁夏之后,新一轮的流言风暴又开始蔓延。秦穆阳忍不住伸手去揉女生的头发,丝毫不避讳周围人的目光。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20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