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231|回复: 0

[短篇] 「DR」夜瑾/顾情长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20-4-4 22:51:06 |显示全部楼层

站在黑暗的深处 靠近光明的边缘 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责编:顾言笙「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责编:叶涵「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顾情长
出生年月:1998年4月3日
星座:白羊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夜瑾
文案:顾情长「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又是这个梦。

这已经是瑾这个月以来第三次梦到这个光怪陆离的梦了。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起码半夜惊醒对她来说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瑾拿起床头的手机,凌晨两点十二分。手机屏保是一只可爱的花栗鼠,在窗户透进来的月光照射下,有一种诡异的微笑的感觉。打开微信,瑾看到自己发出去的消息还没有得到回应。
心烦意乱。瑾把手机放回去,翻了个身继续睡。脑子里不停闪烁过各种人的各种话语,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瑾,你还活着,所以你就得承受。
 
第二天是平安夜,天气已经很冷了,瑾出门的时候已经戴上了围巾,可是冬天的风就像是有灵魂一样,从各种缝隙里钻进脖子里,带来灵魂的质问。瑾讨厌冬天,也不喜欢下雪。每个冬天都是伴随着凛冽和死亡的,很多次走过公示板,都能看到一张新的讣告,黑白的文字简单的叙述着哪一位老人没有熬过冰冷的严冬已经走向死亡,遮掩了背后家人的悲痛。当然,也有可能带点喜悦,久病无孝子,瑾这么想着,自嘲的笑了一下。
拿出手机,瑾看到自己昨晚发出去的消息:
“明天平安夜有什么安排吗?”
碰巧这个时候对面发来了回复:
“和男朋友过啦,看他今年给老娘什么礼物,不满意我就削了他。”
瑾想到隔着屏幕对面那位可能有的张牙舞爪的表情,不由得露出了笑意。
 
冬天总是白天很短,伴随着漫长的寒夜,这也是瑾讨厌冬天的原因之一。当瑾和同事Lucy完成手头的任务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外面早就披上了浓重的夜雾,万家灯火透过夜幕撕碎在城市的各个角落,遮掩了黑暗下的希望,点缀着这个有时候冰冷可是又从来不缺温暖的大都市。
Lucy伸了个懒腰,拿起间或响起来的手机:“啊,真要感谢你啊瑾,光我一个人的话不知道要到几点才能弄得完,改天请你吃饭啊,宝贝儿~”
瑾佯装生气:“什么改天,我看择日不如撞日,今晚上得了。改天就改没了,我还不知道你。”
Lucy收起手机,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哎呀饶了我今天吧,姐。我家顾先生催好几个电话了,我再放他鸽子恐怕他要来公司劫人了。唉,你今晚什么安排啊?”
猛地想起来原来今天还是平安夜,瑾打了个哈哈:“单身狗还能怎么过,难过。”
Lucy笑着挽过瑾的手臂,向楼下走去:“不生气啊,宝贝,那是那帮男人没眼光。改天我把小顾借你,不用客气。”
瑾终于没忍住笑了出来。
 
跟Lucy在地铁站门口道别,瑾漫无目的的走着,随意坐了一班地铁。地铁上都是一对一对的情侣,有的还抱着一束或多或少的花,女生脸上洋溢着瑾看着都会嫉妒的笑容,周围总会有一个高个子的男生用手臂下意识的护住。瑾靠在地铁车厢的角落,微微闭上眼,把这些画面从自己脑子里清出去。
每个冬天都是瑾的思绪开得很大的时节,每次闭上眼睛,瑾就会想到很多很多事情,那些掺杂在记忆里的碎片,看起来就像淹没在深海最深处,此刻都一点点翻涌出来。那些瑾以为早就已经忘怀的事情,都在看不见东西的同时全部猖獗的出现在眼前。
于是也常常会想起来有些人。他们已经早就消失在瑾的生活里面了,也没有了任何音讯。可是在某个时间会突然窜出来,带着不同颜色的记忆碎片,默默的站在瑾的面前,深深地凝视着瑾,一言不发,眼眸里有着沉醉的黑色。
他们似乎在说,还记得我吗?
瑾猛地睁开眼。
 
夜色已经很浓郁了,瑾这样猜着。但是从地铁一路走进商场,看不见外面的什么景色,很难估计外面的黑暗到底有多么让人震慑。可是在这个平安夜的氛围之下,就算再深邃的黑色,也会带上一点圣诞树上雪花的白色吧。
商场里面永远是那么灼热的感觉,每个商家都在自己的门前摆上一颗圣诞树抑或者挂上很多装饰,大肆渲染着圣诞节的味道。张灯结彩的光和各种缤纷的颜色,让这个商场看起来分外的温暖,和具有人情味。
透过一家玻璃橱窗,瑾看到施华洛世奇的恶魔之眼,小小的眼睛在橱柜灯的照射下,反射着暧昧和冰冷的光芒。碎钻斑斑点点散落着夤夜般的色彩,被暖色的灯光染成清冷的样子。就像是在极昼的时候看见远处星辰独酌。
瑾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指尖传来的触感告诉瑾,那里什么也没有。摸不到被体温温暖之后的碎钻带来的那种斑驳的异样,瑾觉得有点失落,但是心里又有那种本就应该这样的感觉。
柜员的眼光已经看了过来,瑾在柜员走过来之前离开了。
 
楼下有一家叫做花信风的花店,瑾走进花店,看着里面琳琅满目的花朵,绿萝桔梗,各色的花花草草在张牙舞爪的盛放着活力。店员不同于以往看到的小姐姐,是一个男孩子,穿着工作服,在仔细的修剪一捧满天星。碎叶细细的铺在包装纸上,也散落在地面上。
瑾看了一会儿,买了一束洋桔梗。
走出商场的时候,天色果然已经像浓墨泼洒过一样黯淡,在城市里从来看不到星星。那些跋涉在生活道路上的旅人,在疲惫的时候抬头想找到自己的那颗星星的时候,在看到这样沉沉如水的墨色的时候,是不是会失去坚持许久的理由呢?瑾这样苦涩的想着。手里的洋桔梗紫色的花瓣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半透明一般,花枝葳蕤像极了一年前瑾收到的那捧。
耳边传来若有若无的音乐,熟悉的圣诞音乐在这个城市的空隙穿梭摇曳,从高楼大厦的天台飘到商场里面每一个小孩子的笑容里,也同样拥抱着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的瑾。也许该下雪了吧,这样想着,瑾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天空,伸出手,灯火通明的光芒细细打碎在瑾的手上,却一点温度也没有。
瑾不喜欢下雪,但是每年如果不见到一次雪,就像这一年没有完整一样。固执而又不可理喻的念头,这伴随着瑾的固执而又孤勇的性格,陪她在这个城市度过每一个晓寒侵被的夜晚。
转过一个路口,瑾抱着洋桔梗,掏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我并没有什么难过吧,瑾这样想着,随着自己怀里洋桔梗上的水滴迅速滴落在地上,化成不可察觉的印痕。
或许明天该去买条项链。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20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