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244|回复: 0

[抒情] 「DR」云晓得/浅梦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9-9-11 12:35:40 |显示全部楼层

站在黑暗的深处 靠近光明的边缘 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责编:顾言笙「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责编:叶涵「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姓名:浅梦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云晓得
文案:浅梦「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毫无征兆的从梦中醒来,再无睡意。这仿佛成了某种习惯——在夜深人静时做一个梦,带着某种不良情绪。诸如,不安。在世界仍沉睡时醒来,能做什么?
  
坐在摇椅上来回晃动。一旁的灯,开,关,开,关……世界在一黑一白间变换。我的心,在寒冷中归于虚无。
  
每遇此种情况会打电话给曦。他知我会因梦情绪波动,会受影响人变的尖锐自伤。曦会说上几句安慰的话,抚平我焦躁不已的心。
  
发简讯给曦:我梦见你病了,死了,彻彻底底的离开我了。
  
把梦能尽详细的描述给曦。捧着电话,手心开始渗汗。眼睛不断的环视四周,好像有什么在窥视我一样。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快回我简讯啊。
 
  
曦突然失去联系,使我非常紧张。紧张的连空气的微小波动,都足以使我喘不上气。名叫六神无主的情绪占据内心。
  
街上有鹤发童颜的晨练者;有三五成群的学生;有风驰电掣的上班族;却没有一名,名叫曦的男子。
  
伸手向苍穹,坚信指尖有碰触到苍穹中最洁净的云朵。双手重叠交错,把天际分格成一片一片。天空被重组的模样,聚焦着曦艳比骄阳的笑颜。
  
梦梦,与你同在的天空,是最美的天空。曦温柔的说着,张开怀抱要拥我入怀。
  
前倾身子空落踉呛。以为曦在,其实那只是我的臆想。附近无人,连我的影子都只是那么一点点,少的可怜。
  
 
一个人看爱情电影。
  
电影曾与曦看过。他坐在我右边,手牵我手,我头枕他肩。两人偶尔呢喃。他会抚摸我发,说几句情话。不是山盟,不是海誓,只是一些小小易于实现的未来。曦伸手拿我手捧的爆米花吃。我顽皮的用手打他,佯装不高兴的说:谁准你吃我东西的,这可是我拿血汗钱买的。
  
曦委屈的收回手,据理力争的说:吃完再买给你不就好了。
  
我哈哈的笑,取剥米花喂他:我的财神爷,把你惹毛了,我的财政可要告急了。
  
曦富有,有属于自己的文化公司。曦说,赞助我出书并不是因我是他女友,况且他赞助我出书之初我还不是他女友。
  
第一见曦,我还是黄毛丫头。不到二十岁,毛遂自荐到他公司,理直气壮的说:我很喜欢写东西,可没钱出书,你能帮我么?能不能说一声,别那么多藉口。
  
那时我已碰壁多回,但不改莽撞,开门见山的表明来意。
  
曦笑了,笑的让我不知所措。他是嘲笑我无知,还是别有寓意。鼓足勇气追问笑的秘密。曦又笑,清了清嗓说:我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女生,很特别,很有趣。
  
我有些不好意思,脸颊泛起红晕。
  
后来曦说,那时的他对性情直率,又会脸红的我忆犹新,可以说是难以忘怀。
  
走出电影院莫名的仰头望天,天苍白的毫无生气。
  
要在头脑中抽出些词描述天色,我势必要说:天像女人哭过的脸,暗淡无光。看着就让人烦。
  
真的真的很沮丧,最爱的曦,最疼我的曦不见了。
  
  
与曦走过的每条街,每段路,我都重走一遍。蛛丝马迹,不敢怠慢。
  
南街有曦最爱的麻辣火锅。他很能吃辣,我也是。两人在一起时,常孩子气的比试谁更厉害。事实上曦更胜一筹,但他每回都暗中相让。吃着吃着装作不堪辣味的吐出舌头,用手频繁扇动带动空气解辣。见他难受又不失可笑的表情,我忍不住偷笑。
  
曦说,我笑时左脸有一酒窝。很是迷人。他看着陶醉,好像那酒窝蕴涵着旷世美酒,芬芳香甜。
  
现如今,火锅是我一人享用。
  
曦,我们今天再比一次…话未落地反映过来,曦不在的现实。可刚刚那感觉,明明就像曦坐在我面前。他前倾身子将涮好的菜送到我碗中,说:多吃菜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恍惚站起。可是曦不在。我该知道,曦不见了。
  
往火锅里添了许多辣味。滚烫火辣的食物,超出我不够坚强的负荷。胃痉挛抽搐,疼痛难忍。服务员好心的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忙,我摆摆手回绝。
  
我需要的不是医院,,不是药物,是一名名叫曦的男子。
   
  
天拉下夜幕。对天眷恋不舍的太阳迟迟不肯离去,余辉洒满天隆,依旧无法阻止不得不离去的事实。
  
现实本残酷。现在需要面对的现实是:曦已离去,已成定局。他去了哪,我不知晓。便寻各处,他仍是无踪无影。
  
天终是真正暗下来,若不是霓虹璀璨缤纷,我会相信:世界归于荒芜,吾具已失明。
  
精疲力竭的坐在路边,不知何处绽放起烟火。迷离的烟花在夜空时起时落。世界沐浴在欢乐之中,唯有我不快乐。我弄丢自己最最心爱的人。
  
目不转睛的看烟花绽放。再美丽终会消散。于是我想,是不是所有幸福都很短暂,有它的保质期。
  
  
坐在一家五星酒店前。这家店是曦最喜欢的与客户谈生意的场所。守株待兔等曦出现。说是心如死灰一点也不过分。
  
酒店旋转门不断的转、转、转…可惜没有熟悉的身影出现。人头蹿动的地方;歌舞生平的地方;纸迷金醉的地方。终也是没有曦踪影的地方。
  
有几个人,陌生的人,试图与我攀谈。
  
第一位是好心的大娘,问我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这世间悲欢离合在所难免。
  
第二位是酒醉的中年男子。他把他手在我肩。凑近嗅我身上的味道。我回过头假装笑脸,吐了他一口吐沫。男子要出手打人,我挺直身板一股浑然不怕的模样。我的勇敢换来男子识趣的走开。
  
第三位是孩子。孩子稚声稚气,不失温暖的说:姐姐找不到家了么?别着急,姐姐的家人会来找你的。
  
世界并没有遗弃我,忘却我。在这陌生并熟悉着的城市,会有路人甲乙丙丁,在我悲伤无助时送上最简单又不失温暖的关怀。怎么最爱我的曦却不见踪影,在我最需要他时他却消失不见。
  
此时此刻,我是那么思念曦。这城市说大不大,说小又不小。失散的人不管多努力也见不到。残忍到连擦肩而过的机会都没有。
  
  
在街上漫无边际的走,此时的我行单影孤无异于孤魂野鬼。
  
天不识时务的下起雨。匆忙的人群被突如其来的雨打的措手不及。有伞的撑开伞,没伞的就近躲避。雨打在身上不痛不痒。怀抱自己双肩,固执的在人群中穿行不在避雨。
  
殷切希望着…一名叫曦的男子出现。
  
天漆黑有如墨水洗过般浓重凝暗。
  
街上匆忙而行的路人,热切的盼望着回家,有干洁的毛巾擦拭一身的风霜雨露,有温热的食物填充饥肠辘辘的胃囊,有家人无微不至的问候去除一天的疲倦…
  
雨在某刻变成倾盆大雨。所有人不可避免的加快脚步。奔驰的路人一不小心撞倒在街上恍惚走着的我。没谁伸手拉我一把。我摊坐在地,弄了一身泥水也不在乎。
  
曦,你去了哪儿……曦,你听见我在喊你没有。倾注全部力气呼喊,声音渐渐由高亢到失哑。声音在喉咙激荡,只有我知那姓名虚无缥缈的存在。
  
从远方走来一人。他打着伞,伞压的很底,低到我看不见他的面容。他穿的牌子是曦最喜欢的牌子。他唤我名一遍又一遍。说梦梦,你怎么可以淋雨呢。你身子本来就不好,淋坏了可怎么办。
  
勉强站起环抱住他。泪水加杂着雨水倾盆而下。
“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抬眼看见一双与曦神似的双眸,一样的光芒夺目,但比曦少了丝深邃。他是曦的弟弟。急忙松开紧抱他的双手。
  
弟弟悲怜的说:姐,哥不在了,你怎么…
 
  
回家的车上,车内放着轻缓的音乐。咿咿吖吖…吱吱呜呜…顷刻变成了曦的耳语。眼皮很沉,沉的睁不开。恍然间见曦坐在驾驶位上。他体贴的将外套脱下披在我身。叮嘱的说,梦梦,你身子虚,要注意保养。坐在一旁的是弟弟。我又犯迷糊,或者说,这一天我都在梦游。
  
也许弟弟有难过。曦临走时有托付,要他好好照顾我。可我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要怎样做才可以让我重新振作,以告哥哥在天之灵。
  
周围空气仿佛被什么抽走。我觉得呼吸困难。身体疲软,意识渐渐归于虚无。
  
  
曦面无血色躺在床上,我守在他一旁为他削苹果。因为担心苹果削着削着,不小心将手指割破。血流了出来,不是很多但被细心的曦发现。
  
曦勉强的下地要为我包扎伤口。他的举动被我制止。他已是癌症晚期,连站立的都没有力气,还在想照顾我。我心疼的搀扶他靠床头坐下。他不放心的端详我手指。
  
“没事的,一点小伤,很快就会好。”将手藏起,端水给曦。
  
曦缓缓的抿了一小口。对我艰难的笑。缕着我的发说: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我若离去,你要把我忘记。为自己快快乐乐活着。
  
曦得的是脑瘤,做了手术仍不能摆脱死亡的厄运。
  
人总要死的,或早或迟。活着的人要替死去的爱人幸福快乐,这才是对逝去者最好的礼物。知道了么,梦梦,你要替我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这是曦对我说的遗言。
  
曦火化那天我没有到场。要出门时突然昏倒,醒来后便忘记曦已逝世的事实。这些在我再次昏睡醒来时,齐齐涌上心头。
  
半梦半醒间,我再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曦。曦留给我离去的背影,我唤他,他听不见。我想追,又动不了。
  
空白里回荡着曦温暖的声音。他说,若你对我有想念,仰头看看天上的云。那是我。我会一直与你不离不弃。
  
时间一点点倒退,我看见与曦相处的每段光阴。一切归于开始,我第一次站在曦面前。他衣装革履,气貌不凡。他一笑,流露的纯真不该是他这种人该有的。那一刻,我心动了。
  
一见如故。一见钟情……我与曦在初遇时,命运之绳将我们相连在一起。
 
  
从梦中醒来,豁然开朗。我终于能坦然面对曦的辞世,不在意志消沉。
  
弟弟见我收拾东西,好奇的问:姐,你在做什么。
  
我笑着说:我要去旅行。
  
弟弟多少有些担心的说:姐,我陪你去旅行吧。被我婉言谢绝。
  
坐上前往远方的火车。依旧仰头望天,手中握紧着曦送的戒指。天空惟有一朵云,飘然的随火车旅行。
  
曦,我们去远方吧,那里会有我们的幸福。我向着蓝天大声呼喊。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