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1100|回复: 0

[短篇] 「DR」薄荷/顾情长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9-3-10 23:43:45 |显示全部楼层
6246f30bgy1fzasu0msmxj20u01u3hd9.jpg




站在黑暗的深处 靠近光明的边缘 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责编:顾言笙「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责编:叶涵「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顾情长
出生年月:1998年4月3日
星座:白羊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薄荷
文案:顾情长「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天还是灰压压的,蔓延着一种很糟糕的氛围。感觉就像是有一场原本应该存在的雨,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没有顺利落下来又不甘心这样草草离场,在九霄云外散发那种愤懑的情绪。

小阮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淡淡的说了一句:“家里的香樟我找人砍了。”小阮差点叫出声,又压了下来,回:“砍了就砍了吧,院子就那么大,树在也挡着太阳。”

挂了电话,小阮看着窗外,虽然是梅雨季节,但是却一直没有下一场痛痛快快的雨,一直这样灰蒙蒙的天,天边的云朵一日比一日压的厉害,就像春天的时候一场细雨之后枝头不堪重负般的迎春花。小阮看了半日,觉得心头烦闷的很,拉上了窗帘,走到书桌前,看着书架上的那本《伊豆的舞女》出神。

第一次看《伊豆的舞女》的时候是高中的一次语文阅读,那个时候小阮什么也没看明白,只在心里默默祝这个叫川端康成的人阖家幸福,最后瞎写了一通所谓的感想和理解。后来有一次偶然逛书店看到这本书,觉得很亲切就买了下来。事实证明就算经历了这么多年的时光,小阮依旧不怎么看的明白这本书,它的装饰价值远远大于书里面的文字。川端康成实在是一个很神奇的人呢,小阮心里这样想着,自己从来不擅长文字,对这种作家多了几分钦佩和尊重。小阮从来都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用简单的文字写出那么多文辞诛心的文章和刻入骨髓的感情,在她的笔下,文字干枯的就像是一朵想在钢筋水泥之中生活的苍白的纸花。

这样想着,小阮拿起外套,准备去书店再看看。出门的时候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决定不带伞。突然就想起来一句话,晴天送伞的人,可能也会走很多路而辛苦,虽然对我没有什么帮助,可能他的雨伞还要成为我的负担,但是还是要谢谢他。小阮摇了摇头,把这种不知所以然的句子从脑子里赶走,放下了门口的雨伞,披上外套就朝门口走去。

小阮准备去的书店是一家小书店,离家不算很远,也没有很大的规模。但是胜在装修很对小阮的胃口,老板娘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把原本不算大的书店装修的非常好看,还特意买了很多绿萝和春羽,又养了一只通体雪白的波斯猫,叫薄荷。小阮一直很喜欢这只猫,薄荷也从不怕生,每次都很调皮的跳到小阮怀里,在她胸口蹭蹭,就安然趴着,碧色的眸子微微闭着。

到了书店,老板娘正在门口逗薄荷,头发随意的扎着,垂了一缕下来,薄荷雪白的毛发被绑了一个小蝴蝶结,伸着爪子试图拿到老板娘手中的一片春羽的叶子。见小阮,老板娘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起身和小阮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薄荷趁这个机会,一把咬到春羽,就跑到一旁去了。小阮回了招呼,问:“最近有什么新书吗?”老板娘指了指书店里面新多出来的一个架子,说:“都在哪儿了。你上次想买的《白夜行》我新进了一批,还有一些我觉得很不错的书,也一起看看吗?”

小阮走到架子面前,上面整整齐齐的摆了很多新书,旁边是一株绿萝,叶子微微垂到书架上方。小阮看了下,一下就看到一本《香樟树之恋》,又想起来母亲的电话,眼神微微有点黯淡,心里一下子有点堵。

家里的香樟树其实也没什么故事,是小阮小的时候爷爷种下的,爷爷说,等小阮长大了就把香樟树卖了给小阮当嫁妆,那个时候小阮还小,不很懂嫁妆意味着什么,只是觉得种树实在是一件麻烦的事情。不过爷爷没有见到小阮出嫁的机会了,三年前爷爷得了重病,不过半年的时间就去世了。

小阮那时候正在准备自己的毕业论文,错过了爷爷最后一面。这件事一直压在她的心头,偶尔午夜梦回的时候还会流泪,一直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请假回去一趟。母亲也知道小阮的心思,所以每次小阮回家看着院子里的香樟树发呆的时候,都会不留痕迹的把话题转移到其他东西上。这次母亲要砍树也是为了避免小阮每每睹物思人吧,小阮心里是明白的,可是还是觉得有点难过。那是爷爷留下的最后一点东西了,她总觉得没了这几株香樟,爷爷就真的在她记忆里了,没有什么其他东西可以缅怀了。

老板娘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你居然会喜欢这种书吗?”带着些许诧异。小阮回过头,老板娘正抱着薄荷,一只手缓缓摸着薄荷的毛,薄荷很享受的样子,眯着眼睛。看到薄荷,小阮不自觉的笑了出来:“没有,只是好奇罢了。”说着,也伸手摸了摸薄荷。薄荷张开了碧色的眸子,发出了一声慵懒的声音。老板娘把薄荷递给小阮,回身掏出了一个小的相机,准备拍照。小阮有点慌乱,她很少这么直接被别人拍照。不过一瞬,老板娘把相机递给她:“多好看,为什么不喜欢拍照呢?”小阮看了看相机里的自己,却不怎么看的出慌乱,倒是手里的薄荷看着镜头,一点也不害怕,眸子里都是好奇和灵动。

老板娘起身把相机放回原位,说:“原来我也养过一只猫,那只猫也叫薄荷,那是我和……一个人一起养的,不过后来他把猫带走了,我就再也没见过了。”小阮眼眸微抬,不知道薄荷还有这段故事。“所以后来我又养了一只薄荷,我很喜欢薄荷这个名字,因为这是他起的,薄荷这个名字包含着很多美好的东西。”

小阮心里有点诧异,换了她,是绝对不会把薄荷这个名字沿用下去的。这样不是时刻在提醒自己过去的事情吗?但是小阮也没有问出口,只是轻轻摸着薄荷。薄荷当然不知道这段过去,依旧很享受这个人类对它的抚摸。老板娘笑着说:“我知道你一定好奇为什么我还会起名薄荷,因为薄荷这个名字代表的是过去的那些美好,那些回忆我觉得很宝贵,为什么这么轻易的舍弃了呢。”小阮微微点了点头,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老板娘又说:“薄荷是没有错的啊,就算有错,那也是我们自己的心有错。”

小阮想了想这句话,不知道怎么理解也不想深思,只好说:“我也一直很喜欢薄荷这个名字,我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老板娘笑了笑,没再言语。

小阮原本打算买完书就回去的计划被薄荷一下子全盘打乱了,而此时外面却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不算很大却也不算很小。小阮沉迷在对薄荷的宠溺之中,没有发现外面的雨已经悄悄落了下来。等到准备离去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外面已经湿漉漉的一片了,老板娘在身后略带惊讶的声音传来:“这雨还是下下来了啊,不过看样子下不了太久,再坐会儿吧,薄荷也很久没见你了。”小阮回过头,老板娘已经拿出了两个杯子和一个装饰了樱花的盒子,她打开盒子,里面是很多包咖啡:“蓝山?”小阮回过神来,笑着说:“好,谢谢。”

坐在书店的沙发上,薄荷迅速的跑过来,很轻松就跳到沙发上,钻进小阮的怀里,把头埋进胸膛,眸子盯着落地窗外面湿哒哒的道路和行色匆匆的人群。小阮看着外面的人群,大部分人都是没有带伞的,在雨里面匆匆奔跑,也有的用随身的包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遮在头顶。却也有小部分人撑着雨伞,在雨中显得很是从容。小阮心想,这些人是一直随身带着雨伞吗?还是…看过天气预报?这样想着,不由得笑了出来。明明手机上就有过推送今天下雨概率70%,不过自己没有留心罢了。所以现在被困在这儿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自己咎由自取。

老板娘很快把两杯咖啡端过来,也一起坐在沙发上,没有言语。小阮喝了一小口咖啡,苦涩的香味在口齿之间蔓延开来,旋即流入胃里面,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起来。抬头看着老板娘,她正看着自己怀里的薄荷出神,小阮有些忍不住开口问:“呐,之前那只薄荷……是什么样的猫啊?”说完就后悔了,这个问题确实有几分不恰当。老板娘却没有介意,而是想了一下才回答:“那是一只很普通的猫,也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那是我有一天回家路上偶然捡到的,我刚捡回家的时候眼睛才刚会睁开,我养了很久,它没有这个薄荷这么聪明懂事,但是也很乖,我一直都很喜欢。”

小阮看着老板娘的眼神,里面都是对过往的回忆和对那只薄荷的喜欢,没有什么伤心或者对失去它的难过在里面。也没有对那个两个人都心照不宣没有提起的男主人公的什么情绪。小阮看着怀里的薄荷,不知道老板娘是如何做到面对这只相同名字的薄荷不回忆起过去的岁月的,更不懂为什么执意把薄荷这个名字带到现在的生活里。但是却也没有开口询问,只是轻轻搅动着杯子里面的咖啡。高中的时候学过一篇《项脊轩志》,老师特意强调了最后一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小阮现在已经不记得那个时候老师是如何用文字夸赞分析这句普普通通的描述性文字后面包含的痛楚和深意,却也还知道这种睹物思人物是人非的感觉。但是这种情况,似乎没有出现在老板娘的身上,这是为什么呢?小阮想了想,觉得不甚明白,干脆也就不去再思考。

突然一直在怀里的薄荷跳了下来,灵巧的身子迅速向书店里面越去。小阮下意识的喊了一声“薄荷!”,薄荷微微停下了脚步,歪着头看了一眼小阮,便很快扭过头消失在一株绿萝后面。小阮怀里似乎还留着薄荷的体温,却转眼就不见了那只温顺懂事的波斯猫。

此时此刻,外面的雨逐渐变小了,路上的行人也渐渐收起了雨伞。小阮喝完最后一口咖啡,起身告辞。带着新买的一本《白夜行》,小阮走出门口,看了看天色,依旧是灰色的天,但是下过雨之后就像是那种愤懑的情绪被缓解了许多,现在看起来没有那么压抑了。走出百来步之后回头看向书店,老板娘还在门口目送着她离去,薄荷不知什么时候也跑了出来,一边蹭着老板娘的裤腿,一边略带慵懒的看着不知名的方向。小阮看着这一人一猫,不由得露出了笑意。挥手示意之后,转过身消失在拐角。

回到家,小阮拉开窗帘。外面的光漏进来,屋子里些许提高了些亮度。小阮把刚买的《白夜行》拆开,翻了一两页就觉得心里烦躁的很,读不进去,便又放在了书架上,和那本《伊豆的舞女》并排放着,心里想着,要什么时候我才能看懂这本书…又或者,以前的那些书我真的看懂了吗?这样想着,心里的烦闷更深了,打开窗户,深呼吸了一口。刚下过雨的空气带着雨水特有的味道和泥土的芬芳,似乎能驱散心头的雾霾。小阮面色平淡,心里在想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意义或者有什么价值。

可是很多时候很多东西就是没有意义也没有价值的啊。缅怀这个岁月留下的痕迹不也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吗。可是还是有那么多的人乐此不疲的去做这种事,因为他们是普通人,自己也是普通人。普通人就难免会有这种情绪,就难免会被感情支配吧?那些不回首过去的人真的就比我们幸福吗?小软只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干脆闭上眼睛放空了脑子,听着耳边几缕若有若无的风声,突然薄荷的样子就跳入脑子。也许薄荷才是真正的大智慧吧。

小阮决定改天去养一只猫,起名叫money。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