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408|回复: 0

[记叙] 「DR」沉渊/柳瑱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8-11-11 13:06:19 |显示全部楼层
IMG_6834.JPG




站在黑暗的深处 靠近光明的边缘 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姓名:柳瑱
生日:1993年12月4日
星座:射手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沉渊
文案:柳瑱「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NOTE:
 
其实我真不知道所谓创作构思要怎么写,那就罗列一些关于这个主题的题外话吧。请别太嫌弃。
 
这篇文,最初时候只有寥寥几行,本想贴在自己豆瓣的个人主页上,企图顺利达到装逼目的。后又冲动把它继续写下去。很潦草的情节,氛围烘托什么的也挺拙劣,只是想为当时积郁满心的情绪找一个出路。我的一贯作为。
倒是现在,觉得它和这次主题还算合拍。
说真的,我不喜欢小孩。他们纯粹妄我,自以为是,做什么事情竟都不需要太多理由。他们脆弱,太天真,喜欢胡闹,霸道专断,然而最没有道理的是,居然满世界都还在护着他们。当然,或许归根结底,我不过是在妒忌他们的过分年轻罢了。
因而关于“婴”,我首先想到的却是邪恶之类的意象。
曾听人言及,活在世上一遭,便是来受苦的,因而投胎过来的每一缕孤魂刚从一个陌生女人腹中钻出时,就会情不自禁地大声啼哭。后来我每一次看见出生没几个月的小孩,静静地看着我,心中都有些发毛的感觉。
很多志怪,根源里作祟的通常都是出生不久或者未出生即夭折的婴孩,一张微白的脸出现在寻常巷陌,居然也就成了最让人怖惧的分镜之一。
世有千罪,必有千罚。
婴,大概亦不过是轮回罢。赤裸而来,得到、失去,爱过、恨过,无论路上怎样,最终只得空手而去。
我与你,你与谁,谁又与谁,所有的云淡风轻抑或刻骨铭心,都将归于忘川,碾作尘埃,无声无息。
 
 
 
 
 
 


 

 
还记得吗,后来那座岛上,活着的只有我们。
那是最后一日的黄昏,与你从梦境边界出发,在死海上,努力划着小舟。
是因为人类的躯壳太沉重吗,我们竟无法再前进分毫。
四周灰朦朦的,很静,使得我还以为来到了时间的尽头。

连水声亦被黑暗的海潮吞噬。桨棹刺穿了幽冷的深水,却没人看见那上面有任何微渺的波纹。
我们仍在寻找一种被称为彼岸的东西。跑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拆掉教堂尖顶,还有圣像。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连绝望都来不及凭吊,我们奔跑着,惊慌失措地躲避一路上的追踪者。

或许它已经听见了。毕竟,我们一前一后的脚步声是那样凌乱仓促。
可它迟迟没有出现。尽管我们发出的声音在这空荡荡的世界甚至有了回音。
我仿佛看见,死神如同玩游戏的孩子那样愉悦地笑着。它似乎在说,最有趣的把戏应等到最后上场。

我始终觉得,有人跟在我们身后。或者那不是人?呵,这已经不重要了。亲爱的,我相信,只要我们回过头,就可以看见它直直地立在原地,映着闪动的光,露出毫无笑意的微笑,嘴角一直裂到两边脸颊的尽头。

它朝着我们笑。无声无息。

幽冥的火光中,神祗看着我们,支离破碎的面目微笑着,伪善又冷漠。

它朝着我们笑。无止无尽。

是否还记得,某一个星期日的早晨。木工停止干活,女人的脸上露出柔静的笑意,孩子们奔跑到街上,唱起比阳光更加明媚的歌。我们相约去城市最北端的教堂做弥撒。站在最高处的中年男人说,结束了,你们离开吧。于是我们向着来时的路走去,如果时间允许,便去附近的那个森林逛一逛。有虫子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骚动着。风中飘荡着青草的香气,远远的,幽幽的,不知从哪个方向传来,又是如此迷人。更深的夜里,假若月光隐去,那里也像现在这般的安静——不,我想,它们并不是能够混为一谈的东西。现在,我们泡在一个死的世界里。而最初,万物死去的寂静终将迎来新生,正如那时拂去黑暗会有黎明莅临,这在今日,在这个美丽得像高热血液一样的日暮里,都已化为荒诞的谣传。

却还是那些孩童游戏的声音飘荡在耳边。朦朦胧胧的,柔软得好似抓不到,并且寒冷刺骨。那是你在启唇歌唱吗?家乡的歌谣,亲人的笑容,埋藏在坟墓里的秘密,这些都只有我们知道。

死去的灵魂拂过我们耳廓,凉飕飕的。是谁偷走了我本该有的、悠闲愉快的感觉?
有人在哭,因为他输了。有人在笑,黑洞洞的、本该装着漂亮球状物的眼窝里却流出了稠红的液体。

它们在笑、在笑、在笑。快要散架的骨骼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关节之间的摩擦声,令我想起祖母家那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每个午夜,它的一举一动都令我胆颤心惊。嗯,对,就像现在这样。

但我们都明白。它并不是为了庆贺我们二人的生还。
那么它是为了什么,这样嗤嗤发笑?

不过,的确,我们那徒劳无功的模样可笑极了。于是,二人喉间都不可抑制地爆发出笑声。

又一次地,我们的目光撞在一起。你黑色的瞳仁如同是海潮最深处,冷或者暖,如此紧密地将我包围。温柔极了,让我不由得这样催眠自己,哈,即使为你而死也甘愿。

我把自己曾经引以为荣的姓氏扔向天空。除你以外,我所有的执念都颓败地落在死海最边沿。
请你赐给我,那个仅仅属于你的名字。
然后,让我们一起走吧,不要让这荒谬发笑的家伙将彼此拆散。
 
后来我们才知道。它在笑,是因为开心。它的游戏,又将添出两个新位置。
我们都还以为自己逃出了它的囚笼。可是终于,我发现整个世界都是在它的囚笼里。

我得到了第三次赐名。它就刺在我的尾椎骨上,背叛那几个血腥的字符。剧烈的创痛,像是在嘲讽着我,我们。即使我的指甲狠狠抠在地上,也难以平息那怨恨。而你身体里流出的最后几滴血液,就这样从我指缝间滑落入这个脏污的死世。

最终,一道冰冷的光束照过来。死神发现了我们,将我们化为灰烬。
只剩水面上那一叶舟,轻微摇晃着,似无止无息。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