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楼主: 纳兰蝶

[日记] 【纳兰蝶】 MY LIFE

  [复制链接]
未央 ( 社区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4-9-16 09:01:57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4-9-15 21:55
央姐,这信件是给送到单位的吧?我不知道我周围的邮局在哪里诶

地址正确的话一般邮政会送到单位信箱或者前台。
你只爱我对不对
还是你想看我掉眼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9-20 08:14:28 |显示全部楼层
未央 发表于 2014-9-16 09:01
地址正确的话一般邮政会送到单位信箱或者前台。

好嘞,谢央姐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9-20 22:42:29 |显示全部楼层
七.芒栖
凤舞九天,其实我也只是小时候看墨颜舞过一次,那时我刚刚可以化作人形,墨颜十分激动,带我到了他为我母神设的衣冠冢前,激动的说了半饷,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也记不得了,只记得他之后跳了一支舞,引来了百里之内所有的灵鸟,然后他便将我现在身上所穿的裙子交给了我,他说他希望我可以穿着这件裙子舞出这世间最美的舞蹈:凤舞九天。
此刻,我站在沄涧的面前,穿着这件华艳的裙子,随着沄涧瑶琴上迸发出的每一个音符而悠悠起舞,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用心,每一处眼神都深深地望向沄涧,时而俯身低探,时而仰头遥望,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一招一式表面是从这乐曲之中而生,实则自心中生出。随着我的舞蹈,风声渐起,引得芙提院中花叶作响。琴音慕然停滞,瞬间又骤然加速,我脚尖轻点地面,运用法力,扶摇直上云天,张开的双臂瞬间由阳光铺洒,金黄的裙裳越发耀眼,刹那间将我变身成了真的凤凰,以臂为翅,以裳作羽,这天地再不遥远,甚至令我恍惚,怀疑自己是不是本就属于这片天空,模糊之间竟分不清是我在舞蹈还是舞蹈主宰着我。低眉俯瞰这群山遍野,抬头望尽这无垠苍穹,姿态渐渐轻柔却带有万灵之尊的威严豪迈,这感觉竟不知不觉间让我想起我那只存留在画卷之中的母神,第一次我觉得我离她不再是那么遥远,身边的风就像是她温暖的手轻抚着我,温柔地告诉我:她从没离开过我,没离开过……待我回过神,睁开那婆娑的泪眼,竟发现周围满是灵鸟,灵鸟一周又一周将我围绕在中央,迎合着我的舞蹈尽情的欢跳,成功了,我竟然真的成功了,以狐之身引领百鸟。只是我渐渐觉得体力不支,好像马上就要从这万丈高空之中摔落下去,我会摔成什么样子呢?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来想这个问题,定是很丢脸吧,还好墨颜不在山上,顷音也在关禁闭,不会来笑话我。身形一抖,身子飞速地下落,我想我终究没能如墨颜所愿地成为真神,想来他会很失望……就在我已经开始想临终感言而略带感伤之际,身下浮来一阵风,我也不再下落,瞥眼一细看,竟也是满目金黄,而那金黄竟比我一身裙裳更为耀眼,我坐起身,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一只凤凰的身上,更令我惊奇的是这只凤凰不是墨颜……“你你你……是是是……”
没等我这话说利索呢,我们已经落地。
“还不下去?该不会真把我当座驾了吧?”声音清冷地传入耳畔。
“额、不敢不敢。”
我立刻从那只凤凰身上连滚带爬的下了去。
“你没事吧?”沄涧跑了过来,仔细的看着我,“早知如此危险,我便怎样也不能让你去跳这舞啊,都怪我不好。”
“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无需担心。”见沄涧为我担心,我心底甚是欢喜。“刚刚灵鸟纷飞,你看到了吗?”我满目期待看着沄涧。
“嗯,很美。”
闻言,我低头一笑。
“刚才那支舞是你跳的?”
闻声,我回过头,却不再见那只凤凰,眼前多出一个绝世美丽的女子,比我见过的所有女子加在一起还要美,可后来当我将此事描述给顷音的时候,他却十分不以为然,觉得定是我夸大其词,原因是他觉得我也没见过几个女子,加在一起也定然美不到哪里去。
“啊,是啊。”我一时之间竟也不知该说什么,因为从她那清冷的声音之中完全听不出她的一丝丝赞美或者贬低之意。
“竟……是只神狐。”
瞧着这美人面色恍惚,倒是与那清冷的音色完全不相符。
“不知这位是?”沄涧满脸询问状看着我。
我瞪大了眼睛,回之以无辜。
“我当蛰及山上何人能将凤舞九天舞得如此灵动,引得周遭灵鸟竞相前来,不曾想是故人驾临,倒是老夫有失远迎了,失敬失敬。”说着话,墨颜手背在后面缓步走来。
闻言,那美人眸底瞬间多出几分光彩,挑唇一笑,“墨颜上神驻容有术,神界向来为之称奇,这一声‘老夫’不知折煞几人啊!”
“打小便数你喜欢与我拌嘴,小辈面前也不知收敛,”墨颜脸上露出少有的柔和。
“墨颜,这位是?”我凑到墨颜的身边,小声地问到。
“这位是芒栖上神,长年居于女牀山的覃芒谷之中,论资排辈的话,你当称一声姑姑。”
“姑姑?”我疑问的看着墨颜,“你莫要蒙我,这位姑娘虽美却清秀,看着也不过虚长我几岁而已啊。”
那美人掩唇淡笑,“这丫头生得一张俐嘴,如此能言会道,定是墨颜教导有方了。本尊不才,虚长你十几万岁而已。”
那美人好似故意加重了‘而已’二字,成功的换来了我瞪大眼睛吃惊的表情。“迷央见过姑姑。”
“迷央,迷央……?”芒栖喃喃地念着我的名字,渐渐眼神转向墨颜,像是在询问。
“是师尊与慕璃彩翊的女儿,慕璃迷央。”
“真是经年似水,想不到他们的女儿都这么大了,我竟是第一次见,看来我这一趟真是没有白走。迷呤和彩翊人呢?当年我可是连喜酒都没喝到,今日定要尽数补上呢!”说着,抬脚便要往里走。
“他们……已经羽化万年了。”
芒栖脚还没来得及离地,便整个人呆滞在那里。半饷才艰难的开口问:“死了?”
墨颜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回了一声“嗯”。
“迷呤向来聪颖过人,法力又在众神之上,怎么会、怎么会…….”芒栖面色渐变惨白,眉头皱紧,雪白见骨的手抓紧了左肩衣衫。
“你怎么了?”
“旧伤而已,没事。”扯了扯白唇,芒栖虚弱的答着。
墨颜右手泛起聚合灵力的光芒,将手抚在芒栖的肩上,“想不到你昏睡了这么久,竟还是如此虚弱。”
“毕竟是死劫,能逃得过已经算是运气了,若不是迷呤为我设法抵去了一部分凶险,恐怕应那穷奇凶兽之劫的都不止我一个了。”芒栖面上渐渐恢复气色。
墨颜收了掌,“这是我平日闲暇炼制的丹丸,可补充灵力,对你的伤该是有效。”墨颜将玉瓶递给芒栖之后又道:“逝者已矣,多思无益,况且虽是应劫而去,他二人也终究如愿的在一起了,也算是一种安慰吧。”
芒栖点了点头,“是啊,再也没人反对了,再也……不用顶着那么多压力了。”闭上眼睛,顺着眼角滑落了一滴泪,“这算是种圆满呢。”
“你身体还未恢复,不宜动心伤情的。不过刚刚那支舞虽说未完,却真真是风采未减当年,可见师父当初为你挑选的覃芒谷确是灵气满溢,助人恢复。”
“刚刚?你是说那支凤舞九天?那舞确是很好,但非我所舞,而是央儿舞的呢,想来若是迷呤神识尚存于天地间,看到了定会十分欣然。”
“央儿……舞的?”墨颜一下子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嘿嘿,沄涧师父要去找瑶山了,而且今天是他的生辰,我便以舞为礼赠予他,只是灵力不足,没舞完,还险些掉了下来,多亏姑姑救我一命。”
听了我说的话,墨颜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沄涧,转过头满面严肃道:“我虽一向望你有成,却从不强迫,无非是想不损师父之名,又能应了护你周全之诺,然你却为一生辰之礼险些丧命,看来是我过往罚的不够重了。”话罢,只见墨颜微微抬臂,见势便要甩袖而落。
我立马上前挽住墨颜的手,这要是见到那帅气的甩袖,不仅仅是罚禁闭,刚刚赢出来的脸面就全没了。我满面堆笑,满眸祈求之意,小声说着:“我错了,还请墨颜上神高抬贵手,在姑姑面前给我留些脸面啊。”
墨颜轻挑左眉看着我,“倒也是有些长进,知道要留脸面,好,那这禁闭之罚就先为你存着。”话毕,挣脱出自己的手,转头看向芒栖说道:“你身体尚未恢复,此时飞回覃芒谷也是颇为吃力,不如先于我这蛰及山修养几日,也好恢复体力再行离去。”
“也好,久未谋面了,如今也想与你多聊聊。”芒栖抬眼看着墨颜,眸眼虽是疲惫之色,却异常明亮。
“请。”回步,便向着里面走去。
“女牀山灵鸟族恭迎芒栖上神。”
还没迈出几步,身后院内便落满了灵鸟而化身的仙女跪在地上,为首的仙女一身蓝紫嵌白而略带斑斓之光的裙裳,让人挪不开眼球。我定定地看着,只觉得异常熟悉。
芒栖也回过头,声音清冷的开口道:“都起吧,我已不再是女牀之主,受不起如此大礼了。”
“芒栖上神这是哪里的话,一日为主,终生侍奉,自是女牀山万灵该守的规矩。”为首的仙女抬起头,笑容温柔,面眸明媚。
“柒鸾?”
八、柒鸾
“迷央?”那仙女见我先是一愣,瞬间换上笑容,“好久不见啊。”
我瞧着她那模样就好像是见到久未谋面的挚友,一时倒让我不知该怎样表情应对。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12-19 13:12:29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听了一句话,叫做让我感激你,赠我空欢喜。
看到的瞬间便觉得这句话真的是很好,虽然好像很难理解赠我一场梦的人为何要感激,大部分的朋友会说那个人是在耍你。我不知算不算是傻,肯花费时间为我织梦的人,总会在织梦的那一瞬间满心想的是我吧。终究,最难忘却的是得不到的,是那些曾让人伤心过的,却不是那些美满。
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了,基本已经忘却了那些曾经的、令我魂牵梦绕的事情,所谓的刻骨铭心是不是会随着时间而消逝,也许没到最后一刻也不得而知,毕竟那些我所谓的刻骨铭心差不多也是一时情绪。
天色昏黄,虽是正午,却似黄昏,这样的背景色衬得漫天的飘雪格外刺眼,除却了雪本身该有的美感,带来彻骨的苍凉。
太平坦的日子没收了情绪的波动,每天什么也不想,也不熬夜,只是老老实实的上班和休息,想想还真是有些无聊。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5-12-15 22:27:11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我在不更新,帖子就要被删掉了.....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5-12-30 11:29:22 |显示全部楼层
很多没有结局的事,如同我在半岛飞行日记,我没想到我那么快的换了工作,我没想到我没再回到那座城市,我没想到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一年,我没想到......存在半岛的帖子也会被删去。
现在的平静不知是源于懒还是源于疲惫,电视剧洗脑到占据了梦境,一夜无梦成了值得庆幸的事。每日坐在电脑前,挥洒着连绵不断的哈欠,攻克着各种表格、各种邮件,在我好不容易庆幸可以动动笔来写点稿件的时候,发现更多的文化工作却是组织一堆跟培训半毛钱没有的活动,真心想跟我们总部的领导深刻的谈谈,尼玛,这些跟我有毛关系啊。

已有 1 人评分岛章 理由
南湮 + 2 工作之后静心真难。

总评分: 岛章 + 2   查看全部评分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6-4-29 13:35:01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写日记了,好久,久到忘记了多久。
我的记性越发的差了。
首先谢谢南湮,虽然这些日记也不是写给谁看的,但是偶尔的评论,让我感觉异常温暖。
工作了之后忽然发现最好控制情绪、最好生活的方式是无心,好在我本就心大,于是乎放在心上的事情越来越少了,于是乎像个超人一样,过着自己还算满意且惬意的生活。
好吧,我想表达的并不是我的生活有多好,或者有多糟。
我想说,人真的好脆弱。
一直以来,我都相信只要自己够坚定,任何问题、任何困难都不是难事,但除了健康,除了这具生而存在的身体。没有人能不生病,没有人能不死亡。
我以为爸爸去了那么久,我该是很淡然了,但今天接到闺蜜的电话,说姥爷的长了一颗瘤,很可能是恶性的......这就是我可怕的地方,电话打了好久,我表现的很伤感,但实际上我并没了情绪,直到联想,联想到了我的爸爸。我简单劝了她几句,然后眼泪一直转在眼圈,没想什么,只是觉得伤心,那么单纯的伤心,好像有一颗很完整的心。
我一直以为伤心需要很多理由,但纯粹的伤心,也许什么都不需要,无关心疼自己、无关受了委屈,只是单纯的伤心,单纯的想哭。
我越发不会劝人,以前那个巧舌如簧的我,以前那个能言善辩的我,以前那个一张嘴能解决一切的我。
长大,随着时间的流逝,才会发现很多事情面前,话语显得那么苍白。
没人能说中那个难受的点,因为自己也不知道点在哪里。
抬头看看天空,云依旧在飘,阳光依旧闪耀,骗骗自己,其实日子也就这么过了。
已有 1 人评分岛章 理由
南湮 + 2 生老病死虽是人之常情,接受起来真的很难。

总评分: 岛章 + 2   查看全部评分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蘑菇。 ( 园丁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6-10-1 21:14:00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不见
没有过往,亦没有未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6-11-1 13:39:52 |显示全部楼层
蘑菇。 发表于 2016-10-1 21:14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南湮 ( 社区版主 )     发表于 2016-11-5 14:42:01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真的也是懒,很久才过来一次。但每次细细看帖子评分都不会厌烦,给你带来温暖也真是开心呐。
今年总觉得特别快,也许是事情太多手忙脚乱令时间显得愈发迅疾。
从小便不停经历生离死别诸如此类的事情,但每次还是觉得特别难过。成长总是这么残忍又突兀,只能告诉自己顺着心来吧。
因自顾不暇,所以无情无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7-2-9 11:40:37 |显示全部楼层
南湮 发表于 2016-11-5 14:42
我真的也是懒,很久才过来一次。但每次细细看帖子评分都不会厌烦,给你带来温暖也真是开心呐。
今年总觉 ...

是啊,你一句手忙脚乱,竟让我热泪盈眶,不过在这职场,终究不是个可哭天抹泪的地方
很多事情,终究不过叹一句,来不及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南湮 ( 社区版主 )     发表于 2017-4-20 08:41:05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7-2-9 11:40
是啊,你一句手忙脚乱,竟让我热泪盈眶,不过在这职场,终究不是个可哭天抹泪的地方
很多事情,终究不过 ...


我庆幸自己还会手忙脚乱啊 始终将自己当成新人慢慢来吧

眼泪留给自己 在不懂得不珍惜的人面前打落牙齿也要和血吞 我是这样的

抱抱你啊 希望下一次始终来得及
因自顾不暇,所以无情无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7-4-20 17:45:27 |显示全部楼层
南湮 发表于 2017-4-20 08:41
我庆幸自己还会手忙脚乱啊 始终将自己当成新人慢慢来吧

眼泪留给自己 在不懂得不珍惜的人面前打落牙 ...

今天,我觉得特别闹心,我是做讲师的,我觉得讲师特别厉害,但是现在我感觉特别没劲,我在想要不要转变一下,向销售类讲师转变,我觉得企业的内训师都是在玩花样,在自欺欺人,我们去努力做得都是营造假象,然后让所有人相信这种假象,甚至自己都相信了,但结果一出现,一切假象就像琉璃一样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7-6-21 10:08:00 |显示全部楼层
树洞啊树洞
今天想要记录的是一件不开心的事情,直接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失误造成了大家的困扰。
大上周公司组织的“寻找最美老兵”活动,要求我们反馈照片和视频,然后我发邮件要大家反馈照片 但由于太忙了,想着下一周再给大家亲自去录制视频,结果谁知道忙是没有止境的,根本没有时间去给大家录制,结果就发了邮件,时间很紧张,要大家当天录完,大家还有些埋怨。结果好不容易都录制完了,提交的时候,区办的人说不能用竖版,不合格,要横版。于是我下班开始一直纠结,想了无数种方法,结果还是觉得大家得重新拍摄,为了表示抱歉,我跟每个人都解释了一下,并且道歉。
这件事情看起来解决完了,但是我还是不开心,直到第二天,到了公司,还是不开心。
我性子要强,越是在乎的事情越是想做好,但越是用力越是会出错。我一直责备自己为什么要出现这种失误,但是显然我现在脑子都不好使了。
我能出现上课的时候讲着讲着下一句说啥就忘记了,我能出现开会时原本想好的三个要点结果只记得两个。现在的状态,我是崩溃的。
不知道是天气炎热的原因,还是培训教室呆久了,脑子缺氧的原因。
我不喜欢现在自己的状态,不喜欢这样无法显露任何开心的情绪,不喜欢这样的职场,关系远的人反而好说话,关系越近的人,越发现都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一直想哭,不知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我特别伤心的事,所以有点原因我就会泪流不止。
我投递了星巴克的简历,想去简简单单的做咖啡,这样以后还可能自己开店,简简单单当个服务员,我现在觉得真的是特别好。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8-6-13 10:21:53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的,到底,是什么
最近又要离职了,又要,离职......我还能说什么,我只想说呵呵,为我的欠缺考虑,为我的率真决定。
上帝会眷顾,佛祖会保佑,但谁会护着谁一辈子?芸芸众生,若能偶得眷顾,已是非常不易了。
我觉得我老了,我看着96年的公司的同事,觉得那是小姑娘。看着92年的姑娘,觉得她们那么年轻。哪怕是看着89年的、82年的,那些姑娘,我都觉得她们青春正好,我看着她们,说笑着、活泼着,如同一个长者。若是提醒,我才惊觉,我是90年的,还不到30岁,也正青春着呢。
我在想为什么会是这样。
追根溯源,我发觉上一份工作给我带来的影响可能并不如我想的好,诚然,我胆子大了,我的授课技巧好了,我更淡定了,我懂了更多的套路,我看穿了更多对方的意图。但却沾染了暮气,从那些垂暮的老人身上。
我以为这些暮气是我身上的衣服带来的,我尽量买颜色鲜艳的衣服,尽量画着精致艳丽的妆,我从镜子里、从别人的眼眸中,看到自己还那么年轻,但打开心门时却只看到里面住着一位苍老的老太太,满怀失望的、布满皱纹的一张脸。
我害怕,害怕看到她,我不觉得我经历了什么,哪怕是经历,更多的也该是美好才对。阳光的、美好的、自由的。这些才是生活的动力,才应该是留在我心间的东西。可,我能想起的,更多的,却是心尖上那些疤痕。
第一天挤早高峰地铁的时候,我满含泪水,觉得芸芸众生竟是如此困苦,而如今,我也能淡定的置身其中,叹一句我也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
我以为这是淡定,但不想承认的是,这是妥协,无能为力的安慰。
上一份工作离职的时候,我的领导说了一句我不适合做讲师。我当时在想,一个班级19人,我考第一,同期讲师排名,我依然是第一,我比的不是新讲师,比的都是老讲师,凭什么我不能当讲师。
如今想想,我当初的入职,实际上是赌气了,我就是要把这一巴掌还给所有瞧不起我的人,我不但能找到,而且能找到更好的,如此想来,我果然好争、善争。
我对象一直说我没什么规划,我觉得规划这个词用的不太准确,但是我确实比较随性,顽固的、别扭的随性。
如此想来,这感觉真是奇怪。
不过好在,上帝还没完全的忘记我,我该好好调整,给自己放个大假,人的自信,不该是以碾压别人而存在,而是正视内心,之后安然的,做自己喜欢的、愿意为之奋斗的事。亦如我当初入职宜信,我的坚挺、我的努力,不是为了别人的表扬,而是为了我自己的未来的希望。那时,我知道我的路在哪里,我知道我想要什么,我该如何做、如何说服自己,让自己的坚持更加有意义。而不是为了工资妥协、为了结婚妥协、为了孩子妥协。
尽管才华可能流逝的越来越多、尽管我能写出的文字越来越少,我不知道我当小说家的梦想还能否坚持,我不知道我那些刚开头的作品还能否看到结尾,但既然现在还不想放弃,就该坚持下去,找回我想要的生活、找到我想要的状态,找到我想要什么。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