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楼主: 纳兰蝶

[日记] 【纳兰蝶】 MY LIFE

  [复制链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9 19:56:20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4-6-28 20:04
雨水是上帝的眼泪

冲刷着一切!

来自:iPhone客户端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7-3 14:51:24 |显示全部楼层
林惜之 发表于 2014-6-29 19:55
可始终无法骗过任何人!

来自:iPhone客户端

我很好奇的是,你是怎么注意到我的日记贴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7-4 11:35:37 |显示全部楼层
嘻嘻···················想看就看·················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7-6 14:07:18 |显示全部楼层
林惜之 发表于 2014-7-4 11:35
嘻嘻···················想看就看·················

好吧,这真是个好理由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7-7 14:54:32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4-7-6 14:07
好吧,这真是个好理由

哈哈………本来就是啊,直接打开就看到了,我觉得这里好奇怪得,不象qq空间里那样,不想被人看的东西都不可以隐藏得…………

来自:iPhone客户端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7-16 21:41:26 |显示全部楼层
林惜之 发表于 2014-7-7 14:54
哈哈………本来就是啊,直接打开就看到了,我觉得这里好奇怪得,不象qq空间里那样,不想被人看的东西都不 ...

也没什么需要隐藏的,只是习惯了在这儿写东西而已。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7-16 21:41:48 |显示全部楼层
四、启蒙(二)
本来顷音是准备陪着我悄悄地溜跑去山下的村庄里看戏的,可不是为何在门口的时候看到我与沄涧,便闹了别扭,转过身就走。我十分莫名,也很是懊恼,好好的一个孩子,咋就这么多脾气?看来墨颜这劣徒十分之不堪啊,也不知他这日日看的满腹诗书都是用来做什么的,还不如烧了火给我烤地瓜吃。我侧头看了看沄涧,恰巧沄涧也正看着我,他嘴角总是挂着那样淡淡的笑,仿佛再大的事也不过他面上的云淡风轻,看着便让人觉得心情舒畅。我一扫心底的不爽,换上了几分欢喜,想着有这么一位师父真好,而且我这个做徒儿的,也是比顷音强出许多,遂觉得更是欢喜。
“沄涧,我们走吧。”我牵过沄涧,向着山下走去。
“你不去看看顷音?”
“他……总是使性子,墨颜说过女孩子才会使性子的。可见他这样是万万要不得的,所以我便不去管他,这样他才能知错方改之。”我满心的为着顷音好,也不知他究竟能不能体会我一片苦心。
“也许……他只是对你使性子。”沄涧淡淡开口。
闻言,我便停下了脚步,莫名的回过头看着沄涧,半饷,仿佛想明白了些什么,便开口问道:“你是说,他欺负我?”
“……,”沄涧抽了抽嘴角,“我们还是快下山吧,戏应该快开始了。”
“哦。”我嘟着嘴,看着沄涧欲言又止的样子,怕是背我猜中了,我一面感叹着自己为何聪明至此,一面回想着究竟是哪里惹了顷音,让他不顾长幼尊卑的跟我使脾气。最后总结出了,这个家伙肯定是太长时间没有受到我的耳提面命,皮便开始痒了。哎,看来将顷音引回正途就只有靠我了,想来我的责任还真是十分之重大。
这样想着,不觉之中已经到了山下村庄,往日这个时候村庄里都是熙熙攘攘,今日倒是清净,街里道上都不见几个人,想来定是都到了戏台处去。
“我们得快些,不然啊,估计只得站在最后了,那可什么都看不到。”说着,拉着沄涧加快了脚步。
“好。”
话罢瞬间,沄涧脚下生风,拉着我向着前方奔去,反倒是我落了后。我却惊奇,从未见过沄涧如此速度,他总是闲适漫步着,便让我觉得没什么事值得他着急,可如今看他这速度,倒也颇见功力。因我一句话,他便上了心,我心底甚是欢喜。
不一会儿,便到了戏台,且果然不出我的乌鸦嘴,戏台周围里外各三层的人将我们阻隔的只能闻戏声,半分见不到戏影。
“该死。”我一脚跺在地上,百思也不得妙法上前,遂觉得甚是郁闷。“现在如何是好啊?根本就看不到。”
“没事。”沄涧淡淡向我一笑,随手捻了个定身咒,“定。”周围所有人包括台上的戏子伶人均定身在了原地,沄涧拉起我,挤了三两下便到了第一排,匀了口气后开口一声:“破。”周遭便又开始了熙攘,一切恢复如常,好似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唯有我定定地看着沄涧。
“沄涧,你怎么能随人用法术呢?”我皱起了眉,墨颜说过,若是在人间对人族用法术的话定会受劫,就算当下未应劫,也定然会在之后加重所受的天劫。思及至此,我不由开始担忧。
“你不是想看戏吗?这样我们就看得见了。”沄涧淡淡一笑,丝毫未将刚才的事情放置于心上。
“可……你这样,是会加重天劫的。”
“你这丫头,”沄涧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平日里见你也算是没心没肺的主儿,怎的竟为这些小事忧愁?不过是天劫,我修仙之时已经历过了,况且虽我们年岁差别无大,可我毕竟乘着你师父的名称,徒儿小小愿望,为师又怎忍不成全呢?”
“那……你待我如此悉心,就只为我是你的徒儿吗?”我小声的喃喃自语。
“嗯?央儿,你说什么?”
“没什么,看戏吧。”话说完,沄涧便转过头,专心的开始看戏,可我却半分看戏的心思也没有了。若沄涧说的话没错,那我便是真的喜欢他了,可他待我的好若只是他乘了我师父之名,那便是不喜欢我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一直恹恹的直到戏结束,竟半句戏也没听进耳、半分情节也未看进眼,心底便又开始觉得对不起沄涧冒着险将我带到这第一排。
“央儿,你还好吧?我怎么看你精神不佳,兴致恹恹啊。”沄涧面上敛去了往日的淡笑。
“没事没事,”我扯了扯嘴角,“刚才的戏太感人了,我只是还没缓过情绪。”
“嗯,感人……这戏你看懂了?”沄涧一挑左眉,疑问的看着我。
“嗯。”我点了点头,眼角偷偷看了一眼沄涧,“没看懂。”
沄涧一笑,“这戏你若是看懂了,墨颜上神便也不会说你未开悟了。”沄涧抬起头,看着天上繁星,“若是不抬眼,便真是忘了时间,修神修仙者多以千年万年为节点,倒是不如这些凡人来的珍惜时间了。”
我看着沄涧,十分莫名他说的这些话,更是不明白他脸上淡淡愁伤所为几何。不过想来他说的也是有道理,算起我与他相识的时间,竟是不觉间已过五百余年,而离着我至天庭受神位的万年也不过剩下百余年,就不知他是不是在感慨我这个做徒儿的这么些年却也长进不多。“师父,我是不是给您丢脸了?”
“你怎么会这样想?”
“你都开始感叹时间了,意思不就是都过了这么久,我马上要受神位了,却还是一事无成。”我低着头,不敢看沄涧。
“你已经很不错了,毕竟是有长进的,不过是墨颜上神护你太过周全,你也无甚立功机会啊。”沄涧抚了抚我的发,“我所想的却不是这事。”
“那你在想什么?”
沄涧看着我,良久说道:“我在想央儿这么漂亮,以后会许给哪户人家呢。”
“许给哪户人家?墨颜又不是养不起我,我为何要许人家啊?我才不要去给别人干活。”我嘟着嘴,很是不开心。
“怎么……怎么是给别人干活呢?谁当你说的?”沄涧满脸莫名。
“是顷音啊,之前墨颜说要将我许给天庭三皇子,我问顷音什么叫许,顷音说就是把我卖给人家干活。当即给我气的不行,把墨颜的画全卖了,他不是缺银子嘛,我给他换了座金山回来。结果墨颜那家伙居然不知感恩,还罚我跪祠堂,害我一个月都只能睡在祠堂的地上。还多亏顷音讲义气,给我拿来好厚好厚的被子,不然我这一条小命就丢在祠堂里了。”提起这段历史,那段天天在祠堂啃瓜果点心的日子还历历在目,要不是顷音偷着给我送了几回红烧肉,我真的就提前去见我父神母神了。
“呵呵,这么说来,顷音对你还真是好,不过他曲解了那个词意思,许给的意思,就是……你嫁给那个人,说的通俗一些,就是你们两个人在一起相亲相爱的过日子,你被称为他的妻子,他被称为你的相公,也许你们还会生些宝宝。”沄涧好像解释的有些艰难。
而此刻,我却完全蒙掉了,想了半天,才很艰难的点了下头,“哦。”
“明白了?”
“嗯。”我随口应了一声,半饷才意识到他问我是不是明白的他的话,遂又补了一句:“不明白。”
沄涧抿嘴一笑,“这么说吧,就是你如果喜欢一个人,你许给了他,就可以一直跟他在一起,这回明白了吗?”
“好像……明白了。”沄涧的意思就是说我喜欢他,许给了他,就可以一直跟他呆在一起,我这样理解应该是不错的吧,我偷偷瞄了瞄沄涧,“那……我可以许给你吗?”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7-17 17:26:40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4-7-16 21:41
也没什么需要隐藏的,只是习惯了在这儿写东西而已。

恩,恩,那你要继续哦~~~~~~~~~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7-17 22:31:19 |显示全部楼层
林惜之 发表于 2014-7-17 17:26
恩,恩,那你要继续哦~~~~~~~~~

嗯,我正在这儿同步更新小说呢,方便我可以在哪里都能写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7-18 17:56:44 |显示全部楼层
O(∩_∩)O哈哈~,那我期待哦!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8-23 21:32:45 |显示全部楼层
顷音闻言,便停下了脚步,很是深沉的看着我,他的眼眸本就深邃,仿佛西海般深不见底,我一直不太明白,一个与我自小长大的男孩,怎么会有如此深邃的眼眸,像是有引力一般,细看去便会挪不开眼光。
“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是想要打架吗?我告诉你哦,别看我现在身有残疾,教训你还是不成问题的。”说这话时我一直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但却明显觉得自己底气不足。
“你是真的不明白我为何闹脾气?”顷音的声音也很配合的深沉起来,与他的眼神真是浑然天成。
怎奈我的注意力却没放在这少见的浑然天成之上,他问我是否真的不明白他闹脾气的原因,我真想直白的回一句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他肚里的虫子,不过想着这般直白定会造成他直接将我扔在地上的结果,遂低了头,用亘古不变百试百灵的一招:装哑巴。
“算了,想来我也是白费脑筋,你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又怎么会明白我闹脾气的原因呢?是我小气了。”顷音好似面容轻巧了许多,不再冷若冰霜。
可我却不开心了,他把我想的也太不济了,我可是很聪明的好不好,遂扬了头,炫耀着说:“谁说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了?我不但知道什么是喜欢,还知道什么叫许呢,待我受了神位,长大了,可是要许给沄涧呢。”
“你……你……哼。”顷音双手一放,甩袖扬长而去。
“啊……”他一放手不要紧,我的屁股便率先着了地,“好痛啊,顷音,你犯神经啊,干嘛摔我?我招你惹你啦?痛啊……”我用手不断轻柔着屁股,心中却越想越气愤,“顷音,你给我等着,我要不让墨颜罚你跪祠堂,以后你就是我祖宗。”
我忍着身上多处的痛楚,终于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过上天还是眷顾我的,隔日墨颜来看我的时候,我便将顷音的罪行告了上去,果不其然,顷音如我愿的跪到了祠堂里去,但我却并未因此而开心,因为墨颜还带来了另一消息,沄涧要走了。
我一瘸一拐的跑到了沄涧的房间,看到他正在收拾自己的东西,虽然我知晓他定然是要走的,可他在这里住了五百余年,这里的一花一草一竹一叶都早已习惯了他的身影。我走上前去,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再去整理,来的路上本想了好多的话去留住他,可此时我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央儿来啦。”沄涧看着我笑了笑,面上依旧是云淡风轻,只是那淡然的笑却好似厨房中五味的调料,一下子皆打翻在我的心上。“央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像受了委屈一样,该不会是顷音又欺负你了吧?”
“能不能……不走?”我抬起了头,殷切的看着沄涧。
沄涧只看了我一眼,便别过头去,笑了笑说:“瑶山仙人早就想约我去下棋,今日我生辰,还特意遣了小童来告知仙人准备了玉璃棋要赠予我,我又怎么能不去呢?”
“玉璃棋?那是什么?”
“是世间所有好棋的人都想得到的宝物,传说曾有仙人好棋成痴,后因犯错被困,自求化作棋灵附在玉璃棋上,虽然至今也未曾亲眼得见,但我心向往早已,又怎能错过呢?”
“那……你是非走不可了……还回来吗?”我眼中仍是带着期许。
“这个……瑶山仙人好棋非常,也不知是要与我切磋多久,况且我也几百年未回去师父留给我的纹汐馆了,估计即使回来,也要许多时日了。”沄涧看到我失望了神情,笑着摸了摸我的头,“没关系,为师答应你,若是你受神位的时候,我定然会去观礼的。”
闻言,我扯了扯嘴角,也对啦,还有不过一百余年就要受神位了,可是想到这一百余年间没了沄涧的陪伴,心底是半分也欢快不起来。“对了,刚刚听你说今日是你的生辰?为何之前未听你提起过?”
“有什么好提的呢?修仙受神的人大多年寿几万,甚至更久,久到大家也只是习惯了平静无期,就像央儿虽然还不足万岁,但却早已不过生辰了吧。”
我低头思虑,觉得他说的甚是有理,好像我庆生辰的事情早已是许久许久以前,甚至如果不是每年顷音都会多煮一碗面,我都忘了生辰这回事。可见修神修仙之辈大多是不会将生辰之类的事情放于心上,却也恰恰是因为如此,那位瑶山仙人的心意才更加令人无法拒绝,看来沄涧这次是走定了。“你说的对,看来那位瑶山仙人确然是有心。”
“央儿也不需难过,总之你受神位之时,我定然会到场为你庆贺,你就放心了吧。”说着,沄涧的手未停下,接着收拾他的包裹。
“沄涧……师父,你可以一会我的芙提院吗?我有东西想要送给你。”
“央儿怎么这般客气了?再怎么说,也应当是为师送你东西才是。”
“你一定要来,我在院里等你,你一定要来哦。”我怕他会拒绝,跑着出了他的院子,到了院门口,眼泪才不争气的掉了下来,回过头看这院子院门上还挂着我提的院名,如今看来这字迹真真的不算工整,难怪当初我要送墨宝之时,墨颜笑得那么隐晦,又万般的阻拦,可沄涧为了顾全我的面子,竟就一直挂着这三个字:墨映竹。
回想起来,经年过往,却直到分别之时,才懂得珍惜,心中实在不免暗伤。即是如此,暗伤也是无用了,那我便一定要让沄涧一直在心底记得我。我虽是神狐,却承了我母神凤舞的天分,即便未开悟,也只有这一舞能拿得出手了。回到院子里,我立刻翻出我的所有衣裙,虽是平日里也有练舞之时,却从未曾正式的为谁而跳过,早知如此,当日顷音央求我为他一舞,我便该答应,好歹也是练习一番,不至于如今此般慌乱。回到芙提院,翻遍了我所有的裙子,也没有找出心仪的一件,若是寻常舞蹈,随便哪件裙衫都可以,可是寻常舞蹈又怎么能让沄涧记忆深刻呢?自然是要舞出旁人舞不出的神韵才行,衣裙便也成了这重彩一笔中的点睛之处。我颓然的坐在榻上,这些寻常衣裙都不行,那可如何是好呢?“凤舞,凤舞……”我边想着边嘴中呢喃,忽而想到了墨颜曾经我母神最为华艳的衣裙留给我作纪念,也是想让我学习母神舞蹈的神韵,只是我一直学习得不到位,遂将那衣裙压在床底了。如今神韵舞得还算欠缺,便要母神的衣裙来帮忙辅助了。思及至此,遂一使力,运用法术将床板掀起放置一边,掀起床板的一瞬间,床里仿佛放射出万丈光芒,细看去才发现是衣裙上面的凤翎羽毛与无数镶嵌的宝石反射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但由于这衣裙太过耀眼,反而让人模糊了放射光芒的究竟是太阳还是衣裙本身。
我小心翼翼的将这件衣裙拿起披在身上,瞬间觉得耀眼的好像原来就是我自己,又好像是母神此刻在轻柔的抱着我。无论怎样,我都觉得心底异常的欢喜。
“央儿,我来了,可以进去吗?”
是沄涧,我低头笑了笑,“你在院子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出去。”我快速的将内裙换好,又穿好华丽的外衫,对着镜子看了半响,却仍是不知该束什么样的发髻,遂拔去发间的珠钗,及腰的长发像黑色的瀑布一般倾泻而下。既然没有什么发髻配得上这裙裳,那不加修饰的流发便是最合适不过了。抱过琴架上的瑶琴,推开了房门,几步便到了沄涧面前。
“好美。”
沄涧半饷才缓缓说出这两个字,我低头抿嘴笑了笑,面上微烫。“我不像瑶山仙人那样有什么奇珍异宝,但好在是凤凰的血脉,凤凰善舞,我虽尚未开悟,但希望以己之舞,作为师父的生辰贺礼。”也希望你能一直记得我。
“央儿之舞,天地难求,当然好。”沄涧接过我手中的瑶琴,“我来为你抚琴,不知你想跳哪支舞?”
“凤舞九天。”
沄涧愣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我。
“怎么?不会吗?”这大大出乎了我的预料。
“那倒不是,这曲子倒也熟悉,只是凤舞九天想来只有神凤能够舞得出来,连差一点的鸾鸟都遥望不及,而你……虽是神凤血脉,却终究是一只神狐啊,我怕……你伤了自己。”
“不会的,我一定可以。”为了让你记住我,我也会可以的。
七.凤舞
凤舞九天,其实我也只是小时候看墨颜舞过一次,那时我刚刚可以化作人形,墨颜十分激动,带我到了他为我母神设的衣冠冢前,激动的说了半饷,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也记不得了,只记得他之后跳了一支舞,引来了百里之内所有的灵鸟,然后他便将我现在身上所穿的裙子交给了我,他说他希望我可以穿着这件裙子舞出这世间最美的舞蹈:凤舞九天。
此刻,我站在沄涧的面前,穿着这件华艳的裙子,随着沄涧瑶琴上迸发出的每一个音符而悠悠起舞,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用心,每一处眼神都深深地望向沄涧,时而俯身低探,时而仰头遥望,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随着琴音的节奏停滞后骤然加速,脚尖轻点地面,运用法力,扶摇直上云天,张开双臂的瞬间阳光铺洒在我金黄的裙裳之上,仿佛我变身成了凤凰,裙裳便是我的翅膀和羽毛,竭尽全力却又浑然天成,我甚至怀疑我是不是本来就属于这片天空,模糊之间竟分不清是我在舞蹈还是舞蹈主宰着我。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周身竟满是灵鸟,灵鸟一圈又一圈将我围绕在中央,迎合着舞蹈的我,我很开心,开心到眼底满是泪水,我想叫沄涧仔细看看,我成功了,凤舞九天虽是未完,但引得灵鸟纷纷前来,那我就是成功了。只是我渐渐觉得体力不支,随时都可能从这万丈高空之中掉下去,我会摔成什么样子呢?吃力舞蹈的间隙我想了一下这个问题,想来会是很丢脸吧。身形一抖,我再没了半分气力,身子飞速下落,我想我会是第一个眼睁睁看着自己摔死的神吧,不知道墨颜看到我这个样子会作何感想。就在我已经开始想临终感言之际,身下浮来一阵风,而我也好像不再下落,我一细看,竟也是满目金黄,而那金黄竟如我身上裙裳一般耀眼,不,应该说是比我身上的裙裳更加耀眼,我坐起身,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一只凤凰的身上,更令我惊奇的是这只凤凰不是墨颜……“你你你……是是是……”
没等我这话说利索呢,我们已经落地。
“还不下去?该不会真把我当座驾了吧?”
“额、不敢不敢。”
我立刻从那只凤凰身上连滚带爬的下了去。
“你没事吧?”沄涧跑了过来,仔细的看着我,“早知如此危险,我便怎样也不能让你去跳这舞啊,都怪我不好。”
“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不用担心。”莫名的看着沄涧为我担心,我心底有些欢喜。
“刚才那支舞是你跳的?”
闻声,我回过头,却不再见那只凤凰,眼前多出一个绝世美丽的女子,比我见过的所有女子加在一起还要美,可后来当我将此事描述给顷音的时候,他却十分不以为然,觉得定是我夸大其词,原因是他觉得我也没见过几个女子,加在一起也定然美不到哪里去。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长安 ( 诗人 )     发表于 2014-9-9 22:26:39 |显示全部楼层
飞行日记通过各种办法都没有联系上你,可是里面有很多写给你的明信片。

如果你还想收到的话,把你的地址邮编私信过来吧,未央私人给你寄过去。
已走開的歲月我不看。
沒有你,我不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9-9 23:15:29 |显示全部楼层
长安 发表于 2014-9-9 22:26
飞行日记通过各种办法都没有联系上你,可是里面有很多写给你的明信片。

如果你还想收到的话,把你的地址 ...

哇塞,我还以为没了呢,我的电话18642038980,确实是换电话了,真的很谢谢
地址  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市府大街5号国家电网盘锦供电公司
邮编  124000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论坛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4-9-10 10:04:26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4-9-9 23:15
哇塞,我还以为没了呢,我的电话18642038980,确实是换电话了,真的很谢谢
地址  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市 ...

不客气,会以普通信件的形式寄出,收件人写?
你只爱我对不对
还是你想看我掉眼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9-15 21:54:39 |显示全部楼层
未央 发表于 2014-9-10 10:04
不客气,会以普通信件的形式寄出,收件人写?

刘亚文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