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楼主: 纳兰蝶

[日记] 【纳兰蝶】 MY LIFE

  [复制链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17 18:41:15 |显示全部楼层
气死了,写了一堆东西,啥也没剩下
疯了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17 19:35:34 |显示全部楼层
想写一部新的小说,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写一个提纲,也不知道最后写出来的是不是合题。
据说,我由蛋中化形之时,昆仑之北的西海处放射出洪荒亘古都未曾有过的奇光,仿佛吸走了天地间的所有光束,下一瞬间四海八荒之内再无半丝明亮。这种冷酷刺骨的黑暗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天地间才渐复光亮。鉴于说这话的是墨颜他老人家,听到顷音转述之时,虽也绘声绘色,我却不大相信的,且不说此般奇景我从未见过,就单单论起这亘古洪荒,只怕墨颜他老人家也是未见过的吧,虽说他与我那未曾谋过面的父神母神岁数相仿,称得上是四海八荒中各路神仙的前辈,可亘古洪荒怕也也只有我们老祖宗盘古老祖见过的了,与老祖相比,墨颜也只算个娃娃吧。当然,此般大逆不道的话,我自然是不敢说不出口的。
墨颜他老人家一身寡淡,无儿无女,所以对我这故人之后便视如己出般的照料着。话说这墨颜上神也算是这天地间少有的美男子,只为我父神母神之死离开了天庭,据说当时不知多少个小仙女日日念君不得见而哭瞎了眼睛。时光荏苒,我初见墨颜时竟无法从他脸上看出任何时光的痕迹,心底暗骂了平时偷跑出来陪我玩耍的昆仑小徒八百遍,可后来才知道却是我冤枉了那小徒,墨颜上神已经十二万岁还有余,难怪他总是自称为老人家。可见他老人家真真是保养有术啊!无论他年岁几何,看起来也像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一般,羡煞了年华贷逝的少女啊!
已有 1 人评分岛章 理由
南湮 + 2 有想法就及时实施吧。

总评分: 岛章 + 2   查看全部评分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0 15:15:31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无意间听到的一首很好听的歌曲,虽然歌词是真真的一个字也听不懂,不过没关系,在这乐曲中藏着我曾经的———草原。我幻想着自己穿着藏服,在草原上歌唱、舞蹈,不是孤独的,因为大家在一起。但这歌曲之中却是有着抹不掉的忧伤之感,仿佛站在树下,看着心上的人不回望的踏上向远方的征途,又好像在唱着故去的亲人。
歌曲中渐渐的张弛,就好像是习惯隐忍的人,总是不敢过于放纵的情绪,莫名的便会发挥想象力,去想她背后是藏着什么样的经历,是不是亲人离去,是不是爱人背弃,是不是自己还要装作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一般快乐的过活,就为了那仅有的几个人关心自己的人不再担忧。
这些天一直在想着我的女主角究竟该爱上一个什么样的人,她,一个并未在母神胎中呆够足月的神,虽是昆仑与西海处的仙气供养,总算在五百年之后才于透明的蛋中孵化而出,具体这五百之间为何蛋未被破坏以及这蛋一直藏匿于何处,成了三界五族之内的未解之谜。她,迷央,谜一样的身世,谜一样的出生,于正午,阳光最是凛冽之时,然仿佛这天地间的灵物皆是有感应一般,天地间仅有的三只凤凰皆飞向西海,于海面盘旋,所过之处的灵鸟皆尾随着凤凰,霎时间,在西海上空再不见了刺眼的阳光,光芒透过鸟儿羽毛的间隙,透射出世间万千的色彩,光芒虽灿烂,却也如丝般柔和亲目,仿若是怕极了伤了谁的眼睛。风并未起,但海上已是巨浪滔天,以令人眩晕的速度在西海之上形成了巨大的漩涡,就在天上的一些灵鸟就要被卷入海中巨浪时,一条护海神龙顶着一颗透明且泛着光晕的巨蛋冲出海面,直向天空之中的凤凰而去,神龙速度极快,风如刀片一般一下一下打在巨蛋之上,若是不仔细看,便看不出这神龙的嘴中一直念念有词,它念着:“你该醒了,该醒了......”巨蛋上渐渐出现了裂纹,随着神龙越来越靠近灵鸟飞翔之处,裂纹也越来越大,终于在神龙抵达三至凤凰围成的圆圈中心之时,巨蛋完全裂开,一个女婴响彻天际的啼哭,昭示着天地间第五位上神现世,巨蛋的残骸化作万千灵气的光点,之后又瞬间附着在女婴的身上,仿若母亲温暖而柔和的手抚摸着她一般,女婴不再哭泣,对着空中莫名的痴痴笑着,谁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
我的开头,有了。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1 11:54:47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看了自己写的日记,发现我还真的是不会写日记的人,写的乱七八糟,自己都需要去仔细回忆讲的是什么,更别说其他的人。大致的内容都是当时的一些情绪,只有一篇提到了之前的一个学长,我现在觉得那些还真的都是过眼云烟啊,什么是真正的喜欢?只要心动就够了吗?当然不是。虽不敢说现在的我、现在的爱情有多么的美好,起码两个人很合拍,他不会勉强我做什么,我不必担心他做什么,这样就很好。希望能一直维持下去吧,希望就这样一辈子也不错,希望那个足够我动心、足够我放弃一切的人不要出现,也许也不会出现了吧。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1 12:50:39 |显示全部楼层
启蒙(一)
许是我的状态实在是让人看不过去,明明墨颜已经努力了那么久,但是却收效甚微,眼见着我还差七百年就到一万岁了,可是琴棋书画,能拿的出手一样都没有,唯独这舞跳的还算不错,可问题是我的母神是凤凰,这舞跳成这个样子,已经算是丢脸了。别人家这个岁数的小仙,求亲的人早已踏破了门槛,偏我蛰及山门槛似新装一般,半个脚印也不见。我眼见着墨颜整日看看我,又看看那崭新的门槛,叹气不已。我觉得甚是奇怪,别人家还闲门槛破损要花银子来修,他怎么还会嫌新呢?真是个怪老头。为解墨颜之忧,我特意拉着顷音每日在门槛上踩来踩去。顷音开始还甚是疑惑,问我这是做什么。我抿嘴神秘一笑,修炼。顷音向来觉得神族修炼之法绝妙至深,遂每日大早便起来,认真的踩着来回踩着门槛。可当墨颜看到我的良苦用心之后,叹气更深了,这一口气叹的,直瞧着青丝上面多出两根白发。我皱紧眉头,思量半天也不明所以,遂想问问顷音,回头一看,顷音还在认真的踩着门槛,顿时醒悟,有徒至此,也难怪墨颜青丝现白发了,哎。
过了几日,墨颜带回了一个陌生人,那时我正与顷音在厅中吃着从祠堂偷来的糕点,墨颜总是吝啬,只肯在祠堂放糕点。见着墨颜马上要过来,我和顷音赶紧把偷来的糕点塞进嘴里。
“这位是凡诣雪,今日起便是你的师父。”墨颜看着我,“你要好好听师父的话,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觉得刚才实在不应该把那么大一个点心都放进嘴里,现在咽也咽不下去,吐也吐不了,就黏在嗓子上面,好不难受。
“来,叫声师父。”墨颜把我往前一拉。
“师父。”我极其艰难的既想让嘴里的东西不掉出来又想把字吐清楚。
那位师父疑惑的看着墨颜,墨颜艰难的笑了笑,“口齿还是伶俐的,”回过头训斥着我,“大声一点,没吃饱饭吗?”
我秉承着绝不给墨颜他老人家丢脸的原则,吸足了气,想大声的叫声师父,结果用力过猛,满嘴的糕点尽数喷在了那位师父的身上。
我偷偷瞄了瞄那雪白衣衫上的糕点粉末,其中还夹杂着可见的口水,心想完了,这下可闯大祸了,顷音说过穿白色衣衫的人多少都有些洁癖的。刚想回头求助顷音,这时眼前那位师父蹲了下来,右手拿着一方纯白的手帕,擦拭着我嘴边残留的碎末,“以后不要把糕点都塞到嘴里,呛到就不好了。”之后将那方帕子递到我的手上。我呆呆的接过手帕,一直瞧着他,直至他与墨颜拐到我看不到的位置,我低头又嗅了嗅那方手帕,是竹子的清香。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5 21:46:20 |显示全部楼层
离去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这地方一片明亮,定睛看了看发现原来是昆仑。昆仑的房间格局大多一样,一个简单的床榻,中间一张案几放着些许笔墨,对边是一面洁白的墙,墙上永远挂着一面八卦,除了沐陵寒的房间床头边放着我初学女红时送给他的香囊,其余房间应该也没什么区别了。我双手撑在床边想要起来,可是还没待我手肘弯过来,已经扯得心房位置痛不勘言,我死死的咬着下唇,疼的手也在发抖,不知为何,我忽然想到了当初我与雪天山的银墓蛇大战后沐陵寒将我抱回来时的光景,我用右手抚过自己头上的发丝,回忆着他当时摸着我的头的感觉,回忆着他当时说的话,他说傻丫头,疼就要哭出来,哭出来就不疼了。不自觉地,我的眼泪已经充盈了眼眶,眼前的一切模糊了起来,直到夺眶而流向发鬓之间。我抿了抿嘴,想着那个抱着我,替我擦眼泪的人也已经不再记得这些了,熟悉的陌生倒不如彻底的忘却。

我捻了一个咒,封印了自己的感觉。依稀记得是这昆仑的掌门道长将我由魔界离魂崖之巅救了回来,那离天崖是任何神仙都使不出半点法力的,想来掌门道长定然伤势不浅。我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却也寻不到自己的鞋子,便赤着脚出了房门。没多远便到了掌门道长的房门外,沐陵寒正跪在门外。我走到他身边便停了下来,看着跪在地上的他。那时我被捆绑在离天崖,看到他冲进万魔之中,一人一剑,纯白的衣衫染尽了血色,那一刻不是不感动的。“你为何要救我?”

“我应过墨颜上神的诺,护你周全。”他抬起眼看着我,眼底却尽是厌恶与憎恨。
也对,他喝了老君的堕情汤,早已将我忘得一文不剩,可我明明知道,却总是不愿相信,总是幻想那些再也没可能的事,而明明是我亲眼看他喝下的。我闭上眼睛,心房处隐隐作痛,明明已经封住了感觉的,这痛却仍是如此深刻。“嗯。”我淡淡回了一声,走进了掌门道长的房中,道长躺在床榻上,唇色灰白,面露土气,我将食指放在他的鼻下,手却止不住的颤抖,未等我食指抵达他鼻下,道长已然缓缓睁开眼睛。一瞬间,我身体内的力气仿佛被抽尽了一般,瘫坐在床榻旁的木凳上。

“师父?师父您醒啦?感觉如何?”门外清衍刚走进来,见到床榻上的掌门道长睁开眼睛,便立刻过来询问。
“没事。”掌门道长气若游丝的回了一句。
“您先休息,我这就去叫师叔们来。”清衍刚要转身,好似才注意到我,便满脸厌恶的朝我喊着:“你怎么在这儿?这是你该来的地方?快出去快出去......”说着,便将我由木凳上拎起来,向门外推搡着。
“衍儿,不得无礼。”掌门道长说这些话仿佛也是拼尽了力气一般。“你先出去,我有话同上神讲。”
“是。”清衍松了抓着我的手,出了门去。

“掌门......”

掌门道长轻轻抬起了手,“我知你想说什么,你却无须觉得抱歉,寒儿救你为应诺,我救他为苍生。寒儿打小便有一颗仁义之心,天资极高,他为掌门将致福苍生。老朽自知时候不多,墨颜上神之诺便由老朽以己身而应吧。”掌门道长深吸了一口气,运力一撑,我以为他是要坐起来,却没想到他一下跪在了地上。
“掌门,您这是做什么,快起来。”不明所以,我只得尽力去扶他。
“上神,老朽在此请求上神,为了昆仑,为了天下苍生,莫要再见他了。”说着叩拜在地上。
我的手僵在半空,耳边盘旋着掌门道长的话,脑海中却不停回放着我与陵寒的过往,他初时捡到我的温柔,他尽心保护我的感动,他一月爽约我的哀愁,无数次他奋不顾身地救我,无数回他挑灯彻夜地照料......我只觉得天地都不停的在动,我站不稳,却不得不硬撑,转过身,我艰难地向门外走去。至门口时还看到石阶下面陵寒依然低头跪着。我与他不过几步的距离,但却好像隔了天与地,他无心跨过来,我也无力走过去。哪怕是看着他喝了堕情汤那一刻,我都从未想过放弃,我拼得过万世灵兽,耐得了众神唾弃,经得起千年等待,挨得住穿心之痛,可我痴情至此,换得的却是为苍生而放弃。我默默倚着门边看着他厌恶的表情,忽然明白了,缘浅,情深便是多余的。半饷,开口道:”掌门放心,我与他再不会相见了。“低眉想了一下 又道:”至于墨颜与昆仑之诺,劳烦掌门告诉他不必再应了,他做的已经够了。“
出了门,我径直向着沐陵寒的房间走去,推开门,松烟墨的墨香萦绕在整个房间,这墨香是我千年的记忆,如今却也是必须舍得了。我走到他的床榻边,床头的香包还放着,拿起这个我亲手绣的世间唯一的一个香包,如今看来这绣工真是丑极了。既然我决定离开了,这东西便不适合留在这里了。拿着香包,我走回了掌门道长的房门前,走到沐陵寒的身边,”这香包原是我绣的,如今我将它取回了,至此我们再也不相欠,老死,也不必往来。“话罢,径直向昆仑虚大门走去。
”上神。“沐陵寒募得回过头,我应声的停住了脚步,”慢走。“
我笑了笑,可心上却好似插上了无数把尖刀,我咬住下唇,血腥蔓延在嘴里,再不敢做停留,快步的走出山门。山门口数千石阶,我还未来得及迈开脚步,喉头便涌起一股血腥破口而出,之后身子一傾,不省人事。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6 00:38:09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3-3-8 00:11
我在想,我可能是有病吧,可以给别人捐款很大方,自己交话费的时候却很费劲,连交个20都要考虑犹豫半天.... ...

这又无关病痛………

来自:iPhone客户端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6 00:40:11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3-3-9 11:54
刚刚看了我是歌手,走的人是尚雯婕。
说实话,我觉得其实我不喜欢她,但是她走了,我仍旧感觉心中蛮低落的 ...

我感觉自己有时候也是……总想找着各种理由去掩饰自己的懒惰……

来自:iPhone客户端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6 00:44:15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2-12-13 20:54
许是今天的太阳不肯露面的原因,对于我这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孩子来说,阴天就是劫难。这么说也许很矫 ...

喜欢下雨天……
因为可以躲在安静中,倾听雨的声音,在雨中,接受洗礼,流泪了,也不会显得悲伤,更加不用去掩饰……就这么爱……

来自:iPhone客户端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8 20:04:33 |显示全部楼层
林惜之 发表于 2014-6-26 00:44
喜欢下雨天……
因为可以躲在安静中,倾听雨的声音,在雨中,接受洗礼,流泪了,也不会显得悲伤,更加不用 ...

雨水是上帝的眼泪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8 20:05:29 |显示全部楼层
林惜之 发表于 2014-6-26 00:40
我感觉自己有时候也是……总想找着各种理由去掩饰自己的懒惰……

来自:iPhone客户端

其实是找各种理由让自己原谅自己吧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8 20:06:03 |显示全部楼层
林惜之 发表于 2014-6-26 00:38
这又无关病痛………

来自:iPhone客户端

有的时候这也许就是病,得治啊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纳兰蝶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8 21:20:06 |显示全部楼层
N+2弑神
据说我滚落了千阶石梯,据说我为眼前这位久居碧落水渊的蝶鸢姬上神所救,据说她救我是为杀我。我茫然的看着眼前这六位上神,怀疑许是我开悟得并未透彻,才无法去理解他们的神逻辑。不管怎样,人家毕竟救了我,我该答一句谢才是。
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9 19:55:09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4-6-28 20:05
其实是找各种理由让自己原谅自己吧

可始终无法骗过任何人!

来自:iPhone客户端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惜之 ( 园丁 )     发表于 2014-6-29 19:56:20 |显示全部楼层
纳兰蝶 发表于 2014-6-28 20:04
雨水是上帝的眼泪

冲刷着一切!

来自:iPhone客户端
爱随心,永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