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183|回复: 0

[记叙] 「DR」小七/小短腿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8-10-4 21:29:17 |显示全部楼层
IMG_6060.JPG




站在黑暗的深处 靠近光明的边缘 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责编:顾言笙「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责编:叶涵「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肖耳总
笔名:耳耳总、不吃葱的猪、小短腿
出生日期:1995年3月17日
星座:双鱼座
大学生播客故事创始合作人之一/公众号约稿写手/书耽长篇小说作者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签约原创创作者

正在完成的作品:
《你给我滚》
《就是要你做我男朋友》(短篇合集)
《房东勾引我》
作品:小七
文案:小短腿「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遇见小七的时候,我惊讶于世界上还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我有点喜欢她,主要是看脸。
用句很俗的话来说,那天阳光正好,我刚好去学校,遇到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恰好被我见到。
是这样说嘛?我语文水平不高,读到高中就没有再继续下去了。反正差不多这个意思。
我出生的这地方没钱,能读到高中还是我妈拼死保下来的。
家里的那个老头喜欢喝酒,我妈妈还在的时候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村口小店买瓶二锅头,配油条吃,然后接着睡觉,下午3点准时起床。
他是村头棋牌室的常客,每天3点准时报道,晚上会12点回家准是因为身上没有钱了。
我小时候特别害怕他早回家,因为用城里人的话说,他就是夜猫子,不到凌晨2点一定不会犯困。
他睡不着就喜欢做一件事,打人。
升高中缴费的那天,我在房间里准备第二天读书的东西,房门外砸桌子的声音响起来。
“钱我已经交了,校长说了这个钱是上交给国家的。拿不回来的。“我第一次听到妈妈用强硬的语气和那老头子顶嘴。
“我…今天不把你打死,我看你都不知道家里谁才是当家作主的人!臭娘们,让你偷存零花钱!不要脸,你说你的钱是哪里来的!?“
“嘭“的一声,砸在门上,巨大的声音震的我不敢动弹,我在黑暗里僵硬着身体,直到声音结束,才麻木的回到床上。
心想,下一次我一定要出去阻止!
都过去了。
……
小七是来这里的第8个老师,和她的朋友一起来的。她长着一张娃娃脸,特受孩子们喜欢。
她来这里的第1个月,我终于再她面前混了个眼熟。 为此我在学校里免费做了一个月的苦力,家里老头极度不满,每次见我都抡起棍子直接上头,不过每次都被我打回去,我现在大了不像小时候总是挨打。嘿嘿。
“小哥哥,你每天都穿长袖不热啊?”小七的朋友比较活泼,每次见到都有问不完的话题。
“还行吧,我,我不热。”我偷偷的擦了擦汗。不能让她们看见我手臂上的伤痕,小时候老头子打人没数,有些深的伤疤变成假肉留在手臂上,怕吓着她们。
秋忙的那几天没去学校帮忙。我收集了一些野果给她们送过去,学校里没人,门卫说她们去镇上看戏了。
我就在门卫那打了个盹,顺便给他看门。突然被一阵尖叫吓醒——是小七的声音。
宿舍在门卫的左手边,没跑两步就到了,我直接冲了进去。
是村里的老赖,躲在床下面,趁着黑灯瞎火等小七进宿舍的时候一把抱住了她。
老赖是个老光棍,见着村里的姑娘都会撩拨撩拨。今天估摸又是想出了什么坏主意。可惜遇到了我。
这天我一战成名,在小七心里竖起了高大的形象。
主要表现在,小七每次见到我,都会冲我笑。我觉得我和小七在一起这事,有戏。
8月底的时候,小七和我们说再过一个星期她们就要走了,她们请大家吃了巧克力,一小包一小包的,很甜。
我偷偷拿了存钱罐里的5块钱,和其他人换了两包巧克力,藏在枕头底下。
晚上回家的时候,老头子气急败坏的骂人。
“是不是你把钱拿走了?整天不干活还尽拿钱,就知道拿钱,这个家都是被你毁掉的!翅膀硬了,小畜生…“
我没理他,反正他现在打不过我。
但是,他说的话让我手痒。
于是我把他揍了一顿。我看着他躺在地上的样子,心里很舒服,不听话让我生气,就该打。
村里人都知道这件事,他们说我有病,不孝,虽然不会明目张胆的指指点点,但我知道家家户户都传以后不能把女儿嫁给我。我失笑,好像她们愿意嫁我就愿意娶似得。
我没料到事情的发展,是因为和我想象中的相差太大。
那帮人冲进来的时候,我正在愁巧克力被我压碎了,舍不得吃,早知道不该放在枕头底下。
老赖是第一个冲进来的,手机拿着一根铁棍,进来的时候嘴里还招呼着其他人。我没来得及把巧克力藏好,他一棍子下来只得先往怀里藏,再想反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人太多,拳头和脚砸下来的时候,我在想巧克力碎了应该还是甜的吧?
说实话,不是很痛,当然比小时候被打的时候更痛一点,这种感觉有些久违又有点陌生。
恍惚中,看到老头子得意的看着我,后来好像看到我妈对着我笑。
其实我妈不是被打死了。
高一那年,我和妈妈一起吃饭,我开口说,我想读高中。死都想,等我读完高中我就带你离开这里。
妈妈偷偷给我交了学费,被老头子打的3天都没下的来床,浪费了3天没有赚到工钱,天天听老头在家摔东西,我躲在一边不敢吱声,只能趁着老头出门的时候偷偷给我妈换药。
那时候,我坚信,读完书就能出人头地。
高二的时候,老头子烟隐加重,妈妈的身体每况愈下,很快,半夜被咳醒是常有的事,我把我的房间里搭了几块木板,让我妈睡到床上,我睡在木板上,方便给她端茶递水。
那时候我想,撑过这两年就好了,马上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没想到村长不请自来,他的胡子很长,面目和蔼,人畜无害的样子。我不知道这么用词对不对。
他站在门口——家里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坐了,所有的东西都被砸的稀巴烂,对着面色发白强忍咳嗽的妈妈说。
“小惠啊,你这么那么不懂事啊。你看现在村里人都传成什么样子了?你怎么能做出这么伤风败俗的事情?!”
“什么…咳咳咳,村长你在说什么事啊?“我妈妈哆哆嗦嗦,我听的云里雾里。
“我就问你,你和你家大小伙子睡一起,是不是真的?“村长语气严厉,两条八字眉拧在一起。
“谁说的!那个王八羔子!?“
妈妈气的直发抖,晚上等到老头子回家抄了一把扫把挥过去,被老头子一把挡住,一拳打在眼眶上。
我…看着被压在地上的人,男人一拳一拳的落下,嘴里污言秽语。
我不敢上去。
气愤,可是我害怕。
我妈看了我一会,两地眼泪落下,然后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3天后,我再没见过她。
高三的开学,我问老头要学费,被堵在茅厕里打了1个小时。我只记得后来,我把他按在地上狂殴,汗水滴下来,渗到眼睛里,有些刺眼。
那感觉,我永远都不会忘。
爽快。
爽!
最后好像看到小七。
看到老赖拿着一部手机说,就是那小子偷拍你..我早知道他没好心眼。
小七好像生气了。那天过后就在没见过,村里人都说我拍了她的什么照片,把人民教师气走了。我说这不扯淡吗?我都快有一年没穿过新衣服了,哪去整手机?
我还是笑。
我想去解释,没去成,村里来了人说要抓偷拍狂,村长直接带人找了过来。
老村长在床前苦口婆心的叨叨。
“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呐?咱们村子来一个支教老师多不容易啊。你这可让村里的孩子怎么办?你也是读过高中的人啊。”
“我没做过,警察大可以查。”斜了他们一眼,这话我说的理直气壮。
他们走后老头子进来,我看见他手上拿着一个盒子。
是我存了多年的‘私房钱’,大部分都是我妈留下的,我们想着存完这笔钱就走,去哪都行。
我死死的盯着那个盒子,老头大摇大摆的看了我一眼,走了。
他一定是去小卖部了,也可能是棋牌室。
我想起身,这事老赖从门口进来。
我趁半夜他们休息的时候,找了根棍子撑着,去看了一趟我妈。她吃不了东西,我就在一旁吃巧克力。
碎了,不过还挺甜的。
我想起临睡前老赖来房间里对我说的话。
“要不是你小子坏我的事,我也不至找人打你啊。你这可是自找的啊。“他嬉皮笑脸的样子,我看了就来气。
“重新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的。你这是猪狗不如!“
“啧啧,那你花着我这个猪狗不如的钱,从来不犹豫啊。“他低下身子,”你妈给你交的读高中的学费,你以为是哪里来的?“
“你以为村里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传你和你妈的事?“
“那不是因为有前科?“
“你读高中以后,你爸每次打你妈,下手挺狠的吧?“
我坐在墓前吃着巧克力,心想以后都吃不到了。
可惜,妈妈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甜甜的,能甜到人心里。
如果生活也是这样就好了。
我给留了字条在家里,也知道老头子那个文化水平能不能看懂。
我在那张纸上涂涂改改,想说我看不起他,又觉得自己也没资格说这话。
说他不配多一个父亲,事到如今也无所谓了。
最后只留了一句。
去找我妈了。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