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1099|回复: 0

[记叙] 「DR」对不起,我以为是你/权俊冯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8-9-21 10:43:59 |显示全部楼层

封面.jpg




站在黑暗的深处 靠近光明的边缘 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责编:顾言笙「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责编:叶涵「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权俊冯
出生年月:1998年7月26日
星座:狮子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对不起,我以为是你
文案:权俊冯「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前段时间在微博看到热门的一段话,突然间触动我的心弦。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甚至觉得那些我自以为忘记的被突然掀起。
“其实我也是很羡慕别的小女生收到花,收到唇膏,收到各种各样的惊喜我嘴上说:反正我都买得起,但还是偷偷羡慕过,所以希望你,拜托拜托,送花给我,偷偷准备热门色号的唇膏给我,摸摸我的头,天冷的时候把我的手放在你的口袋里,俗气而又热烈的喜欢我"  
就在心里读完这段话反复琢磨以后,我觉得很美好很美好,然后打算复制下来发给你。一个红色感叹号突然映在我眼前。那行“未添加好友”的字体,在这个燥热的夏天夜里让我无比寒冷。
是啊,我都忘了,你已经把我删了过上了很好很好的生活。
这几个月朋友总是安慰我说可以找到更好的,可是从他们的语气中我却听到了一句话,一句我从前很幸福的时候听到的。
“大家快笑她,她竟然相信爱情。”

现在她不相信了
全世界还是在笑

感情这件事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失去就是想办法遗忘。我选择放弃遗忘,甚至在无数个痛苦的深夜发朋友圈矫情,然后第二天一早起来删掉,日复一日……
我们都不快乐,少了很多诚恳欠了很多债,敢爱敢恨不容易毕竟我们都不坚强。
             
                               
【某女生独白——】
想了很久,我打算把这段略长的聊天记录和语音电话里的几句合在一起,当做开头。现在已经是三点多,我坐在阳台上看夜景。面前桌子上啤酒已经冒出水滴,蔓延在玻璃上。说实在的,我很害怕这种感觉,甚至觉得太孤独了。我应该早点睡,我应该去打游戏,我应该……我应该在这个寂寞无聊的夜里,去想你,去很想很想你。
这个月下来找我诉苦的已经有好几个人,要么就是讲生活,要么就是讲感情。我除了安慰别无他法,但是这样的我连自己都安慰不了。没办法,索性问题不大就不推脱。就当给自己的的文章找点故事。


张谬突然发信息跟我说他在我家楼下,让我赶紧下来。我急忙穿上衣服就跑下了楼,他已经把车启动。
坐上车以后,他没有讲话,但能明显感觉到他的心情很不好。我也没有多问,一直到了一家路边摊后两个人下了车点了吃的以后才开始讲话。
张谬熟练的打开啤酒后给我倒了一杯,边倒边说了一句“今天朋友带我去ktv唱歌,里面的人我都不认识,一进门她就坐在里面。”
不用他提醒我都知道,那个“她”是谁。
“可是……”张谬一口就干下了一杯啤酒“那个不是她。”
这句话突然间让我有些懵,一脸疑问的看着他。路灯下的张谬显得有些苍白,双眼被头发的阴影遮住,路边的风吹动着周边的一切,变得很是安静。
“我以为我们有重新见面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安静的氛围被张谬的一句话打破。
张谬口中的“她”是个人民教师,可是张谬以前是个很浪荡的男人,经常出入各种夜店场所。可是这样的他,却因为琪姐变了不少。因为年龄的差距,我叫张谬称哥,所以就从嫂子演变成了姐。虽然他们两个没有了联系,我还是有琪姐的微信,经常可以看到她离开这个城市以后得生活动态。
分手的这一年来,张谬生活规律的很不像话,早睡早起,甚至没有提起半句琪姐的事情。而琪姐也一样,生活无忧无虑,除了时不时抱怨一下学生的调皮。两个人跟不认识彼此那样生活。
看到他们两个,我就想起了当初一个女生跟我说的一句话“以前的我们,变成他是他,我是我。”
感情从刚认识到陌生,这中间的过程,两个人跌跌撞撞满身伤的从漩涡中出来,然后各自愈合伤口。那些结痂的血,就是裂痕。
回到现在,张谬已经喝完三瓶啤酒了才断断续续的告诉我缘由。
“我以为是她,我以为她回来了。”
Ktv包厢里的灯光忽明忽暗,坐在包厢角落玩手机的女孩在香烟环绕的空气中,像极了琪姐。张谬心中突然咯噔一下,推门的手就这样停在半空中。
犹豫了许久之后,他走进包厢才知道那个并不是琪姐,只是很像而已。
“认错她的面容,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以为我们真的遇见了,谁知道不是。心情仿佛一瞬间从期待的天堂,坠入无边黑暗的地狱。”
张谬眼眶红了,即使灯光昏暗一样很是清楚。

我曾经一直很相信,两个很相爱的人最后分开,一定会让双方长大。讲到这我突然想起来一句话:我的任务就是让他学会爱别人。
起初这句话进入我的耳膜的时候,一种不舒服的感觉油然而生。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表达对这句话的看法,在旁人看来这样的爱太伟大了,平凡人真的做不到。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渐渐才发现,其实实际上最后的我们并不是去教别人爱,而是教自己去爱。
“和舒服的人在一起,没有了当初定义另一半的条件,没有当初发誓要跟一个月薪过万的男生在一起。最后我们都选择谁和我待一起不用顾及,我就和谁在一起。这个过程虽然有争吵,有冷战,甚至闹一下分手。可是一直到最后我们发现彼此不是对方应该结婚的对象,这段回忆很值得被珍藏,然后慢慢从对方身上学会了爱下一个人。”
那天晚上张谬喝了十二瓶啤酒后,面红耳赤的拍着我的肩膀,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挥了挥手欲言又止的低头吃东西。我便不再追问,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淹死在心里,腐烂成一滩烂水我好过矫情。
几天后,我看到琪姐更新了朋友圈就找了她叙叙旧。断断续续聊了半个小时,琪姐突然来了一句“那个张谬是不是来X城了?”
我仔细一想,张谬这几天都在忙着找店铺,怎么可能千里迢迢的跑去琪姐那里。
“你应该是看错了吧?”

过了许久琪姐回了一句:“也对,他应该没空跑来这里。我还以为那个人是他呢。”
这条信息在我聊天记录里暂停,我没有继续回复,正确来说我不知道怎么去回复。如果我告诉她,张谬也出现了“幻觉”,她自己应该会怎么想?女生的心思最难猜了。
在得到以前,所有的故事都是美好的。得到以后,我们逐渐发现,所有的故事都是悲哀的。甚至在悲哀中带着一丝怜悯,这些怜悯是双方赋予这段感情最后的期待。
分手后,从两个人变成一个人。聊天置顶的那个人的信息没有在响起,甚至似乎没有了这个人的存在一样。
却突然在某一天,走在街头看着路上的行人经过。目光所及的一个地方,站着一个人,你以为是他,在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以为是他。”

文章的题目分解开来就是:对不起自己过了这么久,竟然还会以为别人是你。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