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641|回复: 0

[短篇] 「DR」葬我以风/箫凌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8-8-29 00:42:22 |显示全部楼层
6246f30bgy1ftf0gmu8nmj21kw270kjn.jpg





站在黑暗的深处 靠近光明的边缘 刻铸最细腻的温情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责编:顾言笙「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责编:叶涵「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姓名:箫凌
生日:1989年11月21日
星座:天蝎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呆呆精品民宿创始人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签约原创创作者
《unrequited love》、《Illusion》、《Fireworks》杂志主编
「百度“箫凌”搜索相关词条」


作品:葬我以风
文案: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






{01}

她说:“我与他再也回不到曾经,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永远也回不来了。”
她用手指着他离去的方向,说:“看,我已看不清他的去向。”
  
“这些我都无法抓住,无法掌握。”
  
宁鸢和我说完这些之后,就头也不回的走开了。这一切,都已成为结局。
原来,“我爱你”这样的话是不能说一辈子的。
  
我站在十字路口,看着红绿灯发呆,唐超、宁鸢、苏沐。我们四个人终究还是分开了。
结束了。
我早已知道这样的结局,只是没想到这个结局会来得这么快。仅仅十年。
就已失去了所有。

{02}
  
这句话苏沐曾在初中上作文课时写过。苏沐是个极有才华的女孩。在我、唐超、宁鸢还处在看动画片的智商时,苏沐已把琼瑶、亦舒等等翻的清清楚楚了。并且已懂得如何打扮自己,用各种华丽的衣服来显摆她刚刚发育的身体,每次我们四个走在街上时,我和唐超就是青涩的少年,宁鸢是青涩的女孩子,而苏沐则被称做少女,美丽略带性感的少女。

而我,应该是在那个时候就埋下了对苏沐的喜欢了吧。我是个极厌恶平凡的人,表面是个乖孩子,而内心却渴望着无数奇遇,唐超说:“顾城。你是外冷内热的孩子,你的胸腔深处是一团烈火。”唐超严肃的时候会把两个腮帮子鼓起来,很可爱,每次这时候,我都会上前使劲的捏唐超的两个脸蛋,以至于以后,唐超一见我就捂脸,而我则每次一见他就故意装做流口水,要捏他的脸蛋。
随后,宁鸢会用手捂着嘴笑,而苏沐则一副高傲的表情,不理我们小儿科的游戏。
  
我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痴迷苏沐那种高傲的,可这种痴迷也只不过是深埋在心里,不敢漏出。
那时候我们只有十二岁。十二岁,现在想起来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年纪,被父母和老师宠爱着,有足够的理由去浪费着时间,去享受所有美好,所有时光给予的馈赠。

{03}
  
苏沐收到的情书越来越多,甚至有男孩子公然对她表示好感。我开始恐慌,在以后我们四个人一起出去的时候,我开始拉苏沐的手,最初苏沐会甩开,后来也就随我了。苏沐并不知道我内心的想法,她甚至不了解我是个极怕失去的孩子,在我每次做这些细小的动作时,内心是不安与窃喜。
我以为我这样就可以和苏沐永远在一起了。
  
当我敢把对苏沐的爱说给唐超听时,我们已经十五岁了。那六月残酷的中考已经结束,成为历史。而我和苏沐,依旧没有一点进展,相反,唐超和宁鸢似乎有着突飞猛进的发展。
我跟唐超讲我对苏沐的迷恋,对苏沐的不舍。我在眼前这个有着孩子般天真可爱的脸的男孩面前哭了起来,唐超抱紧了我,轻吻了我的额头。
唐超说:“顾城,你连额头上都满是忧愁。”
我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我就这样被唐超溺爱的抱着,昏睡了一个下午。

{04}
  
那年我们刚上高一,四个人无一例外的选择了文科,还报了各自的兴趣学习班。唐超学的乐器,宁鸢学的舞蹈,苏沐学的写作,而我,则选择了摄影。

唐超与宁鸢选的竟是那么的配对,我开始有些妒嫉他俩了。那天宁鸢来找我借东西,无意中说起了自己和唐超幸福甜蜜的生活,我突然有些愤怒。
与此同时,我不知道的是,苏沐与新来的体育老师好上了。苏沐背着我们与那个体育老师好了四个月,甚至把自己的初夜都给了他。直到那天被我撞见。我看见教室里两个身体不断的纠缠,以及我熟悉的面孔。

我悄悄的退了出去。跑到唐超租的房子大哭了一场,唐超轻轻的抱住我,用很轻的声音说:“离开她,我来照顾你。”
我没有听见,只是大声的哭。
后来我做了更荒唐的事,在苏沐告诉我她怀孕之后,我竟四处筹钱想帮她打胎。而在我听到苏沐说“想生下这个孩子”这样疯狂的想法时,又毫不犹豫的帮苏沐买各种补品。
我想我也疯了,或许我内心里那种玉石俱焚的爱情观告诉我,爱她就要接受一切。
谁没有经历过一场爱情大于自尊的故事。

{05}

终于事情暴露了。苏沐的父母闹到了学校,而那个体育老师为了逃避责任,很没担当的提前辞职,甚至离开了这座城市。苏沐在内心伤心绝望之下,还要忍受着各种辱骂,心理防线已将要崩溃。
  
我冲进了校长的办公室,我说:“孩子是我的。一切都是我做的。”
都是我。
苏沐没有抬头,冷冷的说:“不要装英雄了,又没有你什么事。”之后把我推了出去。在关门的一瞬间我看见苏沐的妈妈狠狠扇了她一巴掌。
……
  
苏沐被学校开除了。学校也终于查清这件事的主谋是那个体育老师,而经历了这一切之后,苏沐彻底的跟彻底的跟我断绝了关系。
苏沐说:“顾城,你烂蛤蟆想吃天鹅肉。”然后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
这是我见苏沐的最后一面。
  
我找唐超去喝酒,一直喝到天黑才跌跌撞撞的回到唐超租的那个房子。然后唐超把我按在床上,使劲的亲吻我。
唐超说:“顾城,我爱你。”
我吓坏了,只是因为酒喝太多我已经没有力气挣扎,唐超昔日可爱的面孔今晚却格外的狰狞,他撕扯我的衣服,强吻我。我从不知道一向乖巧的唐超会变得这样疯狂。
我痛苦的挣扎着,我想,我身边的人都怎么了,我的世界怎么变成了这样。

宁鸢在这时候走了进来,她看到眼前这一幕竟没有大吃一惊,宁鸢对唐超说:“唐超,你放开顾城,要不明天我就让所有人知道你是同性恋!”
唐超停了下来,愤怒的看着宁鸢,“我就是喜欢男人,我就是对你没有感觉,怎么样?”然后唐超蹲下来哭了起来:“我就是喜欢顾城,就是喜欢顾城……”
  
我就这样痛苦的昏睡了过去,耳边不时夹杂着唐超和宁鸢的争吵。
  
……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06}

“我们都是属于黑夜的孩子,在褪去那层幼稚的皮核后,我们残忍的被现实撕开。”
  
等我醒来已是第二天,那昨夜的一幕幕像梦似的穿过我的脑海,我睁开眼,身边坐着宁鸢。
宁鸢看见我醒来,对我说:“知道了吧,我并不幸福,唐超根本不爱我,他爱的是你。”
我以为我可以逃避昨晚的事实,我以为那只是一场错误的梦境,可当我听到宁鸢这些话时,整个人像是被什么撕扯一样,整个身体都快要裂开了,痛的血肉模糊,痛的万箭穿心。
  
我从宁鸢空中听到了关于她和唐超真实的故事,宁鸢发现唐超是同性恋的时候是在一次外出郊游,由于玩得太高兴,所以等想起回家时,天已全黑。于是宁鸢和唐超两人找了一个旅店住了下来,那晚,宁鸢想把自己给唐超,宁鸢洗完澡之后光着身子就走到了唐超的床前,面对着唐超躺了下来。
宁鸢说:“我,给你。”
唐超冷冷的看了宁鸢一眼,说:“不好意思,我好像对女孩的身体没什么兴趣。”之后就走进卫生间去了。
那一刻,宁鸢觉得自己受了极大的侮辱,她宁愿发生些什么,然后宁鸢看见了唐超的钱包,钱包里有一张我和唐超的合影,唐超一直带在身边。
一直。
……
  
我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或者,回到我们的十二岁。
  
我申请了转学,我就这样轻易的离开了这个我呆了这么久的城市,而我们四个,就这样分开了。
当初是谁说的永远,却没有说完故事的结局?这个永远究竟是永远在一起,还是永远不见?
再也无法考证。
  
{07}

十八岁那年我收到了苏沐的一份长信,此时我正面临高考,尽管如此我还是迫不及待的撕开了信。
  
“顾: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你现在好吗?
  这封信是我犹豫很久之后才决定写的。在书写这封信时,我眼前不断的浮现你干净的面容,让我觉得温暖。
  真实的温暖。
  不像我接触的其他男人,他们给我的都是云端的幸福,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
  让我整日整夜的惶恐不安。
  
  我知道你对我的爱。只是你的爱太过于纯净,我无法不要脸的接受。
  我是个肮脏的人。
  在离开你们以后,我开始失眠,眼前不断浮现你、唐超、宁鸢的脸,以及我们所有的故事。我终于发现,我是这么痴迷我们的友谊,这份干净的东西,我想我以后再也无法找到了。
  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一辈子的失去。
  顾,你知道吗。我爱你。是那种很强烈的爱。我害怕你受到一点伤,于是,我选择不接近你。我害怕自己的世俗玷污了你。你是那么干净的一个孩子,干净到让我不忍心去损坏你。
  好了,我终于敢把这份爱说出来了。在我写到这时,我突然觉得自己很累,像是把自己的所有都释放出来一样,整个人一下子空了,干净了。
  这是我这么久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干净的人。
  我开始生活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日本,在我每次上下学行走在街道上时,我都感觉到强烈的孤独,像是一根根刺一样强扎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
  其实,我已习惯。在离开你们的那个夏天,我就知道了这样的结局。
  祝你们幸福。

苏沐”
  
  
我慢慢的把信放进信封,信封上只有一个红红的章来证明这封信来自日本,而具体的地址,却没有写。
苏沐并不知道,我现在也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只是我不像她一样敢去怀念。
那些回忆都变成了剧毒,涉及一次便是一次坠入万丈深渊的锥心。
我把信撕碎,丢进了垃圾桶,继续捧起复习资料,看了起来。
只是眼睛早已模糊。
……
  
{08}

这个世界是由无数意外组成的,比如,我没想到唐超会找到我,更没让我想到的是,唐超爱我已经发了狂。
在我打开门的时候,我又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只是已经有了分明的棱角,眉间掩盖不住的帅气。之后,这张精致的脸贴了上来,强烈的吻我。
我一把推开他,照着唐超的身上狠狠打了一拳,我大吼:“你滚!”然后用劲关上门,默默流泪。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
  
我听见门外唐超的声音,他说:“你要是不开门,我就一直在这,直到饿死,渴死。”我把窗帘拉上,关掉了所有能发光的东西开始昏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黑暗中我突然清醒,躺在床上使劲瞪着眼睛,想看到些什么,迫切的希望。我就这样置身与一片黑暗中,听着自己沉重的呼吸声,想像自己死去。

之后我站了起来,走了出去,打开了门。
我看见了憔悴的唐超。他发烧了。嘴里一直不断的叫着我的名字,我把他抱进我的房间,给他吃了一粒退烧药。

唐超安静的睡着了。我看着这样帅气的男子,怎么也想不到为何他会成为这样。
我感到强烈的悲伤涌进身体,毁坏了我所有的快乐。
昏睡中的唐超下意识的拉住我的手,我怕惊醒他,任他这样拉着,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我想用黑暗来掩盖所有,我想用黑暗来恢复所有。而这一切的一切,在兜兜转转之后,都只成为了奢望。
仅仅。仅仅。”
 
  
等我醒来时我已躺在床上,唐超坐在床边看着我。我下意识的往后躲了躲,然后问:“烧退了没?”
“恩,好了。退了。我没事了。”
我被唐超看得浑身不自在,我站了起来,问他:“你什么时候回家?”
唐超拿出一叠钱放到我面前,他说“我已转到你所在的学校,这是房租,我要与你合租。”
“不行!”我大吼。
“顾城。”唐超拉住我的手,“我想让你帮我,让我恢复正常,重新爱上宁鸢。帮帮我。”
唐超说了很多,我最害怕听别人诉苦,于是,我天真的相信了。我根本不知道这是唐超想呆在我身边的借口。

“那好吧。”
  
{09}

我租的房子是一室一厅,还带一个阳台。我找来房东把卧室的那张大床换成了两张小床。其实开始我本是不同意与唐超呆在一间卧室的,后来被唐超反复的游说下,我竟迷迷糊糊的答应了。只不过把大床换成了两张小床。
我从心里心疼唐超这个孩子,我迫切的希望他可以正常起来。
  
于是我们过起了这样混乱的生活。我每天小心翼翼的生怕出点什么乱子,不过至此之后,唐超并没有什么动作,相比之下是乖了很多,并且主动承担起收拾家、做饭等家务,于是每天回到家看到整洁的屋子和香喷喷的饭菜时,我会有一种错觉……
我或许会喜欢上这个孩子。
  
唐超把我和他的合影都洗出了照片,挂在客厅和卧室。大大小小的照片挂满了所有的房间,我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那段时间我每天都活的小心翼翼,我不敢正视唐超的眼睛,不敢与他有太亲昵的动作,不敢当他面换,晚上睡觉都睡的很轻……其实是我低估了唐超,我万万没有想到唐超的忍耐力。
以及他已对我发狂的爱。我从不知道一个男人可以对另一个男人有这样炽热的爱。这种爱让我现在想起来依旧后怕。
  
宁鸢找到了我。当我把宁鸢带到我住的房子那时,我看见了唐超瞬间变难看的脸,以及冰冷的眼神。宁鸢像个孩子似的躲在我身后静静的看着唐超。
我忽然心疼起来,我说:“唐超,唐超,宁鸢是个好女孩,你应该珍惜她。”
“不!”唐超大叫,“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爱的是你,不是她!!”
我狠狠的打了唐超一拳头,然后咬牙切齿的吼:“唐超,滚,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你真让我恶心。”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的,有时候人会为你自己的一句话承担所有的后果。
  
我指着唐超的鼻子,接着说:“你恶心不恶心,喜欢男人,我要是你早就去死了!”
唐超跑了出去。就这样消失在我的面前。宁鸢黯然神伤的说:“顾,我知道我今生都无法再爱。选错一次,就是一生的错误。”
宁鸢轻轻的抱了抱我,离开了。

整个世界都静止。哪怕连一粒细小的灰尘也不再飘动。

{10}
  
这一年,我已二十岁。这一年的夏天格外的炎热,是那种干燥的热,整个夏天没有下一场雨。而我们四个,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去游泳了。
我亦是已习惯一个人行走。过这样寂寞的日子,每天拿着相机到处拍东西。
似乎想要证明些什么。
那些友谊,或许都没有丢失。
它们还在。
还在。
……
  
再次见到宁鸢的时候,我已经二十二岁了,宁鸢已变成一个美丽的女人,只是至今还单身一人,她给我讲了唐超后来的故事。
  
宁鸢轻咬嘴唇,说:“唐超,他自杀了。我亲眼看见唐超躺在轨道上,面朝天,灿烂的笑着。然后我看见一辆火车从他身上驶了过去,我能听见骨头破裂的声音,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已至于火车行驶过去之后我依旧呆在那,听着自己心碎的声音。“
  
宁鸢闭了闭眼睛,长叹一口气。她说:“顾,我要离开这里了。我想我以后都不会再这样去爱一个人了。“宁鸢抱了抱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再见……”
  
我看见宁鸢翻飞的红风衣逐渐消失在我的瞳仁里,一点一点的消失。
像是这个夏天,终究到了末尾。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