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415|回复: 0

[随笔] 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复制链接]
孩子很坏 ( 园丁 )     发表于 2018-4-8 15:32:03 |显示全部楼层
        天涯相隔后,一个不说,一个不问。
                                                         -----题记

        我是最早离开的。天津站,我潇洒转身,挥一挥手中的票根,向身后的他们告别。没有人知道,这一别,有的人便再也不见。
      
        离的不远,北京到天津,城际也就半个小时的事,所以相聚,于我来说,不算很难。

        可,就这不难的相聚,被我一拖再拖,下个礼拜、下个月、甚至下个季度。于是,待我辞去北京的工作,投奔爱情,远走南京时,我
也没腾出空来,陪他们喝上一杯,去KTV再唱上一曲。

       论文,答辩,拍毕业照,这些我刚好都没参与。又因为一些缘故,拿毕业证,我都迟了些时日。等我回去,空荡荡的寝室,只剩老纪,
在游戏里骂街。他背门坐着,地下散落的书本、脏鞋臭袜,还有几瓶开了没喝完的啤酒,以及我送他们的瓷碗,玩的怡然自得。
             
      
       大学期间,除了几场黄金周恋爱,不得不奔赴其他城市,都由着他领着我,去北京、济南、青岛。

       他的家人,除了他远在国外的爸,我都见过。

       他小学是搁北京读的。所以,北京他熟。老北京的豆汁、炸酱面,全聚德的烤鸭。他都门清。
       我们爬长城、逛故宫、天坛,拍照留念。微风徐徐的颐和园里,我们踩着小舟前行,诉说着彼此的故事。他住在军区大院的外公,那倔强的小老头,把他当手底下的兵训着,口哨一响,十五分钟穿戴整齐,被子叠成豆腐块,洗簌品摆放好。五公里越野跑,一个小时军姿,于他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如所有被放养的农村孩子一样,我无恶不作。见着谁家包养的鱼塘,也不管水深浅,准得捣乱一番,抓些鱼打打牙祭。惦记别人家的西瓜,上山偷去,还特坏的糟蹋着。终究在把父母的老脸丢光后,他们有所顿悟。

        他被解救,是因为他妈回国,被公司安排到青岛。出于愧疚,所以溺爱。得空时,他妈会领着我们去吃饭,陪我们去听一场JAY的演唱会。像个迷恋的小粉丝,会收集JAY的所有专辑、海报,也会唱JAY的所有歌曲。甚至,他爱玩的魔兽,他妈都支持着。
        躺在椅子上,黄金海岸上那穿着比基尼行走的美女。他笑着问我,怎样?我一脸猥琐地笑,哟西!
        在烧烤街的尽头,见着了他给我介绍的美女,实话说,如果不是出了点小意外,我都从了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还有让男人欢喜的职业--护士。一点小误会,引起的摩擦,她拎着酒瓶就是砸。这脾气,很社会,但原谅我受不住,何况她比我还高不少。

        他还不死心。去爬泰山时,非拉上他姐。他姐,除了是个护士,还兼职模特。之前,我们见过,是在学校附近的麦当劳店。她刚好路过,又得空,就约他见了一面。聊的还算开心,毕竟那时的我,算的上文艺青年,忧郁的侧脸,有点像JAY。他姐的QQ,电话号码,他都有给我。偶尔她也会去我空间,评论下我写的文字,节假日、生日我也会问候几句,除此之外我们很少说话。
        站在他叔叔别墅里,我沉默地很尴尬,毕竟他姐还有工作,但他的良苦用心,我也明白。待日出东方,盛世美景下,他借故离去,我跟他姐之间,能暗生情愫。

      只是,感情强求不得。
      后来,他姐告诉我,他对我的在乎。给我介绍对象,是希望我能留下,无论济南、青岛,甚至北京都好。而,他一次次更换回程日期,只想送我离去,跟我好好告别。
     后来,我们也见过面。我加盟的品牌,总部在济南,培训期间,他有开车来见我。我们吃着烧烤,喝了点啤酒,聊聊彼此的境况,也有提及消失不见的二哥。
     我也有去青岛,那时他已是高速路口收费站的领导,我站在阳光下,对着他喊,老纪你大爷的,干的有模有样。他淡淡地笑,继续工作。
     我们依然吃着烧烤,依然喝着啤酒,依然听着JAY的演唱会。JAY唱《回到过去》时,我们挥舞着荧光棒,感叹时光飞逝。

     那天,我拿着毕业证,陪他走上十分钟的路,去他喜欢的面馆。服务员笑着说,好久不见。我点了点头,嗯,毕业了,
     如我一样,他也加不少辣椒,辣的满头大汗时,他站起来,一口干了一瓶冰镇可乐,大喊一声“爽”!服务员递给他纸巾,他擦好汗水,没有说谢谢,只剩电风扇“呼呼”转着。
     出门后,他又折返回去,把我送他的雨花石,偷偷塞给了她。

     现在的现在,他的QQ还在,电话号码也有,只是,彼此忘却了联络。而他的QQ空间,像现在所有人一样,都设置着权限。我的也一样。
     前些日子,他姐告诉我,他结婚了,新娘我也认识。我知道是她,那个对我笑着说“好久不见”的女孩。
     遗憾的是,他没说,我没问。

     想起前些年小可写给我的邮件,“孩子很坏,你娶妻了么,你还记得我吗?”,日子我记得很清楚,2014年11月11日。
     想起在天津KTV里,我们曾合唱一曲《以父之名》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好难承受。
   
不期待完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