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395|回复: 0

[抒情] 「DR」走到尽头是重生/Magic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8-3-6 09:06:31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

姓名:Magic
生日:1994年5月31日
星座:双子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喜欢文字的灵动感,喜欢一切美好。
作品:走到尽头是重生
文案:Magic「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











2010年贾平凹的一篇悼文《写给母亲》,近日再读,内心似乎更漪起波澜。他在文中如是写道:“人活着的时候,只是事情多,不计较白天和黑夜。人一旦死了日子就堆起来:算一算,再有二十天,我妈就三周年了。三年里,我一直有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觉得我妈没有死,而且还觉得我妈自己也不以为她就死了。常说人死如睡,可睡的人是知道要睡去,睡在了床上,却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睡着的呀。”这是一个儿子对母亲思念的心声,开头的这几句让我萌生出认同感来,对爷爷的思念也愈加强烈。
      
自爷爷离世,我也一直有着一个奇怪的想法,爷爷还在!有时候我能感受到爷爷抱着个大瓷碗扒拉饭所发出的呼呼的声响,有时候能感受到夏天他在庭院的躺椅上休憩睡着了所发出的不均匀的呼噜声,有时候能感受到他在老屋穿梭时提拉着鞋底与地板发出的摩擦声,有时候也能感受到他在呼唤他的儿孙们,在生命的尽头那无力的呼唤......这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又消陨,消陨又继而响起,如此反复,让人无以抗拒。
     
有人说,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爷爷的一生极其平凡,却也没少折腾。年轻时,在村里当过会计,打算盘时的那双手舞蹈着,嘴里念念有词地蹦着数字;当过包工头,带着村里的壮汉去西安营生;后来,贩卖过牲畜,在山里采石厂破石头,推着架子车卖甑糕,务庄稼......爷爷还有一个明显的特征---耳背。我只知道这是后天形成的,小时候,家人总开玩笑说爷爷耳朵聋是爱哭的我哭聋的,后来说是为了生计,采石厂轰隆隆的机器引发的耳背。因为爷爷听不清,家里总是高声低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总在吵架呢。人们常说,聋子会打岔,在我们的生活中这样的趣事很多。前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几个孩子围坐在奶奶的炕上,弟弟问了一句:“爷,你爱我奶奶吗?”也不知爷爷听清了还是没认真听就作答了一句嗯,惹得奶奶笑得花枝乱颤。那一辈的人,那三个字想要说出口并非易事,说出口一定是发自肺腑的。

生活不易,它将爷爷打磨得无比坚忍。爷爷皮肤黝黑得发亮,唯一我觉得吸引人的五官非高挺的鼻梁莫属了。夏天不论在屋内还是地里,都爱戴着一顶草帽,而其他时月,一顶中山帽就是他的标配了,我想大概爷爷一年四季戴帽子是他爱理光头的缘故吧。爷爷不喜欢看电视,也不喜欢我们孩子看电视。要论他喜欢看的电视节目,大概只有天气预报了。小时候,一到点就让我端着凳子守候在电视机前,替他听天气。可有趣的是,每次爷爷给地里打过农药,天就要下雨。天公不作美,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又好笑的事情啊。
     
爷爷是个方圆出了名的老好人,按道理来讲,应该颐养天年,安度晚年了。可是,谁知道,这个世界根本没道理可讲。去年清明节过后,身体不适,一辈子也没进过医院的爷爷做了胃镜,被确诊为食道癌晚期,电视剧上演的“三个月”终究成了现实。我清楚地记得在医院的场景,伯伯,伯母,姐姐还有我陪着爷爷做完了所有的检查项目。在医生办公室,看了所有的化验单,医生安慰爷爷没什么大碍,示意他出去在走廊等候,留下家属。他像个孩子一样,乖乖地坐在那,我和姐姐陪着他,有些不安的情绪四漫开来,那个坐在走廊椅子上的背影显得孤单极了。家人瞒着病情,宽慰他是小病,回家按时打针吃药就会痊愈。一天天过去了,身体每况愈下,身形日渐消瘦,止疼药换了好几种,剂量不断加大,一整夜都难以入眠,但他总是一声不坑地忍受着疼痛。直到2017年8月4日离世的那一天下午,意识模糊的他还在冲着姐姐要药吃。爷爷走的时候,没有跟我们任何一个人说话,就这样慢慢地、慢慢地,特别安详地睡着了,然后就再也没有醒来。病痛在那一瞬间,可能就烟消云散了,另一个世界里再也没有病痛与苦难。
   
从小到大,没少写文章,可是却没有写过关于爷爷的一个字。我深深地知道,我的爷爷是多么地疼爱我!有些话语是没有办法表达这种情感的,并且他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儿子们的父亲,孙子们的爷爷,一辈子的农民。小时候,我的爸妈为了生计,我便成了留守儿童。我的童年是在爷爷的背上和怀里,是在爷爷的二八自行车上,是在爷爷粗糙的双手里长大的。长大后的每一天都是在爷爷无尽的爱里成长着。高中的每一个放假的周末,从县城坐车回家,总能在路口看见那个老头蹲在路边,翘首看着路过的每一辆飞驰的汽车。我知道他一定又等了很久很久。接过行李,也没什么言语,只会说你奶奶给你把饭做好了在家等着你呢,偶尔也会关切地询问我的学习。末了,会再说一句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临去学校的时候,这个急性子的老头会早早替我准备一些水果,让我带上,会把我的书包绑在车后架上,一遍一遍地催着我赶车,担心我迟到,目送我坐上车这才骑着那辆二八自行车离去。我在车上看见的那个身影,现在已经飘散在风里了。“子欲养而亲不待,树欲静而风不止”,原以为长大了挣钱了可以为爷爷做很多事情,现在才发现他没有给我机会。人生总是需要有遗憾的,尽善尽美了,我们用什么去纪念缅怀他呢?

写到这里的时候,喉咙异常地发紧,脑海中不断浮现的片段让我止不住地怀念。现实告诉我我在地上,他在地下,阴阳两隔,爷孙再也难以相见。既是如此,爷爷不还是还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可亲可敬的奶奶,还有他身上朴实无华的人格力量吗?

人,走到尽头,便是重生。人生无常,请珍惜拥有。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