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838|回复: 0

[记叙] 「DR」小丑/蒲宁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8-2-13 19:32:21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蒲宁
生日:1992年1月19日
星座:摩羯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清新少女升级成清新妈咪
作品:小丑
文案:蒲宁「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Part 1

如果你非常讨厌一个人。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做这样的事了。
梁晓夜把背靠在墙上,瓷砖的冰凉尽管隔着一件T-shirt还是能够清楚地感觉到。
接下来该怎么办,梁晓夜还没有头绪。
晚饭后,在给姐姐的果汁里,梁晓夜放了几颗安眠药。恶毒的想法是希望她明天考试迟到,尽管这并不可能——父母一定会叫她起床,因为明天,是姐姐人生中面临的第一场大考,高考。
即便想让你迟到的希望终会破灭,可是安眠药的副作用也是不可小拒的吧?
一直以来,梁晓夜总是给梁晓月制造着各种各样的小状况:偷偷扔掉她的笔记本、拿走她的校卡、散步她的谣言……仅在梁晓夜能力范围内的小手段就已经让梁晓月头疼。让梁晓夜欣慰的是,不仅仅只有自己一个人讨厌着梁晓月,还有很多人,他们和她一样站在暗处,嘲笑着这唯一一个站在明处的人。
为什么讨厌一个人?因为她有很多地方让人不满,让人讨厌。可是,我们不是最好的姐妹么?
最值得你去亲近去爱护的亲人,却被你以各种方式讨厌着,而这种厌恶,又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表现出来,因为你们是亲姐妹,亲姐妹不应该互相讨厌的不是么?
不是的。
在梁晓夜眼里,这句话从来就是错的。
所以,不是的。
 
Part2

从小就是不起眼的人。相比较而言,家里有个那么优秀的姐姐,旁人的赞美根本不会落到梁晓夜身上来,意外的有那么一次,邻居的大婶看到了梁晓夜写的一手漂亮的字,赞美的同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附带上一句“想必你姐姐的字更漂亮”,让听到这些话的梁晓夜一时不知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父母对彼此的关心程度也没有他们口中说的“我对你们的爱是平等的”那样真正平等,比如爸爸会经常地询问姐姐的学习情况,轮到梁晓夜,却只能用“你啊,还需努力”来打发过去。再比如,妈妈夹到姐姐碗里的菜似乎总是比自己碗里的可口美味,尽管它们出自同一口锅,而妈妈把梁晓夜的不满当作是叛逆期旺盛的孩子气,以一句“菜不是在你前面么”这么唐塞过去。
然而父母们却从未想过,这些细微的举动会在梁晓夜的心里留下深深浅浅的波澜,更不会猜到,比一般女孩子还要细腻敏感许多的梁晓夜常常一个人在被子里流眼泪。
令梁晓夜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同样的父母,生出来的女儿却有那么大的差别:姐姐身材修长、端庄漂亮,而自己却瘦瘦小小,好不容易长到一米六二,从外表上看起来却和初中生没有两样。姐姐成绩好,常常获得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奖项,而梁晓夜成绩平平,如果一松懈分数就会马上往下掉。
她总是拥有很多很多的赞美,这些那些常常让梁晓夜羡慕得不得了,然而不管怎么样,姐姐就是姐姐,梁晓夜还是梁晓夜,既定的事实并不会改变。
可是,我多么希望自己能够像你一样。
像你一样。
所以,梁晓月,我是那么嫉妒你。
所以,当自己体内的暗黑物质越聚越多,当它们压得自己无法承受的时候,梁晓夜只能耍些不入流的小把戏。否则,自己真的会变成一只不断膨胀的气球,终有一天,爆破成碎片。
所以,可不可以请你不要那么优秀。可不可以,不要再打击我易碎的自信心,可不可以不要再夺走那么多关注的目光,可不可以,让在黑暗中的我享受一点点被阳光包围的温暖。
可不可以。
梁晓夜靠在浴室的墙上,任凭泪水模糊了眼睛。

Part3

初夏,在这个城市时常会遇上一场大雨,梁晓夜看着不断从天而降的丰沛雨水,再看看一旁着急的父母,以及还未出门考试的姐姐。
“等雨停了再走吧。”梁晓夜建议道。由于高考,像她这些不用参加考试的学生们因此获得了三天假期,于是,晚起的梁晓夜可以在一边气定神闲地吃早餐。
“这雨啊,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了,还是早点出门的好。”
接话的人是妈妈,她手里拿着钱包和雨具,看样子已经下定决心要出门。
“老梁,去把车开出来,我和晓月在门口等你。”
“好嘞!还是早点出门。”
站在一旁的爸爸跑去拿钥匙。
“雨真大。”
姐姐的声音响起,梁晓夜抬起头看。
与平常并无两样的装扮,即便穿着统一的校服,与众不同的气质还是明显地透露出来。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精致的面容上看起来有微微的疲倦。
梁晓夜咬了一下嘴唇,“姐,加油啊!”
“好,我会的。”
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谢谢晓夜。”
“嗯。”
并不是违心的话。刚才说的“加油”,并不是敷衍,而是真的,真的希望她能够发挥得很好。
这算不算,做错事之后的补救?
真是虚伪啊。
窗外的大雨,掩盖了此刻梁晓夜杂乱的心情。

Patr4
   
反复做的一个梦。
梦境里,我和你分别站在街道的两边,中间是川流不息的车辆。你嘴唇动了动对我说了些什么,可是我始终听不清。
于是,我们一直站在不同的两端。
梁晓夜常常做梦,醒来之后却多半不记得内容,唯独这一个她和姐姐彼此站在道路两端相互遥望的梦境记得特别清楚。也许这样的场景是梁晓夜心里一直期待的,她和梁晓月成为一对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各自生活在两个世界,彼此不再互相打扰。
可是,这仅仅是“希望”,不是吗?
梁晓月,一直以来就是要比梁晓夜优秀得多的人。
至今为止,梁晓夜还很记得的一件事,身为语文课代表的自己去办公室送同学们的作业,正巧碰上老师们在聊天,话题也无非是自己班哪些学生表现突出,哪些学生捣蛋调皮,不知怎的,话题一下扯到梁晓月身上,听说她在省数学竞赛中又拿了一等奖……
梁晓夜无心再听与姐姐有关的任何赞美,放下要批改的作业之后便带上门离开。就在门即将被关上的一瞬间,一句话突兀地传进耳里——“怎么姐妹俩差这么多啊”。
女生当即愣在那里,咬着嘴唇,听一个又一个老师的点头附和,连门也忘了关。
那大概是梁晓夜所受过的最重的打击之一,也是第一次在那么多人面前,因为被比较而生出浓烈的恨意。
你看到了么?一直以来,我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的。
好累啊。为了赶上你,我做过那么多那么多的努力,可最终他们还是认为我不如你。
为什么呢?
这么不公平。
难道我所有的努力,都那么不值一提?

Patr5

姐姐读高三那一年,她完全成为家里生活的重心,这样一来,就让原本存在感很小的梁晓夜更得不到家人的注意。
好在早就习惯了这一切。习惯性地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见任何人,没有平常子女与父母的正常交流,也没有谁来追究为什么。
在家里,唯独自己成了被孤立的存在。
梁晓夜最大的乐趣,就是上网搜索到姐姐的博客,找到里面专门设置的加密文章,一个一个点击查看。
梁晓月设置的密码非常简单,LXY,和梁晓夜的LXY一模一样。
记得曾喜欢过的高年级学长曾在每个年级的布告栏上写下令人心跳的告白:LXY,我喜欢你。
然而,这样的话却不是写给梁晓夜看的。
之后,梁晓月在众人的目光中愤怒地擦掉了所有的字。
梁晓夜站在人群里,看到粉笔灰散落在地,如同她被狠狠抛弃的心。
所以,我有什么理由不去讨厌你。

Patr6

姐姐考完第一场回来,吃过午饭后早早就睡了。梁晓夜站在姐姐房间的门口,隔着一些距离去看她安静的睡颜。
昨晚为什么会那么做呢?不是冲动,而是蓄谋已久的一场报复。
而且,还在那件事之后产生些许愧疚之情,不敢直视姐姐的眼睛。
讨厌你,似乎成了我与你相处时无法避免的感情,像是成为惯性一般,已经停止不下去了。
梁晓夜轻轻带上门,眼前又是一片模糊。
而门那边似乎已经睡着的梁晓月,却慢慢睁开了眼睛。

Patr7

“什么是暗物质?”
“它代表了宇宙中90%以上的物质含量,而我们可以看到的物质只占宇宙总物质量的10%不到。”
尽管无法看到全部,但能够看到的物质已经够多了不是么?
茫茫宇宙中存在的,我的一部分恨意。
尽管我想撇清与你的关系,然而“姐妹”这个词却反复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如同血缘般割舍不去。
LXY,同样的名字缩写。
“暗物质促成了宇宙结构的形成,如果没有暗物质就不会形成星系、恒星和行星,也就更谈不上今天的人类。”
那我对你的全部感情呢?它们是否全部由恨意组成?
此后的一天,梁晓夜照常光顾姐姐的博客。
“她小的时候,常常被妈妈抱在怀里疼着、爱着,可是妈妈忘记了,我也需要疼,需要爱,需要温暖的拥抱。“
“她才四岁,我和四岁的小孩子较什么劲儿呢,可是就是讨厌她,就算她叫我‘姐姐’又如何。她没有出生之前,我一直是爸妈手心里的宝不是吗?”
“她一天天长大,跟在我的屁股后面跑,于是我又觉得,作为姐姐,应该照顾她、保护她。”
梁晓夜被这些话震惊了,从未试着去想,姐姐也曾和自己有同样的感情。
没有勇气继续看下去,鼠标艰难地滑动,一段又一段的文字呈现出来:
“每次爸爸询问我成绩的时候,她总是默默地站在一旁,带着委屈的表情。却不知道私下里,爸爸和我商量过多少次,怎么提高她的成绩。”
“她也总说妈妈偏心,只夹菜给我吃却不夹给她。但是她应该注意的到啊,她喜欢的菜,总是摆在离她最近的地方。”
梁晓夜的鼻子酸酸的,有什么东西从眼睛离满得快溢出来。
“原以为我的努力可以换得她所拥有的一切,可是我却发现,我所有的荣誉甚至比不上她的一句‘姐,加油’。”
“最想得到的其实是她的肯定,我后来才发现……自己一直深爱着她……”
“早在她用胖乎乎的小手拉我陪她一起玩耍的时候,我所有的不满和讨厌都烟消云散。”
“始终无法讨厌她,我们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不是么。……所以,即使她讨厌我、恨我抢走她的光环,她一直是我最亲的姐妹……”
梁晓夜不断地用手去拭越来越多的眼泪,可它们就是不听使唤,越来越多。
无法控制的一种叫做悔恨的情绪,充满了内心的每个角落,几乎要涨破左右心房,胸口隐隐地痛着。
一直以来都是我做错了么,原来被我讨厌的你,却是深爱着我的人。
我是不是伤了你的心?肯定有的。你一定觉得我坏透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坏这么恶毒的人啊。
在姐姐考试的后两天,梁晓夜按计划中安排的那样,每天晚上在给姐姐的饮料里放了几片安眠药。
梁晓月当然发挥得不好,昏昏欲睡的状态让她没有考上理想的学校,而是含泪去了北方一所不太出名的大学。

尾声:

你会原谅我么?
一定不会吧。我伤害你那么多。
为什么要爱着我呢?
请不要,再为你的优秀增添善良的砝码。
梁晓夜轻轻打开姐姐的房门,里面空空的,没有人。
她已经离开她到很远的地方上大学去了。她已经不在她的身边。没有人再去抢她的光环,她终于如愿以偿,拿一个又一个的奖项,被周围的人赞美着、羡慕着,当然还有一点,也是无法避免地被一些人嫉妒着、讨厌着。
我尝试着去看你曾看过的风景。
我尝试着去走你曾走过的马路。
我在你曾经擦掉告白的黑板上留下字迹。
LXY,我很想念你。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20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