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627|回复: 0

[记叙] 「DR」君埋泉下泥销骨/顾情长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7-12-16 22:04:35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顾情长
出生年月:1998年4月3日
星座:白羊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君埋泉下泥销骨
文案:顾情长「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最近的温度开始呼啦啦的降下来,就像是秋天的精灵对着满山的乔木开始吟唱死亡的格调,只一瞬间就纷纷落叶。学校里面的银杏也开始落叶了,每次走过他的身边都能看到地上金黄的叶子正在逐渐铺天盖地,而树上依旧在冷风中瑟瑟发抖的残存的黄叶,依旧骄傲的唱着最后的歌谣,附和着这篇秋季的圆舞曲。

大概这就是当年潇湘馆里秋花惨淡秋草黄的场景吧,可是不管怎么凄凉,我都得承认,这真的很美啊。

其实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想到我爷爷那儿在山间古风飒飒的那两株梧桐现在是怎么样的画面,我去拜访的那几次,古道羊肠的小路遍布落叶,笔直冲天的各色乔木和葳蕤花枝的柔软草色交织在这座山上,似阻止似欢迎我的到来。我也从来没分清楚过他们想传达给我的意思。

其实我是应该写写他的。这么久了,我的文字写过爱写过恨,写过人生的迷茫也写过未来的憧憬,但是我唯独没有写过他一个字。不是因为吝啬笔墨,实在是每每拿起笔的时候,我就真的不愿意用任何的文辞形容我内心深处复杂的情感和他曾经给过我那些我或忘却或铭记了的东西。

可是事实上啊,我对他真的知之甚少。

暑假的时候和亲戚聊天,谈到他的时候,亲戚略带感慨的和我说,他当初是个赤脚医生,虽然谈不上悬壶济世,但是平时的一些小病小灾找他都绝对能治好。然而我努力搜索了我的记忆,只得讪讪的笑了笑。是的,我没有印象。他是干什么的,他会什么,他有什么特长,他和我有多少有趣的事情,这些东西啊,我都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的,说起来就像是别人的故事,我很努力的带入我的感情,可是一切都显得空灵遥远,仿佛午夜梦回的时候从山间吹过来猎猎的风声。

我记得的事情有什么呢?我记得他离开我家时紧紧握着我的手,我记得他躺在病榻上时候眼睛里的不舍和空洞,我记得他走的时候发青的脸色,我记得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老人们为他穿上寿衣,放进棺材。我还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他会教我认字,会笑着包容我任性,很久以后我还是会在梦里看到他那种慈爱的笑容说出下不为例这句话,我能记得的也就仅此而已了,而最让人悲哀的是,我连梦都很少能梦见他。我少时读红楼梦,不懂宝玉那一句“悠悠生死别经年”的叹息,只关注了宝姐姐的“如若林妹妹在,又该生气了”。可是今天回想起来,我才真的懂那种感觉。

其实他走的时候我还太小。我的文字还是很青涩的,我也最多只会在日记里写下类似于他会一直在天上看着我和他不曾离开之类的东西,一些骗人的东西。曾经有人问我会不会难过,我笑着回答说,他那么爱我,怎么舍得离开我,他一定在默默看着我。其实都是假的。怎么可能不难过。怎么可能不心痛。那是我爷爷又不是你爷爷,他死了又不是去旅游了,我怎么可能不难过怎么可能?我要这种积极的心态干什么,他又回不来了。

其实吧,也不用歇斯底里也不用强颜欢笑。谁没有失去过亲人的悲痛呢?可是不管怎么说,这种悲痛真的来到你的身边的时候,我想,你还是会长歌当哭一回的吧。诗人说,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然而芸芸众生,终究还是俗人多,哪有那么多看破呢。

我记得那是个雨夜。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小说里面每每剧情需要发展的时候就是一个雨天,为什么就不能是艳阳高照。然而那一天,却真的是个雨夜,滂沱的大雨席卷着悲伤从天而降,也或许没有那么大,太久了。事情来得很突然,我没有类似小说电影里面的那种突如其来的心悸或者心慌,我以为那就是个普通的下了雨的有点讨厌的晚上。直到在家里的我被喊出去。然后我见到满屋的人,我见到病榻上的他,我才有那种突如其来的感觉,我好像,要失去他了?我来到他的床前,我看着他,他略有激动的伸出瘦骨嶙峋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手,眼睛里面是满满的不舍和遮掩不住的空洞。有没有泪水?不记得。我什么都不记得。我仿佛失去了那一段记忆,然而我敢肯定的是,我当时是很慌乱的,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的泪水在那一瞬间夺眶而出,我的心里被无尽的恐慌和纷乱包围。再然后,我的记忆里,我就看到他的脸色在慢慢变青,他的生机在慢慢褪去,我听到周围的人在用惋惜的口气说,不行了,我本能的抱着母亲,我的手在微微发抖,我的眼泪不停的流下,直到突然灵堂开始哭声一片,我的心里依旧是不可言喻的慌乱和恐惧,我意识不到这就是我和他的诀别,我什么也不能思考。我看着老人们急急的把他搬到灵堂给他穿上精致的寿衣。而不过几分钟,他已经开始变得僵硬,他的脸上依旧是临走前的表情,可是我却没有本事用语言说出来,那是什么?后来,我的世界仿佛失去了听觉。唯一记得的就是窗外雨水落在山间古木的沙沙作响。

后来的事情都没必要说了,他被合葬在奶奶一起,墓边两株相顾无言的梧桐历经山间的风声而涣然,老人们在下葬的时候取了一株荆棘埋在他的棺材边,而现在坟边的杂草已经多到快要遮住荆棘了。不过还好,每当秋风起的时候,杂草都会默默枯黄,梧桐的落叶遮掩住了形状,踩上去沙沙作响,像极了那天夜里的雨声。不管是来还是回去,小路上面永远都是布满了落叶,两边也总会有各种不知名的花枝。每次离开的时候,很快我就会分不清他的坟葬在山间的哪一个地方,可是很久之后还是会在梦里听见山间猎猎的风声吹过梧桐的树叶发出的声响。

就像下了一场雨。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