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901|回复: 0

[短篇] 「DR」弥洞/林途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7-12-4 11:33:43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林途
星座:天蝎座
Overutre工作室/角一文化签约原创创作者。
Overutre工作室/角一文化文字编辑。
作品:弥洞
文案:林途「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1.
“我又来看你了。小洞。”我扒开盖住她的枯草,仔细的擦去她身上的灰尘。
“小洞,你怎么还不出来啊?”
“小洞?你在吗?是我呀,是我来了呀。”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出来见我!”我用力的喊着。声音穿过厚重的蛛丝,在破损的墙壁上来回的撞击着,在心上击出颤栗的频率。

“小洞。你是不是生气了,是不是在怪我这么久没来看你。小洞,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下次不这样了,我下次不敢再生病了。”我虚弱地坐在地上,眼泪一滴一滴的掉在她身上,细嫩的手被杂草勒出一道道血红。
我知道小洞一定躲在暗处看着我,她一定会原谅我的。她知道我身体不好,一直生病的。她也一定知道我躺在病床上的时候是多么的想她。她那么了不起,她一定会知道的。“小洞……”我靠在我们经常躺着睡觉的草堆上看着她。她总是那么的白,白的有点过分,透明的可以看见全身的血管。但又那么的安静,看不出一丝波澜,似乎连血也是静的,不曾流动。

“小泥。小泥。”我听见了小洞的声音,她在叫我。可是她为什么还是不肯出来见我呢。“小泥。你回去吧。”
“不!我不要回去!”
“乖。听话好吗?”
“不!我不要!你一定是生我气了,我不是故意要生病的。你不高兴了,那我下次不生病了好不好。不要赶我走……”我紧紧地抱着她,耳膜被自己尖锐的声音刺痛。
“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没有生你气。小泥乖,先回家好不好。”我泪眼朦胧的看着她,似乎在对我笑,她总是那么的温和恬静。我乖乖的点点头,轻轻地把她放下,转身走出了小屋。

2.
外面的阳光很刺眼,我不喜欢。周围总是有很多的人走来走去,我也不喜欢。我还是喜欢和小洞两个人躲在黑黑的小屋子里玩捉迷藏。每次小洞都会很轻易的找到我,可我怎么也找不到她。所以她一生气就躲起来,她知道我找不到她,她是那么的聪明。
走出小屋就是一座游乐场,来来往往的情侣很多。他们手牵手的在游乐场里逛着,坐摩天轮,旋转木马。我从来没玩过那些,我也不觉得浪漫,小洞也不喜欢,我总是会看见小洞站在小屋的窗前看着他们一脸鄙夷的样子。虽然游乐场人很多,但没人靠近小屋。所以小屋一直和安静。

我走在他们中间,所有人都一脸匪夷所思的看着我。我讨厌他们这样的目光,所以每次都是在晚上偷偷的跑出来找小洞玩。这次是例外,因为爸爸妈妈说我病了,把我关在医院好几天,我担心小洞见不到我会生气,等不及到晚上就跑来了。
回家的时候妈妈正在做饭,我走进厨房,洗了洗满是灰尘的手,然后安静的站在她旁边看她切菜。我要好好学,以后做给小洞吃。

“你今天又去哪里啦?弄得这么脏。”
“去看小洞了。”
妈妈手里的菜刀停了下来,狠狠的盯着我。“你怎么又去那里了!谁让你去的,不是说了以后不准你去的吗!!”
“小洞是我的好朋友,我为什么不可以去!”我理直气壮的说。
“哪来什么小洞!!根本就什么都没有!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小洞!!”妈妈突然变得歇斯底里,拿着菜刀就向我冲过来。我吓了一跳,用力地跑进自己的房间,锁上门。

3.
爸爸妈妈总是会以我生病了为理由把我关进医院里,那里有讨厌的护士小姐整天盯着我。老师也会骗人,他总是说护士是最美丽的白衣天使,可是照顾我的是一个近三十岁浓妆艳抹的女人,一点也不像天使。她看我的眼神就像看怪物一样,令人讨厌。
不过还好,我在那里也有一个好朋友,是一个叫虫虫的男孩。我跟他讲小洞。我说小洞是多么的聪明,多么的漂亮。他很相信,不像爸爸妈妈,他们一听到我讲小洞就想打我。每次我跟虫虫讲小洞的时候,他都听得很仔细,用他真诚的眼神看着我。我很开心,所以我把他也当作我的好朋友了,就算我出院后也会经常回医院去看他。

有一次去看他的时候他人不在病房,后来在病房后面的小院子里找到了他,他蹲在地上哭得很伤心。我问他怎么了,他指了指掉在地上已经不动了的白色蝴蝶。“老师说,蝴蝶是毛毛虫变的,可是她死了。医生说,虫虫也会死的。”我跟着一起蹲下来,想了一下。“小洞说,她们那里人死后会埋在樱花树下,然后就会开出非常美丽的樱花,我们也把它埋了吧。”

虫虫仰起还挂着泪珠的小脸看着我,用力的点了点头。我没见过樱花树,也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就随便找了一棵树,挖了个坑,把死掉的蝴蝶放了进去。在用泥土把它盖上的最后一刻,我看见它的翅膀剧烈的抖动,像是要飞起来一样,我的心也随着一起颤抖。我想到了小洞。

4.
妈妈以前是个很温柔的女人,可是自从听到我一直去找小洞玩以后她就变了,变得不怎么和我说话了,说的最多的就是不让我去游乐场。
妈妈说,游乐场以前死过人,不安全,让我不要去。妈妈还说,游乐场的小屋以前因为闹鬼被烧过,可是怎么也铲除不掉,让我不要去。可是我还是去了,因为那里有小洞。妈妈不让我去,我就偷着去,我喜欢小洞,见不到她我会疯掉。
我很久没见到虫虫了。从那一次埋了蝴蝶以后就没见到过,问医院的护士她们都说不知道。我很难过,我以为虫虫不喜欢我了,他说过他喜欢我,也喜欢小洞的。
我以为我真的再也见不到他了。可是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我房间里,还带了好多好多好看的蝴蝶来看我。他说他很想念我,也很想念我口中的小洞,他还说他想见见小洞。可是妈妈在家,我不能去游乐场,只好拉着虫虫讲很多很多和小洞有关的事。

他走了以后我很激动的跑去妈妈的房间,大声的告诉她,虫虫来看我了。
“虫虫是谁?”妈妈很疑惑的问。
“就是我的好朋友啊,以前跟我一个病房的男孩啊。”
妈妈听完脸色一变,无力的坐在床边。“可是,他已经死了呀。”
“胡说!你骗人!他刚才明明来看我了的!”我很生气的说道。
妈妈突然从床上站起来,甩了我一个巴掌。于是,我又被送进了医院,只是换了一家。就是那次,小洞生气的不肯出来见我。

5.
小洞跟所有的女孩都不一样,她总是穿着很干净的白色连衣裙。每次我们玩好以后,我身上都是脏兮兮的灰尘,可是她身上总是很干净。我很羡慕她有一头又顺又直的长发,可是我的头发总是卷卷的,一点都不好看。我问过小洞,为什么小屋闹鬼她还是一直待在那里。她微笑着对我说,因为鬼已经被她赶跑了。于是我就觉得小洞好伟大,大人们都很没用,连个鬼都怕。

小洞的小屋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堆堆的枯草和一块烧焦的木牌。小洞说,只要我来的时候对着木牌叫几声她的名字她就会出来见我了,她说,木牌就是她,她就是木牌。我很想把木牌带回家,这样我就不用每天偷偷的跑来游乐场见她了,想她的时候在自己房间里也能见到了。可是小洞说木牌不能离开小屋,不然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最喜欢的就是看小洞画画,她会用尖尖的石头在烧黑的墙壁上画出一个又一个奇怪但是很好看的图案。小洞画画的时候很专注,有时候画着画着就哭了,我问她怎么了,她却只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一句话。
不要离开我。

6.
虫虫自从上次看过我之后就没来找过我,我想他是怕我妈妈不敢来吧。晚上的时候我又跑去游乐场的小屋找小洞了。我很想她。我怕她真的躲起来再也不理我了。

“小洞。为什么他们都说我有病呢?”我抱着木牌轻轻地说着。“为什么爸爸妈妈总是不让我来见你呢,他们说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小洞。我不相信,我们明明是那么好的朋友。”
“小洞,连虫虫也不来看我了。小洞你不会不理我的对不对。”
“小泥。”小洞干净的裙摆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兴奋的奔向她,紧紧地抱着她,不愿松手。“小泥。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我抬起头看着小洞。“哪里?”
“一个很美的地方,哪里没有你讨厌的人,我们每天都可以住在一起。”小洞一脸向往的表情。
“那虫虫呢?”
“他也一起。”
“好。那我去。”我用力的点点头。

小洞笑了起来。眼前突然涌上一片黑暗,笼罩着我们,像是一个弥洞,吞噬着我们的身体。我仿佛看见漫天飘洒着的血红色樱花,小洞和虫虫的脸重叠在一起,他们灿烂的笑着,那么的快乐。
我也跟着一起笑,我看到被践踏的血肉模糊身体浸泡在血液里映得鲜红。

7.
死亡证明。
死亡人士:林泥。
死因:从旋转木马上摔下,脑部撞击致死。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