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672|回复: 0

[记叙] 「DR」北屯/箫凌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7-11-17 11:28:22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箫凌
生日:1989年11月21日
星座:天蝎座
角一文化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Overture工作室签约原创创作者,Overture工作室总监、《unrequited love》、《Illusion》、《Fireworks》杂志主编「百度“箫凌”搜索相关词条」
作品:北屯
文案: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01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02

旅行从来都是漫长的。
倪诺在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还在羡慕我的这趟旅行,而我却被漫长的旅行搞得烦躁不堪。从太原飞乌鲁木齐需要四个小时,从乌鲁木齐开车到阿勒泰需要十个小时,除去休息时间,这次回去将近两天的时间在路程上。这个时间比飞日本、越南还要远,在被漫长的旅程折磨的乱七八糟的时候,也不禁感叹祖国的大好河山,地域辽阔。

这是近二十多年来我的第一次探亲。父母早年失败的婚姻让“回家”成了一种不可能,更别说是去远方的亲戚。所以在快三十岁的时候,才有了机会认祖归宗了。

一路上听着母亲说着我年幼时曾经见过却不熟悉的家里的亲戚:最终放弃回上海定居在阿勒泰的奶奶(老家把“姥姥”叫做“奶奶”)、经营着生意的大姨、细致的二姨、直率的三姨和闲不住的小姨。一切都像是久远的故事,故事久远的总让你觉得和自己无关;酒越酿越香醇,却越发的不是之前的味道。

03

在我和母亲到乌鲁木齐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四个小时的飞行是我对十多年没有见的母亲一场漫长的接受。我们聊了很多,父亲之前的种种、母亲这些年的种种、或者还有我可能有的妹妹。十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也许是曾经最近的人现在她讲的一切都像是与自己无关的故事。

我内心悲凉,却又无法表达出口。依稀记得自己断断续续哭了许久,却又细想不出来哭泣的缘由。

凌晨两点的乌鲁木齐荒凉而清冷,新疆这种地方寒冷来的早,虽然才十月,感觉却似乎入冬。母亲也说不清路程的归处,乌鲁木齐没有4G网络,我的iPhone许久才有了3G网络,于是我根据点评网站入住了附近最近的酒店。乌鲁木齐四处查的都很严格,进酒店还有严格的安监系统。我们运气好,虽然没有提前预定,竟然还有一间空房,一间套房;因为夜晚,只半价就入住了。酒店的WiFi很差,我洗了澡就入睡了,这一夜我睡的格外的轻,做了很久的梦,梦里没有任何人,只有斑驳的光影,交错出不同的幻境,像万花筒般五彩斑斓,纵然精彩万分却虚幻飘渺抓不住。

清晨母亲起来之后,联系了大姨,大姨联系了司机,于是我和母亲坐上了从乌鲁木齐到北屯的十个小时的巴士。

04

上车之前我还不知道究竟要多久,确切的知道十个小时的时间已是后话。
一路的风景荒凉,检查关卡众多。听我邻座的女孩介绍,这些荒凉是她老师讲过的“消失的800公里”,因为过度放牧和不合理开发,所以这一片的荒芜全部都作废,没有淡水,没有人居住。我拍照给倪诺看,倪诺吐槽我不懂欣赏这里的美。
我和倪诺一边斗嘴一边吐槽。可是心里没有说出来的是,我曾经在这里出生,固然祖上最早可以追述到上海,可无论是我的第一故乡还是这个出生的第二故乡,在我重新看到这片土地时,却没有乡愁,没有熟悉,没有温度;只剩下不熟悉和完全旁观者的状态。

固然这么多年的社会教会我冷漠,可是我觉得我不应该是这样。我嘴角挂着笑,和母亲以及周边的同行乘客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讪着,时不时的听倪诺在电话那头说着他对阿勒泰的热爱。

这漫长的旅程,像是一场救赎。涌来的戈壁和荒漠,印入淡出的已不再是清澈的瞳仁。

05

到达姥姥家已经十点,母亲记不清地点,我接过电话在小姨的指引下才找到姥姥家。
我没想到是,我见了这个快二十多年没见过没有联系过的姥姥,在她第一次叫我名字的时候,我还是哭了出来,这一路上我似乎又成了脆弱的少年,泪点极低,却又在之后不记得落泪的缘由。那天晚上聊了很多,聊了很久。多到我不记得内容,久到我不记得时间。好像那种被抛弃多年的感觉都是错觉,从来都是有人紧紧的拽着你,你的根至始至终没有离开太远太久。

那个晚上我睡的格外踏实,格外安稳,虽然没有WiFi,没有4G。
北屯天凉的很早,姥姥和姥爷也起的很早。这是我记事起第一家里有老人,姥姥起来做早饭,小姨随后也过来了。吃完早饭小姨带着我和母亲去看了大姨,大姨最近钻研保养,整个人都很年轻,见了听母亲说小时候很宠我的大姨夫。说实话,二十多年无拘无束没有家庭和亲戚氛围的生活,这样的变化让我感觉有些怪,但是这些“怪”却有着格外的温度,包裹着也许真的是久久缺乏滋润的我。

06

隔日就是中秋节。
二姨临时有事中午没有准时到,其他亲戚都到了。姥姥家里有点小,所以坐了两桌。我和母亲、姥姥、姥爷一桌,其他的亲戚一桌。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联系过,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我看着另一桌人,恍惚的不知所以。午饭过后,才和三姨、大姨聊了起来。因为停留时间短,隔日就要启程,为了方便去乌鲁木齐,跟随着大姨去了大姨家里,方便隔日大姨联系车辆回乌鲁木齐。

在大姨家见到了二姨,我跟着照片的样子很快的认出了二姨,然后和母亲去了二姨家一趟。二姨家装修清雅,聊到天黑回了大姨家。之后睡前被小姨叫去了ktv。

回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二点,我浅浅的睡去,等待明日的归程。

07

之后又是十个小时的车程。
之后又是漫长荒凉的景色。
之后又是回归之前的生活。

08

以前老人们说,长辈在,人生尚有来处,长辈走,人生只剩归途。可我却感觉自己有来处的时间太短,也来的太过于漫长;一直以来我的人生只有归途,却不想近三十岁又找回了来处。我那些碎碎念念的所以然和不知所以然,好像终于有了一个答案。

尽管这个答案不够完美,不够满意。却总比没有答案好。归来之后的我总感觉有什么不一样,这个不一样让我困惑,也让我解释不清从前坚定相信的东西。

这个是什么,也许现在开始,再也不重要了。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