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574|回复: 0

[记叙] 「OS」何处合成愁/顾情长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7-6-6 20:59:09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陈刚(顾情长)
出生年月:1998年4月3日
星座:白羊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作品:何处合成愁
文案:顾情长「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离开杭州的时候是晴天,很大的太阳昱昱的在天上略带点轻佻的散发着光芒,把这片天空渲染出最平淡的蓝色。带着帽子匆匆忙忙的从杭州东检票进站,直到坐上车了,才发现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片乌云,把灼热的太阳遮在后面。然而金乌的光耀依旧透过云层,笔直而傲然的插入这篇广袤无垠的大地上。坐在车里,能清楚的看到一束束灼灼的光柱从云层之后霎时把天边的云彩染得略带了些许的浮夸和苍凉。如果非要用什么样的景象来描述,就是那些玄幻小说里面最常见的某种不世的功法出现的情况吧。又或者说,天光落笔波折,岁月都干涸。

动车骞骞的从站台驶向苏城,只一瞬就有云荒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我手腕的那串松松垮垮的佛珠和遮也遮不住的疤痕上,尽管投射下来的阳光依旧维持着夏季独有的温度和暧昧,我的心里却是恍惚间换了天地,有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猝不及防的落在心头的小城里。我曾经在高中的作文里写,如果我有一间亭子,我一定要唤它听雪阁。恍惚就已经这么久了,我在也不是那个高中为了800字的作文而绞尽脑汁拼命拼凑的学生了,可是文字带给我的,不过类似高中的四本满满的日记的感觉。上了大学时候就越来越少动笔写日记,凡事都是在电脑手机上面敲出内心的波折。可是啊,真正的文辞诛心,就连再用力写在纸上的都觉得肤浅,更不用说这区区字节的表达。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而我越来越明白什么叫,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夏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悄然而至了,带着熟悉的闷热,水果店里成片出售的西瓜和高傲得遗世独立的太阳就来到了我们身边。我把手机上的日历一遍遍的观看,数着一年之约的到来,一边却又回忆起去年的端午去年的六一我是如何过的?

我还记得那天我终于说出再见,也是一个很好的天气,那时候我在图书馆的走廊上,看着斜斜照在大理石的地砖的阳光反射出无穷的镜花水月和迷离的幻觉,恍惚间看不清自己的心。但我还是最后选择了说出再见。
罢了,我放过你,也放过我自己。
转眼就又是六月,每一个六月都是高考生战战兢兢的日子,他们一边为准备了三年的战役紧张的如履薄冰,一边又要腾出空来给自己骂了三年的高中留一份留念和泪水。他们在高中待了三年的那个班级,已经很大程度上就是半个家了吧。我的高中是一个很严的高中,可是每每到了临近六月的时候,对高三的学生就会抱有最大限度的宽容。他们会在四楼在五楼拼命地撕书扔卷子,漫天飞舞的白色里是他们或流泪或欢笑的表情。他们会在操场上放孔明灯,一个班近百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灯,写着自己的愿望或者遗憾,是某个高校还是某个女同桌的名字,不得而知,在天空里带着光芒乘风而去,最后悄然焚烧殆尽。他们会在晚自习之后昏黄的灯光下,在操场上奔跑呐喊,在角落里小心翼翼的牵着某人的手。他们的放纵他们的疯狂他们的爱和恨,在六月最闷热和沉默的三天之后,将不复此般鲜色如染。至此,青春大半。

前几天在朋友圈里刷到一个学姐的感慨,“打烊了,走了!”忽的想起来在这个高三分离流泪的日子里,也是很多社团很多学校组织迎来换届的日子。那些从大一懵懂就加入的组织,直到大三了,还是在用心的在付出,在和高中截然不同的大学里面,这就是所谓的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吧。这样的爱啊,哪怕一字不说,也能从你的眼睛里喷涌而出。
但是学姐也说了,敬岁月一杯酒,再爱也不回头。因为无从回头,走了就是真的走了啊。哪怕你还有无数次的机会去重聚去追缅,都不是那时候的日子了。
你是我最爱的人啊,走了!

分别这种东西啊,我真的不想过多的用语言来描述。从古至今有太多的文人墨客用各种巧妙的文辞比喻把这个亘古不衰的题材展现的淋漓尽致。我想你们都听过那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那是我在懵懂时期第一句学到的悲辞吧。当年还小,不懂这简单的14个字背后包含了多少血泪和无奈。后来的日子里,开始学到无穷无尽的离辞,听过无穷无尽的离歌,也有很多机会体会到那种撕心裂肺的悲哀和彻夜难眠的伤痛。“君不见满川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也许不仅仅是一种修辞吧。
而实际上,最让人无奈的一种离别,应该叫,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分离,生死都是这个世界上比较哀恸的几件事情,芸芸众生,能够真正做到看淡生死看破分离的人终究是少而又少,像陶潜一样高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的更是在历史长河里也屈指可数。好比那花开了终究会败,人们都想它常开不败,但是能够说与其凋零,不如不开的人却是一种过分消极了。不然也不至于魂散潇湘。因而,当绽放华丽之后的花迎来它的死亡之后,人们都会深觉惋惜和伤感,会用各种诛心的文字把这种感觉流传至今。而到了今天,在21世纪繁花似锦的沐声和絮乱的城市里面,这些用简洁的词汇描述的感觉,就像是日常生活中某个彩蛋。当你某年某月突然想起来这简单的一句话,突然就读懂了这句诗背后的东西,那个时候,才是你真的懂了人生。
虽然这种读懂,往往都伴随着足以铭记一生的伤。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啊。我对你的爱,在那个繁华散尽的秋天,在那个百花杀尽的秋天,在那个落叶簌簌的秋天,带着些许的不甘和悔恨,悄然出现在心里那桩听雪轶事的时候,一个大写的愁字,就贯穿了整个离别的四季。

动车停在苏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已经看不到傲骨嶙峋的金乌了,但是我能清楚地看到,我心里那件所谓的听雪阁,已经在无休止的风雪里被掩盖,整个世界的最中心,只有一片白色。

那里有风,有雪,有我心跳的声音。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