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510|回复: 0

[中篇] 离南方不远的北方

[复制链接]
孩子很坏 ( 园丁 )     发表于 2017-3-27 12:48:10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辆长安之星微型面包车在深夜的市区疾驰着,加速、急转、超车,虽说熟练的车技不失专业水准,可雨天以这样的方式开车,无异于自杀,稍有不慎就是一起血肉模糊的车祸现场。可清风顾不了这些,他必须分秒必争,要去晚了,就安乐那脾气,再经人挑衅,定会跟民警干起来。

      
       一间六七平米的询问室,顶上一颗老式坞丝灯泡,依然努力挣扎着想点亮这小小的空间。
      安乐翘着二郎腿,喝着自己倒的热水,环视四周。灰色的全遮光卷帘,已被放到了底,旁边一套黑色三人位沙发,上面还杂乱放着一件深灰色的单人毛毯、几件脏了的白色衬衣,应该是值夜班人员,偶尔会在这休息。一张大概120X70X70左右的棕红色电脑桌,搭配着四把同色的中式餐桌椅,一台有些年头的台式电脑,一盏灰色台灯,一个塞满烟头、槟榔渣的玻璃烟灰缸,两个年龄不算大的民警。

     年纪大点的(A),一米八的样子,很瘦,是个不怎么讲究的人。应该是个老烟枪,这点从他被熏黄的手指,以及那口难看的大黄牙可以知晓。他应该还热衷于赌博,尤其是麻将,他右手大拇指上哪2平方厘米的老茧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头发乱糟糟,眼睛里布满血丝,指甲缝里有不少黑色的污垢,都没来得及清洗。应该是人手不够,临时喊他回来的,那之前他一定在牌桌上杀红了眼,而且今晚他的手气不怎么好。
     年纪小点的(B),应该是新手,一米七还差点,看着电脑屏幕,随时准备记录。进来前,他给A泡了杯浓茶,A喝第一口时,他一直看着,那紧张的神情,让安乐觉得,A应该没少训斥B。
   
    安乐笑容满面的看着对面二位警官,心里却想着“敢坏我好事,看我怎么整死你们!”
    A拿眼神瞄了眼安乐,很不友善地语气问“姓名?”
   “阿sir,能给我来点茶叶吗?”安乐指了指桌上的杯子“夜深了,我犯困。”
   B看着A,等着他发号施令。A没有理会安乐,提高了嗓门重复了一遍“姓名?”
   安乐看着A笑了笑“麻烦。茶叶。谢谢!”
   A警官站起来,很用力地拍着桌子“给我老实点!当这是哪,酒店?茶楼?”
   安乐也不恼,笑着站起来,轻轻鼓着掌“哎哟喂!阿sir,你这眼神好有杀气哦~~”
   安乐故意把音拉长,是为了看他们反应。结果还不错,B握紧了拳头,随时准备攻击。
   安乐心想,也好,你不是想揍我吗,那我给你机会。于是拿起水杯,往嘴巴里倒了小半杯,假装没忍住笑,一口全喷在B脸上。接着一脸歉意地说“Sorry,实在没忍住,哈哈~~你刚刚那想揍我又不敢揍的表情,实在是。。。哈哈~~”
   B果然年轻气盛,以120m/s的券速向安乐冲来。安乐内心狂喜,倒数着时间,等待着肌肉碰撞的声音。在距离安乐右脸颊还剩0.02CM时,刹住车的拳头,死死地停在那,一动不动。
   A甩开B的手,训斥着说“你TMD疯了吧!在询问室揍人,这工作你还想要不?”
   安乐心想,不错,还有明白人,那这就更好玩了。于是他决定,加大刺激力度,掏出手机,对着A说“阿sir,就这眼神,保持...”
   A一把夺过手机,随手一甩,手机撞在墙上,散落一地。   B愣住了,缓了好一会才说“老大,你砸的可是iPhone7plus新上市的钢琴黑”。
   A拾起手机屏幕那面,仔细瞧了一眼,“iPhone7plus”,又故意手一滑,接着一脸歉意地说“Sorry,没拿住!”
   安乐心想“学习能力还挺强”。
   也许是看安乐没什么反应,A用充满杀气的眼神,恶狠狠地瞪着安乐,搞得有那么一瞬间,安乐从内心里认为“自己是他的杀父仇人”。A高高的抬起右脚,又快速落下去,砸在安乐的手机屏幕上,如此反复几次,他都会挂着一脸的笑容说“不过小朋友放心,警察叔叔会赔”。
   安乐也纳闷,这剧情不对啊?但一细想,为了出口恶气,不就砸个手机,赔多少也得认。可打人呢?他们绝对不敢。于是安乐站起来,冲着A就是一记右勾拳。
   A警官嘴角上扬,不但不闪躲,还主动拿脸往拳头上撞。
   安乐也没真打,只想虚晃一枪,让B再冲动一回,把拳头挥向他。
   可结果?A揉了揉他的左脸颊,笑的有点得意“你知道你这叫什么吗?袭警!”接着小手一挥,AB同时铐住安乐的手,另一端铐在椅子上。安乐想反抗,可被A死死地给按住。B从毛毯下,拿出麻绳、不干净的毛巾,一番折腾后,安乐被死死地绑在椅子上,嘴巴里塞着的不是毛巾,是抹布。
  B 站在椅子后面,顶着它,揪住安乐的头发用力往后扯。A把一本文件对折,一下一下地打在安乐的脸上“你TMD接着横啊!”
   安乐不去理会,他得静下心来捋捋这事。      两个小时前,安乐接上翻墙出来的婷儿,直奔帝都大酒店418房间。
      婷儿还是个大学生,因喜欢安乐写的文字,又主动示好。安乐一瞧,有姿色、有身材,又不是本地人,也没好拒绝。
     这不,盘算着时机成熟,今夜又委婉地表示了那方面的意思,婷儿也没拒绝,所以才果断下手,直接约了出来。
     这是个临时决定,所以不会有人知道。
     本想着,这会是个美妙的夜晚,却不曾想,前戏才刚开始,就被扫黄打非的给带进了派出所。尽管安乐一再强调“我们是正常男女关系”,可没有人理会。
      瞧这阵势,还有电视台跟拍,应该是上面统一部署的。安乐用身体挡住婷儿的脸,只能自认倒霉的跟派出所,到那再好好解释,争取早点出来。
       所以,这报复应该是临时决定的,或者说,是在看见他被抓后才决定的。只是,是谁?安乐还不能确定。
       安乐拿眼睛恶狠狠地瞪着A,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A拿起桌上的台灯,把它调到最亮,照在安乐的脸上“你TMD瞪啊!还瞪啊!”说着又用手一巴掌一巴掌地甩在安乐的脸上“老子今天整的就是你!你服不服?”
       安乐忍着剧痛,猛然一挣扎,把头一侧。灯光全照在B脸上,在他空出手去挡光的一霎那,安乐用头猛地撞向A,他重心不稳,头重重地砸向桌角,顺势倒地。
      安乐也不顾头被撕扯的疼,用力一甩,把嘴巴里的抹布给甩了出来,冲着倒在地上的A警官叫喊着“我服你妈!”
      B反应迅速,立马下手去捂住安乐的嘴巴,可安乐张开的嘴巴正等着,快狠准的咬住了,就是不撒开。
      B忍着痛喊“老大!快起来帮忙!”
      没有应答,安乐才发觉不对,慌忙用脚踢了踢他,也没反应,这才松开了口喊“叫人啊!”
      清风一个急刹车,车稳稳地停在西站派出所门口。车门都没来得及关,就往里面冲,可看见被抬出门的李华,他满脸是血的躺在担架上,他干脆又折返回去,拿了条好烟,锁好车门,缓缓走向四号询问室。
猜你喜欢 : 读过《离南方不远的北方》的人也读了——
不期待完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