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1783|回复: 2

[短篇] 过期不候

[复制链接]
孩子很坏 ( 园丁 )     发表于 2017-2-22 11:37:05 来自手机版 |显示全部楼层
1:同学,有没有男朋友

     故事的开始,在一个美好时光里。
     C大开学那天,清晨的阳光不是很美好,不如冬天来的温暖,暖洋洋的让人舒服。
     阳光从树荫下,一缕缕照射开来。安乐眯着眼,站在树下,听着嘈杂的音乐,不时晃动着身体。
     不远方的老贾,站在人潮拥挤的教学楼前,一脸猥琐地、仔细打量着来往的女同学。
    一旁的离影跟党,不时冲着他喊“贾同学,左边!看左边”,不时笑的得意地干上一口雪碧。
    老贾回他们一个眼神后,还得一路小跑上前,去打量刚刚因那俩小子捣乱而错过的女同学。
    按照老贾的意思,只要身材不至于穿越唐朝才能换来赞许,他都得瞧仔细、看明白。在这个春心荡漾的时光里,他老贾得提前锁定目标,快别人一步下手。

    就在这么一个猥琐的场景下,姗姗来迟的月兮,着一墨绿色连衣裙,披肩的秀发,一路小跑着,冲进教学楼。
    老贾楞了好一会,才指着跑远的月兮喊“就她!就她了”。
   
    离影丢掉手中的雪碧,像离弦得箭一般飞了出去、势如闪电。
    党拍了拍安乐的肩“走啦”。
    安乐取下耳塞,看着身旁就剩党,“这什么情况,他们人呢?”
    党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女人啊!”
   
    离影拦下月兮,一脸不悦“我说同学,你这人怎么回事,都喊你一路了,怎么不搭理人”。
    月兮没功夫搭理他,一个错身,小跑进了教室。
    直接被无视的离影,很恼火地跟了进来,坐在月兮身旁,一脸严肃地说“你这样做不仅很不礼貌,还很伤我的心”。
    月兮知道,直接无视他,多少有点伤他的面子,可那又怎样?这样的人,缺的就是打击,认为有点长相、加上家里有点资本,只要他乐意,不出一个月,谁都能给拿下。要是没估计错,这只是他们之间的一个赌约,所以用鄙视的眼神看着离影“礼貌,对你吗?”。
    离影笑着说“sure”。
   
    嘈杂的教室,突然安静了下来,月兮压低了声音“同学,礼貌地提醒你,该回去上课了”。
    离影一脸的无所谓,笑着说“不着急,回答我几个问题先”。
    月兮心想,你要问什么,我都大概清楚,“同学,你说”。
    “同学,有没有男朋友?”
    月兮虽说也知道,大概就这个意思,可不曾想这位同学真够不客气的,一句话直奔主题。有,闪人;没有,继续。月兮没有回答,是因为老师点名时,她身旁的这位同学突然很大声地喊了句“到”,打断了她。
    当同学都望着他时,班主任调侃道“这位同学,中气很足吗”。
    离影一瞧,这班主任,挺年轻的,还有点小幽默,便回了句“都是学校伙食好,吃饱了有力气”。
    当然,离影这也是故意的,他要让老贾注意到,最主要还是他身旁的这位女同学。
   
    离影伸出手,对月兮笑着说“同学你好,我叫离影,离开的背影”。
    月兮没有笑,是觉得,对离影还是不能太礼貌,所以淡淡地回了句“月兮”。
    离影也不纠结她那个月那个兮,望着伸在半空的手,依然笑着“月兮同学,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只是礼貌性的握手、认识认识,你看你又想多了不是”。
   
不期待完美!
孩子很坏 ( 园丁 )     发表于 2017-2-25 10:52:01 来自手机版 |显示全部楼层
二,出发去军训  
   离影以身体为由,没有参加军训,大巴开出校门时,安乐看见他坐在红色马3车内,笑着冲他挥手。
   开车的是他姐,离晖。本市第二人民医院的护士,那些胡编乱造的病例,就是出自她手。她还有一个身份,某公司的模特。
   在安乐上大巴前,她交给安乐一袋药品,说军训时用的着,安乐也没看,拿在手中,笑着说谢谢。
  
   安乐望着窗外,耳朵里塞着耳机,依然听着那嘈杂的音乐。
  老贾一言不发,一直看着安乐,脸上挂着他那猥琐的笑容。
  党推了推安乐,安乐转过头来,看着党指向老贾。
   安乐取下耳塞,看着老贾“有事?”
  老贾推了推他的眼镜,给了安乐一个眼神,“不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
  “还能解释什么,当然是我最关注的。”
  党忙着补一句“对!就那女的,什么情况?”
  安乐笑着摇了摇头“贾同学,你想什么呢?”,安乐拿起药品袋,“就这些,是离影让他姐给咱送过来的”。
  老贾两眼放光,依然挂着他那猥琐的笑脸问“他姐有男朋友没?”
  安乐没有理会他,拍了拍前面月兮的肩,然后塞上耳机。月兮转过身来时,党很配合的一起指向老贾。
  老贾慌忙摇手,“不是我,不是我,是安乐”。
  月兮用她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恶狠狠地瞪了老贾一眼。
   老贾低着头,不再说话,甚至都不动弹。
  
  在总结自己时,老贾还算诚恳,深刻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还知道笨鸟先飞。
  只是笨鸟先飞的前提,是你得飞。可人老贾,看着跃跃欲试,其实连振动翅膀的勇气都没有。
  党摇了摇头,给个鄙视的眼神,让老贾去体会。
  
   驶进乡间小道后,车开始摇晃地厉害,有点晕车的月兮很难受,她闭着眼、不停地喝水,强忍着胃疼,尽量不要吐。
  党推了推老贾,指着月兮“她晕车”。
  老贾一脸茫然,反问“所以呢,我该怎么做?”。
  一句话问的,党都想撞车窗,“找晕车药啊!”
  关键时刻老贾的脑子就短路,“这穷乡僻壤的,我上哪买晕车药去”。
  党真想骂,你TM猪脑子啊,谁让你去买了,离影不让他姐给准备了。可还是忍住了,找好了递给老贾“喏,给送过去啊”。
  吃过药的月兮,休息了会,好多了,才转过身来,微笑着对老贾说,谢谢。
  老贾这猪脑,忙回了句“别谢我,这药是离影给准备的”。
   月兮翻开药品袋,笑着说,想不到离影还挺细心的,保温杯、盐、花露水、碘酒、风油精、创可贴…都给你们备的好好的。
        
  到达军训基地后,安乐接了个电话。
  “到了没?”
  “恩,刚到。”
  “天气热,记得多喝点盐水;那边蚊子多,晚上记得喷花露水;有事,记得打电话给我。”
  “不用担心,我会的。”
  安乐没有告诉他们,这电话是离晖打来的,是怕烦人的老贾问东问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孩子很坏 ( 园丁 )     发表于 2017-2-25 20:07:57 来自手机版 |显示全部楼层
三:军训
  二层的老式居民楼,外墙都没粉刷,裸露的红色砖块,轻轻一扣都能扣掉一角。
  八个人一寝室,没有蚊帐、没有电风扇,洗漱脸盆、铁杯,一套不合身的军服。
  教官在一楼喊着“十分钟,楼下空地集合!”
  
  “衣服呢,怎么没换?”
  “不干净,想洗好了再换。”
  “我现在给你三分钟,换好了…”
   女同学转身就想往楼上跑,一把被教官拉着衣领,拎了回来。“谁让你走了?”,女同学低着头,没有回答,“告诉我,谁让你走了?”。教官在队列前,来回走动“告诉你们,未来这七天内,都TM给我老实点。有事记得给我打报告,我批准了,你们才能做,明白没?”
  “明白!”
  “没吃饭啊!给我大声点!”
  “明白!”
  教官微微一笑“还行,继续保持!”
  
  
  因为身高的缘故,安乐站在第一列,旁边是月兮。还让人羡慕的是,这一列就他一个男孩。
  站在食堂门口,队伍里都嘀咕着“饿啊!饿啊!”。
  “宣布一下,一列一桌,不许说话,不许剩菜剩饭,餐具洗干净了放在指定位置,餐桌保持清洁,听明白没?”
  “明白!”
  “再大点声!”
  “明白!”
  
     “稍息!”
  “啪”
  “立正!”
  “啪”
  “向右转”
  安乐猛地一转,撞到了月兮的头。
  “哎哟!”
  “向右转,右在哪?”
  安乐抬着写字的手“这是右”。
  “这不是知道吗!看人同学长的漂亮,也不能这样,下回注意点!”
  
  饭桌上,安乐低声说“不好意思”。
  月兮笑着说“没事”。
  五菜一汤,外加管够的馒头。
  月兮笑着问“要吃几个馒头?”
  安乐想了想“一个就够了”。
  月兮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大男人,一顿才吃一个馒头,再确认询问一遍“就一个”。
  安乐点了点头。
  
  党泡了碗面递给安乐“集合前,抓紧吃点。”
  看着党,安乐有点感动,和自己一样,党也不爱说话,可他总是默默地观察着身边的人,有需要帮助时,他会第一时间给予。
  之前离影还笑“你学校选你入党,是基于什么准则?够闷,还是够闷骚?”。
  现在看来,党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安乐笑着说“谢谢”。
  “谢什么,应该的”,党喝了口雪碧,“月兮找我要了离影的号码”。
  安乐愣了一会“你担心什么?”
  “没什么…”
  “这事强求不来,顺其自然就好。”
  
  “离晖是不是喜欢你?”
  “说什么呢?”
  “也许是我乱猜的,但那袋药品,应该是她特意为你准备的”。
  安乐沉默了会“你还挺八卦的”。
  党笑了笑“的确,是挺八卦的”,点了支烟,“还有,没猜错,你分不清左右吧!”
  安乐尴尬地笑了笑。
  的确,他分不清左右。每次教官喊向右转时,他都得告诉自己“会写字的手”。
  
  在队列里,月兮递给安乐几颗棒棒糖。
  教官再次喊“向右转”,安乐反应还算迅速,没有发生意外。
  “立正!”
  “啪”
  “立好了别动。”
  教官绕了队列一圈,把目光落在安乐身上,“第一列第一位出列”。
  安乐踢着正步,向前走。
  “拿他给大家做个示范,首先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约60度”。
   教官一瞧,再大喊一声“两脚跟靠拢并齐”。
  安乐已经很努力了,尽量靠拢并齐,可结果还是徒劳,中间还有一条缝。
  教官拿出一张A4纸“夹紧它,不能掉!”
  放进去,掉了。再放进去,再掉。
  教官急了,抓住安乐的腿,使劲让它靠拢并齐。教官刚说“像这样,夹紧它”,可力一松,A4纸又掉落下来。
  教官明显有点较劲,非不信了,反复尝试几次,终于明白,是自己的失误,选错了人。指了指树荫下“去哪先休息会,晚点再单独训练你,我还就不信了”。
  
  安乐头有点晕,剥了颗棒棒糖,含在嘴巴里。
  教官一瞧,小样还挺悠闲的,招了招手“入列”。
  安乐一路小跑,跑入队伍中。
  “吃什么呢?”
  “棒棒糖。”
   “大点声!”
  “棒棒糖!”
  “看来是对你仁慈了,俯卧撑四十个!”
  四十个,就安乐那身板,吃饱了都不一定做得了,更何况…,党赶紧“报告!”
  “说!”
  “安乐做不了,我甘愿替他受罚!”
  “人缘还不错,还有谁甘愿替他受罚的?”
  “报告,我愿意!”老贾举起了手
  “报告,我愿意!”月兮举起了手
  ………
  
  “举手的,都给我趴好了,一人四十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