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154|回复: 0

[连载] 「OS」有个爱情想跟你谈谈「肆」/权俊冯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7-2-8 16:01:21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权俊冯
出生年月:1998年7月26日
星座:狮子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 签约原创创作者








罗震东回想着这句话,心想着“爸,你说的对,我错了,奢侈了不该奢侈的爱情”









作品:有个爱情想跟你谈谈(肆)
文案:权俊冯「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注:上一章节内容请点击底部的“原文链接”


  (33)
  祭意酒吧对于周围在校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个放松的好去处。它可以像普通酒吧那样音乐震耳,酒的样式各种各样。可是它也会限制喝酒量,限制吸毒和吸烟。
  他和他定情的时候,祭意老板就在现场。当初祭意老板说的那句话,让赖彪辉到如今都印象深刻。他说“祭意酒吧,就是记忆。一种存在人脑海的记忆。如今我们成就的不单单是一段感情,他们甘愿被时间,被世间认可。”
  赖彪辉看着从开局就海喝的张鹏珊,嘈杂的音乐让所有人心情瞬间膨胀。
  “别喝了”赵欣阻止几次都无济于事,只好叫来服务员收走酒瓶。蛋糕上来的那一刻,张鹏珊哭了,哭的很突然让所有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妹她,没事吧”赖彪辉关心着
  “没事,她就是生日碰上分手”赵欣说的一脸轻松,似乎很常见的样子
  “我陪她喝喝?”赖彪辉拿起酒杯,拿起一瓶伏特加,走向坐在角落的张鹏珊。
  赵欣无奈的摇摇头,低头看到一条手机短信‘我有事找你,中央公园见’
  (34)
  夜渐渐黑了下来,生日会的人也一一离去。张鹏珊抬着喝醉的赖彪辉走出酒吧。
  “不会喝还喝那么多,重死老娘了。”
  她拦到车,把赖彪辉放在了后座,自己坐上副驾驶。
  “东东,那个不是赖彪辉吗”
  “跟上去吧”罗震东冷冷的挥了挥手,坐上了的士。小灵也跟着坐上车。
  车停在一家宾馆下面,赖彪辉步伐不稳的下了车,被张鹏珊扶住。罗震东坐在车里,昏暗的灯光让小灵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依旧不动声色。
  “他们……上去了”小灵试探的说着
  “我知道,下车”罗震东打开车门,小跑上了宾馆二楼。小灵则在的士内,迟迟未下车。
  “师傅,等等吧。”小灵给了司机两倍的车费,在车内坐立不安。
  时间渐渐过去,许久宾馆门外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小灵急忙下车,去扶住了要倒的罗震东。苍白的脸色让小灵已经猜到,刚刚十多分钟发生了什么事。
  “你没事吧”
  车里,凝重的空气让所有人都有些不安,包括司机。
  “其实吧,我觉得这些事……”司机正要说什么,被罗震东一个失魂的眼神,抵了回去。
  翻墙回到学校后,罗震东在宿舍大门直接走了进去,好在夜深宿管已经熟睡在保安亭。
  小灵想要知道那个时候他上楼发生了什么,可是一切要等到明天,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  
    第八章·放弃
  (35)
  那天晚上,他回到宿舍后。忍住的泪不知觉的流了下来,无论怎么去擦拭都止不住那热泪,刺眼痛心。舍友闻声起来,罗震东冲出宿舍。来到同一层角落的宿舍门窗前。
  他敲了敲窗户,一个熟悉的身影打开了窗。
  “大晚上的你怎么来了”张俊峰急忙跳下床,打开了门。
  罗震东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和张俊峰同宿舍的人都不在。
  “他们出去通宵了”张俊峰解释着
  “你怎么没有去”罗震东低沉的语气让空气有些尴尬。
  “因为我怕你有事找我,我不在”
  他看着张俊峰,刚刚的话似乎给了这个时候脆弱的他一丝温暖。罗震东目光呆滞的伸出双手,环抱住了张俊峰。
  “怎么了,赖彪辉欺负你了是不是”
  罗震东把脸埋在张俊峰的衣服中,低声抽泣
  “张俊峰”
  “在呢”
  “你还喜欢我吗”罗震东脱离他的怀抱。把外套脱了下来,张俊峰看着这一切,无法拒绝,或许是私心让他不能拒绝。
  “喜欢”张俊峰向前,搂住他的腰。粗鲁的吻住罗震东的唇。
  那个夜,他把第二次给了一个他不爱的人。也许为了报复,也许了感谢。他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对不对。
  他看着自己上身的男生,下体一会空一会胀的感受,让他有些自我讽刺的意味。脑海耳膜回荡着那天中午的约定
  “那就一辈子”
  一辈子,很长。还未开始就结束的约定。
  (36)
  第二天,罗震东看着短信迟疑很久。穿好衣服后,这个周末宿舍楼没什么人在得了。他看着在床上没穿衣服的张俊峰,向着他的唇吻了一下。转身离开。
  赖彪辉来回在中央公园来回走动,不安包围着他。罗震东按照约定,准时到了他面前。一切似乎没有发生一般,谁也不问谁也不说,默默的过了一个下午的纪念日。
  回到学校的时候,原本晴朗炎热的天,没有任何预兆的暗了下来。末日来临般,令人压抑。
  校园小道上,罗震东停住
  “你脖子上的草莓,隐蔽的那么明显,当我瞎吗?”罗震东本想只字不提,可是眼前晃动着别人的产物,心里的感受很难隐藏。
  “我打算过完今天再跟你说的”赖彪辉正要解释,罗震东不在乎的挥了挥手。
  “不用,我也打算过了今天再跟你谈谈的。可是我做不到。那天晚上我竟然看着你和别的女生,上床”罗震东勉强的笑着“全过程,哇,全过程啊”
  “你别这样,我难受,你要是不爽,你打我随便你打”赖彪辉拉过罗震东的手,往自己身上拍。
  “我真该让你看看,昨晚我在张俊峰身下浪着的样子”罗震东甩头直径离开,赖彪辉追上扯过他的肩膀。
  “你说什么?你贱不贱啊”
  “我贱?”罗震东忍住了所有想要爆发的欲望“对,我贱。徘徊在两个男人之间。你就很好,每一个男女你都徘徊”
  赖彪辉无言以对,低头沉默
  “我不怪你,那天中午我已经明白了。无论你怎么的花心,我不介意,只要希望你不要离开我。”罗震东眼眶打转的泪,模糊了视线。
  “对不起”赖彪辉转身正要离开
  “你走了,就放弃了这个和你赌一生的男人”罗震东看着他的背影,一切的事物模糊不清。心中的期盼,赖彪辉能够转身。可是一切都不如他愿,看着渐渐远去的他,罗震东崩溃大哭。
  雨倾盆而来,带着这个夏天迟到的风侵袭校园每一个角落。
  那一刻上天的可怜,给他下了一场暴雨。灰暗的天气到有几分韵味,或是嘲讽或是悲哀。雨水在他脸上肆意侵犯,模糊着他的视线。
  冰冷逐渐夺走他的体温,一把雨伞挡过他的头顶,一件温热的外套覆盖在他的上身。罗震东回头,张俊峰将他揽入怀中。
  “想哭就哭出来吧”张俊峰的语气温柔的有些不太像话,即使在罗震东听来大多数都是讽刺感觉。
  “你知道吗”罗震东说着,委屈的声音在努力压制眼泪“他在刚刚,放弃了一个跟他赌了所有的男人”
  “那你知道吗?就在现在,另外一个男人。想要跟你赌一辈子”
  “谁?”罗震东脱离他的怀抱,一脸正经的看着张俊峰
  “我啊。”张俊峰笑了笑,低头吻向了他的唇。那么的顺理成章,那么的温柔。
  罗震东没有反抗,双手环过张俊峰的肩膀。激烈而沉重的呼吸声几乎压过响彻耳边的雨声。原本张俊峰撑着伞的右手松开,雨水低落在他们之间,却没有丝毫冰冷反倒多出几点暖意。
  (37)
  “又起晚了”混乱中他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涑后,在打铃的那一刻冲出了宿舍大门。他看着时间,没有空闲吃得了早餐了。无奈的又要饿到中午吃饭。
  来到教室,小灵看到气喘吁吁的罗震东。一脸欣喜的蹦哒过来,神秘兮兮的拉着他来到桌位上。一袋常温的包子和豆浆在他桌上放着。
  “你买的?”他无法相信的看着小灵
  “按照我的性格,你认为会是我买的?”小灵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自信的无法比你
  “我知道不是你买的,就问一下”罗震东已经习惯了小灵这样惩罚他了,毕竟每次晚起都要让小灵在食堂等很久
  他看着眼前这些早餐,似乎也知道是谁给他送过来的了。
  几堂课下来,小灵睡在桌子上一次都没醒。而他一直上课,帮她提醒老师。终于熬到放学,全班人一窝蜂的全走光。小灵醒来的时候,只剩下她一人,桌上一张绿色的便利签写着几个字
  “我不吃饭了,有事。你睡醒了跟舍友一起去吧。爱你的东东”她无奈的扔开纸条,收拾了一下凌乱的自己走出班门。就撞上了来回在走廊走动的赖彪辉
  “赖彪辉,你怎么在这?你不是跟罗震东在一起的吗?”
  “你怎么会认为我们呆在一起?”
  “因为他说他有事,我就想到你了啊”小灵察觉了有什么不太对劲。盯着表情凝重的赖彪辉“说,是不是吵架了?”
  “没”赖彪辉急忙回答“没有,想什么”
  “昨天你们两个,在外面过什么三个月纪念日。我就碰见全身湿透的罗震东,他说你先回来了,他在课室拿东西,可是并没有任何东西在他手上”
  小灵分析的头头是道,让赖彪辉无法在编造谎言。低头说到“我们昨晚吵架了,而且我跟他分手了”
  “什么,你们……”
  “不过,我后悔了。昨天是因为喝太多了”赖彪辉急忙解释
  “因为什么?”小灵瞪着双眼看着赖彪辉,等着他陈述事情经过。
  他抬头,目光落在走廊尽头的楼梯口,皱紧眉头。小灵好奇的转身,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罗震东和张俊峰抱在一起,举止亲密。
  “赖彪辉,别冲动” 小灵刚转身,他就从她身边快速越过。直径向他们走去。
   (38)
  罗震东被这突如其来的打斗吓的脑子一片空白。许久才反应过来需要拉开赖彪辉和张俊峰纠缠在一起的他们。
  “别打了,赖彪辉”
  说着,罗震东抓住赖彪辉,的一只手,被赖彪辉用力向后一甩。罗震东失重的倒退。摔下楼梯。
  “罗震东”张俊峰想要拉住却无济于事,看着滚下楼梯的罗震东,两人停止的撕扯,呆在原地。
  远处站着的她,犹豫片刻后,转身离去。仿佛那一刻,绝情涌现出来,占据着她的大脑。甚至想过,罗震东就此离去。
  (39)
  沉重的呼吸震耳欲聋,他看着周围一切无声的行走。医生和张俊峰的说话,犹如演着默片那样,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包括他自己。顿时,一股倦意袭来,他昏睡过去。
  梦里,他看见一片花海。赖彪辉向他走来,抱住了他。手中拿着锋利的匕首,刺向赖彪辉腹部。血流不止,周围的一切渐渐消失,化成一面面清晰无痕的镜子。他看着,抚摸着自己凶恶的脸。
  “罗震东,醒醒”
  “病人麻醉还没过,别叫他”
  “好的医生”
  迷糊中,他看见微微亮光。却抵不过困倦,又一次失去意识。
  (40) 
  罗震东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张俊峰走了过来,牵住他的手。
  “怎么样,要水喝吗”
  他摇摇头,又点点头,身体的沉重感让他感觉身体已经不存在了。
  第二天,他被一阵轻微的吵闹声弄醒。他起身,靠在床头腰酸背痛。
  “张俊峰”
  “我在外面,你等会”
  “谁在外面啊”
  话落,房间门被打开撞到墙上发出闷响。
  “小灵?你来啦”
  他看着她,而她却没有丝毫的兴奋和关心。冷漠的神情让罗震东有些不安。
  “谢卓灵,你别闹”
  “我没闹”她转头,看着罗震东“我想不到你是一手抓两个的人”
  “一手抓两个?”
  “脚踏两只船”小灵嫌弃的语气,无比讽刺“你跟赖彪辉分手吧,我们的友情也就结束了。”
  “不是,小灵,你不了解”罗震东有些百口难辩的感觉
  “我不了解你了解?不就是上个床嘛,你至于那么快就找新欢吗”
  “什么新欢,你说话放尊重点”张俊峰火气开始上来。
  “狗男男”小灵转身离去,张俊峰正要追上去说清楚。罗震东气的直咬牙,说到
  “别追,爱干嘛干嘛”
  (41)
  那天后,张俊峰请了长假原因是家里出了事。他的父母也只能这样骗过老师。无微不至的关心,让罗震东看到了赖彪辉的影子,似乎每一天醒来都是赖彪辉在照顾他。
  时间过的悄无声息而又那么漫长。他期待的赖彪辉,期待的小灵依旧没来。或许,他已经忘记了他,或许这一切真的结束。
  回到学校后,日子日复一日。他几乎没怎么看过赖彪辉来校上课。小灵坐在他的旁边也没有跟他讲过话。有人会问起,有人会八卦,可他摔下楼梯的事情,并没有很多人知道。事情也就过去,敷衍过去。
  张俊峰一如既往的对他好,罗震东也渐渐的承认了他。他还记得回校的那天下午
  “罗震东,我们之间的关系是……”
  “你想什么关系”罗震东看着许久未上课的书,有些烦恼
  “我合不合适你”
  “时间已经证明了,你对我真的很好,挺适合我。”罗震东回答着,目光依旧停留在桌上的二次函数。
  “真的啊,那太好……”没等张俊峰说完,罗震东把书拿到张俊峰面前
  “这个怎么算?”
  “我教你吧”
  张俊峰身为理科班的人,成绩也算中等,不差也不好。简单一点的他都会。
  (42)
  祭意酒吧内,小灵在舞动的人群中穿过,找到了赖彪辉。看着他独自一人在吧台上喝酒。她走了过去。
  “喝那么多干嘛”小灵夺过他准备入口的酒。自己喝了下去。
  “你怎么来了”赖彪辉大声到,生怕小灵听不到
  “我来陪你啊那么孤独”小灵笑着,赖彪辉也笑了。
  “小灵啊,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叫罗震东”
  小灵手中握着冰冷的酒杯,心中一抽一抽的痛。原来他一直知道,她喜欢他。
  第九章·事实
    (43)
  祭意酒吧的音乐依旧回荡在那个地方,而那句话却在安静的街道上回荡在她耳边。她冷笑着,那句话的耳光打在她的脸上,无形中火辣辣的痛。
  “哥,原来他一直知道”
  “别这样,你在哪我去接你”
  “不用了,你在那里照顾好他吧”
  她挂了电话,进了家门。漆黑暗淡,没有一丝温热。父母常年不在家,对于十岁就独立的她来说,已经是无比习惯了。
  (44)
  “跟谁打电话呢”
  “我一个朋友”张俊峰放下电话,睡在他的旁边。舍友看着这一幕有些怪异,却说不上那里怪异。
  总有人说爱你的永远最会伤你的,但是对于罗震东来说,这句话是最能够安慰他的话。抱着他的男人,心里装着另外一个男人。他心里自嘲,这不就是婊子的行为吗?
  许久,这个夜过很漫长。他依旧没有睡着,盯着上铺的床板发呆。手机屏幕在床边亮了一下,他拿过手机。犹豫片刻后,回复着小灵发的信息。
  “明天中午,我在楼顶等你”
  “我知道了”
  他把手机关了机,闭上眼试图入睡。
  (45)
  她看了看手表,已经凌晨两点半。正当她要离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路灯下。她在草丛边埋伏许久,等到了这一刻。
  “张鹏珊,这次的事谢谢你了”
  “谢什么”她说着,接过另外一个女生给的东西“不过,那个男的性功能不太好啊”
  “以后不能再提这件事了”女生警告着,转身离去。
  她着急的直跺脚,全程她听着这个语气很像一个人,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张鹏珊正要拿着包裹美滋滋的离开,被她从后面捂住了嘴,拉到一百米远的地方。
  (46)
  次日
  他一觉醒来已经第三节课结束。他正着急的起身,看见床头有一张纸条。
  ‘昨晚你没睡好,我帮你请假了,睡久点。――张俊峰’
  罗震东放下了心,躺回了床上。看着纸条发呆,脑子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
  中午下课,所有人陆续回到宿舍。罗震东用着去课室拿东西的借口,来到了教学楼顶楼。
  他看到小灵站在风中,头发被风刮向右边。那个背影有些落寞。
  罗震东站在她身后。
  “什么事”他故作轻松
  “罗震东,能不能亲口跟赖彪辉说分手?”小灵转身,仇恨的眼神让他心中一凉“你知不知道他每天在祭意,借酒消愁”
  “不关我事吧”罗震东看着她,不在乎的语气更是激怒了小灵
  “不关你事?呵,对啊,怎么关你事呢?躺在别人怀里,在别人身下浪叫,你倒是活的快活,自在”
  罗震东看着小灵,曾经的一切似乎变得虚无,让他有些透不过气。
  “他在外面花心的时候,你知道多少?我在别人身下发骚。再说,我们已经分手了,干嘛还要我去再说?”罗震东抓住脖子上的吊坠,一把扯下扔到地上。“赖彪辉怎样关我什么事,你管那么多你图什么,难不成你喜欢他啊”
  “我就是喜欢他”小灵怒哄着,罗震东愣在原地,无言以对。“我喜欢他,他一直都知道。”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小灵擦拭着眼角即将留下的泪“在你来这个学校以前,我就爱着这个惹人讨厌的男生”
  “我喜欢他,你却一直跟傻子一样看不出来。赖彪辉那天晚上告诉我,他其实,其实知道我喜欢他的。为什么你不知道,为什么你不把他让给我”小灵几乎抓狂,散乱的发丝印在脸上。
  “我……我不知道。真的”罗震东想要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我知道”小灵向后退了一步“请你把曾经的赖彪辉还给我,拜托了”说着,小灵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罗震东正要上前扶住她,小灵起身与他擦肩而过。
  (47)  
  张俊峰靠在门后,手中紧握的拳头在克制他的愤怒,脸上狰狞的有些扭曲。
  罗震东无力的跪在地上,无法接受像极了一个梦一般。脑海中回放着当初他们三个人一起出去的时候,小灵眼中多出了些许爱意,却不曾让他发觉。
  “你没事吧”赵欣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刚刚的事情她有没有听见。
  “我真的好傻,让小灵那么的痛苦”
  “她痛苦什么?不值得你可怜”赵欣说的话让罗震东有些不明不白
  “为什么这样说?”
  “呵,张鹏珊我妹,你自认为很好的朋友谢卓灵,找她做交易”赵欣把他拉起身“那天她跟赖彪辉上床就是谢卓灵指示的。拿着一个限量包包做交换”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万事皆有可能”赵欣看着一脸茫然的他“好好想想吧”
  (48)
  张鹏珊被赵欣拉倒草丛后,两个人神情凝重的看着对方
  赵欣再三逼问后,张鹏珊说出了所有。
  “那天谢卓灵发信息找你,说有个交易。让我在生日那天跟赖彪辉上床,故意让罗震东看见,她会带着罗震东过来的。”
  “你答应干嘛”
  “我也是不答应的,后来她拿限量版包包做交换。那个包我想要很久了”
  “不觉的自己很脏吗?”赵欣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张鹏珊看着她眼神中透出许多的不可置信。
  “我最亲的姐,说我很脏”张鹏珊跑着离开,留下赵欣一人蹲在草丛中发着呆。
  (49)
  罗震东回到宿舍,像极了打了一场仗一样累的倒在床上。张俊峰从厕所走了出来,头发湿透。
  “你怎么洗头了”
  “没什么,就是出了汗”张俊峰解释着,坐在床边“我有个事想跟你说”
  “别说了,我刚刚才经历一场事情的大规模突袭”罗震东拿着被子捂住头,不耐烦的回绝着
  “什么事?”
  “没事,你说吧”罗震东拉开被子,起身靠在张俊峰肩膀上。舍友直接看傻眼。
  “其实……”张俊峰犹豫片刻“小灵是我妹”
  “什么,你妹”罗震东惊了一下,又恢复了平静说到“你妹的”
  “那个时候我其实不认识你,听着小灵说她交到一个很稀奇的男孩。她说他是喜欢男生的。后来她打电话给我,哭的很惨,我问她怎么了。她说那个男生喜欢上了她喜欢的一个男生,并且和他在一起了”
  罗震东有些自愧,看着张俊峰一脸的歉意。
  “我就安慰她啊。就说帮她抢过来。但是要拿她回家的条件做交换。小灵她,脾气固执一年跟没有家一样学校内外飘荡。就因为那次她谈恋爱被父母拆散”说着,张俊峰微微一笑,再讲自己事情一样轻松。
  “后来,她同意了这个条件。我就来到这个学校,追你了”
  罗震东起身,无法相信的看着张俊峰轻微摇头。倒退的步伐有些过快差点向后摔去,被他扶住了床铺。
  “但是我后来陷进去了,我喜欢上你了”舍友们听着这句话,已经彻底相信了他们的关系。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别说了”罗震东脑子开始混乱,耳边传来各种笑声和哭声,几乎要炸开他的双耳
  “罗震东,你听我说”
  “别再说了,我让你别再说了”罗震东怒哄着,仇恨的眼神让张俊峰有些退缩。周围的空气也因为这句话,变得凝固而又安静。
  下一秒,他转身离开夺门而走。通过长长的走廊,他脑海中开始展现出一副副曾经的回忆。
  赖彪辉的第一次,一辈子的约定。张俊峰的第二第三次,他自我嘲讽,原来自己一直和不爱自己的人上床。谢卓灵顶楼的话让罗震东有些愣住
  “不关你事?呵,对啊,怎么关你事呢?躺在别人怀里,在别人身下浪叫,你倒是活的快活,自在”
  那种鄙视自己的卑微,鄙视自己活该被玩耍的神情一一闪过。
  罗震东回到自己宿舍,躺在床上泪已流干。放空状态的样子,一动不动。许久起床铃打响,他让舍友帮忙请假,在宿舍休息。就这样,人去楼空的宿舍,变得安静祥和。
  “喂,爸”他手中握着的手机,在耳边抖动。挂在眼中的泪不断打转,迟迟不敢流下。
  “儿子啊,你上次的伤好了吗”
  “好很多了”罗震东听着那边没有了声音“爸,我想回家”
  “怎么了儿子?谁欺负你了”
  “我就是想你了,没谁欺负我”
  “那过两个星期就清明了,你回家一趟吧”对方重重的叹了口气“看看你妈”
  “恩”他点着头,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挂上电话,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声音,任由泪水划过眼角,滴落在枕头。
  他还想起,当初离家他父亲对自己说的一句话
  “儿子,你在外,吃好穿好,不该奢侈的就别去想”
  罗震东回想着这句话,心想着“爸,你说的对,我错了,奢侈了不该奢侈的爱情”
     
  (50)
  一切似乎恢复了往日的样子。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没有人知道这个学校发生了什么,也没人去注意这些天人与人的分离。
  赖彪辉回到班里,脸上多出了许多憔悴。小弟赶忙上前低三下四,他却没有离他一句话。小灵来到赖彪辉班里,把一瓶奶茶放在他的桌上。
  “你喝这个味道的奶茶,喝吧”小灵笑着,赖彪辉扭开瓶盖,灌下大半瓶。
  “赖彪辉,你最近去哪了”一旁的一个女同学凑过来,好奇的眨巴眼睛
  “关你什么事,八卦”小灵不耐烦的看着她
  “就问问而已那么凶干嘛,我只是听说罗震东在宿舍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赖彪辉看着那个女生,紧张的问道“他现在在哪”
  “宿舍咯”
  女生话音未落,赖彪辉已经起身冲出班门,放在桌上的奶茶掉在地上。小灵呆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奶茶,心凉占据全身,许久没有做出任何动作。
  (51)
  宿舍内,罗震东刚下到床。准备穿鞋请假。大门被一个人猛地推开,他看向站在门口的人。
  那一刻,他看着他,眼神迷离。
  “罗哥”他两大步冲向前,一把揽过罗震东。
  罗震东笑着,不知道是失去后获得的喜悦还是失去后被可怜的滋味。
  “罗震东”
  门口又一次被推的巨响,那个高大的身躯向他们走开。
  “张俊峰”罗震东轻声到。周围的空气被燃烧到顶点,一场无声的战争似乎正在打响。三个人对视着站在原地。
  “你选择吧”
  赖彪辉和张俊峰几乎同时开口,罗震东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向后退了一步,犹豫片刻后低着头牵住了赖彪辉的手。
  “对不起”他对着张俊峰轻轻点头,道歉着。赖彪辉一副高傲的神情看着张俊峰,拉着罗震东离开。
  ‘时间最终抵不过曾经,变得一踏糊涂,变得惨不忍睹。’罗震东看着面前拉着他的男人,手心曾经的温暖有些冰冷。
  张俊峰无力的靠在床边,空白的脑里变得很满,所有的回忆渐渐涌现。
  ‘那个在医院就想照顾他一生的人,选择了别人’这一切变得讽刺,无限的讽刺。眼中的怜惜变得恐怖,仇恨占据了所有。
  (52)
  祭意酒吧内,控酒师在来回跑动,穿梭在拥挤的人群中。今晚来这里的人,莫名的失恋,莫名的心情不好。她看着这一切,冷冷笑着,看来环境挺符合她现在的心情。
  “哥,你说为什么我们就那么惨呢”小灵说着,靠在张俊峰肩膀上。
  小时候同父异母的身份让他们遭受很多人的白眼和欺负。于是小灵暗暗发誓要强过所有人,渐渐的她坚强的不太像话,张俊峰身为哥哥无时无刻不在心疼着她。
  迷乱的灯光变得有些模糊,嘈杂的音乐舞动的人群。这一切变得那么安详,看着他一旁脆弱的妹妹。似乎回到了小时候,那个忍受着窝囊气的时候。
  “妹啊,哥哥没用保护不了你”这句话像是在告诉他自己听,又像是在告诫小灵。
  “你明天把他约出来讲清楚也好啊”
  “那你也约赖彪辉出来讲清楚”
  两人相视一笑,那一刻放下了许多包裹。
  (53)
  第二天早上他们翻墙进入校内,去到厕所换下了昨晚一身酒气的衣服。
  张俊峰站在厕所套间门口,犹豫了许久点击了发送键
  ‘今天下午放学我在班里等你’
  当他看到信息已到达的提示时,心中从未有过的紧张感油然而生。他要克制,他要理由,然后放手。想着那么容易的事,变得有些像是做白日梦一样。
  “哥,好了没。换个衣服比女生还慢。”
  “来了”
  他走出厕所,看着一脸安然无恙的小灵,顿时有些心疼。谁又知道她哪在一秒突然泪水打转,又被她坚强的忍住呢。
  目睹一切的他的舍友,有了默契般闭口不提那天的事,只是眼中多出的都是怜悯。他无奈,当做一切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做着一天的事。
  下午悄无声息的来临,那么的突然那么的快。快的有些让他反应不过来,似乎时间比他还想快点知道结果。
  看着逐渐没人的教室,空气变得宁静,静的让他有些窒息。呼吸不自觉的加快。
  “我来了”
  张俊峰抬起头,看着如约而来的罗震东,心中的有些安定,至少他来了。
  “坐这吧”
  说着,他坐在张俊峰旁边的座位上。
  “我想说”罗震东看着张俊峰,一脸严肃“我们之间结束了”
  “给我个……机会好吗”张俊峰几乎是哀求。
  “我怎么给你机会?”罗震东甩开他的手“给了你机会,赖彪辉怎么办?我无法原谅你当初利用我”
  “后来我不是爱上你了吗”张俊峰站起身,罗震东正要离开走到门边。突然右手一紧,被扯住按在墙上,张俊峰霸道的强吻着罗震东。
  “你干嘛,滚开”罗震东想要推开他,却无济于事。周围的一切都被声音占据。
  ‘啪’张俊峰的脸甩到一边,罗震东的手掌停在一旁。许久,两人分开。
  “爱上我,是你自愿的。我没有逼你,我不爱你了就是不爱你了。我罗震东就是这样的人”说着,他推开他离开。
  (54)
  ‘爱上你,是你自愿的。我没有逼你’罗震东发狠的话让张俊峰有些震惊,紧握的拳头锤向墙上,疼痛已经被仇恨代替,眼神透出着杀气。
  “我会让你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 肆 完 」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猜你喜欢 : 读过《「OS」有个爱情想跟你谈谈「肆」/权俊冯》的人也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