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144|回复: 0

[短篇] 「OS」王市长/王不留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7-2-6 18:27:24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笔名:王不留
生日:1988年3月31日
星座:白羊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签约原创创作者
自由撰稿人,国内知名网站编辑/作家






贪官也不是一开始就贪的,贪官一开始大多是立志做清官的。贪官的名字,叫王市长。






作品:王市长
文案:王不留「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贪官也不是一开始就贪的,贪官一开始大多是立志做清官的。贪官的名字,叫王市长。

王市长十五岁那年,长江发大水。王市长记得前一天和村里几个孩子在龙王庙里乘凉,村里好些人也在这里,年纪最大那个老头子,缓缓地摇着蒲扇,不紧不慢地抽着旱烟。

大家说着闲话,话头忽然转到这龙王庙上来,众人们拥着老头子,让他一定给讲讲。老头子虽然地处这穷乡僻壤,可年轻时也是考到城里的大学生,那时的大学生金贵。后来因为政治运动,运动得打回原籍,一辈子没有结婚。村里人知道他有点学问,平时找他写婚丧对联、墓碑、店招、标语、家书,生活勉强维持着,逐渐地村里人敬他三分。

众人让讲,老头子也不推辞,眼睛眯眯,吐着烟,烟幽幽地往上飘着,又四散开,王市长看不清老头子的脸,觉得烟味挺好闻,烟雾里传来了声音:
“我也是听我爷爷说的,别的龙王庙,供的都是龙王爷,我们这个庙里,虽然也是差不多的塑像,可供的是龙女。”说到“龙女”两个字,老头子把手向上拱了拱,停了一下,继续说:“很久以前,龙女在江边闲逛,碰到了此地的一个书生。”

“柳毅传书?”王市长心里想着,不由得几个字从嘴里溜了出来。放暑假前,高一的语文课本上刚学过。

老头子看看王市长,点了点头。“小子,不错,还知道《柳毅传书》。不过此地的故事却不是那么美满。龙女的父亲老龙王得知后不干,就发起了大水。龙女不忍见百姓受苦,从龙宫里偷出了定水珠,收了洪水,可那书生却早就淹死了。龙女也因触犯了天条,被罚生生拔去了浑身龙鳞,镇在这江底。百姓感念龙女,才修了这个庙。”

屋里静悄悄的,蚊子的叫声显得分外大。王市长老头子旱烟上的火星子一闪一闪,闪得庙里的龙女像脸上明一阵暗一阵。火星子一个变两个,两个变三个,越变越多,越变越大,亮晶晶,明晃晃,晃得王市长眼睛睁不开,只感觉身上火烧火燎的。王市长一个机灵,迈开腿就往外面跑。

王市长跑到外面,只见江中一条巨龙升起,尾连江水头连天,水里波翻浪滚,天上浓云密布,空中一股浓浓的腥味,一双红色的火球上升,刚好停在龙眼处。

事后村里人回忆,那天见一道闪电下来,正好落在龙王庙,死了几十个人,江里不知哪儿来的龙卷风,人们都说是龙女发怒了。

第二天,98年长江特大洪水暴发,国家领导人来到抗洪前线讲话,解放军死守大堤。

村里的十八岁以上的成年男子都去守大堤了。王市长也跑去看,站得近,一不留神,一个不大不小的浪把王市长卷进了江里。

亏得一个解放军眼疾手快,一把把王市长拉了上来。王市长还没回过神,只觉得水没过头顶。然后被一只有力的膀子一钳,眼面前黝黑的皮肤全是水,头发上滴滴嗒嗒淌下来。王市长指着战士结实的胸脯子问,这是什么?战士说,这是小时候狗啃的。

王市长回到家里,想起那解放军身上的印子,狗啃的,长长的一条,觉得眼熟,可是到底像什么呢?

抗洪结束了,战士们走了,老百姓哭着喊着跟在后面追:“上哪儿去找你们这样的好人呀!”

王市长站在大堤上,没追,只暗暗地发誓要考军校。

高考结束,王市长成为村里第一个走出的大学生。可那年呛了水,吸入性肺炎,体检不合格,去了个一本院校。

王市长毕业了,成绩优异,荣誉一堆,先进党员,顺利地考了公务员,去了市政府。

省里来人视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一心想找个上门女婿,要家世清白,品貌兼优的,一见王市长觉得很满意,就介绍了自己的女儿

不久二人结婚了,王市长一路平步青云,成了副市长。王市长发誓要当个清官,好官,也着实为民办了些实事,凭着省里的关系,拉来了好几个大项目,又改造了棚户区。三十来岁当了市长,媒体争相报道,一时风光无限,春风得意,前程锦绣。

可是王市长和太太逐渐不和谐,一开始王市长只是偶尔在外面拈花惹草,后来发展到风流成性。

王市长的老丈人知道了,急火攻心,一口气没上来,眼睛一翻,心肌梗死。

王市长的风流有些特别,他要找来小姐,让她们穿上军装,陪自己喝酒,耍笑,等进了房间,又马上让她们走。大家都知道王市长的这个“雅好”,若有求于他,必投其所好。久而久之,人们便传开了,说王市长那个不行。

他们不知道,王市长一个人在房间。痴痴地望着军装,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发呆,一会儿拿起来盖在脸上,一会儿拿起来塞到胯下……

没几年,中央打老虎,来了专案组,王市长首当其冲,贪污款项倒不多,只是与多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判了个有期徒刑。

王市长进了监狱,接受改造,感谢党感谢政府,表现算得老实。

监狱长是个兵痞转业,大腹便便,常常欺负犯人,见着监狱里打架也爱管不管,还爱找服刑人员“借钱”,大家拿他无法。

一次监狱长喝多了,谈到自己当年抗洪救灾,在一个有龙庙的地方,救过一个失足落水的小老弟。天气热,狱长趁着酒劲把警服扣子摘开了。王市长看得分明,那胸脯子上狗啃的印记。

王市长呆呆地站了半天,出了老半天的神,往事前情一拥而上,忽然又觉得开了窍,想起这印子像什么来了。那天闪电也打在自己身上了,偏偏自己命大没死,想起老头子讲的龙女,讲的书生,回过头来,脸上不为人知地笑着。

王市长三天没说一句话,见谁都笑着。

第四天传出消息,王市长半夜自杀了。硬是拿吃饭的勺子把自己喉咙给拉破了。

王市长死得很难受。




「 全文完 」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