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997|回复: 0

[连载] 「OS」独白者/向林(司徒浪子)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7-1-24 01:02:34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作者简介:向林(司徒浪子)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学员。
大学时就读于重庆医科大学心理学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成为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最早一批站在课堂上讲授实用心理学的大学老师。曾为重庆某县县长,后辞职经商,做过某国企老总,又转向专职写作,成大神“司徒浪子”。
2009-2012年连续4年稳坐新浪读书榜畅销冠军,网络连载《蜕变》等作品共计1000余万字,每部小说点击量都在6000万以上。曾出版中文简繁体小说多部。


内容简介:独一无二的心理学破案推理小说!
一个兼具天才与疯子气质的心理学博士沈跃,是世界知名心理学家威尔逊的得意门生,归国后无意中介入了一起诡异离奇的“首富车祸案”。沈跃以离奇车祸为线头,锁定关键人物——首富女秘书,成功找到令众人骇然的疯狂“激发点”,抽丝剥茧,层层解套。就在大家庆祝真凶归案时,沈跃却发现了疑点,再次从首富阚四通的抑郁症入手调查,激活了另一个关系错综复杂的真相……




作品:独白者
文案:向林(司徒浪子)
编辑:叶涵「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女浴室外,两名警察给林广夏戴上了手铐。林广夏大声朝沈跃道:“你答应了我的……”
沈跃朝他点了点头,去到那个警衔最高的警察面前,说道:“这个人很可能不是凶手。”
这位警察此时已经对沈跃刮目相看了,随即问道:“你为什么这样认为?”
沈跃道:“一个人面部的表情和他身体的某些细微特征可以说明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在撒谎,这是心理学研究的一个课题。我在美国的时候就是专门从事这个课题研究的,刚才我问了这个人几个问题,发现他并没有撒谎。当然,这只是我初步的判断。”
这时候旁边的康如心忽然问了沈跃一句:“你是研究微表情的?你在威尔逊心理研究所工作过?”
沈跃的目光从她那张漂亮的脸上滑过,淡淡地道:“微表情只是我曾经研究的课题之一。”
康如心把沈跃的这种淡漠视为一种骄傲和对她的轻视,心里顿时气恼。
不过她本身就是学犯罪心理学的,早已知晓威尔逊心理研究所的大名,所以还是压住火气,对身边那位警衔最高的警察说道:“龙总队,我听说威尔逊心理研究所可是美国情报机关和警方的合作机构,您看……”
这位龙总队朝沈跃伸出手去,说道:“沈先生,我想请你协助我们调查这个案件,可以吗?”
沈跃摇头道:“我可以帮助你们辨别这个人是不是在撒谎,仅此而已。”龙总队尴尬地收回了手,说道:“沈先生,我是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队长龙华闽。那就麻烦你随我们一起去一趟总队,可以吗?”沈跃道:“我答应了林广夏。不过现在我要回家,我表妹受到了惊吓,我母亲还在家里担心着。我下午晚些时候来吧。”沈跃说完就离开了。康如心看着沈跃的背影,皱眉道:“这是一个怪人。”龙华闽若有所思地看着远去的那个背影,说道:“一个人的骄傲是需要资本的。等他来了再说吧,万一这个林广夏真的不是凶手呢?”孙璐璐被杀案的案卷龙华闽看过。从小区的监控录像上看,在孙璐璐死亡前的时间段里就只有林广夏去过她的住处,而且时间长达数个小时。从昨天晚上案发到今天上午,警方已经了解到孙璐璐与林广夏之间的暧昧关系,而且还确定了孙璐璐身体里面的精液以及行凶所使用的菜刀上的指纹都是林广夏的,因此,林广夏也就不仅仅是嫌疑人的问题了。所谓的“嫌疑人”这个称呼,只不过是法律上的一个名词而已,也正因为如此,龙华闽才做出了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击毙林广夏的决定。
然而现在,龙华闽忽然感到一阵后怕。他忽然想到,如果林广夏真的不是凶手呢?作为一名资深警察,此时他猛然间清醒地意识到了一点:即使是我们亲眼见到、亲耳听到的事情,其中的真相也很可能恰恰相反。那么,孙璐璐的案子难道也是这样的吗?警方即刻审讯了林广夏。

在很多时候,一个人的命运就如同天空上的白云,谁也不知道它们下一刻会飘向何处,或者将会以怎样一种崭新形态展示在人们面前。这一刻,沈跃又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人世间命运的难以预测,这使得他在懵然无知中又回到了曾经的轨迹上。导师对他说过,这就是宿命,一个心理学家的宿命。两个小时后,沈跃来到省公安厅刑警总队。龙华闽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沈先生,你的判断可能是错误的。”
沈跃淡淡地道:“是吗?你们已经审讯过他了,是吧?我知道了,我肯定他根本就无法自辩。不过他依然不承认自己是杀人凶手,是吧?嗯,看来确实是这样的。”
沈跃这种自问自答的方式让龙华闽很是惊讶,而且最关键的是,龙华闽发现沈跃自答的答案居然是他们现在面对的真实情况。龙华闽脱口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沈跃道:“先前在女浴室里面的时候我问过林广夏,他说他没有杀人。我相信自己的判断。”
龙华闽更是疑惑,问道:“他说自己没有杀人你就相信了?”此时康如心在旁边低声提醒道:“龙总队,他是研究微表情的,在回来的路上我向您解释过通过微表情判断一个人是不是撒谎的心理学原理。”康如心的话隐隐被沈跃听在了耳朵里,他微微一笑,对龙华闽说道:
“可以向我介绍一下案情吗?”龙华闽犹豫了一下,说道:“据林广夏供述,死者孙璐璐是他的情妇,两人最近多次发生争吵,争吵的原因是孙璐璐要求林广夏拿出一笔巨款来保障她今后的生活。林广夏也承认,在孙璐璐被人杀害的时间段里,他确实出入过死者的公寓。昨天晚上,林广夏给孙璐璐带去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然而问题是,我们在凶杀现场并未发现那张支票。很显然,这是林广夏在事前有意布置的一步棋,试图以此开脱自己。我们认为最大的可能是,林广夏在杀害孙璐璐后销毁了那张支票。此外,警方还从杀害孙璐璐的菜
刀上找到了林广夏的指纹,而且死者的身体里面还残留着林广夏的精液。”
沈跃看着他:“就这些?”
龙华闽有些动怒:“难道这些还不够?”沈跃无声地笑了笑,说道:“既然林广夏和死者是情人关系,死者的身体里面残留有他的精液也就不足为怪了。林广夏在孙璐璐那里待了那么久,使用过菜刀也不是不可能。至于那张支票,现在我不能做任何猜测。不过说实话,刚才你所讲的这些都不能作为林广夏杀害孙璐璐的直接证据,如果我是林广夏的律师的话,我可以替他做出无数种辩护性解释。”
龙华闽不得不认同他的这种说法,皱眉道:“你说的这些只能是在排除林广夏是凶手的情况下才成立。”
沈跃点头道:“我不是警察,我能够做的仅仅是分辨林广夏说的话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按照你刚才的说法,这也是排除的一种方式。”
龙华闽眼睛一亮,问道:“那你准备如何分辨?”沈跃道:“让我单独去问林广夏几个问题。当然,你们可以全程监控我们之间的谈话。”龙华闽看了一眼身旁的几个人,点头道:“好吧。”
在审讯室的外边,龙华闽透过单面透视玻璃幕墙看着里面的沈跃和林广夏。龙华闽的身旁还有好几位级别不低的警察,以及康如心,所有的人和龙华闽一样都是带着好奇的心态在期待着沈跃下一刻的表现。当然,更多的是怀疑。
沈跃看着眼前的这名犯罪嫌疑人,四十多岁,略显消瘦的脸部肌肉在颤抖,眼神中透出一种绝望,还有恐惧。林广夏见到沈跃后瞬间就激动起来:“你真的来了?”
沈跃一直在观察着眼前的这名犯罪嫌疑人,说道:“我答应过你,所以一定会来的。我对你讲过我不是警察,现在我只是受警方的委托来问你几个问题。你不用害怕,只需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OK ?”
林广夏连忙道:“我一定说实话。”
沈跃点了点头,用一种柔和的声音对他说道:“很好。这样吧,现在我们从头开始,你把那天去孙璐璐家的情况对我讲述一遍,越详细越好。”
林广夏一边想着一边说道:“孙璐璐是我回国后认识的一个女孩,她很漂亮,但是却太过现实。我给她买了房,买了车,她还是不满足,居然要我拿出五百万作为她后半生的生活保障,否则就必须和她结婚。我是有老婆、孩子的人,而且正在投资建厂,资金本来就有些紧张,她的这些要求我当然不能满足,我们因此争吵过多次。不过说实话,我从心底里还是非常喜欢她的,毕竟她是那么年轻漂亮。最近我得到了一笔不小的投资,心想她的要求也不是特别过分,于是就去了她那里,准备把那笔钱给她。那天我们都很高兴,我亲自下厨做了几样拿手菜,我们一起喝了酒,然后我们上床……如果不是后来我家里打来了电话,我就在那里住下了。离开的时候我给她写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然后下楼开车离开。整个过程就是这样。沈先生,我就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不管我怎么解释警察都不会相信我,现在我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在林广夏讲述的过程中,沈跃一直在看着他。听他讲完后,沈跃说道:“或许,我相信你的话是真的。这样吧,你把整个过程反过来再讲述一遍。你可以做到吗?”
林广夏惊讶地问:“为什么?”沈跃道:“不为什么。当然,你可以拒绝我的这个要求。”林广夏点了点头,将目光看向墙角的地方,一边想着,一边慢慢地开始倒叙那天他去往孙璐璐住处后的整个过程:“我开车离开。我给她开了一张五百万的支票,她高兴地亲吻了我一下。我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 我老婆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沈跃站了起来,微笑着对他说道:“好了,就这样。谢谢你的配合。”林广夏愕然地看着他:“你不是要问我问题吗?”
沈跃耸了耸肩,道:“我已经问完了。”
林广夏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离开审讯室。
龙华闽觉得莫名其妙,他周围的人都笑了起来。有人说道:“太可笑了,这不是在耍猴吗?”
这时候沈跃已经出现在警察们面前,他说道:“我相信林广夏的话是真实的。他不是凶手。”
“为什么?”龙华闽惊讶地问道。周围的人都像看怪物似的在看着他。沈跃淡淡一笑,道:“把刚才的监控录像打开吧。”监控录像放映了出来。沈跃道:“画面放慢,放慢十倍。”龙华闽对操作的警察说道:“按照他说的做。”沈跃看着画面,忽然叫了一声“停”,随即指着画面说道:“这是林广夏看到我的第一个画面,你们注意他的双手,忽然紧捏。这代表激动、 愤怒。”随即他又吩咐操作员:“看他的眼睛,放大。你们注意到没有,他的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这代表兴奋、希望。”
一位警察问道:“这能够说明什么?”
沈跃没有理会这位警察,吩咐操作员道:“继续……停。你们看,这是他在开始讲述整个过程前的镜头,他的视角是朝向左下方的,这是在回忆。好了,后面的不需要再看了,接下来我给大家具体讲一下我的‘为什么’。”
所有人都带着惊讶与疑惑的表情看着他。沈跃看着一位警察的脸,说道:“你在怀疑我的能力,同时在讥讽我这个所谓的心理学家。”随即他又看向另一位警察:“你的内心在愤怒,如果不是因为龙警官在场的话,你会把我当成神棍轰出去。”
两个警察顿时惊讶,表情瞬间变得尴尬。康如心仿佛明白了,问道:“难道这就是微表情研究?我只是听说过这门学科,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沈跃点头道:“是的,我在美国研究过微表情。所谓微表情其实是我们人类动物属性的一部分,是一个人无法自我掌控的、自然而然展现出来的细微表情,无论任何人种、民族,我们每个人相同的微表情所表达的真实内心是一样的。比如刚才这位警察先生一侧的嘴角在微微上翘,那是讥讽。林广夏瞳孔的收缩也是微表情。此外,他在讲述之前视线朝向左下方,这是在回忆,而真正的凶手是不需要回忆的,因为他早已编织好了全部的谎言。”
龙华闽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理论,心里似信非信,问道:“那么,你让他倒叙一遍又是为什么呢?”

沈跃回答道:“一般来讲,一个人编织谎言的过程往往是按照事件发生的正顺序进行的,绝不会反过来编织谎言,除非他经受过专门的训练。林广夏在反述整个过程的时候与他开始的讲述是一致的,这就充分说明他的话是真实的。请相信我,这个人不是凶手。既然他不是凶手,那么你们目前所掌握的证据就不能指向他。我的建议是,马上放人吧。”
龙华闽旁边的一个警察道:“我们凭什么要相信你?难道就因为你这一句话?可笑!”
沈跃冷冷地道:“不凭什么,刚才我已经讲过了,这是科学,不是什么‘神汉看相’。当然,放不放人是你们的事情。好了,我能够帮你们的也就这么多了。”
说完后他就直接走了出去,连一声“再见”都没有说。龙华闽沉吟了片刻,道:“放人吧。”刚才说话的那个警察是龙华闽的副手秦辉,他急忙提醒道:“龙总队,你真的相信这个人?这就把人给放了?他还绑架了人质呢。这太草率了吧?”
龙华闽看着门口的方向,摆手说道:“或许他的意见是正确的。林广夏的身份特殊,目前我们并没有完整的证据链证明他就是真正的凶手。放人吧,难道还担心他会跑到火星上去不成?他绑架人质的事情以后再说,万一他真的不是凶手呢?事出有因嘛。”
秦辉问道:“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龙华闽想了想,道:“按照这个心理学家说的办。如果林广夏不是凶手,那么凶手就另有其人。重新调出小区和小区外围的监控录像,再仔细筛查一遍,每一个角落、每一种可能都不要放过。”



「 本章完 」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