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半岛官方微信

阅读: 1427|回复: 0

[记叙] 「OS」星辰在远方/柒米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7-1-8 19:40:18 |显示全部楼层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 /角一文化」

姓名:柒米

出生年月:1985年10月18日

星座:天秤座

Overture工作室/角一文化签约原创创作者

《南风》、《最美文》等杂志专栏作家




回澳洲前一天晚上,汪寒在院子里静坐。外婆的旧居保留着旧貌,院子里依旧栽种着各种不知名的花草树木,陈旧的摇椅泛着灰尘,他从杂物间找到了它,将它搬到院子里撑开,仔细擦拭干净,几乎怀着喜悦虔诚的心情,静静地躺了下去。




作品:星辰在远方
文案:柒米「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苍茫茫的大雪下了很久,像做了久远的一场梦。

这一天是外婆去世的第七天。

汪寒的名字是外婆取的。很久以前,外婆就告诉他,要记得,岁月知味,人生在世,不过冷暖自知。

外婆一生清风亮节,活到九十二岁高龄。她面容清瘦,衣衫永远简洁,每天秉持吃斋念佛,不说人长短,直到去世。如同她传奇的一生。据说抗战时期,外公惨死于日本鬼子枪下,是外婆含辛茹苦,到处接活儿干,才得以拉扯三个子女成人。这对一个曾经深闺简出、备受父母疼爱的世家小姐来说,实非易事。但在那个物质贫乏、战火动荡的年代,外婆咬牙挺过来了。到汪寒这一代,汪家已人丁济济,家道兴旺。

汪家一脉子孙后来都出人头地。大舅是稻城银行银长,妈妈和小舅都是大学教授。这缘于外婆家教的严格,子女们也都很孝顺,他们明白,儿时的一衣一粥,无不出自于母亲的手。当外婆去世,小舅和妈妈哭得几次昏死过去,唯有大舅咬着牙,将汪寒从国外召了回来,料理了外婆的丧事。

彼时汪寒是澳洲的交换生。
赶回的夜晚,三年不下雪的稻城突然下雪了,车辆受困于马路,积雪深深没过膝盖。汪寒咬紧牙关,愣是从机场走了数百里路,流着眼泪赶到灵堂。

抵达时是深夜,大舅已等了他很久。妈妈在里间休息,大舅几乎一夜白了头,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一些,汪寒放下背包,上去搀扶他,疲倦的中年男子哑着嗓子,说,“去,见你外婆最后一面,给她老人家上柱香。”

汪寒点点头,头发蓬乱,眼内血丝浮动。在一众亲戚的注视下,他步履沉重,艰难朝睡在灵榻的外婆走去。儿时的记忆纷沓而来。仿佛还是五六岁,他留宿外婆的小院,和外婆躺在院子里的摇椅上乘凉。外婆一边摇打着蒲扇,一边指着满头繁星,给他讲故事,“天上的每一颗星星,都是人变的。”

年幼的汪寒好奇地问:“那怎么变成星星呢?”

“当一个人去世了,就会变成星星了。外婆以后也会变成星星的。”

“那外婆一定是最大最亮的那颗星星。“

童言无忌,现在想来一语成谶。

但现在是冬天,他没有看见那颗最大最亮的星星。只见外婆慈祥洁白的脸庞,安静地睡在眼前。灵纱被缓缓罩下,汪寒举着香柱,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大舅走过来,扶起他,拍拍他头发来不及拍掉的雪花,说,“别难过,你外婆走得很安详。”

不难过是假的。他到底遗撼没见上外婆最后一面。





外婆的灵枢在七日后下葬。

那天破天荒的,下了雨雪交加的一场大雨。祭完坟,汪寒搀扶着妈妈,深一脚,浅一脚,打着伞穿过坑坑洼洼的山地,和一众表兄弟姐妹坐着拖拉机回来。人手拎着一袋外婆坟头的泥土。妈妈说,讨个意头。

回程他缩在车斗角落,天气寒冷得令人觉得像一只狗,摸摸鼻子,冷冰冰的,也像狗。时差一时半会调不过来,汪寒整个人昏昏欲睡。这一身素缟,看起来像古代人,他舍不得脱掉,想,就当最后的纪念道别吧。

入夜,亲人们在里屋整理遗物。妈妈分到了外婆年轻时的戒指,汪寒即分到一串光滑的长生锁。这是他儿时的饰物,原本也属于他的,后来长大,交给外婆代为保管,没想到老人家还记得。做好了这些,大家开始开茶话会,无非悼念外婆的生平,说到激动处,多数是一些老人家,纷纷抬手抹泪,“她这一生,还来不及享更多福。“

汪寒听得惆怅,一个人步出了祠堂。

过了明日,远道而来的亲戚们将各自打道回府,大舅和小舅会回到工作单位,而自己,只请了一周的假期,再呆多几日,也返回澳洲学校。

祠堂外的大榕树下。月光清浅,他看见了大舅被月光笼罩的身影,萧瑟而清泠。抽着烟的大舅心事重重,就连汪寒走过来,叫了他三声,他还没反应。

“噢,是寒寒啊。“
大舅很久才回过神来,模样极疲累。汪寒想,他还在怀念外婆吧。两人在树下站了一会,闲话了一下会常,大舅叮嘱他的生活,无非注意身体,好好学习这一类。汪寒束着袖子,安静地点头。

上一辈的关怀方式,总是透着疏离和客套,令他尊敬又隐约不安心。


回澳洲的机票定在三日后。

余下的时间,汪寒每天都在睡觉。他实在太疲惫了,回来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得,每天忙着招呼亲戚、安排着丧事的首尾。最终送走了所有亲戚,世间没有长久的聚首,当所有人都走了,雪也停了,一切尘埃落定,尘归尘,土归土。

外婆的旧居一下变得空荡荡。

回澳洲前一天晚上,汪寒在院子里静坐。外婆的旧居保留着旧貌,院子里依旧栽种着各种不知名的花草树木,陈旧的摇椅泛着灰尘,他从杂物间找到了它,将它搬到院子里撑开,仔细擦拭干净,几乎怀着喜悦虔诚的心情,静静地躺了下去。

无比浩瀚的夜空,干净而空旷。

他仿佛看到最亮最大的一颗星星冲他微笑。


 
「 全文完 」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投递邮箱:xiaoling-os@foxmail.com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顾问   |   赞助半岛  |   投放广告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客户端


© Copyright 2010 - 2016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