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3602|回复: 30

[短篇] 此去经年,锦色不再.

  [复制链接]
苏诺 ( 作家 )     发表于 2010-9-28 20:53:00 |显示全部楼层
时尚,潮流,欲望,空洞,情感.或明或暗,红灯酒绿,纸醉金迷. 这便是城市,令人欲罢不能的地方.



            11点,此时华灯初上,是每个夜生活开始的时间.不管男女老少,最热门的地方始终是钻石钱柜,那个让人发泄欲望的地方.有多少人在里面迷失,不再.



                                                                                     ______题记





                                                                           [锦色]



            眼影,胭脂,唇彩.吊带,短裙,高跟鞋.镜子中锦色一丝不苟的打扮着自己,为了生存,她必须成为钻石钱柜最耀眼的女人.完毕,直往钻石钱柜.此时12:18.     



            坐在吧台上要了一杯鸡尾酒.等待着猎物上勾.台上男生修长的手指拨动的吉他,用好听的声音唱着不知名的曲子.酒红色的灯光有些迷离,徒添一抹神秘却又赤裸裸的情感.

                                                                          

                                                                 [青弯]



            是第几次看见她了呢?每次来都会看见这么个女子,她瘦弱的身躯让人有着强烈的保护欲望.她的眼睛像一滩无际的湖水,平淡却迷离,仿佛一不小心便会掉进她眼眸中的漩窝.她时尚性感妩媚,令人看一眼便移不开眼光.



            可她终究是个小姐,出卖肉体和灵魂的小姐.但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对她有着浓厚的兴趣,是的,这么个女人,我想得到她.



                                                                        [锦色]



            看着他走来,我知道我又成功了.我已数不清他是我的第几个男人,我要的是钱,仅此而已.



            他递给我一支烟.我看着他笑而不接,我告诉他,抽烟伤身体,最好戒了.他看着我笑,我从他眼里看到一丝惊讶.还有一丝温暖.



            可是这与我何关?  "温暖?"这个词从不属于我.



            接着,我把他带回家.他果然和别人一样,迫不及待的想征服我.呵,我冷笑.看着这么个白皙俊秀的少年,我突然想报复,把他当作所有蹂躏过我的男人的报复.于是我撕碎他的衣服,疯狂的把自己脱光,开始吻他,疯狂的.接着他还想来点什么的时候,我一脚把他踹下床   ".滚."我狠狠的瞪着他,打开门,把他的衣服扔出去.看着他眼里被我点燃的欲望淡去,并惊慌失措的离去.我突然大笑,接着,开始无声的流泪.





                                                                 [青弯]



            与她的相遇让我措手不及.



            我递给她一支烟.她笑而不接,只是说抽烟伤身,让我戒了.我很惊讶,原来她也是个温暖的女子.于是我给了她个我自认为最温暖的笑容.



            我们发展的太快,她竟然把我带回了她家.我想,小姐就是小姐,没有特别与例外.她盯着我看,我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突然她跑到我的面前撕碎我的衣服,开始疯狂的吻我.我想,既然她想要,我就满足她.我抚摸着她诱人的身体,努力的回应她的吻.我想我就要沦陷了.这时她突然踢我下床,狠狠的瞪着我,把我的衣服扔在外面,即而听见门 "砰"的一声关了.



            接着从里面传来一阵阵断断续续的哭声.我的心突然慌乱心痛了起来,我是怎么了?她只不过是个小姐.



                                                                               [锦色]



            或许是昨晚心累了,今天居然睡到下午四点.



            看着窗外汽车穿流不息,行人走走停停,给这盛夏增添了些许人情味儿.思绪飞的很远的时候,门突然响了起来.

  

            我透过猫眼看见外面是昨天那个男人.我厌恶的皱起眉头,我最讨厌见一面就如此纠缠不清.正打算不理他时他突然说道"锦色,我知道你在家,我带你去个种满向日葵的地方."



            不知为何,看见他眼底的紧张与期待,我跟着他去了.这次,我没化妆.





                                                                    [青弯]



            昨天回去后,她的哭声一直压在我心底,仿佛快窒息般.



           我想,或许我可以帮助她,保护她.于是我竟想带她去我看种的向日葵.我叫它 "勇气之舞".



            她果然跟我去了,这让我很窃喜.我发现她没有化妆.略显苍白的脸却丝毫没有影响她的美丽,此时的她婉若精灵般让我惊艳.



            望着她第一眼看见我的花田时浮在脸上的那一抹浅浅的笑,她在 "勇气之舞"里狂奔,大声呼喊.第一次看她这么轻松的露出笑容,卸下装备,我有些失神.





                                                                        [锦色]



            看到那一大片向日葵花田时我惊诧于它的美丽.大朵大朵的葵花被夕阳笼罩着另一种色彩,美纶美涣.



            我放下了紧绷的心,完全融入其中.狂奔,呐喊.我一直能感觉到背后传来的那一道道灼热的光.



            我累了,躺在花田中.他走过来把我揽在怀中.我没拒绝,就当是他带我来这个美丽的地方的回报吧.他告诉我他叫青弯,这片属于他的花田叫 "勇气之舞" 他说以后这片花田属于我.



            呵,勇气之舞属于我?我怕是早已没有了勇气.





                                                                       [青弯]



            她或是累了躺在花田中,我走过去把她揽在怀里,把她的头放在我心的位置.我高兴于她没有拒绝,可此时我在她眼中也看不到一丝情感.顿感失落.



            我把自己的名字告诉她,希望她能记住我.我把我最心爱的 "勇气之舞" 送给了她.看见她微微皱起的眉,我忍不住伸手把它抚平.



            看着她娇艳的面容,我忍不住吻了她,一个暴躁想得到她的吻.她没有拒绝,而是比我更凶猛的回吻着,我感觉到嘴唇微微的疼.此时此刻,我想,我不管她是不是小姐,我一定要得到她.于是我不容她反驳,撕开她的衣服,从额头,眉眼一直亲吻.我听见了她娇羞的呻吟与我粗重的呼吸.我不断的游走在她的身上,我要她每一寸肌肤留下我的气味与体温.





                                                                      [锦色]



            没想到我竟与他在那片花田里发生了关系.



            我不是痛恨男人么?我不是要把他当做报复对象么?可当时,在我心底最坚硬地方所建造起的那座堡垒,完全崩塌,在他进入我的那一刻我竟感到些许兴奋与幸福,这是我以前从没得到过的.



            我想,如果我能紧紧的抓住这一丝我认为的幸福,那该多好阿?可是,我还有幸福的机会么?





                                                                          [青弯]



            从她的好姐妹雪歌那得知今天是她的生日后满心欢喜,特意定了 "夜色巴黎" 的包厢想要给她个惊喜.



            这次她便再没有理由拒绝与我见面了吧!自从那天后我们便有7,8天没有见面.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于是拨打她的电话,可惜被她按掉了.我想她此时此刻是不是在工作?是不是在另一个男人身下欢愉?于是顿时很难受,青痉暴起.去他妈的贱货,小姐!





                                                                               [锦色]

            前天爸爸死了,这个独自陪了我20年的爸爸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躺在床上,死了.呵,他从没给过我爱与温暖,他恨我一出生就把妈妈给害死了.可是,为什么即使他留给我这样的灰色童年,当我知道他死后心还会这般疼痛?这么多年我不是早已冷血麻木了么?



           电话欢快的唱着歌,我瞥了眼,是青弯,那个给予我一些温暖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跟他那次后我就再也没有去钻石钱柜.我居然厌恶起了自己这肮脏的身体,我恨我没有把最美好的自己给他.可此时,虽然我很想见他,可是我怕,怕面对他.怕自己玷污了干净美好的他,怕他只是对我一时兴起,我若这般热情,他必会觉得我索然无味.于是我把电话按了,关机.



             想的头痛了的时候,抬头看了钟,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我想他该睡了吧.于是开机,发现有26个未接电话.   17个青弯的,9个雪歌的.



              我拨过电话给雪歌,过了很久她才接电,,我听见她娇羞的微吟,不禁皱了眉头,这个平时甩都不甩男人的女人在干嘛呢?



              "喂,锦色,正忙着....青弯,你他妈的弄疼我了!你上锦色的时...."我的头蒙的一声闷响.青弯在和我最好的朋友雪歌做爱?心剧烈的疼起来,胃很难受,翻江倒海.





                                                                     [青弯]



            我真后悔一时气愤去找雪歌,我们喝了好多酒.我告诉她,我爱上了锦色,可为什么她是个小姐?被无数男人蹂躏过的小姐?



             我醉了.恍惚中看见了锦色,我大声的质问她,把她扔到床上,一点都不温柔.我要她身上只留下我的痕迹,绝不允许,绝不允许别的男人动她分毫!这一夜她很兴奋,极力的迎合我,我游走在她身上,她真美!于是我想疯狂的征服她,一遍又一遍.



             突然她的电话响了,我听见她嘴里吐出"锦色"两个字时我彻底懵了.这不是锦色,这是雪歌.





                                                                   [简暗然]



            我是简暗然,钻石钱柜的主唱兼吉他手.



             我每天唱着无数煽情热血的曲子,看着台下男人丑恶的嘴脸,女人妖媚的欢笑,我总是会心痛.她们都是为了什么才在这种地方出卖身体与灵魂阿!



             每天都可以看见她.一个精致的女人,她的眸子像一滩平静的湖水,神秘,迷离却又波澜不惊.她每天都很艳丽,让人移不开视线.她从不像别的女人般把手缠在男人的脖子上娇媚的风情万种.她总是座在吧台上点一杯蓝色的鸡尾酒,开始打量周围的人.她给人一种不可亵渎却有着强烈的保护欲与征服欲的感觉.安静却给人不一样的神秘.或许是她的与众不同,我注意了她,她叫锦色.当然,令我嫉妒的是,还有很多其他的男人也注意她.



              今天我依旧弹唱着情歌,可已索然无味,没有灵魂.自从看见她和一个干净俊秀却不失刚毅的男人离开后,就再也没有遇见她,据今已有十天有余.我想今天下班后我一定要去看看她.



              踹开门的那一刻我看见她躺在地上,微卷的长发遮住了她的半张脸.她脸色苍白,嘴唇微微泛紫.已经晕过去了.我急忙抱起她,叫了辆车把她送到医院.





                                                                        [锦色]



             刺鼻的药水味提醒着我这不是家.



            我警惕的观察着周围,发现左手被个男子抓的紧紧的.我仔细的打量这个男子,温婉如玉,干净简单,有着漫画里男主角的面容,眉微微的皱起来睡的很不安稳.



            我知道他,他每天都在钻石钱柜唱着不知名的好听的歌.他的声音让人充满希望,扬起向往.是他把我送来的么?



             可此时我多希望躺在这里拉着我手的是青弯,那个让我骤然温暖又跌落谷底的男人.



             哼,男人都是一样的吧!虚伪,假情假意.于是我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即使很费劲儿.





                                                                             [青弯]



            听说她胃疼住院了,我慌忙跑到医院去.我想我误会了她,是因为身体原因才不接电话的.我,我真他妈的不是人.等一下一定要对她很好,希望她原谅我.



            刚进门便看到她低头看着靠在病床上睡觉的男人,眼底毫无色彩,像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娃娃.此时此刻,我心疼.。



            我把那男人唤醒,一拳打在他脸上.他没有还手,只是对我冷笑.我叫他滚.      



             他完全没有看我,只温柔的对锦色说 "你醒啦?" 所幸的是锦色并没有看他,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让他出去.他狠狠的瞪着我,但听话的出去了,经过我身边时他小声的在我耳边说 "你若再伤害她,我定不会饶你."



              原来,除了我,还有这样的男人关心她.面对这样耀眼的男子,我也不禁黯然失色.





                                                                   [锦色]



            他来了,我心心念念想见到的男子,可他第一件事不是问我.而是叫醒我身边的男子,给了他一拳.



             我看见他的眼睛被怒火点燃的通红,心底突然冰凉.这样的男人?在跟雪歌做完爱后还可以如此的盛气凌人,理直气壮。



              我想,他不再是我爱的人.我永远不会愚蠢再爱.于是我想,该有个了结了.





                                                                   [简暗然]



            睡梦中感觉她把手抽离了,我顿感失落.是啊,我又不是她的谁,何必让我抓着.



            突然被人唤醒,我费力的睁开眼睛接着挨了一拳.我盯着他,原来是那个带她走的男人,我想锦色是爱他的吧!不然怎会在睡梦中还叫着他的名字 "青弯,青弯" 一声声让我痛彻心霏.



            于是我没还手,对他冷笑,然后转头问锦色 "你醒啦?"她连看都没看我,用毫无温度,淡漠的声音让我出去.看着她瘦弱的身子,苍白却美丽的脸庞,我想我一定要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爱,绝不让别人伤害她.即使是她爱的青弯.





                                                                          [青弯]

            我用我最真诚的声音唤她 "锦色,对不起."



            我希望她用充满欢喜的眼神看着我,我想她是爱过我的.或者是打我骂我以发泄她的不满.但她没有,她抬起头.眼睛毫无焦距,她说 "好好待雪歌,她是个纯洁的女孩子,比我好."



            我用力的摇头不断的说着对不起,希望从她嘴里获得救赎.可她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愤怒,歇斯底里.



              她说 "呵,何必念着我.你知道我是个小姐,我根本不会爱上任何人.包括你!"



             "记得我第一次带你回家么?我看见了你眼底的欲望,可是我憎恨男人,于是我勾起你的欲望然后把你扫地出门.哈哈!你知道我那时有多开心多快乐么?"



               看着她说那些话然后大笑我竟没有恨她,只是心痛,撕心裂肺.



               "记得你带我去 '勇气之舞' 么?你以为我会跟你做爱是我爱上了你么?你太自做多情了,我是小姐,你别忘了.跟谁做不是一样?更何况是跟爱我的人?怎么样?是我的身体让你流连些还是雪歌的?"



                 我把瞳孔睁到最大,不可致信的看着她,原来是这样,原来她从来没喜欢过我,她只把我当一般的嫖客.贱女人,我抬手用力的给了她一巴掌,甩门而去.





                                                                         [简暗然]



            看着青弯忿然离去,我飞快的跑到病房.



             只见她脸色更加苍白,长长的睫毛覆盖住眼睛在丝丝颤抖.右脸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她就这么坐在床上,双手用力的环着双腿,浑身颤抖.



              我的心疼的快要窒息了.我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抚摸她的右脸.一遍遍低喃 "锦色,让我带你离开,我来照顾你."  





                                                                         [锦色]



            感觉好冷,对青弯说出那些话仿佛用尽了我全身的力气.右脸火辣辣的疼.



             我想,呵!青弯,我再也不欠你什么了.



              他惊慌的跑了进来.虽然我闭着眼睛,可我能感觉到他的身体跟我一起在颤抖,他用手一遍遍的抚摸着我的右脸,顿感清凉,是他的手,冰凉冰凉.



              他用他那好听的声音一遍遍的说 '锦色,让我带你离开,我来照顾你."



              可此时我的心已冰凉如雪,我不能再爱.于是我推开他,我想流泪,却发现眼睛干涩的已挤不出一滴泪.





                                                                         [简暗然]



               她把我推开了.我意料之中.



               看过的丑恶太多,她已无力相信了吧!



               呵,锦色,



               我会努力证明给你看,我爱你,胜过苍海桑田.



               我等待你卸下伪装,接受爱的那天.



                                                                                                        _______终.
猜你喜欢 : 读过《此去经年,锦色不再.》的人也读了——
如果你是黑暗,我宁愿吹灭蜡烛而迷路。
苏诺 ( 作家 )     发表于 2010-9-28 20:57:56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的幸福与不幸福,让他们自己演去吧。
我只能让他们走到这儿。
如果你是黑暗,我宁愿吹灭蜡烛而迷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诺 ( 作家 )     发表于 2010-9-28 20:59:35 |显示全部楼层
钻石钱柜,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有回忆,却在淡忘。
如果你是黑暗,我宁愿吹灭蜡烛而迷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28 21:07:17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可以蔓延很久很久
而我看到的不过是这个女人的寂寞
男人爱她的什么,女人爱他的什么?
也许都爱,也许都不爱
其实一个故事的好坏,不是情节,大概是其中的感情吧?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林司我 ( 社区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28 21:25:49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他,男人,女人,少年,雏女。情爱不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8 21:27:17 |显示全部楼层
对面的操场上。
年轻男女们跳着伦巴。
音乐动听。

站在阳台上看他们。
高大的树挡住了光。
只露出浅浅的影子。

诺。夜晚寂寞又温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8 21:27:55 |显示全部楼层
诺。
你时常会沉默。
尔后又突然蹦出很多话语来。
文字也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诺 ( 作家 )     发表于 2010-9-28 21:30:4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莲烬


    情节,很乱,对吧。

   小说,我注定写不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诺 ( 作家 )     发表于 2010-9-28 21:31:2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苏景。


    有我们默默的陪着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诺 ( 作家 )     发表于 2010-9-28 21:31:57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清佑。


    男欢女爱,爱恨纠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28 21:40:4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苏槿。


    混乱的情节,也许是作者刻意而为之,重要的是其中的感情,是不是能和情节对应上,或者说,是不是作者心中的感情,这才是最重要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静静 ( 邮差 )     发表于 2010-9-28 21:56:01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其实真的是柴米油盐的平淡事儿   没有那么多的大起大落 波澜曲折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社区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28 21:56:11 |显示全部楼层
乖乖,让我坚持看完了。

对于故事的好坏不予置评。但是,看到了他们的寂寞与疼痛。

本都不是纯粹的人,偏生要一份纯粹的爱。
你只爱我对不对
还是你想看我掉眼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诺 ( 作家 )     发表于 2010-9-28 21:58:1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苏央


    情节太简单,我自己都觉得没意思。

   小说,停下来后再续上去的都连不成故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诺 ( 作家 )     发表于 2010-9-28 21:59:2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静静


    小说就好像童话,不真实,却是我们的思想。

   童话里的公主,都希望是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