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696|回复: 0

[连载] 「OS」有个爱情想跟你谈谈「贰」/权俊冯

[复制链接]
箫凌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6-11-15 00:09:40 |显示全部楼层

全世界只有不到3%的人微信搜索并且关注了 箫凌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权俊冯
出生年月:1998年7月26日
星座:狮子座
Overture工作室签约原创创作者




就是那么恰巧,她喜欢上了他,而他却爱上了他。带着所有的爱恨,祝福着那个夺走她男人的人,罗震东。




作品:有个爱情想跟你谈谈(贰)
文案:权俊冯「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16)

  两个小时前,赖彪辉离开。两个小时后,罗震东却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发呆。一分一秒中,他没有留下泪,兴许没有以前那么任性自我,兴许已经麻木不堪。直到现在,他已经永远的记住赖彪辉当年说的那句话。
  “当初我赖彪辉就不应该喜欢你”
  “别走”
  那一刻上天的可怜,给他下了一场暴雨。灰暗的天气到有几分韵味,或是嘲讽或是悲哀。雨水在他脸上肆意侵犯,模糊着他的视线。
  冰冷逐渐夺走他的体温,一把雨伞挡过他的头顶,一件温热的外套覆盖在他的上身。罗震东回头,张俊峰将他揽入怀中。
  “想哭就哭出来吧”张俊峰的语气温柔的有些不太像话,即使在罗震东听来大多数都是讽刺感觉。
  “你知道吗”罗震东说着,委屈的声音在努力压制眼泪“他在刚刚,放弃了一个跟他赌了所有的男人”
  “那你知道吗?就在现在,另外一个男人。想要跟你赌一辈子”
  “谁?”罗震东脱离他的怀抱,一脸正经的看着张俊峰
  “我啊。”张俊峰笑了笑,低头吻向了他的唇。那么的顺理成章,那么的温柔。
  罗震东没有反抗,双手环过张俊峰的肩膀。激烈而沉重的呼吸声几乎压过响彻耳边的雨声。原本张俊峰撑着伞的右手松开,雨水低落在他们之间,却没有丝毫冰冷反倒多出几点暖意。

  (17)

  “又起晚了”混乱中他穿上衣服,简单的洗涑后,在打铃的那一刻冲出了宿舍大门。他看着时间,没有空闲吃得了早餐了。无奈的又要饿到中午吃饭。
  来到教室,小灵看到气喘吁吁的罗震东。一脸欣喜的蹦哒过来,神秘兮兮的拉着他来到桌位上。一袋常温的包子和豆浆在他桌上放着。
  “你买的?”他无法相信的看着小灵
  “按照我的性格,你认为会是我买的?”小灵说着这句话的时候,自信的无法比你
  “我知道不是你买的,就问一下”罗震东已经习惯了小灵这样惩罚他了,毕竟每次晚起都要让小灵在食堂等很久
  他看着眼前这些早餐,似乎也知道是谁给他送过来的了。

  (18)

  几堂课下来,小灵睡在桌子上一次都没醒。而他一直上课,帮她提醒老师。终于熬到放学,全班人一窝蜂的全走光。小灵醒来的时候,只剩下她一人,桌上一张绿色的便利签写着几个字
  “我不吃饭了,有事。你睡醒了跟舍友一起去吧。爱你的东东”她无奈的扔开纸条,收拾了一下凌乱的自己走出班门。就撞上了来回在走廊走动的赖彪辉
  “赖彪辉,你怎么在这?你不是跟罗震东在一起的吗?”
  “你怎么会认为我们呆在一起?”
  “因为他说他有事,我就想到你了啊”小灵察觉了有什么不太对劲。盯着表情凝重的赖彪辉“说,是不是吵架了?”
  “没”赖彪辉急忙回答“没有,想什么”
  “昨天你们两个,在外面过什么三个月纪念日。我就碰见全身湿透的罗震东,他说你先回来了,他在课室拿东西,可是并没有任何东西在他手上”
  小灵分析的头头是道,让赖彪辉无法在编造谎言。低头说到“我们昨晚吵架了,而且我跟他分手了”
  “什么,你们……”
  “不过,我后悔了。昨天是因为喝太多了”赖彪辉急忙解释
  “因为什么?”小灵瞪着双眼看着赖彪辉,等着他陈述事情经过。
  他抬头,目光落在走廊尽头的楼梯口,皱紧眉头。小灵好奇的转身,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罗震东和张俊峰抱在一起,举止亲密。
  “赖彪辉,别冲动” 小灵刚转身,他就从她身边快速越过。直径向他们走去。
  
       第五章:离开

       她已然不记得那天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赖彪辉向他们走去。没有阻止,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撕打在一起。罗震东在一旁想要拉开他们,却无济于事的被推开摔下楼梯…
  这一切后面的故事她没有参与,而是转身离去。那一刻,似乎女人的嫉妒已经上去。当她在前一分钟听见他们分手的时候,内心的激动却只能掩饰。却又听见赖彪辉要挽回时,这犹如从天堂到地狱。
  就是那么恰巧,她喜欢上了他,而他却爱上了他。带着所有的爱恨,祝福着那个夺走她男人的人,罗震东。

  (19)

  “你好,我叫谢卓灵”他来到这个班的时候,没有一个朋友。而眼前这个女孩的笑容,却吸引着他。
  “我叫罗震东。”
  从那以后,他和她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有的人甚至以为他们在一起了,好到班主任给他们做思想工作许多次。
  他记得那次是她生日。他陪她去了游乐场,做了五次旋转木马。那个内心的秘密也就在那天,告诉了她。
  旋转木马对于小灵来说,是美好和幸福的。对于罗震东来说,是悲哀和伤心的。这个从小单亲长大的男孩,从来不敢奢侈许多的东西。包括爱情。
  “小灵”罗震东把一杯饮料推到她的前面。
  “草莓味”她笑着,干燥的喉咙已经咽不下口水了。
  “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他抓着头,有些犹豫。
  “什么事你说吧,我听着”小灵依旧吸着饮料,含糊不清
  “其实”罗震东看着她“我喜欢男生”
  随后,小灵一大口草莓饮料吐向罗震东。旁边的人纷纷看了过来。被呛到的小灵,还在咳嗽抓起一把纸巾自顾自的擦着嘴。
  他无奈的自己抽出几张纸,一股草莓味包围着他全身。
  “你喜欢……”小灵看着周围,小声到“男生?”
  他点点头
  “确定?”
  他点点头
  “真的?”
  他点点头
  “好吧”小灵有些失望的样子,咬着吸管。
  “怎么了?”罗震东不解
  “我以为你要跟我告白,我刚刚在想怎么拒绝你呢。唉”她长长的叹出一口气。
  罗震东笑而不语。
  从那以后,这个秘密成为了他们唯一一个重大的事情。

  (20)

  回到学校的时候,小灵让罗震东跟班里的人一一打好关系。赖彪辉从后门进到他们班。
  “谁叫苏南”这一声大喊,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班里的一个地方发出了一句话
  “他不在班里”
  赖彪辉听着正要离开,罗震东上前拉住了他。小灵正想要阻止,可已经来不及了。班里的人都用一种不怕死的眼神看着这一幕。
  “嗨。同学,我是新来的。多多指教”罗震东发出了自认为很礼貌的微笑
  “新来的啊”赖彪辉回了他同样的微笑,不同的味道就是鄙视的笑“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罗震东回答到
  “我是你爸”
  那一瞬间,班中的空气凝固般,时间走的异常的慢。谁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罗震东看着眼前的赖彪辉,笑容僵在脸上。随后,一阵重重的叹息,在班中响起。正当所有人在想是谁发出声的时候,赖彪辉一拳击向后门中央,发出巨响
  “怎么,犯贱啊”罗震东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高傲的姿态。
  “你给我等着”
  “好啊,等着就等着”
  小灵看着气疯了的赖彪辉离去,走向刚刚打赢一场胜仗的罗震东旁边
  “你有没有后台撑腰?”
  “没有”他回答
  “那你哥哥在外是混混?”
  “我单亲”
  “那你拽个毛啊”小灵几乎要崩溃的看着还在庆幸的罗震东
  “是他得罪我的”
  “大哥,你至少要看惹你的是谁吧”

  (21)

  那天他才知道,赖彪辉其实跟他一样是单亲家庭,由强势的父亲扶养长大。从小就蛮横无理,别说以前,如今也总是惹出事端。可他没有丝毫的畏惧,反倒心疼这个叛逆的男生。虽然这是短暂的心疼
  “喂,我们老大找你”
  他斜眼看着一旁跟流氓一样的人,不屑的翻了个白眼。想也没想,就知道是赖彪辉找他,这是这个月第二十次,他在心里算了算。
  “让他自己来见我”罗震东正打算拿起笔写字,被那个人抓起一把扔在地上。发出闷响。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小灵站起身。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时候,罗震东正要发飙,那个男生被一脚飞踹倒在地。
  罗震东蒙住,男生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右手在空中胡乱的指着,道“你…给我等着”
  “老娘等着”小灵拿起被扔在地上的笔,狠狠的砸在男生脸上。
  “我的笔”罗震东话音未落,躺在地上的男生逃离课室
  小灵自信的笑着,拍了拍罗震东的肩膀“好了,我帮你打跑他了”
  他无法置信的看着地上四分五裂的圆珠笔。小灵察觉到了不对劲,拿起来仔细一看,彻底蒙住。
  “东东啊,对不起,我刚刚太生气了,没看清。”小灵把笔放在桌上,一脸歉意。
  全班都知道,这只笔实际上是他母亲离世时给他的。算是遗物,也算是意义重大。他坐了下来,颤抖的手触碰着笔上的每一处角落。

  (22)

  七岁那年的他,懂得了什么是死去什么是活着。即使他的童年没有任何的色彩,单纯的他就背负着杂种的名声。
  雨总是象征着凄凉,无时无刻不在烘托气氛,像是一切都犹如灰暗的天气,“啪”的一声,灯灭人走,四周的嘈杂安静了下来。
  他被年迈的爷爷从学校接到医院,无所顾忌的笑容挂在脸上和眼中充满悲伤的爷爷玩耍。那个时候才中午,天空的亮度像是傍晚的时候,昏暗悲凉。
  “东东啊,妈妈在里面去看看妈妈”
  他看着爷爷眼中,一股透明的液体在眼眶打转。随后被爷爷推到门前,他打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无比的安静,空气中浓重的消毒水味道,让他有些呼吸急促。
  洁白的墙壁,窗外透进刺眼白光,印在床上的白色被子上更加惨白。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母亲,一旁机器“滴滴”的心跳仪,刺耳的钻入耳膜。
  “妈妈”他抓住她的手,用着稚嫩的童声轻声喊到“妈妈,醒醒”
  床上的她睁开眼,费力的转过头。看见罗震东,温柔的露出笑容。
  “儿子”沙哑的声音带着浓重的气息“你终于来了”
  “妈妈,别说话。”罗震东安抚着“妈妈你说过,感冒的人就是这样说话的”
  “傻孩子”她伸手摩沙着他的短发“妈妈给你买了一直圆珠笔,你上了小学,等到三年级就可以用了。”
  罗震东看着桌上的圆珠笔,发出蓝光。在这个房间显的那么独一无二。正当他转过头看着母亲时,心跳仪发出刺耳的警报。门外几乎同时冲进了几个人,包括他的爷爷。
  混乱中他被抱住,看着一动不动的母亲躺在床上。他挣扎着,被爷爷抱出病房。
  “别打我妈妈”
  房门刚刚关上,这句话让刚刚来到病房门男人听见了,心中一紧。
  “儿子,爸爸来了”男人抱着痛哭的罗震东“以后,我都不会打妈妈了”




「 贰 完 」
猜你喜欢 : 读过《「OS」有个爱情想跟你谈谈「贰」/权俊冯》的人也读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