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179|回复: 11

[短篇] 安 禾<上>

[复制链接]
苏凉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1-15 14:27:08 |显示全部楼层
林安第一次见到姝小禾,是在她小学二年级的一节公共体育课上。
那是炎热且蝉鸣不断的夏季。她想她们是早就应该遇上的,因为她刚一转身,就看到一个有着胖胖圆脸的女孩,笑着拉着她的手说,我们去那边玩。她不等林安说话,就说自己叫姝小禾。“姝”对于小学二年级的孩子有点难写,她特意捡了一根树枝在地上认真地一笔一划地边写边拼sh-u-shu,然后扔掉树枝得意地拍了拍手,俨然一副小老师的样子,她说,要记好我的名字,林小安。
林安正想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但又一想自己不叫林小安,正为难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姝小禾眼睛眯着笑笑地说,我刚问你们班的同学你叫林安,加个小字和我的一样多好听。你半天都不说话,不开心么?
林安脸红了起来。但是她马上不再像以前那样安静羞涩,甚至有些骄傲地跳过去拉起姝小禾的手,莫名其妙地觉得安心。她说,那以后我们在一起玩。阳光在她身后灿烂地开满了整个天地,天空是清澈的蓝,眼前是姝小禾明亮的有些肆意的微笑。
111321317201066096t.jpg


有时候感情就是这么不明不白,从来不需要深究。操场里到处是暗暗的树荫,她们从一处跑到另一处,群袂张扬,在那个夏天成了引人注目的景色。
笑声,牵手,奔跑,和后来在一起无法言喻又心甘情愿的的信任。在构成庞大又广袤生命的那么多甬道里,又窄又密地分布着,无处不在。


彼时,她们已经知道了吧。遇到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同时又那么不可违抗。
甚至,连分离也丝毫不能动摇再次相见再次彼此纠缠的宿命。



她们都无比虔诚地在期待某一天。
某一天。
如果能与你再度相见。



从七岁那年的相遇到十五岁,林安和姝小禾,虽有着极大的不同,却无比努力地朝着一个方向生长着。这是关于两个女孩的约定,只有她们两个人,构成整个世界。
姝小禾在人前是安静的,林安总是觉得她像一株不会发声的植物,桀骜地长在这片大地上,阳光洒下来,她的眼神明亮澄澈。但是在林安面前却喧闹异常,像重获自由的鸟。姝小禾喜欢沿着不高的石阶,迎着风张开手臂大声喊出,我要飞。那时候林安总错觉自己看到的不是姝小禾,而是她飞翔的灵魂。总有那么一天,会飞离这里。


林安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孩子,老师把她捧若至宝,成绩,性格,以及待人接物的秉性,都是无可挑剔的,她一直是美丽谦虚又懂事的孩子。姝小禾不同,她天生尖锐,受不得学校的束缚,经常性地被同学孤立,被冠以坏孩子的称号,直至升学离开那个学校,她都丝毫没有改变过。林安想她始终都是执拗的的,但是那才是她的姝小禾,不为任何事情羁绊。每当林安看到安静地站在人群中的姝小禾,就想把她从那群人身边拉过来,把可握的温度给予她。
姝小禾总是笑着对林安说,亲爱的安,以后我们一起远走高飞吧。林安是不言语的,她知道自己是没有勇气,不像姝小禾,可以义无反顾。她有家,有爸妈和哥哥,有爱她的所有人。姝小禾是什么都没有的,她只有安。她的世界不是自己的,从来不是。


她们一起上学,一起回家。
姝小禾经常到林安家里和她一起吃饭,睡觉。
她们也会手挽手逛街,压马路,骑自行车去视野开阔的野外。
作业会互相帮忙。
有时候无缘无故会发生一些小摩擦,但是所有的不愉快很迅速便销声匿迹。
在家里没人的时候会学着煮饭给彼此吃。
从小学到初中,两个人就这样彼此依赖,形影不离地过了八年。



直到考高中的时候,姝小禾被她的母亲安排至国外。



林安仍然按部就班地考到当地最好的高中,没有出乎任何人的意料之外。她的心却像被生生割开了一个口子,她清楚地记得姝小禾走的时候眼神里面冰冷的绝望,可是却什么也做不了。很大的玩笑吧,她很久之前就知道姝小禾只有一个远在他乡的母亲,这里是她母亲的家乡,她母亲千里迢迢把她送来这里和姥姥一起生活,是为了她的事业。
而这一切,姝小禾都对林安隐瞒,她闭口不谈自己的家庭,从未骄傲地说起自己的母亲。却常常跑去林安的家里,像是自家一样,毫不生疏。林安亦装作不知,她不想把姝小禾想要保留的自尊曝在阳光下。姝小禾经常颐指气使地叫林安,林小安,我饿了,吃的呢?林小安,阿姨我要借走,一会去买衣服。林小安,哥哥说他喜欢的是我,不要你了。林小安,我比你大,叫我姐姐。林小安,叔叔做的饭真好吃,我真嫉妒你。林小安,你学习不要那么好,让我好自卑。林小安,你不可以嫌弃我的啊……林小安,林安钟爱这个称呼,只属于姝小禾的称呼。


甚至林安总是在姝小禾走后的时间里,在错觉里听到她理直气壮地叫她林小安。
林小安,姝小禾,不是说好一直在一起吗?思念虽然只有无足挂齿的重量,却在林安的心里沉重地长大了。她独自一个人,经常对人笑,却是寂寞的。长发纠缠不清,她也不会想要去剪,白衣,干净的手指,嘴角经常地微笑,眼神明亮地和说话的人对视且毫不惧怕。这是姝小禾的样子,也是林安以后要保持的样子,她要在自己身上留下她的影子。在想念的时候,自己就是姝小禾。这样可以了吗?


十五岁,该是独自担当这样的离开的年龄了。她劝自己,经常劝到无法抑制地被眼泪湮没。怎样才能再见呢?林安花了多大勇气,下了多大决心也不敢把她忘记。她是一个极度害怕改变的人。她开始担当起两个人,拿起姝小禾喜欢的画笔,学起了简单的素描。开始学唱各种歌曲,再也不会轻易怯什么场合。聚结了两个人的优缺,林安不那么孤单,每天脸上都有笑容,似乎一直都是快乐的。



林安的母亲是一个安于天命的女子,所以她选择了一生定居在这个依山傍水的小镇。没有污染,没有冰冷坚硬的现代化,面目全非的街道和刻意修饰的门楣。空气是暖的,有生命的。小镇外表似乎有些黯淡,但是内里却朴素至华丽。母亲时常眉眼温暖地告诉林安生活的意义。父亲是有着好手艺的厨师,家里还有一个大她两岁的哥哥。似乎什么都不缺,这样的生活,任谁也无法不羡慕吧。可是林安还是常常有着毫无头绪的恐惧感,她躺在木质小床上,在黑夜里瑟缩成团。她只想念一个人,姝小禾。她最爱的姝小禾,怎么可以和她隔着这么远的距离。
她经常性地梦到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经常想起她们在被子里拥抱着彼此进入沉沉的梦境。经常拿出以前在一起时候写的日记以及她乱乱的涂鸦。
林小安想你,姝小禾你听到了吗?

1113391317201054264t.jpg


高三毕业,林安拿到了一所知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她仿佛看到想要的自由就在不远处等着自己,她恍惚又想起姝小禾张开双臂想要飞翔的渴望,是不是现在离她近了那么一些些呢?姝小禾三年前的照片依然在她笔记本,钱包,以及手机里存着。她从来没有想要忘记。但是,姝小禾,会不会已经把她忘了,忘得一干二净。
那时候她头发已长至腰,她想,如果过完这个暑假,还是没有姝小禾的消息,她就要把它剪掉了,剪成最短时候的样子。然后努力地过自己的生活。一个人也罢,想念总是不会太久,林安害怕等待害怕期望也害怕起不为所知的未来。


可是,在一个阴暗的雨天,电话突然就响了。电话里有清冽的女声在那边叫,林小安,你在哪里?
林安定定地站在那里,忘了手中的伞掉在一旁,夏季里旺盛的雨水倾泻而下,她的眼泪在那一刹那涌了出来,混着干净的雨水,一起流啊流,她的心里又湿了一片。她似乎看到自己心里的那个伤口迅速长出新的鲜活的肌肉,重新强而有力地跳动起来。过去三年里一个人面对缺失的了一半的世界的委屈与难过,在一瞬间就没了踪迹。


姝小禾大声在电话那头叫,我在你家,你快回来。


林安匆匆挂掉电话,便朝家的方向奔跑起来。眼泪在风里碎掉,沿途的熟悉的风景被记忆重新抹上色彩,她在心里喊着亲爱的姝小禾,你终于回来。


她们见面就诧异地看到了与以前极大不同的对方,姝小禾长发已然不见,穿着雅致,素颜。俨然是林安以前的模样。而林安,早已成了长发白衣的姝小禾。喜极而泣,两个人自此又成了一个。姝小禾独自一人的时候努力地把成绩提了上去,她说回来要和林安上同一所大学。
林安哭了笑,笑了又哭。被姝小禾鄙视了好大一会。
好啊,一起去上大学。
林安这才注意到一直在旁默默注视她的陌生女人,姝小禾面无表情地告诉她,安,这是我妈。她回来帮我安排学校。语气里面满是冷漠。
林安礼貌地叫她,阿姨好。她只是象征性地点头微笑,寒冷深入骨髓。



一切手续办妥,姝小禾在她们上大学的城市有了自己的房子。姝小禾说,就让她用钱抵她欠下的良心债吧。林安从来没有发现她眼里的愤恨竟然到了这么深的程度。
开学。
一起上课,自习,闲逛,吃零食,睡觉。
在周末的时候去姝小禾的房子里折腾着做各种吃的。
一起赤着脚,穿着宽大的棉布衬衫在房间里慵懒地听音乐,穿可爱的同款式同颜色的衣服招摇过市,彼此为对方拆匿名的情书,边念边大笑。
还会一起到边远的小村落,指着各种庄稼乱猜一气。路过深浅可见的小河,会从这边穿到那边去。
在高大的树木下面,仰望着看透过叶子的细碎的阳光。
林安和姝小禾还是努力的样子,努力生活,努力在一起,努力做以前一直期待的事情。

这样子,不知道时光走了多久。


在一个寒冷的冬季的夜里,她们在那栋冰冷的房子里拥抱着取暖。林安低声问姝小禾,你会喜欢上什么样的男生?
姝小禾沉默着,把脸埋在林安得肩膀上,安,如果我喜欢不上男生怎么办?
林安的眼泪又发了疯的涌出来。她听见姝小禾说,我恨爸爸恨妈妈,恨所有以爱的名义在一起却又毫不负责分开的男男女女。我不要成为他们之中的一个。黑暗里她无法看清姝小禾脸上的表情,只感觉到湿湿的一片,泪水的味道在屋里漫开。
林安说,我们终究会长大的。没关系,一起来面对会好很多。等足够大了,就什么也不怕了。
大学四年,两个女生始终一直在一起,引来非议没有关系,被人误解也没有关系,林安看着自己喜欢的男生在身边默默跟随了四年,依然对自己说没有关系。
姝小禾不知道,林安为了她,几乎放弃了所有。



姝小禾的快乐是狭隘的。
林安只能为她搭建出一片新的天地。
姝小禾越发安静。林安也越发安静。
毕业半年之后,姝小禾终于说,安,我们一起离开吧。林安不说话,手指被正在用来画画的笔戳伤,画纸上殷红一片。
第二天,姝小禾走了,只带走了少量的行李。留下纸条:安,我们还会相见吧?但是我现在必须要离开,我会很好地生活在另一个地方,不能这样成为你的负垒。

林安把纸条收好。继续安静不动声色地做自己的事情。她知道某一天,姝小禾一定会带着莫大的勇气再度出现。
后来,那个大学四年都只是远远看着她的叫城的男子回来找她,他们生活在一起。


姝小禾,你也幸福么?

你幸福的时候,会一直记得我么?

倘若很久以后,我们再见,你还会大声叫我林小安么?
猜你喜欢 : 读过《安 禾<上>》的人也读了——
时间长满青苔,淹没了我们的名字。
苏凉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1-15 15:22:06 |显示全部楼层
准备把以后写出来。

是答应过别人的事情。
时间长满青苔,淹没了我们的名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1-15 17:24:29 |显示全部楼层
林安和姝小禾就像双生花……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凉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1-15 18:06:4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平子凉子


    嘿嘿是的是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半夏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1-16 19:01:34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人构筑一个世界  谁说这不是一件美好而冒险的事。
祝你孤独且百岁长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凉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1-19 14:34:5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苏半夏


    既然美好,冒险也甘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南浔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19 14:54:51 |显示全部楼层
小凉,我最近总是静不下来。
我其实这周想去郑州呢,可是事太多,过不去。
我又想什么都扔下不管了,一个人去旅行。
我想不顾一切,奔赴远方去看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1-19 21:31:15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的手 翻云覆雨了什么
从你我手中 夺走了什么
阿森纳赢得七年来首座冠军奖杯 1/1
做出能让自己吃的进去的菜 1/1
赚到人生中第一份超过3000元的薪水 1/1
我一定要帮她分忧! 99/100
我爱她 1/1
我爱谁? 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凉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1-22 09:54:4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南浔

我很多时候也是啊。现实现实,我已经被困得说不出话来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凉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1-22 09:55:1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陈枫


    我希望一切不会变就很好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1-22 19:17:59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苏凉


    希望约等于绝望,你懂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凉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1-22 21:46:0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陈枫


    哈哈 确实是
时间长满青苔,淹没了我们的名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