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402|回复: 14

[短篇] 守候在天堂。

[复制链接]
⌒尹夏沫°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9 14:42:12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从出身起就是一个病孩子。一直都是。生活到20岁是个奇迹。这个奇迹已经不长。
          “请你做好心理准备。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现在医学设备也没有办法治疗了。”林医生无奈的看着我。
          “我早就知道了。已经不在乎了。”我淡定地回答着。
          “父母那边怎么样了?有消息嘛?”十年来的治疗都是由林医生来主治的。从医生和病人的关系。我们成了朋友。
          “听说死了。在两年前。车祸。”依旧是淡定的回答。
           林医生怔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张了张嘴。哑然。我笑着说:“你的表情很滑稽。”他不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耸耸肩,“其实无所谓的。对他们除了生的感恩。再也没有其他感情了。我走了。谢谢你这些年的照顾咯。”
           林医生看着远去的那背影默默地叹息。。。。。。

           医院。白色素净的大楼。我撇撇嘴。不管来多少次。我都不喜欢它的氛围。死亡的气息太浓重。太沉郁。
           阳光很是灿烂。心情明媚起来。看着不远处急匆匆赶来的高大身影。心底泛起甜蜜。
          “夏希,怎么样?医生说什么?”每到定期检查,安然就紧张的不得了。看着他额头细细密密的汗珠心里一丝心疼。
          “瞧你急的,跟猴似的。医生说没事。挺稳定的。”我说谎了。对着最爱的人说谎了。
          “真的啊!太好了!”他刚松了一口气。又激动地拉着我的,“那我们明天结婚吧。”
           我傻呆呆地看着他。心里筑起的坚实的城墙崩塌了。我紧紧地搂着他,靠在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安然微微一愣。更加用力的抱紧我。只当我是太高兴。激动地哭了。

           我和安然的婚礼定在了下个月的一号。12月1日。还有20天。

           11月11日。
           清晨微冷。世界还处在一片宁静中。我喜欢这样的世界。是干净的。没有嘈杂的污秽。没有心与心之间的肮脏。
           有淡淡的阳光洒在阳台。我赤着脚在客厅穿梭。这是我和安然的小窝。安然已经上班了。房间安静的有些灰败。
           我坐在阳光照耀的阳台上。安静的感受我所剩不多的时间。蓦地脑海闪过两张苍老的容颜。
           那是和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见面。他们的眼神有着无限的愧疚。可是愧疚不能弥补什么。甚至他们连弥补的时间都没有。
           我甩甩头。试图抹去他们的模样。可是依旧深深的刻在脑子里。心底泛起一丝惆怅。父母终究是父母。即使他们20年都不曾来见过。
           即使从生下就被抛弃。即使知道自己重病在身依旧不闻不问。可是身体是他们给的。心也是他们给的。
           我还是个满怀感恩的人。能生便是不错。
           我半眯着眼睛蜷缩在藤椅上。像猫一样慵懒着感受着阳光的洗礼。回忆着与安然的相遇。不禁勾起明媚的笑容。
           那是成人礼的冬天。雪大朵大朵的飘洒。像是一场生动的舞。
           因为大雪阻碍了交通。大街上空无一人。广场上更是空无一人。我呆站在广场中央。仰着头看天。银白的雪掉落进眼睛里融化了。
           那一刻的世界安静似乎只剩我一个人。我享受这样一份安详。
          “哇,是雪耶!”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我差点就喷血。我鄙视的朝着声源看去。
           他帅气的脸上满是惊喜。手里拖着一个小行李箱。围着厚厚的围巾。像极了一个刚留学回来的小男生。他身后的雪被硬生生拖出了痕迹。
            似乎感觉到我炙热的目光。他低下头定定的看着我。随即展开一个向日葵般的微笑。
            那是一个能够驱走寒冷的微笑。明亮而又温暖。
           我不自在的撇开头。望向别处。远处盈白的世界象征着向往。那是一个干净的世界。不容任何的亵渎。
            “咔---嚓”是相机定格的声音。我惊讶的转过头看着一脸笑眯眯的他。除了皱眉。我不知道还能做出什么样的表情。
           他只是挥了挥手里的相机说道:“很美。”我不知道他说的是我还是雪景。可是不管是哪一个。我心里还是高兴的。
           我伸出手。苍白枯瘦。笑着说:“夏希。你呢?”他微微怔了怔。随即开心握住我的手,“安然。刚回国的。”他的手,温暖的触感。
           雪停了。阳光透过云层挣扎着出来。照亮了大地。盈白的世界显得很耀眼。

           阳光有些刺眼。我睁开眼睛。已经是正午。回想着初次相遇。像梦一般。
           和安然的交往是自然而然的相遇到相识到相知。
           没有故事般的一波三折曲折唯美。有的只是安宁的幸福。顺心的快乐。我喜欢这样的生活。简单而快乐。如果可以。我愿一直如此。


            记得安然说过的每一句话。
          “夏希,你的世界好像安静的只有你自己。”
          “夏希,你是不是仙子坠落凡间的。很脱俗。”
          “夏希,以后你的路上要有我。我们牵手一起走。”
                        .......

           安然从来没有过海誓山盟。也没有爱情永恒的承诺。他只是一直陪伴着我。一直陪伴着。


                                          


           11月13日。
           没有安然在身边。空气有些寂寥。
           我翻看着相册。那是我和安然回忆的载体。一张一张。每一张都笑的很开心。
           看完一本我才发现我们曾经一起去过那么多的地方。海边。山峰。溪边。成片花海的地方。。。很多的叫不出名字。可是忘不了它们的景。
           又翻开另一本。那是只有我的相册。整整一本满满的都是我。我眼眶有些温润。一只温热的手捂住我的眼睛。静静地不说话。
           这是他的气息。还有他熟悉的淡淡薄荷味的味道。
           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滑落了。干涸在他的手心里。他温柔的拭去我的泪。坐在我身旁。一起陪着我静静的看着。
          “安然,我给你拍照好不好。”我有些委屈的看着他。
           安然看着小女人姿态的我,轻轻点点我的鼻子,“为什么呢?你不是最不喜欢拿相机的么?”
           我吐吐舌头,“将来我要带走的啊。这里只有我的照片。我们的照片。却没你的。我心里不平衡。”
           安然安慰道:“没事啊。有你就好了。你要带走就带着我走吧。比照片好多了不是。还不用塞包里。我自己走就好。”
           看着他明亮的眸子。我呆呆的不知说什么。
           半晌。我拉着他的手晃着。“好不好吗?好不好。。。”
           安然无奈的点点头。我开心的笑了。。。
           那一天。我们都在拍照。
            我看着安然。有时想,也许他是知道的。只是我们谁都不愿开口。

           11月15日。
           现在的每一天安然都陪着我。寸步不离。我自然是开心。
           我们一起去了“水上田园”,这是这个城市最大的花圃园。有成片成片的向日葵。
           天气很是晴朗。
           我们在花丛间追逐。笑声响彻了寂寥的大地。         
           夕阳西下。光辉洒在花簇间。给偌大的苗圃园镶上了巨大的皇冠似的。
           安然经园农允许摘下一朵硕大的向日葵。别在我的遮阳帽上。
           我握着他的手静静站立着。
           天空画出一道淡黄色的线,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天际。望不到头。
           风轻抚。真想就这样握着他的手一直这样站下去。           
          我不敢奢望永远。永远对我来说就是奇迹。可是奇迹不会出现第二次。
           安然亦是如此。我们相守。只是不承诺永远。

          11月18日晚。
          夜晚墨色的景。
          胃部痉挛的疼痛。额头的汗细细密密的渗入枕头里。  
          手紧紧的握着。死死的抵在疼痛的地方。看着安然婴儿般的睡容。连喘息都不愿流畅。
          我翻身下床。开始寻找吗啡。那是止住疼痛的唯一途径。
          我拉开抽屉却不见药物。我开始感到不安。我怕死去。痛的死去。现在还不想。
          我咬住嘴唇。咸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窗帘蓦地被拉开。月光洒进来。原来今夜竟如此的明亮。
          我惊得转头。安然静静地看着我。眼神像极了一只受伤的小老虎。手伸到我眼前。我一直寻找的针管和药瓶安静的躺在他手里。
          我颤抖地拿起。转身冲进卫生间。将门重重的关上。我不想他看见。那个样子。就像吸毒上瘾的人一般丑陋的姿态。
          以前很多个夜里都是这样。
          我记得第一次。我疯狂的往身体注射吗啡的时候。安然是一脸的惊恐。
          我害怕他那样的表情。悲恸的像被抛弃一般。
          我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素白色的裙子已经湿了一片。针管拔出来。血喷射出来。细细的一束。落在裙子上。
          我开始流泪。自从遇见安然。眼泪就开始变多了。
          裙子已经肮脏了。
          我知道安然靠在门的另一边。朦胧的看的到他颤动的背影。泪水流的更凶了。。。
          这个夜是无声的哭泣。。。悲凉的亦如无人的街道只剩拉长的  斜影。


           11月22日。
           我们开始筹备着我们的婚礼。
           一早便听到安然激动宣讲着:“夏希。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娶你了。要不咱们明天结婚好了。”
           我看着安然从厨房探出的头。一脸不屑地说:“我能答应你已经很不错了。少在这得尺进寸的。”
           安然委屈嘟嘟嘴。像个要不到糖的孩子一般。我嗤嗤的笑出了声。
           一起去婚纱店的路上。我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扫过橱窗。才发现。我的脸苍白的像个女鬼。
           婚纱是定做的。很合身。旁边的女店员一脸惊艳的神色。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一副很神圣的感觉。就像真的走进了教堂。我脸上荡漾着幸福的笑容。
           安然穿着礼服走出来。是黑色的西装陪衬衫。像王子一样。
           我们拍完婚纱照。我正要换礼服时。安然走过来,带着淡淡的微笑,“我们做公交车回去吧。”
           我点点头说:“换下衣服吧。”
           安然拉住我。一脸不悦。“换什么衣服啊。衣服已经买下来了。就这样走吧。”
           我惊呆了看着他。他脸上扬起邪魅的笑容。拉着我便冲了出去。拦了一辆公交车。便上去了。
           我依旧傻愣着。
           车上稀稀拉拉的只有几个人。一阵掌声在耳边想起。我猛地回过神来。
           安然依旧一脸灿烂的微笑。车上的人一道道艳羡的目光。
           我坐在安然身旁。头靠在他的肩上。我们身上都穿着结婚礼服。每个上车的人都要向我们一阵侧目。
           心里很是幸福。
            安然静静的说着话。似乎是在说我们的曾经。           
           只是似乎微弱的听到安然有些悲伤的说着:夏希,你一直都是我的新娘。。。好想听的更清楚些。可是意识已经开始不清楚了。
            醒来的时候是在家。还好。我庆幸着。阳台边是安然落寞的身影。我轻轻的从后面环住他。
            他一惊。随即转身抱住我。微笑着:“你醒了。”
            “恩。”我们静静的抱着。
            “夏希。。。”安然显得有些吞吐。似乎有事隐瞒着。
            “怎么了?”
            “夏希。问你一个问题好吗?”
             “恩。”
             “如果。。我是说如果哦。  如果,我不在了。你会怎么样生活呢?”
              我一怔。随即心里一阵温暖。这个傻瓜。
             我扬起头微笑。“我会努力的生活。把你放在心底。从新开始。”至少我希望着以后的安然能够这样生活。
             安然沉默了。微风吹过。他白色的衬衫随风飘着。他高大的身影显得单薄。惹人心疼。
             “夏希。如果是我。我肯定也不会呆的太久。”淡淡的声音,被风吹散了。
             只是我听的分明。心就像被攥紧了一般。难以继续跳动。



            11月28日。
            安然去筹备婚礼。
            我静坐在藤椅上看着这两日洗出的照片。
             床前是巨幅的婚纱照。
            阳光很柔和。亦如轻纱的触感。
            我一张一张的抽阅着。空气蔓延着幸福的味道。照片里是安然帅气的脸。灿烂的笑容。
            我想这一生我都是一个奇迹。奇迹般的幸福着。
            也许被抛弃是不幸。安然便是我全部的奇迹。让我不再去计较那小小的不幸。
            我正想微笑。却僵在那。疼痛的感觉蔓延到每个神经。
           时间不多了么?我的心猛烈的不安。就差两日而已。我抓起外套。手里攥紧了安然的照片。还有我们的婚纱照。冲出门去。
           我坐在出租车上隐忍着撕裂般的疼痛。我想见他。好想好想。
            似乎下一秒就会死掉一般。
            下了车。远远的看着我们将要举办婚礼的会场。那是一片草地。周围开着小小的玫瑰。有一条小小的小河。
             水很清澈。偶尔有小鱼欢快的跃起。虽然要穿越一个十字路口。却不喧闹。是一片难得的宁静。
             很庆幸。站在这一边就可以看到忙碌的安然。
             我微笑着朝他挥手。
             他一惊随即展开一个灿烂的微笑。亦如初见时。慢慢朝我踱来。
            我仰头。一阵晕眩。眼里的景模糊了。
             只剩下安然奔来的身影。
             手无力的垂下。照片洒落了一地。
           只要再一点点时间就好。
             “夏希。夏希。”还可以听到安然焦急的呼唤声。
            我努力睁开眼睛。想对着他笑。想抚平他皱起的眉。可是却怎么也没有力气了。
            只能微弱的说:“安然。谢谢你。我一直都很幸福。”
            安然将我抱紧。“以后会更幸福的。求你不要有事。”
            “我知道。其实安然你早就知道了的对吧。我活不久了。”我有些悲伤的说。“其实我够了。这样的一辈子虽短了点。却也够了。”
             安然的泪水滴落在我苍白的脸上,滚烫的灼伤了我的心。
            安然在我耳边轻声的却坚定的说:“夏希,我爱你。在天堂的路口等我。”
            我微笑。意识已经不剩了。好想也对他说:我爱你。



             地上洒落了一地的照片。是他们的婚纱照。有他们幸福的微笑。
已有 1 人评分岛券 理由
冷篝。 + 7 鼓励

总评分: 岛券 + 7   查看全部评分

猜你喜欢 : 读过《守候在天堂。》的人也读了——
还记得那个头发在风中飞扬的少女么?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1-9 16:48:38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久或者不久,只要实现了某些心愿就当作自己来过一回,这就够了
留给自己一些东西,比起什么都留不住却活了很多年的人要幸福多了

加油,新人新作,鼓励一下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1-9 17:14:08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起来我改写我朋友的一个小说了,我去找一下,哈哈。
竟然勾起了我过往的回忆,哈哈。
阿森纳赢得七年来首座冠军奖杯 1/1
做出能让自己吃的进去的菜 1/1
赚到人生中第一份超过3000元的薪水 1/1
我一定要帮她分忧! 99/100
我爱她 1/1
我爱谁? 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尹夏沫°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9 17:58:1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莲烬


    谢谢捧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尹夏沫°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9 17:58:4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陈枫


    你的意思是类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1-9 18:02:37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尹夏沫°


    一点点一点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尹夏沫°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9 18:05:3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陈枫


        打击了。
还记得那个头发在风中飞扬的少女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1-9 18:11:5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尹夏沫°


     怎么打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尹夏沫°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10 08:32:4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8# 陈枫


    感觉不好。还有类似的。感觉不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1-10 09:48:0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尹夏沫°


    我就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尹夏沫°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10 10:40:1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陈枫


        得得   我错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王海洺 ( 高级版主 )     发表于 2010-11-10 10:53:4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尹夏沫°


      - - 没有,你怎么不舒服了?哪里不舒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尹夏沫°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10 11:07:2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陈枫


    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曾。卿 ( 电台NJ )     发表于 2010-11-11 14:51:01 |显示全部楼层
帮你删掉了冠名,为了整顿帖子的乱程度,别介意哦!

--------------强大姐已阅。
男士毋睇低这角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尹夏沫° ( 水手 )     发表于 2010-11-11 16:11:3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曾。卿


    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20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