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3346|回复: 32

《残像》

  [复制链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19 21:57:26 |显示全部楼层
残像.jpg


《残像》

1/

“将你脑海中能够回忆起的影像全部书写出来,可以做到吗?”
“啊,我试一下。”
手握起白纸旁边的钢笔。
“求您了,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中年妇女双手合十面目凝重焦急的凝视着我。
“嗯,我……尝试一下吧。”
好像,真的被拜托了什么要紧的事情呀。我是不是,不该委屈自己接到这个麻烦的委托?如此想的自己,有点自私的迟钝起来了,握着钢笔的手不自觉的松懈下来,脑子里竟未经许可的开始涌进各种各样鲜血淋漓的不堪的画面。
被残害的少女的双手浸泡在湖水般的血泊中不停的抽搐,喉咙深处发出冗长而沉闷的呻吟,空荡荡的溢满血浆的眼眶,微微开阖的惨白的嘴唇。
这是我只有才会看到的景象。这是被称为式的少女被杀时的景象。而我,将此完完全全的记录下来了。  
虽然事后因为恐惧而将手机丢到河里,但不知为什么,被害者的家属仍然得知了我的存在。
他们不论什么时候都守在我家门口,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拜托我说出真相。但是,哪里有什么真相啊。我看到的不过是一具尸体,现场根本就没有犯人。我会鬼使神差的拿出手机拍下这一段录像,几乎是找不到任何理由替我解释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如果让我说真话,我只有“不记得”可以作为答案。事实上,的确如此。我已经说明过很多次了,但是被害者的母亲仍然坚信我是被什么指引了才会拍下那段录像的。
自从被误会以来,她就在我上学的路上埋伏,并会尾随我回家。
简直就是彻彻底底的跟踪狂嘛。
尽管如此,我也没有妥协。
因为我想,比起被那个躲在暗处一直未被逮捕的杀人凶手杀人灭口,这样子被一个中年妇女跟踪不是更好一些吗?有点侥幸,不过这就是我的想法。胆怯也好,没有男子气概也好,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不会理智的对待吧?况且,我的手机在那之后就扔到河里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什么都不记得了”是说给那个妇女听的。
而真相,却是恰恰相反。
如同烙印般刻在脑海中关于那名惨死的少女的景象,怎么会忘记?自然,那名妇女也不会相信。她不懈努力的开导我,哀求我,甚至允诺我,只要我说出那天的事情就会把所有东西交给我。当然,我是拒绝了。我又不是因为想得到什么东西才为难她的。我想她也明白,只是一直不肯服输。
不肯服输的妇女最终取得了胜利。这件事情如同风一般传遍了整座校园,当所有人都认为我应该站出来的时候,我逃避的理由也只好变成冠冕堂皇的证词。我不能拒绝。大概,我是无路可退了吧?
所以才会有开头那段陈述。我在犹疑的空隙中看到怯懦的自己的倒影,瘦小的仿佛如同金黄的麦秸,哪怕一点微风也能让我折断吧?我丝毫不怀疑这种想象与现实的差异。
没办法,既然被这么多人恳求了,那么我就必须要写下来才行啊。可是,就算这么说,下笔的时候我的手还是颤抖的写不稳一个字。歪歪扭扭的写了一整页。当自己觉得写的差不多了,而把纸张递给调查这起事件的警员的时候,仿佛被抽空了力量似的,我倒在椅子上,溺水得救后的发瑟的呼吸焦虑的进来进去。虽然他们告诉我可以放松下来,不用这么紧张,但我却对此表示很大程度的怀疑。说这种话的家伙真是太不负责了。我可是担负了极大的风险才提供证据的。先前,因为肢解尸体的缘故,少女未被发现的尸体终于因为我的描述在各个地方寻找到了。
那之后,中年妇女没有再出现。每天照常去上学,和学校的同学嬉笑打闹,学习成绩仍旧没有任何突破的迹象。我的生活恢复了短暂的平静。
短暂的平静,多么恰当的形容。我至今都对那段时光念念不忘。事情过去了三个多月,我被怀疑了,在某一天清晨,突然接到一个未知电话的警告。
“喂,如果不赶紧逃的话,小心被杀哦。”
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嘟嘟声回荡在耳边。空白的脑袋嗡嗡作响。叼着一片烤焦的面包的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于这种完全摸不到头脑的话,谁也不可能一瞬间就接受啊。我做了正常人的判断,这不过是一个玩笑,以此来平复紧张的心情也是未尝不可的。然而,接到电话的当天下午,我真的被追杀了。
穿过一条又一条人潮涌动的街道,我拼命挤过人群奋力向前奔跑。时不时的回头看看那些凶神恶煞的家伙和我的距离。那些在电影中上演的片段居然会在我的人生中毫无征兆的上演。我只有一个想法,一边跑一边产生的想法。
“谁也没有要求你上演呀!该死的!”
我筋疲力尽的喊完这句话后,拐进了一个巷口,蹲在一个黄色的等人高的垃圾桶后面,喘着粗气眼看着那些人从我面前跑过。一直张望着他们向前追逐的背影消失在人海中,我才从垃圾桶后面站出来。
拍拍手,轻松的插着腰,说:“什么嘛,一群大脑简单的生物。”
话音刚落,我的手臂就被一双手扯住,还没来得及大叫就被拽进刚才的巷口。
“喂!”
我踉跄的坐在地上。身旁蹲着穿校服的少女。她似乎心不在焉的看着某处,对我也是没有一点兴趣的直接忽视。我站起来,捂着刚才被抓的地方。
“你是谁?”
少女看了我一眼,又移回目光。
“嗯,知道我是谁,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好像一副大人的成熟口吻。丝毫不对我泄露一点底气的态度真是令人烦恼。我扭过头看着小巷身后光芒聚集的地方,赌气似的向前走去。少女听到脚步声后冲我喊了一声。
“喂,你最好还是跟着我吧。不然,”我转过头,少女站起来看着我,笑着说,“你会死掉哦。”
又是这句话。难道早上也是这家伙给我打的电话吗?想到这里,被刚才少女那目中无人的态度和现在一副自信的模样激怒的自己,忽然大叫起来:“喂!不要这么肯定啊!什么就会死掉啊!我告诉你,那些人追我,是因为我不小心碰掉了其中一个人的杯子,把他的西服弄脏了,他们才会追了我两条街,根本就不是想杀了我。你误会了。”
少女仰起头,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根本就是不相信嘛。我那扑通扑通跳的心仿佛被自己编造的谎言背叛了似的,如果再停留下去一定会被揭穿,于是很没有底气的说了最后一句:“你……不要跟着我。”
转过身的前一刻,余光看到少女向前踏出一步,随后严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少女大概是认真的吧?我这样想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停了下来。
“哪,如果你真的打算这样离开,可以啊。不过,那种谎话连你自己都不相信吧?其实你害怕的要命,其实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追你,那不是单纯的因为西服上的污渍揍你一顿,而是想要杀了你。你根本就没有把那个电话当作一个笑话。你很认真,并且很谨慎。可是你,谨慎过头了。”
我的手腕被少女握住,我猛地转过头用一种求救的目光看着少女了怜悯的双眼,却说不出一句话。我颤抖着嘴唇,看到少女眼中映出的自己委屈的脸,心想真是太过分了。然而,我到底是对谁说的过分啊。连对象都不知道,就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可是,毋庸置疑的一点,少女刚刚说的那段话,真真切切的都是我所想的事实。我根本没办法不去在意那个看上去是恶作剧的电话。可是如果把这种事情透露给别人,一定会被当作神经过于紧张的傻瓜来看待吧?说不定还会被取笑。这就是所谓的当事者的苦恼吧?人和人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纯粹的关心。就算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也会在关键时刻离弃你,这样,几乎就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了。我忘记了是谁告诉我的,但我确定,一定有人告诉我。
——不要,相信任何人。
我认为这句话不是不对。但对于年龄尚小的自己,这句话太过沉重,而且根本就无法理解。被当作是未来才能理解的话语,我封藏了这句话。直到,初中时期,患有忧郁症的母亲杀死了十七岁的姐姐,并且握着鲜血淋漓的刀一步步带着微笑走向我,我才明白,那句话真正的含义。
关于这件事,我的记忆只到这里便止步不前了。后来发生了什么,父亲去了哪里?我为什么还能正常的上学,一概没有印象。
我不认为自己能够相信这名连姓名都不肯透露的少女。但现在,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因为这名少女好像知道一切真相的目光,带给我安心的力量。我点点头,少女露出“这样就对了嘛”的笑容,拉着我的手向小巷的后方跑去。
奔跑的过程中,从后面看少女的脸,仿佛奔跑的前方是希望的终点,明朗而充满抚慰人心的力量。
少女如同放飞的风筝一般翱翔在广阔的天地间,那样的奔跑。我听到风一般的声音。
“以后叫我墨吧。”
我“嗯”了一声,跟在墨的旁边连续穿过说不清的小巷。

2/
铁窗上挂着五颜六色的彩带,随着云的方向被风吹拂着,仿佛要前往遥远的远方的背影,怎么看都有点寂寞。我站在门口,墨从我身边走过,进去之后冲愣在门口的我喊了一声“快点进来”。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出神了。一边说着“不好意思”一边捂着后脑勺谦卑的关上门。
这里是墨的住处。位于闹市街尽头的一家出租楼的最底层,但好像又不是地下室那么肮脏的地方。走廊里有闪烁不定的泛黄的灯泡,时不时的亮几下又熄灭了。墨走在前面带路,经过数量繁多的相同的房门,里面不时传出令人胆战心惊的喘息声,如同哭诉般的回荡在阴冷的空间中。墨毫无诚意的在前面解释“这是女性和男性激素分泌旺盛的地带”,还说什么让我小心点。真是不明白她呀。明明女孩子才应该更加小心一点。可是为什么一个女孩子要住在这种不安全的地方呢?身为父亲的男人难道不会担心吗?这么想的话,对墨也不自觉的产生一种怜惜。
一个人生活在这里一定很辛苦吧?但这种话却又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关于少女的一切,好像有一种排斥的力量,拒绝所有人哪怕友善的探索。少女就好象一座坚固的堡垒,立于被层层汹涌的海浪维护在中央的孤独的岛屿般的,难以接近,或者说,只要靠近就会被无情的海浪吞噬。
“喂,要喝点什么吗?”
少女站在拉开门的冰箱前,手里握着雪碧,问我。
我摇摇头。“不需要了。谢谢。”
少女无谓的耸耸肩,把好像是为了给小孩子准备的雪碧放进冰箱,从里面拿出一听啤酒。拉开拉簧喝了一口,看我正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墨伸出手指指着我的鼻子,面无表情的说:“在这里不需要太拘谨。反正你要在这里居住一段时间呢。”
我恍然大悟似的“啊”了一声。虽然心里清楚这句话实现的分量,但是仍然对自己目前的境况有些难以理解。不,理解的话还好说,就是,难以接受。突然之间,自己的一切生活状态都被打乱,并且还要过上心惊胆战的生活。谁会有心理准备迎接这些挑战啊?总之,说我胆怯还是说我懦弱都行,反正我现在依然觉得如果这是梦境的话,我大概还有心情去想以后的事情。可偏偏,这不是梦境,而是活生生的现实,让我在这样的情况下去想以后怎么办?根本就没有任何头绪嘛。
那些家伙什么时候会找到这里?他们究竟是什么人?墨为什么要帮助我?她是不是和那些人有勾结?我现在能做什么,完全找不到行进的方向。虽然知道自己的状况很危险,但我却没有足够的心理承受能力去面临这些东西。
想着这些头痛的东西,墨悄悄的来到我身边,用冰凉的啤酒挨了一下我的脸。不是很凉,我的反应却夸张的大,心烦的叫唤起来。
“喂,不要这样突然靠近我!”
墨“哎”了一声,喝了一口啤酒,揶揄我似的笑起来。
“你是不是吓坏了?这么胆小?”向前靠近一步。我本能的向后倒退一步。似乎是发现这细微的距离所反映的我敏感而惊慌的心情,墨歪着头叹了口气,一副被伤害的可怜表情。
每当看到女孩子不太高兴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被一股奇妙而紧张的氛围包裹。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哪怕是出丑也要逗她开心。我会松口气。但这一次,我只是用一种旁观者的口吻询问女孩子“怎么了”。
“啊,没事。”少女摇摇手中的啤酒,有点失落的鼓起两腮,握着啤酒的那只手的食指伸直,指着我,手枪瞄准我似的,嘴巴里发出“砰”的一声。我简直是与她搭配的电影演员,用很快的反应做了一个向后倒的动作,这个动作的实施者只有脑袋。然而,即便如此,依然被墨抓住了这个可笑动作的我,被取笑的很惨。
墨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哪,你还真是胆小的有些过分啊。这样可不行。”墨说,露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但其中仍然有搞笑的成分,“以后要是被杀的话,你可怎么办?难道要抱着杀人凶手的大腿,恳求他不要杀死你吗?我看你这样,恐怕真的会这么做吧?唉,果然是个不成气候的人呀。”
被贬低成一堆烂泥的自己,虽然一肚子火气,可是却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这些都是实话啊。说出谎言可能很简单,但推翻真话就有点困难了。也许对那种意志坚定的家伙来说还有点可能性,但对我来说简直就是难于登天。哽住喉头的不甘最终伤害的只有自己。我渐渐握紧拳头。
然而,结果还是自己颓丧的松开了手。少女的目光带着某种寓意的看着我,忽然松懈下来,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摊开手闭着眼睛说:“其实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啊。啊,我说的有些偏激了。不好意思啊。”
诚心诚意的道歉,从少女那张怎么看都不想能说出这种话的嘴巴里,实实在在的说出来,倒有点吓人的成分。我心有余悸的偏过头,不去看少女的脸,自顾自的望着窗外的天空。
——不知道,什么时候,人才能拥有一双翅膀啊?
“我想,大概是不会拥有了吧?”
我愣了一下,转过头去看少女微笑的脸庞。经过我身边,墨朝着窗边走去。既不憧憬也不埋怨的目光,冷静的如同一尊雕像,这样子的少女,大概对于人生这种看上去很深奥的问题,也能回答出理智而精准的答案吧?我当时就是这样想的。虽然想从少女那里得到问题的答案,但关于一直萦绕在脑海中的问题却没有明确的实体可循。说实话,我既看不到所谓自己的人生这种东西,也不会因没有实在的梦想这样的虚无而感到困惑。
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虚无的人。做一个普通人,和每个普通人一样过正常的生活,这就足够了。什么梦想啊,追求啊,人生是什么,这种执拗而浪费脑细胞的问题还是算了吧?就算想明白又能怎样?到头来不是还要继续活着,然后死掉吗?没什么大不了的。想不明白的人和想的清清楚楚的人,其实没什么两样。
那句话,仿佛是少女窥测到我内心那颤抖而发瑟的动摇的心,为了安慰我而说出来的。
那句话的背后,少女的笑容,好象是告诉我,不是只有你在地面上哦。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是被鼓励到了呢。但是,我又能鲜明的认识到自身所承载的要超越任何人的悲哀,那悲哀是多么的巨大而沉重,比起那些每天每天为了生活奋斗的人,我这样连奋斗是什么都不明白的家伙更加凄惨,不是吗?
好像被某样东西打击了似的,我整个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脱力,严重的空无感遍布我所在的空间的周围,就连少女的面容也变得模糊起来。
我双手好像捧着什么东西似的向上翻着,不受控制的发抖。
“就算所有人到最后都能拥有一双翅膀,我也不会拥有的。我注定要在地面上死亡,然后,会飞上天吗?我也许看不到所谓的天堂了吧?”
墨将手搭在我的手心上。
我抬起头,看到了一道光,稍稍眯起眼睛。
“记住,那所谓的天堂不过是人冒充神的自欺欺人。真的存在吗?就算它真的存在,我也不打算去那里。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光芒散尽,睁开眼的瞬间,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情景。
我半张着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当我意识到眼泪开始流淌的一刻,我忽然露出微笑。
我,呼唤了那个人。
我叫他。
——母亲。
已有 2 人评分岛券 理由
桢和。 + 6 蓮燼很強大。
苏景。 + 5 有剧情的小说是有灵魂的。

总评分: 岛券 + 11   查看全部评分

猜你喜欢 : 读过《《残像》》的人也读了——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林司我 ( 社区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19 22:42:35 |显示全部楼层
你只是一抹残像。臆想在他人脑海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19 23:59:23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来自于哪里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0 00:45:15 |显示全部楼层
很晚了。
不知道还有谁也没睡。
呵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初年积木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0 11:13:36 |显示全部楼层
有动漫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初年积木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0 11:14:01 |显示全部楼层
有动漫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20 20:50:51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清佑


    额……其实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比这句话要复杂很多~~~
    终究是一个人的自残行为吧~这个故事~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未央 ( 社区管理 ) 智囊团    发表于 2010-9-20 23:09:31 |显示全部楼层
烬、

唔,眼睛很痛,所以没有很认真的看故事。

最近总这样,可能得了电脑综合症了,总是看久了一会会儿,眼睛就会痛得要命。
你只爱我对不对
还是你想看我掉眼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1 00:04:36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觉得自己累了。即使延续一生,我们都还是贫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21 11:38:3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苏央


    嗯,没关系啦,眼睛更重要嘛~~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9-21 11:48:1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苏景。


    即便如此,人仍然会奋斗一生~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2 16:07:24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两个字击中了我。

母亲。

我想自己是想念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2 16:07:57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想知道自己的过去。
为什么会被遗弃。这是很多人都觉得难过的事情。
我也不例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2 16:09:26 |显示全部楼层
路易。
我想和你说。
我看每篇文字。有时候是
某些字眼让我产生共鸣。所以会以此作些自己的感想出来。

对于它本身的意义也许我懂的不多。
但是我和你一样。尊重并且喜爱它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9-22 16:09:35 |显示全部楼层
路易。
我想和你说。
我看每篇文字。有时候是
某些字眼让我产生共鸣。所以会以此作些自己的感想出来。

对于它本身的意义也许我懂的不多。
但是我和你一样。尊重并且喜爱它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