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280|回复: 2

[短篇] 眸流年

[复制链接]
苏木暖 ( 邮差 )     发表于 2010-10-31 00:26:04 |显示全部楼层
眸流年
我叫堇,
深爱着同样爱我的人们。

眸 我们的青春
  青春不是花季、雨季。没有凋零,没有停滞。却像烟雾,明明消失不见,气味还依然刺鼻。在生命中,她仿佛在华丽地升起,然后再忧郁地落滴。像水一般,清澈却也容易流失。但是力量强大的让我们差点窒息。在看不见的时候,她的捉弄让我们变得如此可笑。其实仅仅是一瞬间的年华,又何必那么深刻?无奈而又冲动?

  中考完的两个月里,一直很想去西藏的。记得《活着,真好》中小妹直到得了绝症后才决定要认真地做一次西藏旅行。当她一个人背着旅行包,走过那段旅程,一边祷告一边为家人祈祷时。我发现生命是如此脆弱。可是我们总是在快失去时才有发现一切的洞察力。如果能早一点感受那一份生灵的渴望,是否会更珍惜我们现在的拥有?
  不需要太多,仅带着对最爱的人的感念,就足以走一趟。
  中考成绩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很遗憾。几分的落差还不至于让我哭泣。但是很多家人朋友觉得我应该有委屈的。我能怎样呢,我的青春告诉我必须如此,如果扩散的太快,烟雾就消失得越远。当初是自己放纵了自己,不能怪谁。不过我还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偷偷地在小阳台上对着星星大哭了一场。朦朦胧胧中,我好像看到了西藏的曙光照亮了我的脸。
  从那时起,我喜欢那个叫做西藏的地方。我不要在我离开的时候,那时一切都太迟了。我要和我最爱的人一起去西藏,我们一起祷告。为我们的未来。
  
  那一年,16岁。正是我的青春,还有烟雾一样的日子。

  认识苏婕,是在报到的那天下午。依稀记得。她一身英伦感觉的搭配,粉色的上衣,帆布短裤,还有没有系紧的棕色衣带。白皙的皮肤,像打过眼影的黑色浓眼,眉宇之间流露着一股冷傲和自信。因为高挑的身材,还有一种特别的气质。
  她和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堇,我觉得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说完,她笑了,笑的那么甜。
  我们是同桌,老师安排的。很多事情,在很多时候真的不能用巧合来解释。也许是一种缘分,或者默契。
  苏婕其实是个开朗的女孩,却总是让人有很难相处的感觉。当然,这是别人的感觉。我们在一起时好像是一个人,没有隔膜的存在。因此苏婕常常说,我们是天生一对,天生做姐妹一样的好朋友的。也许是她对其他人的冷傲,没有人敢于接近她。就像观赏一个美丽但是易碎的花瓶,都不敢去触碰。所以越来越孤单,越来越害怕,也越来越想保护好自己。把明明脆弱的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恨不能再装进铁壳中,让自己永远也不会受伤。
  在我无法将她们说你要去她们立刻就走的话时,她告诉我,堇,我有你就够了。
  是啊,好在,她一直都有我。
  总是这样,每次都是她在给作为班长的我找台阶下。
  慢慢的,我们形成了一种奇怪的默契。无论班里有什么活动,我都不用通知她。她从来不会去参加。
  为了不给更多人尴尬。她曾说过,能被全班女生讨厌有时也是一种荣幸,不是么?
  那时,我很想抱抱她。婕,不要这样,我会心疼的。

  如果一个女生是因为太过优秀而被同性所排斥了话,那就不能不说是一种荣幸。而苏婕的的孤立不仅如此。还有的是她收到络绎不绝的情书,公愤由此而起。
但是一个女孩,既优秀又漂亮。是一种错误么?

不知从何时起,高中生活就已经变得那么艰难。只知道我们是满怀欣喜地来的,而现在,是被压抑和苦闷所掩埋。
在远方的姐姐说,你们生在了一个错误的年代。现实淹没的,不只是你们的青春。
或许是这样的,才会每天在成山的书堆中睡着,醒来之后痛恨自己的错过。环顾四周,却竟然没有一个醒着的人。只有苏婕,我们相视而笑。
也就是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跟不上大家的脚步了。但是转过头,其实大多都在身后。只是那几个不要命的往前冲着。让我以为,就快要被抛弃。
从那时起,模糊了好生和差生的区别。我们都太好强。可是有几个人能为了不被现实淹没,拼了命地为了满足遥远的日子、铜臭的满足就放弃全部的自由?所以,我们都做了驻足徘徊者。在那个位置,如果幸运,就是上天眷顾我们得到幸福的渴望吧,赐给我们一点甘甜,从此再不知疲倦地生活在这个被捆绑的世界,直到无法呼吸。
我和婕拉着手,站在七楼的天台。苏婕说,堇,我们逃离吧。
看了看下面那些渺小移动着的人们。我说,婕,如果这时候,我们下去,是不是会在渺小的他们中间变得很伟大。
是很庞大,一种庞大的嘲笑。
对,我们伟大地屈服,然后不堪一击的成就一种庞大的嘲笑。
那不是我们想要的。
我们要告诉这个世界,用我们的方式活着也会很幸福。
回到熟悉的教室,也依然回到忙碌之中,为了不小心的错过。借来很工整的笔记抄;为了月考的模块跨栏,尽力让自己钻进那些微观粒子中;为了让自己更安心,买一大堆根本没有时间看的速记手册;为了不得老师白眼,一节自习只看一本书的一页的一角;为了让父母更放心,每天背很多书回家,可是一本也来不及看就昏睡过去了。
厌倦了这种行尸走肉的生活。我在这样想,可是肢体却不听话地那样做。
我们被上了发条,行走在城市对角线。两点,从不间断。
老师说,要对自己狠一点。
我们想狠,狠到让自己一遍一遍地绝望。

第一次翘课,去了一家离学校很远的音像店,在那里听了一下午Eason的歌。
苏婕闭着眼睛,轻轻地摆着自己的身体。那一刻,我发现,她像是在自己的世界,我们和她在一起,可是我发现自己握不住她的手。
她说,堇,你的确更美。
我说,婕,你才更漂亮。
不知为何,我们突然这样客气。
她遥遥头,那不一样,你是精致的美丽,精致才会被人珍惜。
我沉默。
苏婕从没说过这样的话题。我只是觉得苏婕比我多了很多自信还有傲气、勇气。至于其他,就像苏婕说的那样,我们是天生的一对,像姐妹一样爱着彼此。
也或许,是我未曾注意到,她比我多的,还有一份决绝和妖娆的美丽。总也以为班里女生是盲目的妒忌。却忽视了更多的,可能是那份妖娆到死亡的美丽。就是那双不用画眼影都是浓黑的双眼,眸子里透露的热切的光。
那天晚上,我们买了两瓶啤酒。坐在街边的草坪上,像两个流浪的孩子,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苏婕把我的衣袖哭的湿热。她说,堇,我想回家,小时候有爸爸妈妈的家。
我说,婕,以后我就是你的家。
堇,以后不管什么时候,你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好。
苏婕的父母在她10岁那年离开了她,成为孤儿的她来到这个奶奶在的陌生城市,开始了自己苦涩的青春。可是不离不弃已6年的奶奶也在她认识我的三天前离开了苏婕。
所以她会那么爱我,这座城唯一的亲人。
之后,我抱紧她的肩。我想,今后这个美丽的女孩无论做什么,我都会原谅她,原谅她的无知和脆弱。

第二天,是学校安排的第三次月考。
我们醉着睡在了草坪上。这个城市的冷漠让我们感觉到更加难过的寒冷。
天才微微亮,苏婕先醒过来。像突然记起了什么,拉起我的手就开始跑。
堇,我们需要奔跑。
婕,其实我们可以不必在意。就不去考也没有关系的。
不,堇。也许我们做的并不好,可是我们会难过。
不会难过,就是有点痛。
所以,我们和别人不一样。

三天后的晚自习,班主任拿着一堆卷子进来。在讲台上一边翻一边笑着。
老班是个色老头,班里无论男生女生都对他一致评价。而我在每次与他讲话时,也尽量把头偏到一侧。可是那满嘴散发的口臭和烟臭味足以让人晕倒。不到一米五六的个子,连俯视看他都觉得累。
他几次走到苏婕的身边,好像要说什么。
终于开口了。苏婕,你上物理都不听的么?还带着讥讽的笑声。
我知道,婕一定想说,我很想听,也在听。只是真的不懂他在说什么。所以一个人看着书的一页一角,一节课视线都不曾移动。
可是,婕一句话也没有说。
老班走开的时候笑得更厉害,长得这么漂亮还真是让人没法训斥啊,这和不学的也不差多少。哈哈!
我敢保证,这是我见过最差劲的老师。我有想给他巴掌的冲动。但是婕看着我,晶莹的东西在闪烁。
晚饭的时候,苏婕只是低着头对我说,老班是个变态。

这个学期结束的那天,恰是我的生日。我没有叫其他人。只有我和婕。在KTV,她点了很多歌,却只唱了一首SHE的《老婆》给我。
“从昨天到今天还有明天,多些有你陪在我身边……”

她的声音像Eason的小电钻,一点一点痛到心里。
她说,堇,只有我们两个会不会太孤单?你叫别人吧。我可以先回去。
我说,婕,我有你就够了。
还好,我一直都有婕。

第一个假期,我和婕决定去学街舞。

眸 我们的叛逆
  叛逆是所有忍耐后的迸发,用尽所有残忍而又轻柔的方式鞭打着麻木的自己。我们渴望清醒,却一次次沦陷。如果不是因为恐惧受伤害自时自己的摸样,也不会去选择伤害。最终刺痛的不只是自己,还有身边最爱的人。

街舞坊开设在苏婕租住的房子附近。这是这个城市少有的时尚气息。一切死寂和沉默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响起的那一刻全部破碎。
这里最高费用的课程2000元一个月,最低800元一个学期,还只是一周三小时的。
接待我们的是一个浓装打扮的小姐,一股廉价香水的味道,装着一种很时尚很潮流的语气给我们介绍这里的细则。任凭她的滔滔不绝。苏婕始终也没有把目光放在她身上一秒,而是仔细环顾着四周的装璜,还有教练的简介。
第一个,谢子明的名字同时被我和苏婕看到。
我还在考虑,苏婕终于忍不住对那个小姐说,我们只是学生,没有很多钱,但要学一个月。
那接待员的脸一下子拉下来,放下手中的介绍的资料,没好气地说,那只有2000/月的,这是最便宜的。
苏婕依然没有看她,我们只有1000元。
那小姐轻蔑地说,没钱还学什么?看你们也没这个料。
我正欲反驳,苏婕拉住我,反而挑衅地对他说,没钱是我们没有本事,但没有办法搞定两个人一起学就是你接待员的失败。
那小姐正气的面红耳赤,从后面走出来一个男子。
五官俊美,长得很精致。头发乌黑浓密,额头洁白饱满。最主要的是,有一双合苏婕一样的浓黑眼睛,深邃而又美好。
好像很熟悉的样子,仿佛想起什么,我又侧脸看了看刚才墙壁上的教练简介。
他是一个叫做谢子明的男子,深邃而美好。
让她们明天就来学吧,1000元两个个人,足够了。他的声音像磁针,在磁石上振动,清脆又明亮。于是,转身回去了。

苏婕,告诉我。就是从那个时候起,你就爱上他了,对么?

我从来不相信所谓一见钟情。可是,就当我们一起深陷其中的时候,我还是不愿意承认。爱,仅需一瞬间,就够了。可是,一直以来,你更爱的都是我。所以才会把我们彼此都伤得那么深。

第二天,我和苏婕去了街舞坊。接待的已经不是那个满身廉价香水味道的小姐。那个叫做谢子明的人告诉我们街舞需要的不仅是动感,还有爱。如果你爱街舞,自己的肢体就会创造动作。如果没有感情,任何的训练都是无谓的。
国标是一种华美的享受,探戈是一种激情的绽放,伦巴是一种体验的快乐。而街舞,是一种自由的宣泄。
如果爱街舞,那是因为渴望自由。
因为我们渴望自由,所以爱街舞。
那种爱,无人能体会。不是视如生命的高贵,不是惜而可弃的卑微,也不是可有可无的随意与淡视,更不是多余泪水的冷漠。是一种青春盛大的表现,小心翼翼地怀疑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爱上了。
于此同时,爱上了谢子明。

谢子明二十五岁,可也已经是这一带小有名气的街舞教练。
他长得很俊朗,干净。可是,没有人知道,他有一个嗜赌如命的父亲。
也许是老天的眷顾,从小他就很有街舞天赋,一个人闯了七八年,好不容易开了这家街舞坊。离开了那个疯子,也近六年。
子明永远也忘不了父亲把家输得精光的时候。在街头,妈妈背着仅剩不多的行李要带子明离开,而那个疯子一样的父亲拉着子明的腿,死活都不放开。那一年,子明7岁。他始终不明白父亲执拗地拉着自己,到底是为了让自己留下来看着他受苦还是自己受苦。但是,都是折磨在他身上。他一直都记得自己身上每一道伤痕是在每一个怎样漆黑的夜晚被父亲“刻”下的。这么多年,他已经快记不起母亲的样子,可是他从没有怪过母亲当初含着泪放开他。他明白,和那样一个疯子生活在一起,比死还痛苦。
那晚,苏婕离开的早,子明一个人喝了很多酒,对我细碎地说着这些伤痛。他怕黑,他醉在我的怀中,哭的像一个孩子。

苏婕,还有子明,他们都有着不幸的过去。而我,其实早该庆幸这平凡的自己。虽然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可是我们一家,谁都没有说过要离开谁。也或许是我太小,还读不懂他们的沧桑。

在街舞坊的那一个月里,我们过的很快乐,是真的很快乐。
我不否认,每一次子明用他的手抓着我的胳膊指导动作时,我都有一种异样的紧张。不知他是否看出,但苏婕却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更多的时候,子明像一个大哥哥,照顾着我和苏婕。而他唤我堇时。苏婕的眼神总有那么一丝迷离,我也同样看的真切。
终于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苏婕对我说,堇,我爱他,我爱谢子明,你知道吗?
婕,你我同时爱上同一个人,你早已看出我的掩饰,你的心思,我怎能不明白呢?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回答,甚至连看看一眼她貌似幸福的表情都没有。只说了一句,很晚了,快回去吧。便一个人疾步走回家。到了楼道,却一个人独自哭了好久。
那一晚,我和苏婕,在同一座城的不同地点,一起哭了很久。
我们都明白,都在维护着傻傻的对方,我们本不该爱上同一个人。或许,我们再同时让自己忘掉他,告诉自己,我们都不曾爱过他。然后再一起过还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日子。宁愿苦闷与不安。可是,我们都没有这么做。
尽管苏婕比我更明白,无论我们谁先和他在一起,个人都不会幸福。但是,她还是选择了前者,先选择了让自己痛苦。
后来的几天,谢子明常常一个人站在窗户边出神,那双浓黑深邃的眼睛里,有了忧郁和悲伤。可怜自己的懦弱还是我的退却?
谢子明岁我说,你是百合,过于干净;婕是玫瑰,过于妖冶。她有刺,你有的是柔弱。
他一直爱的是我,可是从未说出口。

一个月过得很快,一个月也是一段足够的岁月,让我们离不开彼此。
高一下学期开始后,我们三个人常常一起去吃饭。最尴尬的时候,是谢子明买三份冰粥,在校门口等我和苏婕放学。同学问时,我说是朋友。苏婕说是好朋友。好字,声重,意味深长。
我们走在一起,谢子明总是走在前面,不愿在我身边,也不愿在苏婕身边。或许他更不愿的是看见我和苏婕两张一样让他疼惜的脸。
可是同样深黑的眸子,也许更适合走在一起。

街舞坊还是会常常去。只是看见谢子明上课时并没有待我们那般温暖。他说,因为你们两个是需要保护的孩子,而我,撞见了你们,给你们保护。
他说的,一直都还是“你们”。
而这种保护,我很快就真切地看到了。恐怕那时,“ 你们”早已分离。

那天下午,苏婕几乎是哭着拉走我的。她说,堇,子明出事了。堇,我们快走。
到了医院后,急救中的红光刺得我胸口疼。而苏婕早已在我身边哭的一塌糊涂。我有一点晕眩,扶着苏婕到旁边坐下。我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很痛很痛,痛到没有知觉,痛到希望那里面躺着的不是子明而是我。苏婕,第一次在我面前哭的那么绝望。
医生出来的时候,我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希望可以带给我好的消息。可是医生依然满脸的臭美。对我说,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
什么血型?
AB型。
我是AB型。那是和妈妈一样的血型。
我走进手术室的那一刻,苏婕的眼神如此孤独。也许不是因为我救了子明,而是从此以后,子明的身体里便有了我的血。
我想,我是如此爱他。当我抓紧他冰冷的手,感觉到一股暖流转移的温度。可是他,一直紧闭着眼睛,不肯看我一眼。那时我觉得我在拉他,他永远也不会走远。

苏婕有一副好嗓子,她爱唱歌。这我知道,可每天下午那么早就离开我一直以为是去找子明,却不知道她是到附近的酒吧唱歌挣钱。
奶奶走后,留给苏婕的除了老房子没有别的了。房子里有奶奶太多的影子,她总是哭到深夜,因此很少回去。
婕从不和我说她有多难。她从不跟我提钱,也不让我问她以后没有钱了日子怎么过。更不让我帮助她。婕说,我要独立地活着。

那天子明无意中走进了那家酒吧,灯光璀璨下的苏婕被几个混混点了不会唱的歌,在灌她酒。子明过去抓住了苏婕,争执之下,苏婕看见了子明手堵在腹部的血。
苏婕说,我眼睁睁地看着那几个人的刀子捅过来,子明只是紧紧地把我拦在身后。
那时,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傻子,什么也帮不了他们,我最爱的两个人。

如果说,我们三个人是一场戏中忙忙碌碌的戏子,那么夏俊则是这场戏的一个配角兼观众罢了。
夏俊是邻班班长,也是学生会会长。正如他的名字一样,人长的俊朗,留稍遮左眼的棕色头发,皮肤不黑,嘴唇是健康的紫红色,总能把校服穿出自己的风格。
我和他,不过是在校例会上纯属上级和下级的关系。
也许是他自愿成为苏婕的棋子,可是他的闯入,真的使我们这场戏变的既滑稽又可笑。

教学七楼很少有人上去。有人说,那里曾经有过一个跳楼自杀的女孩,也有人说那里成就过一对最幸福的恋人。男孩把女孩的名字写遍天台的每一个角落。
而我宁愿相信,那是一个禁地。
但是我和婕上去过一次,她说,堇,我们逃离吧!
结果是,她真的一个人逃离了,却在那里把幸福推向了我。

子明出院后,苏婕每天拉着我的手去看他。
子明说,如果需要钱,我可以帮你。
婕说,我可以独立地活着,但是以后不会去那里唱歌了。
她是一个容易留下阴影的女孩,就像奶奶的老房子。

夏俊喜欢堇。
这是后来一次校例会后传出的。
我很无奈,我们这两个毫无干系的人竟然是用“喜欢”这个词联系在一起的。可是,当同学问起时,他的点头默许令我匪夷。
后来几次,看见过婕和夏俊从教室门口一起走过。我想问婕。可是她从不给我和她说话的机会,连掩饰也那么不自然。
从那以后,我每天都收到一张用信封装好的纸,不说那是信是因为那确实说不上是信,每张纸上从来没有称呼也没有落款。都是一些飞扬的很好看的文字,如同细碎的流年,一词一句,触动心神。所以很多人说夏俊的文字是樱花。
我不得不承认,夏俊是很用心的了解我。
从那以后,他开始尝试穿各种浅紫色的衣服,清新而洁净。
从那以后,他开始去学街舞。
从那以后,每次的信封里都夹着一片堇叶。
所以我不得不承认,夏俊是真的喜欢我。
可是,他也没有拉住我,然后对我说,堇,我喜欢你。
也许是他开始让我转移,也许是他开始让我懂得执着。但我依然对谢子明爱的深切。
终于有一天,我抱着一堆信跑到夏俊在的班对他说,夏俊,你要是想让我看你写的文字,请给我一个本可以吗?这样每天等一张实在是很不舒服。
夏俊笑了,用手撩了撩我耳边的刘海。然后说,那么这代表我是可以喜欢你的,对吗?堇。
那一刻,我是真的笑了,不是因为一个比我高整整一个头的大男孩可爱又憨憨地告白,而是他唤我堇时的温暖,未曾有过。就连谢子明唤我是也只是一种依赖的安全感。
  后来,夏俊开始每天等我放学,无论再晚也要送我回家。有时买两份炒冰,在路上和我一起吃。

苏婕每天走的很早,或许这次是真的去街舞坊找谢子明了吧。
我们已经开始有距离了,可是彼此都不愿去努力。

夏俊也在街舞坊学街舞,是苏婕介绍的。
那次事情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去街舞坊了。其实更多的,是害怕看见子明和苏婕在一起的样子,尽管他们还没有说要在一起。

夏俊说要过要和我在一起,但我只是笑笑,告诉他还是做朋友吧,朋友不会分开。
其实要一直走在路上,安安静静的,也足够了。
后来我对夏俊说,我爱一个人很深很深,可是我们谁都不能说。
夏俊不语。

周末的时候,我和夏俊一起去了街舞坊。
谢子明看见我们的时候,有点诧异。可是他掩饰的太过自然,夏俊看的一清二楚,那种说不出的遗憾。
夏俊啊,那就我深爱的人啊。我很想说出口。
可是夏俊早已知道。
我原本以为苏婕每天是到这里来的,谢子明说他也很久没有看见过苏婕了。她说不会再去唱歌了,那能去哪里呢?

那天晚上,很晚。苏婕到我家找我。外面下了很大的雨,她的身子都湿了。化很浓的妆,穿着蕾丝的吊带裙子,那份妖娆显现的淋漓尽致。
我说,你去哪里了?
她说,和朋友去玩了。
我说,和什么朋友?
她说,你以为我就你一个朋友啊?然后就倒在床上半昏半睡了。
这一句话,让我痛得想哭。

第二天,夏俊的眼角上有了一道挂伤。他开始让我心痛。

我知道,苏婕一定是又去酒吧唱歌了。她离我原来越远了,我抓不住她。每天下午,苏婕依然走的很早。

高二分科的时候,夏俊和我分到了一个班。而苏婕,却到了一个分配不均剩下的理科班。
苏婕爱文字,曾经还满怀梦想地说过,以后说不定能成为作家的。她的文字比夏俊的飞扬的更绚丽。
从那以后我们离得更远了。就连她每天是否来上课我都不知道。
有时我想,我们或许不是朋友,而是两个彼此温暖的动物,需要温度时,才会靠近。
每次到苏婕的班去找她回答的不是她没来就是已经走了。她是真的除了我没有可以依靠的朋友了。我怕她会寂寞,会孤独。可是她班里的同学告诉我,她每天都是很快乐,很开心的样子。
我知道,也许她的心在流泪。可我不知道,她每天到底在忙些什么?

夏俊说,也许他能找到苏婕。
那天晚上,他带我到一个离市区很远的酒吧,驻唱台上的,正是浓妆艳抹的苏婕。
她本是浓黑的双眼在眼影的涂抹下更显深邃。

娴熟地和客人对酒,手里还拿着一直刚点燃的烟。
我想过去拉住她,可是夏俊拉住了我。他说,她有自己的苦衷。
她最难过时,为什么不来找我。她有苦衷,我至少可以帮她分担一点点。
因为她太爱你。
可是我也爱她,苏婕,你为什么总是在我们之间逃避?

最后,我打电话叫了谢子明。我不知道自己该对他说什么,苏婕莫名其妙地开始堕落,萎靡,折磨自己?还是她想远离我们,远离这个世界?而我也相信,一定不是无缘无故。可她的悲伤,我感受的到,但读不懂。
所以我说,子明,你来吧。苏婕在等你。
然后,他比我想象中要快的很多的出现在了苏婕身边。
夏俊带我离开的时候。我看见,子明抱着苏婕,她同样把他的肩哭的湿热。

第二天苏婕来找我。她说,堇,我想你。
晚上我们睡在一起,像两个依偎的小动物。
她说,堇,我们很久没有这样了。
因为我们的心开始远离。

街舞坊成立周年庆,我们都到谢子明那里去。他说,苏婕和我,是上天送给他的两件值得珍惜的礼物。
我去洗手间的时候,穿过空堂的走廊。黑暗中,一双大手从身后将我抱紧。他说,堇对不起。我必须就婕,她我心痛。
那晚,苏婕喝的烂醉,她拉着我的手。胡言乱语地说,堇我对不起你。堇我离不开你。
两个我深爱的人,两个都以为对不起我的人。
夏俊带我离开的时候,远远地我看见子明亲吻着流着热泪的苏婕。隐隐约约中,她或许还感觉不到那份深沉的爱。
我错了,是我该说对不起,对自己,也对他们。子明始终爱的都只有婕而已。
夏俊又带我回到了学校,他一路上拉着我的手。他知道我的眼泪随时都有可能倾泄。所以他什么也不说,上七楼天台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下。夏俊用手遮着我的眼,一步一挪地将我带了上去。
眼前突然有一点亮光,我取开他的手。一片片烛光映入我的眼帘。微弱但顽强不灭,不知道是多少支蜡烛,摆满了我的名字,堇。七楼的天台或许真的是个幸福的地方。但是那一刻,我再也不忍不住强制在眼中的泪水,在夏俊的怀里,我亦然哭的像个小孩我告诉夏俊,我是如此爱他,爱那个偶然出现在我和苏婕生命的男子。
夏俊说,从现在开始,我只会让你爱上我。我抱紧他,我突然特别想把这种温暖永恒地记忆。

他们在一起了。
而夏俊,牵起了我的手。

天气越来越冷了,苏婕用羽绒衣把自己裹起来,里面穿的却是单薄的裙子。每天下午,苏婕在洗手间里化妆,然后换上随身带着的高跟鞋,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这个校园。
那天我撞见她,手里还拿着一直快吸完的烟。
她说,堇,晚上和夏俊来酒吧好吗?我等你们。
她甚至不给我回答和质问的机会。抱了抱我,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苏婕在害怕,害怕我看她的目光。
不知是什么力量,让我一路奔到谢子明那里。我看着他,那张我如此爱过的脸,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
你不是说要救婕么?你不是说要让她幸福吗?可是为什么她还是这样?她离我们的世界越来越远了,难道你都没有拉住她吗?你到底能给她什么?你把我的苏婕还给我!
他任凭我在他的胸口上一阵乱打。最后抓住我的手,把我揽入怀中。他用几欲抽泣的声音说,堇,她常常在半夜里哭,可我叫不醒她。我抱紧她,她的身子颤抖着,她说她必须这样活着。我想我爱她,我想抓住她,可是我真的救不了她。
谢子明始终都爱着苏婕,只是那种爱,过于痛苦。因为他发现的太迟。

晚上我们一起去了苏婕驻唱的酒吧。
那天她没有化很浓的妆,穿着干净的棉布大衣。她看见我们,笑得很灿烂。示意我们在中间坐下。我又看见她深黑的眸子,又好像回到了我们刚刚相识的那一天。
这首歌,送给一个叫堇的女孩,我最爱的那个人。苏婕看着我,很久,没有感觉到,她其实一直都没有走远。
“走过四季,是你给我的力量,在我孤单沮丧害怕还依然能坚强。不四季,如此无情地交替,我已不寂寞,因为你和我曾多么快乐。”
婕,我想抱紧你。

苏婕得的是白血病。
她花那么浓的妆是为了掩饰逐渐憔悴苍白的面容,她那么用力唱歌是为了让自己无法延续的生命被永恒的音乐记忆。
可是,我一直都不懂。就当每个人都知道她为什么远离时,我还傻傻的以为我们能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那天之后,苏婕办了休学,辞去了酒吧的工作。她对子明说想离开这个城市一段时间,这里有她的爱也有她的伤。
子明把街舞坊卖了,可是没有拿到一分钱。
苏婕来找我,她说,我眼睁睁死看着应该被子明叫做父亲的人跪倒在子明的面前,恳求他能让他有一条生路。6年了,他终是找到了子明。他早就料到,当初把子明留在身边终有用到的时候。
子明把街舞坊卖掉的钱全部拿给了他还赌债,一个人带着苏婕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苏婕抱着我不愿放开,好像这次分开就真的没有再见。子明说现在他只有苏婕了。那时他也早已知道,苏婕也把全部给了他。

我是真的希望,他们能够幸福。
我和苏婕曾说过,有朝一日,我们要一起去西藏。婕,我等你回来。

隆冬,令我欣慰的是,身边还有夏俊的温暖。苏婕和子明离开这个城市已经半年了,子明常常打电话来报个平安,苏婕就会在电话旁说我们现在很好,堇你也要和夏俊好好的啊。那时,我就会很满足。我们这样在两座城市都平淡地生活着,很好,很幸福。
可是苏婕开始越来越瘦,越来越苍白。这些,子明从不和我说起。后来他说苏婕不让他告诉我任何,她怕听到我哭。
其实子明早已知道苏婕剩的日子不多,所以他后悔爱婕没能早点对她说。

一天深夜,苏婕给我打来电话。她说,堇我想你了。
我说,那我去看你。
她说,不,我回去。我回去看你。我们一起去西藏。
她说那句话是那么决绝。
嗯,我等你。
婕,我一直等着你。
我帮她去收拾以前住过的房子,东西一直没有动过,在那本她最爱的海子的诗集的扉页,夹着一张诊断书。我翻开书,那张写着“白血病”的诊断书滑落,看到那三个字,我没有哭,但是心仿佛停止了跳动,就像当时时间的停滞。
我靠在她的床边,坐了整整一夜,第二天夏俊来找我的时候,我才在他的怀中哭的稀里哗啦。
我其实早就明白,苏婕会离开我,只是我一直不肯承认,这种离开是永恒的分隔。
夏俊说,我想她不会有遗憾,她用自己最后的生命用力地爱了两人。
第二天是苏婕和子明回来的那一天。我决定在苏婕最后的日子我要陪在她身边,一刻也不离开。

可是接机时,只有子明一个人。
夏俊没能拉住快疯了的我,我用力晃着已经麻木的子明,朝他吼道,你把我的苏婕还给我啊,还给我!
子明绝望地看着我,用近乎世界末日的低吟对我说,她离开了,终究还是离开我们了。
我不愿相信。可是婕真的就这么丢下我们了。她只给了我最后声音,连让我看她一眼的机会都不给。

子明带回了苏婕的骨灰。他说她想在这个熟悉的城市安详。
苏婕的葬礼前,子明给了我一直录音笔。这是苏婕一直没有勇气对我说的话。

我听见了,那个声音,清晰而渐远。

堇,对不起。原谅我。
我以为我们可以各自幸福的生活着,我以为我可以不伤害任何人。
可是,我太爱子明,太爱你。
原谅我还是把子明夺走了。我以为夏俊答应我会好好爱你,我就能不顾一切地离开你了。可是,我不能。我以为自己也能幸福。但是,原谅我,我终究是要走的人。是我先让彼此开始痛苦的,但我只能强忍着泪水故作幸福。
我知道,是我们太爱彼此。
子明一直爱的都是你。原谅我的脆弱,我希望我能有一点温暖可以记忆。
现在,请你握紧他,不要再错过本应属于你们的幸福。
堇,我不后悔,我爱过文字,爱过音乐,还用力地爱了子明和你。我真的没有遗憾。
也许,我本是属于悲伤的,就让我回到自己的世界。那样的日子,孤独却不会很痛。
三年,感谢你们,陪我用眼眸看,细数这流年。

我仿佛看见了,婕,你那深黑的眸子。
婕,你也错了。子明始终爱的,还是你。
我们都错了,错在,一直欺骗的都是自己。
一已经把最好的幸福给了我,夏俊,我有他已足够。

眸 我们的未来
  未来是美好的向往,尽管摆不开世俗的桎梏,现实的捆绑。但当一切回归最初的纯真,我们也就宁愿相信,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如同海平面迟缓的平静,找不到一丝摇摆的痕迹。找到生命中的最后一个点,那是一段不短的路途,我们还需要走着。

苏婕葬礼的那天,妈妈也去了。
谢子明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夜。他说婕离开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妈妈看见子明是,热泪盈眶地喊出了“明明”
子明说过,只有很小的时候妈妈这样子叫过他。18年前,妈妈无奈留下了他。
姐姐曾说过,妈妈18年前到了这个家,然后有了我。
我和谢子明,同父异母的兄妹。正因如此,我们留着同样的血。正因如此,我们才会莫名其妙的以为深爱着彼此。可那是亲情,不是爱情。

婕,上天和我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赐给我们这些流年,为的是给我们时间导演这场笑话,而我们傻傻地做戏子,最终输掉了自己。
可是婕,我们不后悔。仍要感谢上天赐给我们这些流年,相伴用眼眸看,细数这流年。

子明去了另一座城市,那里,没有过婕,也没有过我。子明说他要带着婕的梦重新开始一切。

夏俊和我启程去西藏。他说他永远不会让我们的流年终结。我抱紧他,安静地想你在眸中,我最爱的人们。
用眼眸看,细数这流年。

                                                                             作于2010.5.15
已有 1 人评分岛券 理由
冷篝。 + 7 美丽中透露着淡淡的哀伤

总评分: 岛券 + 7   查看全部评分

猜你喜欢 : 读过《眸流年》的人也读了——
你我都是生活中忙碌的戏子,不全心投入,便无法落幕。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31 11:36:51 |显示全部楼层
我知道,我们太爱彼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冷篝。 ( 认证名人 )     发表于 2010-11-1 11:56:07 |显示全部楼层
那些青春岁月中可以回忆的东西,那么少,却那么刻骨铭心
和每个人萍水相逢,以確保最后的洒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