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微博发布器长微博工具

唯美半岛

 找回密码
 注册上岸

用QQ帐号登录 用微信帐号登录 用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用合作帐号登录


阅读: 1815|回复: 12

[中篇] 一梦叶落

[复制链接]
曾。卿 ( 电台NJ )     发表于 2010-10-26 17:09:56 |显示全部楼层

4af33f1ec0b4d4cae0fe0b99.jpg




     我感觉到手心的温度,一直在渐渐离开。

    “喂,其实也没那么难回答吧?”
     男生最后终于是一摆衣袖,近乎狂躁地跺起脚来。早操的音乐掺杂着教室里偷懒的学生藏在抽屉里廉价早餐的油腥味,早上的太阳有些白的不够真实。狡黠的班主任躲在二楼的拐角准备逮住不去早操的学生,年头久远的喇叭声音刺得像鱼刺卡住喉咙。
    然后,一地的阳光碎落成头顶细细的蚊帐的孔,蚊子在孔的外面徘徊好久不肯离开。
    隔壁宿舍开关门的声音像是闷雷响在耳边,水管连接着楼上的水龙头发出水流的冲击声,好像那么遥远。是梦。我举起发白的手掌,凝望着上面丝丝的纹路,自嘲般笑了笑。同寝的室友已经起床好久,读英语的声音终于传到了耳畔。起床刷牙,动作间一滴牙膏沫溅到镜子,我伸出手一抹,留下一道冒着泡沫的白色印记。

    过了多久?
    思念是一只寂寞的燕子,它飞在头顶的电线上用乌黑的眸子静静地看着我如同一个提线木偶般每天走过宿舍、食堂、教学楼,然后在我疲累的时候抬眼看到了它仿佛审判者的眼神。我不敢转身再看,不敢直视即便我知道它不过是我心里的影子。
    那不只是思念,还有无法延续的爱与无法到尽头的哀愁。
    梦里的男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有时候他会气急败坏地跺脚,有时候他只是浓情蜜意地看着我,有时候他搂着我,说着一些忽明忽暗的情话,而更多的时候,他拿着一把刀,在黎明的第一道阳光照进来时,狠狠捅进我的身体。
    距离那个时候,距离他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时,过了多久?
    我离开了他,多久?

    记忆的纪念品是那年冬天最后的火烧云。
    考完模拟考之后从考场走出来后已经是月上山腰,而另一边的太阳却好像在等待一同考试的女生走出考场的少年,迟迟不肯离开。群山将它齐齐挡住,好像当年的法海一样扯住白娘子的衣袖,它只好用自己最后的绚烂燃烧起天边无尽的云霞。而在漫天通彻的琉璃红下,叶像每个爱情故事里的男主角一样,朝着我露出一排牙齿。
    也许是从那个时候,我就已经知道,我们真的会演绎出一个真正的爱情故事。故事的开始是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的怒骂嘻笑,故事的经过是男生女生暗生情愫,故事的发展是他们终于走到一起,故事的高潮却是那场每一年都要出来拆散天下大好有情人的高考,两人天各一方。我猜中了这开头,猜中了这经过,猜中了这情节,猜中了这转折,我猜中了几乎一切,可是我却和紫霞仙子一样,独独没有猜中这结局。
    或许命运惩罚我最好的方式,就是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火烧云。

    我上大学的城市离家乡450公里,坐火车需要8个小时。这里没有温和的季风,至热、至寒,没有春秋,只有冬夏。冬天的时候可以连续下起一个月的阴雨,大风从四面八方落下,呼啸着没有终止。
    我在这个城市里住到第三个月时和叶说了第一个分手,然后在第四个月时我连夜坐上回去的火车,第二日的早操时出现在叶的面前只给了他一个拥抱。我们拥抱的时候学校花园的喇叭里又传来那种仿佛鱼刺卡住喉咙的早操声,这次我不用再害怕班主任突然出现逮住我没去早操而他却仍要战战兢兢。高考过后的八月,我收到了录取通知书,而叶则买了一个新书包又走进了我们曾经奋斗了一年的高三教室。
    好吧,好吧,我承认,这高潮我的猜测是出了一些小偏差。事实就是,高考后我们天各一方,不单单是所住的城市,也包括所处的阶段。叶停留在了高中,他每天还是得听着破旧的喇叭催促他们去绕着学校一圈圈跑操,对着练习习题一直到夜深人寂。可是我却坐上了通向远方的火车,开始了我一个人的独立旅行。
    好吧好吧,我承认,这猜测的确是出了一些比较大的纰漏。我们的思想开始出现断层了,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就是,我的思维已跟不上你灵魂的步伐。而那时,我们都单纯地以为,只要有爱,什么都行。
    也许是这个城市无止尽的风吹的我的头脑开始发生质变,又或许是大学,它像一个模具制造车床,不知疲倦地将我生产成一个越来越适应社会的模具。总之,当我们在高中的校园里拥抱的时候,我竟发现,我已经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了。
    包括,此刻正用力抱紧我的人。

    而后……而后过了多久?
    当我的手心已经渐渐开始失却了温度,我的头发一次又一次地被不知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给揉乱,我的眼睛又再一次看见那只蹲在电线杆上对着我凝眸注视的燕子时,我才猛然发现已经过了这么久。寝室在星期六的晚上突然陷入黑暗,黑夜里的我们像是被突然拔掉插头的音响,也许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才会想起最原始的交流方式,说话。而此时,同寝的一个小女生便是正坐在我的对面,催促着我快接着讲下去。
    我讲我的初中,讲我第一个暗恋的男生,讲我遇到最极品的男友,讲我现在的恋爱。她津津有味地听着,不时插上她自己的经历。当我讲到刚刚和男友吵架时,她突然问我,“你爱他吗?”
    “嗯。我爱他。”我停顿了一秒钟,低下头去,再点点头回答她。“可是我爱他,我最爱的却不是他。”
    “那你最爱的是谁?”她惊奇地问道。
    “我最爱的,是我前男友。我爱他,但是却不想和他在一起了。”
    “啊?你前男友?为什么你都不说他的故事呢?”
    “和他的故事……没什么好说的,平平淡淡。”
    我从不对她们说叶的故事,也许是我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说起。我爱他,但是我不想和他在一起,这样的句子,怎么听都像是搞笑的无厘头。我不提及和他的过往,我只权当是年岁久远,忘记了,那么总有一天,我会假装到自己也以为自己忘记了。
那些,毕竟是只属于过去的我,与过去的你。

    “其实,也不是很难回答的啊!”叶已经快要失掉风度了般对着坐在他对面的女伴吼。餐厅里的灯光是鹅黄色的,像是羽绒被那般裹在身上。女伴也无可奈何说:“我不知道,她也只肯跟我说三个字,‘好巧哦’,你自己解吧。”我看着他们莞尔一笑,似乎也得意着自己出的哑谜,正要大踏步往他们所在的座位走去,而鹅黄色的灯光转瞬变成了一片黑暗。
    踏空。
    心沉沉往下一坠,寝室里悉悉索索的有呼吸声均匀传来。树影不清晰地在窗外摇晃,没有路灯,风大的吓人,扯着树枝一遍一遍地敲打着窗户。
    手心一片冰凉,鹅黄色的温暖不复存在。是梦。他们的笑声是梦,他们的交谈时梦,餐厅里的香气是梦,哑谜是梦。
    叶,你是梦。
    躺在床上,躺在黑夜里。我像是一个垂暮的老人,合上眼又是那美梦无边的记忆。正是那一年的这个时候,你用短信与我聊着高考后的打算。我说若是考不过那就寻个好人嫁了吧,你便说若是你过不下去了就来找我。
    “我要是找你养那你的女朋友岂不是要气死?”
    “如果我养你那你肯定就是我的女朋友啦!”
    “你这话很像是侧面敲击向我表白。”
    “嗯……那我向你表白,你肯答应我吗?”
    “哈……哈哈……”我握着手机的手在被窝里有些出汗,看着屏幕上的字我差点笑出声来,表白来的比我的预料快,但终是没有逃出我在那片火烧云下延伸出的预想。最终,我打出了那三个字:“好巧哦。”于是,便也出现了你第二日在早操的当空抓住我气急败坏地问答案,出现了你在餐厅对着我的闺蜜已经急的快要失却风度。
    答案在又一个模拟考结束的晚上由我揭晓,你堵着你租住的屋子的门不许我走,于是我拿起你的MP3播出了那首《What can I do》,和着音乐我轻声唱起那句“我爱你,可不可以你也很巧地爱上我”。
    你抱紧我的时候我没有惊慌,你吻我的时候却是你有些慌乱。于是我们如我所料的在一起,却终是没能如我所料般走下去。
    我的掌心纹路中,代表感情的那条线从中断开,又从另一方向,长出了枝节。如何能在我的掌心之中寻觅到我与你的缺口,尽管那已经是过去的你,和现在的我再也交汇不了的岔口。

    在花掉了一整个中秋假期的时间打完和修改完学校社团里我分管的部员们的文章后,我已经有三天没有好好吃饭了。关掉开了四天的word文档,我感觉心里有个地方在分崩离析。点击QQ对话框上的叉叉后,我想了想又打开了飞信的对话框,挨个地发了通知。回复一个一个地弹了出来,“嗯,好的,谢谢学姐。”“学姐,知道啦!”“好,收到。”我麻木地点开再关闭,这时,又一条对话弹出:“你应该休息了,不要把自己搞的那么累,何苦呢?”
    何苦?
    我对着电脑屏幕苦涩地笑笑。窗外仍然是无尽的风,连绵的雨,仿佛要把整个天空都倾泻下来。树梢已经开始落叶,大片大片的,被风粗暴地乱扯,最后浸泡着停不了的雨水腐烂在路边。就像是那个少年,叫作叶的少年。在这个城市狂乱的风暴里,叶,也已经掉落在我心里的某处,腐烂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自己搞的那么累,就像我不知道当初的我为什么要那么义无反顾地投进另一个人的怀抱去。离开了叶以后,我却开始无休无止地回忆和他在一起的时光。一首歌,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是早操时那种好像被卡住喉咙般的集合音乐。
    可是我已经离开你了啊,我已经离开你了啊!
    跟你说分手的那天,你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跪在我面前哭,你在厨房烧着水可是你悲伤到完全忘记了直到我打开你的房门将火关掉时,厨房的瓷砖和天花板里全都是大颗大颗的水珠,我用抹布清理着一整个厨房的水汽,好像是置身在你满世界的眼泪里。
    其实,何苦?

    从那天,到现在,过去了多久?

    冬天过去以后,我又回到了这个充满风的城市。我变成了更加强势的人,我的能力更加接近适应社会的地步,我不再爱哭了。不是说,成长总是伴着伤吗,我让叶成长了一大截,叶也让我成长了一大截。当我伤害了他时,我也被自己伤害了。
    我迅速投身至另一段感情中去,我对着身边人说爱。我没骗他,我真的爱他,只是我最好最完整的爱,已经给了叶,融化在了那天满厨房的水汽里。
    爱是永恒。
    爱是我手心里,慢慢离开的温度。
    爱是,在最美的时候,我亲手割断了的绚烂。

    爱,过去了多久?

    曾经牵着手一起走过那么多次的路,我们一起许下了以后,可是,我猜中了开头,猜中了经过,猜中了所有细节末枝,却像紫霞仙子一样,猜错了这结局。而如今,当漫天无尽的大风吹下一阵又一阵的落叶时,我知道,冬天,又来临了。
这结局,其实已经过去了很久。

猜你喜欢 : 读过《一梦叶落》的人也读了——
男士毋睇低这角色。
荼希沫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6 17:32:23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你。
在你不曾疼痛时,我已离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荼希沫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6 17:33:13 |显示全部楼层
细细地看着你的文字。

卿,安好。
在你不曾疼痛时,我已离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荼希沫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6 17:43:52 |显示全部楼层
最完整最美好的爱给的却不是当下的人。
却不是怀抱的人。
却不是朝夕相处的人。
在你不曾疼痛时,我已离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荼希沫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6 17:45:13 |显示全部楼层
恰巧,此刻,耳中循环的是<新不了情>。

爱你怎么能了,今夜的你应该明了,缘难了,情难了。
在你不曾疼痛时,我已离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6 19:09:5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过去。
痛苦的相思忘不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6 19:10:34 |显示全部楼层
你我的未来。
暗得似乎很难走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苏景。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6 19:10:47 |显示全部楼层
你我的未来。
暗得似乎很难走下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曾。卿 ( 电台NJ )     发表于 2010-10-26 21:47:3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荼希沫


    娘子,我消失了一段时间,没搞小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荼希沫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6 22:14:26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只想你好好的。
其他浮云,我不管。
在你不曾疼痛时,我已离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初年积木 ( 半岛达人 )     发表于 2010-10-27 16:37:24 |显示全部楼层
卿,我能明白。有时候真的就是幼稚了,认理了,当真了,却也失去了最舍不得的,不敢争取的,回不来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曾。卿 ( 电台NJ )     发表于 2010-10-27 20:24:36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苏景。


    为何你还来拨动我心跳。


真的不怕你一直在,而是怕你离开后又出现,让我平静的心再起涟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曾。卿 ( 电台NJ )     发表于 2010-10-27 20:27:18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初年积木


    就像回忆不由分说,给自己拥抱,不管自己是不是被勒的透不过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上岸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赞助半岛  |   申请认证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2010 - 2019   唯美半岛   粤ICP备12054300号|    

回顶部